隆发文具批发商行:幸福的诠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0/29 12:59:25

幸福的诠释

来源: 作者:西藏拉拉 时间:2011-01-29 10:57 浏览:

  幸福的诠释

  对于80年代的西北农村来说,逢年过节杀猪吃肉是件不小的事,要搁到平时,更是如此。我自小生活在城里,但那时最愿意干的事儿就是随父亲回农村老家,和那儿的孩子们玩耍、割草、看杀猪。

  暑期是回老家的最好时候,父亲把我留在奶奶家里,自己便回城了,这时我的幸福生活便开始了。每天早上我都是在麻雀的喳喳声和奶奶的唠叨声中起床的,还没洗脸,村西头毛躁叔家的二蛋就骑着他那一走一响的自行车来找我玩,顺便打探一下我父亲走时是否留给我钱或什么吃的东西没有?他好捷足先登来上一点,或用他带响的自行车驮我到村里的代销点买上几颗果糖,慰劳一下他好久没沾甜味的嘴。奶奶总是叫我离二蛋远点儿,说二蛋老是骗我东西吃,我也觉得是这样,于是就不太待见他了。

  一天一大早,二蛋急匆匆地来找我,人刚进窑门,便听到外面的自行车“啪”的一声倒在地上了,他趴到我睡觉的炕沿上,气喘吁吁地告诉我:“杀猪了,杀猪了,亚斌家要杀猪了”。看着他满头大汗、神秘的表情,我对此半信半疑,想着他又来骗我什么东西吃,看我有点不相信,二蛋急着说:“真的,我爸都在磨刀哩!说后晌就杀”,听他这么一说,我相信了,一下子从被窝里窜出来,糊里吗擦(陕西方言,“凑合”之意)穿上衣服,撒着鞋就往亚斌家跑,还没到亚斌家,就远远看见他家门口挤满了孩子,到了跟前,挤进去一看,好家伙!挂猪的架子已经靠墙撑起来了,烫猪毛的大锅已在墙角支好,亚斌妈正拿着几个馍在猪圈前喂猪,看到这个情景,我真的相信要杀猪了!

  那天的时间真长呀,像是凝固了一样,终于盼到了,可是奶奶硬是叫我把后晌饭吃了才能去看杀猪。由于奶奶的固执,我到亚斌家的时候,毛躁叔已经把猪杀了,几个小伙子正把猪往烧沸的锅里抬,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不光有小孩,妇女、年轻人、老人也都来凑热闹,毕竟这是村里今天的头等大事。二蛋跑到我跟前,给我讲猪被杀的场景,说丫丫不敢看了、狗子被吓哭了等等,这时,我不由得在心里责怪起奶奶来。“往后面站!”毛躁叔大喊一声,原来大伙儿离烫猪毛的大锅太近了,影响了退猪毛的进行。猪的毛很快被退光了,几个人把它抬到台子上,把没退干净的毛再认真地处理了一下,然后就把猪挂上架子,猪马上就会被开膛破肚,说实话,这是我最不敢看的,可是为了在这帮孩子面前不丢面子,我总是满不在乎,以满足自己的虚荣。猪很快被破肚了,亚斌爸喊到“猪头谁要哩?”,几声过后,没人吭气,突然人群里有人嚷道:“锁成家的女子前一段时间不是叫人说媒了吗!”,于是亚斌爸便问:“锁成老汉!你把人家媒人谢了没有?”,锁成老汉嘿嘿一笑,说道:“还没哩!”,“这熊老汉!看那啬皮样子,不把猪头提回去把媒人谢待一下,还等啥哩!”亚斌妈调侃地说。“实实没钱”锁成老汉说,这样的回答当然会遭到在场乡亲的数落,猪头最终还是会被锁成老汉买走的。至于猪尿泡,则是孩子们这一后晌最好的娱乐工具了,它理所应当地会被猪主人或杀猪人的孩子所操控,这次的猪尿泡归了亚斌,他把它吹的比自己的脑袋还大,用绳子扎住口,手一招,带着孩子们到村东头的打麦场上去踢“球”,这时的我最来劲,总要在踢“球”的时候表现一下城里人的“专业”脚法,亚斌、二蛋当然也会是这场“球赛”的主力,大家在打麦场上忽东忽西,追着“球”跑来跑去,满头大汗,笑声不断。一脚踢过去,“球”被地上的石子划了个口子,破了,大家哈哈一笑,四散而去,各回各家了。

  刚走到家门口,就闻到猪肉的香味,赶紧跑到厨房,来不及洗手就接过奶奶拿给我的肉骨头啃,那叫一个美呀!突然,父亲走了进来,我知道他是接我回城的,我的幸福生活就要结束了,但那顿肉还是挺香的!

  而现在,每次吃饭我给自己的孩子碗里夹肉时,他总表现出不满,吃肉对于他来说已不是件幸福的事儿,这时我总会想起自个儿时看杀猪、吃猪肉的情景。

文章《幸福的诠释》来自文章屋,转载请注明网址和作者!如果您喜欢《幸福的诠释》,别忘记推荐给您的朋友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