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欢上海演唱会:毛泽东诗词里的豪迈和柔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4/20 02:14:16

诗者,境界也。只有那些胸怀大志、高瞻远瞩的人,方能写出境界崇高之华章。毛泽东建国前所著的诗词,对这一点进行了极好的诠释。

一九一零年《七古咏蛙》:“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一名17岁少年,能够写出如此“放眼天下,唯为群首”的诗句,令人叹为观止,让人不得不去钦佩伟人少小既有的那种胆识超人和壮志宏伟。

一九二五年所著《沁园春长沙》:“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不畏权贵,指点江山,抨击时弊,这是一个爱国青年何等的豪迈和激昂?

一九二八年秋所著《西江月井冈山》:“ 敌人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面对敌人的重重包围,仍然淡定如铁,岿然不动,漠视天下强敌,这是一个军事家何等的豪迈和从容?

一九三五年二月所著《忆秦娥娄山关》:“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以及一九三五年十月所著《七律 长征》:“红军不怕远征难 万水千山只等闲。”在如铁的雄关面前,红军如踏漫道而行;在万水千山面前,红军从容不迫。蔑视一切困难,这是一个革命家何等的豪迈和气魄?

一九三五年十月所著《六言诗致彭德怀同志》:“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虽然这首诗写的是彭德怀同志,但是,也更加体现出伟人的那种豪迈的气魄和胸怀。

诗者,人也。读诗如阅人,从一个人的诗词里,往往能清晰地读出一个人思想深处的真实境界。读毛泽东建国前所著的诗词,我们不仅能够从中读出毛泽东作为伟人的那种豪迈,同样,也能从中品出毛泽东作为一名普通人的那种侠骨柔情。

一九一五年六月《五古挽易昌陶》:“冉冉望君来,握手珠眶涨。”古有柳永“执手相看泪眼”,后有毛泽东“握手珠眶涨”,情谊之深,离别之痛,读来让人潸然而泪下。

一九二三年《贺新郎别友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古有辛弃疾“欲说还休”,后有毛泽东“欲零还住”,情感之切,喻境之深,让人品出了伟人另一面的人之柔情。

一九二零年《虞美人赠杨开慧》:“晓来百念皆灰烬,剩有离人影。一勾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思念化作了离人的身影,眼泪化为了必然的流露,残月西流,似伤悲、似魂断,更是人间真情的永恒和思念。

一九二三年《贺新郎赠杨开慧》:“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面对天涯孤旅,更加肚肠寸短,也让人更加品出了伟人那种刻骨铭心的思念,以及侠骨柔情。

毛泽东的诗词,与“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的诗人曹操相比,多了一份从容,更加宏大;与“飞流直下三千,疑似银河落九天”的诗人李白相比,多了一份真实,更加烂漫;与“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诗人柳永相比,多了一份凝重,更加情真意切。

毛泽东的诗词,豪迈和柔情之间,彰显出伟人为了人民的事业而奋斗终身的革命主义情怀,彰显出伟人“舍小家,为大家”的共产主义品质,彰显出老一辈革命家为了新中国的建立和建设而付出的艰苦卓越的努力。

读毛泽东的诗词,让人感觉永远是那样的气势磅礴,永远是那样的催人奋进,永远是那样的光芒万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