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女 珊莎:董必武在广州逸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1/01/25 18:45:30

董必武在广州逸闻

2011年05月16日11:19 来源:国际在线 查看网友评论 字号: 1974年冬董老在佛山参观手工艺品1974年冬董老在佛山祖庙1975年3月5日董老在广州珠岛宾馆

  关相生

  董必武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1920年参与筹建武汉地区共产主义小组,1921年参加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是中共第七至十届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十届中央政治局常委。

  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董老先后来广东视察工作、开会、陪外宾和休息14次,在海南岛、粤西、粤东以及新会、佛山、从化温泉、广州等地都留下足迹,并写下大量诗词。董老在广东期间,时任省委副秘书长的关相生参与了多次接待工作,有几件事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现回忆如下

  1、党史上的重大事件不能随意改变

  董老是党性原则极强的人,注重实事求是。1972年夏,董老离穗前参观在广州星火燎原馆展出的党史展,发现一幅反映井冈山斗争史的画作,竟将朱毛会师篡改为毛林(彪)会师。走出展览馆后,董老向陪同参观的同志说:要尊重党的历史事实呀;对党史上的重大事件要特别慎重,不能随意改变呀。

  董老生活严谨简朴,嗜好读书、古典诗词、书法。有一年和朱德委员长在小岛宾馆休养,一部香港电影,两人反复观看了10次。

  每次到广东,离开时他都要求身边的工作人员把所用过的被褥、床单、蚊帐、沙发套等洗干净。我们怎么劝也不行,这是董老给身边工作人员规定的纪律,也是我数十年搞接待工作碰到的唯一这样做的首长。随董老来广东的身边工作人员私下告诉我,每次出发前,董老总会给他们打招呼,说我是去工作或休养的,你们是去工作的,不能给当地添麻烦。

  2 、题写珠岛宾馆馆名

  珠岛宾馆的前身叫小岛招待所,1970年4月23日至29日,印度支那三国四方(越南、越南南方、柬埔寨、老挝)首脑会议在广州举行。周恩来总理乘专机抵穗祝贺会议成功召开。

  25日晚,我方准备举行盛大宴会接待三国四方代表团正副团长及与会代表。在发请柬时,碰到一个宴会场所的名称如何写的问题。周总理考虑,这么隆重的外事活动,邀请的是三国四方元首和首脑,怎么能在一个招待所举行呢?但当时尚处在“文革”中期,广州别的地方安全没有保证。周总理经过反复斟酌,将请柬原稿上的“小岛招待所”改为“珠岛宾馆”。珠是珠江,岛是小岛,珠江边上的小岛,一个高雅响亮的新宾馆名便诞生了。这次招待外宾的宴会就在“珠岛宾馆”举行。

  珠岛宾馆金碧辉煌大牌楼上“珠岛宾馆”那几个大字,则是1974年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代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董老在珠岛宾馆七号楼题写的,当时的董老虽已身患疾病,但字写得苍劲有力。

  3 、重病中写下《九十初度》

  1975年1月28日,身体不适的董老住进了北京的医院,此后每日体温在摄氏37.3℃不降。后经周总理批准,董老来到广东继续治疗。2月17日,经北京和广东的医生会诊,发现肝脏右侧原1.5厘米硬块发展成2厘米。病情报告中央后,中央同意“不作过多检查,不要增添董老的精神负担,请中西医结合,设法控制病情。”周总理也作了指示:“请广东省委对董老病情组织检查、护理和治疗,病情随时报告中央。”

  2月18日下午,经医生再次会诊,认为是肝脏病变,发展很快,肝癌可能性大。2月26日下午,北京和广州的医生又作深入讨论,一致认为按临床诊断,肝癌可以肯定,手术、化疗、注射等治疗都不适宜了。3月3日晚,北京来电传达中共中央通知:“要董老在3月6日回北京治疗。”

  3月5日,在广州病中度过90岁生日的董老,在病床写下《九十初度》七言律诗,这也是董老写下的最后一首诗,诗云:

  九十光阴瞬息过,

  吾生多难感蹉跎。

  五朝①敝政皆亲历,

  一代新规要渐磨。

  彻底革心兼革面,

  随人治岭与治河。

  遵从马列无不胜,

  深信前途会伐柯②。

  注:①清朝、民国初元、袁世凯统治、北洋军阀割据、蒋介石统治。②《诗经》:“伐柯伐柯,其则不远。”

  写毕,又向家人作了说明。

  3月6日,董老乘飞机返京,当即入北京医院治疗。

  4月2日,晨6时,董老询问守候在身边的良羽:“几点钟了?”良羽答:“6点钟了。”随后发现痰多,排不出来,经抢救无效,于7时58分与世长辞。

  4 、在广东期间留下大量诗篇

  董老在广东期间,写下了大量诗篇,下面是其中几首

  1957年春,董老去海南岛视察,2月15日写了《慰问海南岛国防将士》:

  立国边防重,

  军人责任多。

  善邻虽有策,

  残敌尚操戈。

  飞降空中伞,

  偷航海面梭。

  随时加警惕,

  让虏叹蹉跎。

  1961年3月3日在广州为夫人写下《连芝同志诞辰为小诗祝之》:

  贻我含笑花,

  报以忘忧草。

  莫忧儿女事,

  常笑偕吾老。

  1965年1月21日至3月中旬,董老和朱德委员长从北京乘专列抵穗休息和参观视察。在穗过春节,看花市,并到深圳、从化温泉及珠江造纸厂、广州罐头厂、广州苧麻纺织厂、广州重型机器厂、黄埔港、流溪河水电站参观视察。于3月6日在广州写下《八十初度》:

  八十初度逢惊蛰①,

  朝雨阴寒不似春。

  试想南邻大风暴,

  此心仍自养清新。

  蹲点未能知老至,

  观书有得觉思清。

  此身不惯闲无着,

  外语重翻读九评。

  ①是日为农历惊蛰节。

  1970年2月农历除夕,在广州遇到因所谓战略疏散被遣送长沙又转到广州治病的叶剑英,殊感意外,赋诗《羊城农历除夕喜遇叶剑公》:

  羊城农历岁云凋,

  满眼风光兴趣饶。

  破旧已无花上市,

  迎新将有艺如潮。

  曾经绚烂归平淡,

  不信怀柔与叫嚣。

  备战相逢岂易得,

  馀生能乐几今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