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 终端查找文件夹: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一)远古的足迹 【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7/25 15:47:37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一)远古的足迹 【上】

                       远古的足迹              
           
           一九六八年的夏天,一位美国的业余化石专家在位于犹他州附近,也是以三叶虫化石闻名的羚羊泉敲开了一片化石。这一敲不但松动了一百多年以来现代人类所笃信的进化论,更替人类发展史研究敲开了另一扇门。
  这位名叫威廉?J?米斯特(William J. Meister)的美国人在敲开这片化石之后,赫然发现一个完整的鞋印就踩在一只三叶虫上,这个鞋印长约26公分,宽8.9公分。从鞋印后跟部分下凹1.5公分来看,这应该是一双和现代人类所穿的便鞋类似的鞋子,也就是说这只鞋子的主人是生活在一个有一定文明下的环境。令人纳闷的是,三叶虫是一种生长于六亿年前至二亿多年前的生物,换句话说,在这久远的历史时期之前,是不是有着和我们一样的人类文明存在?

 


一九六八年,业余化石专家米斯特在美国犹他州发现踩在生活于六亿年到二亿多年前的三叶虫上的鞋印。(图片提供:Henry Johnson

 


鞋印放大后,看见左上方有只三叶虫。(图片提供:Creation Evidence Museum
 


  这样的疑问其实早在19世纪就存在了,一八二二年的《美国科学杂志》卷五上,清楚地描述了由法国探险家在圣路易南,密西西比河沿岸所发现的一连串脚印,每一个脚印都清晰的显示人类脚掌底部的肌肉曲线。就在同一地点还发现有一道很深的压痕,2英呎长,1英呎深,似乎是由滚动条或纸卷筒所形成的(参考一八八五年《美国古文物研究》卷七,P.364-367),而这两个遗迹都是存在于距今有三亿四千五百万年前的密西西比纪石灰石上。这样的考古发现告诉我们在上亿年前除了有人类存在的可能性之外,当时的人很可能也具有造纸技术等文明。

  另一个类似但是更为有趣的发现,是一位美国业余地质学家在美国内华达州的Fisher峡谷内,发现了一块带鞋印的化石。这个化石是由于鞋跟离开地面时所带起的泥土造成的,鞋印的保存出奇的好,并且这块化石的年代可以追溯到二亿二千五百万年前的三迭纪石灰石。化石被发现的时间是一九二七年,不过当近期的科学家以显微摄影重现这个遗迹时,才发现鞋跟的皮革由双线缝合而成,两线相距三分之一吋平行延伸,而这样的制鞋技术在一九二七年是没有的。加州奥克兰考古博物馆荣誉馆长哈柏德(Samuel Hubbard)针对这个化石下了这样的结论:「地球上今天的人类尚不能缝制那样的鞋。面对这样的证据,即在类人猿尚未开化的亿万年前,地球上已存在具有高度智慧的人……」而中国一位著名的化石专家海涛在新疆的红山也发现了奇特的类似人类鞋印的化石,距今约二亿七千万年。鞋印的印迹全长26公分,前宽后窄,并有双重缝印。鞋印左侧较右侧清晰,印迹凹陷,内呈中间浅两端深,形态酷似人类左脚鞋印,由于这个鞋印与美国Fisher峡谷的发现相似,被人称为新疆的「奥帕茨之谜」(OOPARTSOut-Of-Place-ARTifactS,为不符合那一地层时代的出土物)。海涛在《地理知识》杂志上发表的论文中说,这种「奥帕茨」现象预示着地球上生命、文明演化轮回可能性的存在。

  伴随着上亿年前人类足迹出现的,除了纸卷筒遗迹之外,还有恐龙化石脚印!这些足迹发现于一九七年,地点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的克里佐山谷,年代介于一亿五千五百万年到一亿年之间。其中一个鞋印前后距离还长达50.8公分,左右宽约20.32公分,而在离这些鞋印不远处竟有几个恐龙脚印。这样大的脚印也在其它地方被发现,如美国的维吉尼亚州发现的长36公分的脚印、以及在堪萨斯州巴克斯塔矿区砂岩中发现的巨型足迹,长约90公分等。这些脚印的尺寸都远大于我们一般现代人的脚印,而且年代都在一亿年之前。

  这几个脚印化石,一下子把人类存在的可能性拉到上亿年前,强力地撼动了进化论的框架。不过更令科学界感到讶异的是一些有上亿年历史的科技产物的出土,这些遗迹向我们透露了当时人们丰富的生活经验。

  接下来,让我们为大家介绍这些少为人知的考古发现。

 

 

史前人类的金属技术与采矿活动


  除了几个有关人类足迹的发现之外,世界上也有许多发现显示,在相同时期不但有人类的存在,而且这些人类和我们一样具有高度的文明,他们的特征之一便是具有使用金属的能力。

  十万年历史的精湛金属花瓶

  一八五一年的六月号《科学美洲》(Scientific American第七卷,p.298-299)刊载的一篇文章上提到在马萨诸塞州道契斯特(Dorchester)进行的爆破中,一个金属花瓶因被炸成两半而飞出岩石的发现。将炸裂的两半合而为一后,拼成了一个钟形花瓶,高四又二分之一英吋(11.43公分),底座宽六又二分之一英吋(16.51公分),瓶口宽二又二分之一英吋(6.35公分),厚八分之一英吋。花瓶由锌银合金制成,银占了相当大的比重。瓶身上还以纯银镶嵌了六朵花,呈簇状排列,下方绕以藤蔓,也由纯银镶嵌。雕刻和镶嵌的作工很精湛,出自于无名艺人之手。它自地下15英呎处破石而出,据估计有十万年历史。但不幸的是,花瓶在博物馆间辗转相传很长时间后不知去向,很可能正在某个博物馆的地下室蒙尘,遭人遗忘。

 


据估计有十万年历史的金属花瓶。


  五十万年前的火星塞

  一九六一年二月十三日,三位采石者在加利福尼亚州距Olancha东南12英哩,海拔约4300英呎的科索山采集晶石。晶石是一种球形、中空、且带有水晶条纹的石头。那天他们搜寻时,在接近顶峰的地方发现了一块石头,上面有贝壳的化石遗迹。

   当他们三人将石头锯为两半后,发现了出人意料的东西!里面是某种机械装置的残骸──最外层是黏土、卵石和化石的混合物,接下来是六面体形状的物质,近于木材,软于玛瑙。它像壳一样包着一个四分之三英吋(1.9公分)宽的白色陶瓷圆筒,筒中心是一个2公厘亮铜色金属轴。采石人发现这个轴具有磁性,虽然暴露在外多年但丝毫没有氧化的痕迹。陶瓷圆筒周围还绕以铜环,大部分已生锈。除此之外,石头内另藏有其它两样人工制品,与圆筒不在同一位置,看起来像是钉子和垫圈。

   后来采石者将发现送到查尔斯福特协会,这是一个专门调查不寻常物体的协会。协会对这个包含在化石里的圆柱物作了X光测定,证实这个残骸的确是机械装置的一部分。X光显示这个金属轴一端已被腐蚀,另一端则是一个金属弹簧或螺旋。总的来说,这个制造物被认为是机器的一部分。而从各组成部份,如精致的瓷、金属的轴、以及铜的零件等暗示了它很可能是电子仪器的一部分。科学家们研究后,发现能找到的最接近的现代装置是火星塞。而根据地质学家的测定,这块石头已有五十万年的历史了。  

  一百万年历史的铁制方钉

  一八五一年,依利偌斯Spingfield共和报报导了一个叫Hiram De Witt的商人从加州带回来一块像手掌一般大小的镀金水晶石,当他把这个石头拿给他的朋友看时,石头不小心从他的手中滑落,掉到地上后摔破了。在破裂的石头中间,他们居然发现了一个铁制方钉,微微有点腐蚀,但是很直,有着完整的钉子头。据调查这个水晶石已有一百万年的历史了。

   二千一百万年历史的铁螺丝钉

   一八六五年,人们在内华达州Treasure市的Abbey矿的一块长石里发现了一个2英吋(5.08公分)长的铁螺丝钉。这个螺钉早已被氧化了,但是从长石里的印子仍可看出螺钉的形状。经检测,这个石头已有二千一百万年的历史。

   四千万年历史的人造钉子

  一八四四年,以发现反射偏光「布鲁斯特法则」闻名的布鲁斯特爵士(David Brewster)在英国科学发展协会发表了一篇报告,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报告中提到,在英国北部靠近InchyraKindgoodie采石场挖掘出的一块沙石岩中,居然有一枚钉子的一半埋在里面。这枚钉子虽已被腐蚀了,但仍然能辨别出来。这块沙石岩经测定后发现至少有四千万年历史。

  三亿年的煤里掉出的金链子

  除了简单的金属零件外,还有一些金属饰品的发现。例如在一八九一年六月九日美国依利诺州Morrisonville市有位卡尔普女士(S. W. Culp),正把煤铲进厨房时,一个大煤块裂成了两块,然后从里面掉出了一条金链子。这条链子大约10英吋(25.4公分)长,含八克拉黄金,重八便士,被描绘为精致得像是古玩精品。六月十一日的Morrisonville时报报导说,调查者们确信这项发现的真实性,因为一部分煤块仍粘在链子上,而和煤块脱离的部分仍有链子原来在煤块里的印记。而这个煤炭据估计有三亿年的历史了。

  包在三亿二千五百万年前的煤里的铁锅

  类似的事件还发生在俄克拉荷马州托马斯市电子厂。一九一二年,当两个员工把煤铲进工厂的壁炉时,有一块煤太大了,于是工人们用了大锻锤猛击。煤块裂开了,他们吃惊地发现有个铁锅包在里面!把铁锅拿掉后,裂开的两半煤正好拼成这个铁锅的模型。这两名工人都签名证实发现了此物。经过几位专家检验,证实包住铁锅的煤块是从三亿二千五百万年前的煤炭里挖掘出来的。


一九一二年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发现的三亿多年前的铁锅(图片提供:Creation Evidence Museum
 


电子厂员工肯纳德(Frank J. Kennard)签名证实此项真实的发现(图片提供:Creation Evidence Museum


  二十八亿年前的金属球

  再说远一点的,南非有处克莱克山坡,在那儿矿工们发现了几百个金属球,而这些球所处的地层据考证有二十八亿年的历史。环绕铁球的凹槽十分精致,制铁技术专家仔细研究后认为这些凹槽为人造的可能性很大,远远超过自然过程形成的可能性。


在南非的克莱克山坡一处有二十八亿年历史的地层中,发现几百个这类带有凹槽的金属球(图片提供:Roelf Marx
 

  接着下面几个考古学家的发现使我们更进一步了解史前人类,一起来看看他们采矿、提炼金属并加工制成工艺品的工作片段吧。

  史前采矿与冶炼 

   一九六八年,前苏联考古学家科留特?梅古尔奇博士在亚美尼亚加盟共和国的查摩尔发现了一个史前冶金厂遗址。考古界一致认为这是目前所发现的最大、最古老的冶金厂──至少有五千年历史。

   在这里,某个未知的史前民族曾用二百多个熔炉进行冶炼,生产诸如花瓶、刀枪、戒指、手镯之类的产品。他们冶炼的金属包括铜、铅、锌、铁、金、锡、锰等等。此外还发现冶炼时,劳动者戴手套和过滤口罩的证据。最令人赞叹的产品要算是钢钳了。据化验,此钢的品位(等级)是由前苏联、美国、英国、法国和德国的科学研究机构共同作出的。法国记者维达在《科学与生活》杂志中写到:「这些发现表明查摩尔是人类早期文明的有识之士所建造的。他们的冶炼知识是从未知的遥远的古代继承下来的。此知识堪称为『科学』与『工业』。」

  一九六九年和一九七二年,人们在南非期威士兰境内发现了数十个旧石器时代以前就被开采过的红铁矿的矿址。而在非洲雷蒙托的恩格威尼坦的铁矿,经科学测定在四万三千年前就曾被开采过了。

  另外在美国的罗雅尔岛,美国考古学家发现了史前铜矿井──连当地原住民印第安人都不知此矿井始于何时。迹象表明这史前矿业己开采了数千吨铜矿,但在矿井所在地找不到曾有人在该处久住过的痕迹。

   最奇怪的要算是美国犹他州「莱恩煤矿」矿工的发现了。一九五三年,当该矿的矿工们在采煤时,竟挖出了当地采煤史上从未记载的坑道。里边残存的煤己氧化,失去商业价值了,可见其年代的久远。一九五三年八月,犹他大学工程系和古人类系的两名学者作了调查,表明了当地的印地安人从未使用过煤。莱恩煤矿与罗雅尔岛发现的铜矿情形一样,显示了这些史前的矿工亦拥有采矿和将煤矿运至远处的手段和技术。

   而至今,有一批仍受到地质学家和人类学家重视的超远古矿场,是发现于法国普洛潘斯的一个采石场的岩层中。一七八六到一七八八年期间,这个采石矿场为重建当地司法大楼提供了大量的石灰岩。矿场中的岩层与岩层之间都隔有一层泥沙。当矿工们挖到第11层岩石,即到达距离地面12─15公尺的深处下面又出现一层泥沙。当矿工们清除泥沙时,竟发现里边有石柱残桩和开凿过的岩石碎块。继续挖下去,更令他们惊奇的是发现了钱币、已变成化石的铁锤木柄及其它石化了的木制工具。最后还发现一块木板,同其它木制工具一样已石化,且裂为碎片。将碎片拼合后发现正是一块采石工人用的木板,而且与现在所用的一模一样。

   类似以上史前采矿业及其它不明遗迹现象的发现还有很多,除了引发人们的好奇外,或许更重要的是它们在考古学上展现的意义──是该将人类文明史的起始时间极大地向前推移了。

 

 

史前科技文明


  除了制造、使用金属的技术与能力说明了史前人类的文明发展之外,科学家们还在古文明中发现了一些我们认为现代人才具有的医学技术,甚至发明。按理讲,文明的发展是从原始到高度发展的。拿开颅手术来说吧,这可是近代医学发展的卓越的成果,然而我们在考古遗迹中却发现了古人曾动过这类手术的证据,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五千年前的中国开颅手术 

  在中国,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距今五千年以前的广饶傅家大汶口文化遗址中,发掘出了一成年男性头骨。在头骨右侧顶骨的靠后部,有一直径为3.1公分×2.5公分的圆形穿孔。此孔的整个边缘呈现非常光滑、均匀的圆弧形。

  医学专家对该头骨进行了人体标本观察、X线摄片、螺旋CT扫描及三维图像重建后,发现头骨上的圆孔有人工用锐利工具刮削的痕迹。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教授鲍修风说:「这明显是做过手术的痕迹。」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吴新智说:「这种开口边缘的圆弧状属自然修复,只有在十分精细的修饰和骨组织修复后才能形成,表明该墓主在手术后依然存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因而,这一史前外科手术是成功的。」

  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严文明说:「出土这一头骨的墓葬内,有棺木和随葬品,属正常埋葬。表明墓主是做开颅手术后又活了很长时间的人。」

  北京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张忠培教授则说:「在如此久远的时期施行如此精湛的外科手术并取得成功,展示了先人的聪明才智和创造力。」

  玛雅的牙医

  一九二九年七月二十八日的《科学》杂志记载,在自然历史博物馆领队汤普生(J.Eric Thompson)所率领的英国考古勘察团的报告中,提到他们在玛雅文化中发现了用天然黄铁矿填补的含环状空洞的二个牙齿。牙齿被发现于牛山(Tzimin Cax)的玛雅城市废墟中的一个拱形墓室。墓室中还发现许多收藏完好的玛雅绘画陶瓷。

   这项证据表明了生活在多年前的中美洲的玛雅人已开展了牙科,并懂得关于牙齿钻洞,以及利用金属将空腔填补起来的技术。

  二千年前的电池

  距今四十多年前,德国考古学家柯尼哥(Wijhelm Konig)在伊朗博物馆发现了人类首次工业用电的证据。柯尼哥认为它看上去很像现在的电池。这说明了聪明的巴格达(Baghdad)银器制造商早在克利欧佩特拉(Cleopatra)的古老时代,就已开始利用电池为首饰镀金了。

   这并非神话。因为位于麻萨诸塞州匹茨菲尔德城(Pittsfield)的通用电气公司的高压实验室的年轻科学家葛雷(Willard F. M. Gray)已经对此做出了证明。他精确复制了一个二千年前的湿电池,当他把它连上电流计,打开开关时,电流产生了!

   根据考察,这些公元前古老的电池是由公元前二五年到公元二二四年之间统治巴格达地区的帕斯安(Parthians)人制成的。他们将薄薄的铜片焊在不到4英吋(10.16公分)长,直径约1英吋(2.54公分)的小圆柱上,整个尺寸就像两节电筒电池一般大小。焊接物是一片锡铅合金(6040──是「现今最好的材质中的一种」,葛雷指出。圆柱的底部卷进一块以一层沥青(圣经中提到的「沥青」,据说诺亚用它来填补方舟)绝缘的铜块。顶部有个沥青塞子,一根小铁竿通过它伸出来,再用水泥把它粘在一个小花瓶里以使它直立不倒。帕斯安珠宝匠究竟用了什么样的电解质仍然是个谜。葛雷使用硫酸铜的效果很好,而他推测古代的化学家们拥有许多醋酸或柠檬酸,效果或许更好。


伊朗博物馆里收藏的二千年前的电池(图片提供:William R. Corliss


  人类在二万七千年前就发明了纺织术

  美国考古学家发现了早在二万七千年前的旧石器时代,以狩猎为生的原始人已经拥有纺织术的证据,他们能够利用纺织机织造帽子、衣服、篮子和网等物品。

   据《英国考古学》杂志报导,在此之前,考古学界一直认为,纺织术是在距今约五千至一万年前,即农业文明开始之后才出现的。

   美国伊利诺大学的奥尔加·索弗(Olga Soffer)博士及其同事说,他们分析了在捷克共和国境内发现的九十多块旧石器时代的陶土碎片,发现上面有纺织物印痕。这些痕迹展现了多种纤维编织技巧,包括缠结、平织等编织法。其中平织是必须使用织布机才能做到的。由此可见,狩猎时期的原始人很可能已经拥有精良的纺织品,而不是像人们原先想象的只有兽皮可穿。

   与现代高科技相媲美的古印度铁柱


印度德里上千年的不锈铁柱


  最早在公元前一千年古印度的记载中就提到了铁的存在。根据记载,公元前五百年,波斯国王薛西斯在印度的分遣军队里,铁就被用来做军用物资。古印度人的炼铁方法引起曾经统治印度的英国人的好奇。布卡南博士在一八七年出版的《在南印度旅游》一书中,描述了印度人加工制造钢铁的土方法,这些方法据说是从祖辈上传下来的。随着他们的深入研究,越来越多印度铸铁技术被发现,而这其中有令人难解的谜题。

  在印度德里城(Delhi)附近的夏麦哈洛里,矗立着一根巨大的铁柱。这根铁柱高6.7公尺,直径约0.37公尺,用熟铁铸成,实心,柱顶有着古色古香的装饰花纹。根据铁柱上清晰的刻印文字,人们推算这根铁柱建成已经至少上千年了。

  但最令人惊异的是,铁柱在露天中耸立了几千余年,经历了无数风吹雨打,至今仍没有一点生锈的痕迹!人们都知道,铁是最容易生锈的金属,一般的铸铁,不用说千年,几十年就锈蚀殆尽了。

  罗伯特·哈德费尔德爵士在一九一一年对铁柱的成分做了一番详尽的研究,研究结果表明该铁柱含0.08%的碳,0.046%的硫,0.114%的磷,0.032%的氮,99.72%的铁,铜和其它元素0.034%,哈德费尔德爵士说这根铁柱是一个完全焠炼精纯的铁制品。从铁的纯度来看,甚至比现代瑞典的碳铁还好。哈德费尔德的实验室将铁柱上的一小片取下来后,上面淋上水,结果发现一夜之间铁片就生锈了,但是铁柱上的断端同样淋了水四天后却完全不腐蚀。

  另外在印度的达哈、辛哈勒斯、克那拉克都发现了含铁纯度高达99%的铁柱,也都历时千百年,却少有锈蚀的痕迹。

  有人针对古印度铁与现代低碳钢的抗锈蚀能力进行了比较:同样重量的两块样本被同时交替用水润湿并放置于空气中,一年后清除铁锈后再重新称重,发现古铁柱被锈蚀的量只是现代低碳钢的89%。浸泡在海水里一年的对比样本同样证明了古铁柱比现代低碳钢抗蚀力更强,失重比为75100。古印度铁比起现代低碳钢更耐环境侵蚀。

  前面的数据来自Britton S.C 发表于一九三四年《自然》(Nature)杂志134238-240页。近年来,印度理工学院(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专家也对德里的铁柱做了一些研究。

  他们发现这根铁柱的外部有一层非常薄的保护膜覆盖,这层保护膜由铁、氧以及氢构成,这层保护膜恰好保护铁柱不被锈蚀。这层薄膜的厚度极薄,仅十二分之一英吋。印度理工学院的专家认为,这层抗腐蚀薄膜的生成与铁柱的含磷成份有关。

  印度理工学院的专家并表示,这根铁柱是一个对于古印度铸铁技术的千年活见证,而这个研究成果刚好可以帮助他们了解现代核子反应炉的长期腐蚀过程。目前许多科学家投入研究古代科技,从中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并对古代人类的智慧有了新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