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什莫林博物馆平面图:人类寿命延长至180岁的可行性研究及初步实验报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1/01/22 13:42:05

中华文明的科学化翻译之七:

人类寿命延长至180岁的可行性研究及初步实验报告

 

  自古以来,在如何延长生命的问题上就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思路:一种是普遍的思路,他们认为人生只有百十年的时间,如果想延长寿命就需要依靠外力。这是一种悲观的思维模式,两千多年前中国的封建帝王就实践并失败过了,遗憾的是这种思路至今依然主宰着普罗大众的心灵和现代科学家们的视野。

 

另一条思路却少有人知:他们认为,人体本来具有很长很长的寿命,只是由于人类自身的原因才导致如此的短命!反过来说,如果人类能够合理地解决掉这些导致自身短命的原因,那么,长寿便是自然而然的结果!

 

——这真是一种让人常舒一口气的思想。这种思想源于佛教中的被人视为可望而不可及的“最上一乘”、源于《黄帝内经》、源于老子《道德经》、源于古时的智慧祖先,如吕洞宾、魏华存、张伯端、白玉蟾、丘处机、张三丰、黄元吉等等,等等,他们才是人类文明天空的太阳或明星。

 

如果我们能够用现代科学的语言将其中的延长寿命的理论加以翻译,并且用科学实验的方法证实人类确实可以大幅度的延长寿命,那么,人类的文明将发生多大的升华与飞跃,谁也无法估量。以现代科学为例,假如爱因斯坦健康的活到现在,科学的进展定然会呈现几何级增长的态势,而不是象现在这样——由于寿命短暂的原因,将满腹的知识和满怀的希望带入坟墓。

 

灵悟及此,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促使我们志同道合的8个人聚集在一起,于2010年11月7日开始了旨在延长寿命的科学实验,这个实验设以寿命180岁为目标,这样即可照顾到大众的承受力,又能证明这个寿命思想的正确性和可行性。非常可喜的是这个实验居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果,尽管是初步的。

 

我知道,延长寿命的理论与方法技术在中华文明的体系里只是属于中级档次的东西,但是,它却对中华文明的定位、显世具有重要影响。

 

以下是我们找到的缩短人类寿命的几个主要因素及实验初步过程的报告。

 

 

导致人类寿命短暂的关键因素之一:自制“死亡闹钟”

 

这个“死亡闹钟”在哪儿?又是怎样制造出来的?它是如何在七八十岁或更早的时候敲响生命丧钟的?

 

其实,在这个影响寿命最关键的问题上,聪明的我们却一时糊涂——现代几乎所有科技产品都由三大部分构成:机械系统、能量系统、信息系统。这些东西可都是人类设计并制造出来的啊,人体怎么可能只是血肉一堆?

 

正确的推理应该是:经过亿万年的进化,人体的肉体系统、能量系统、信息系统等早已经“合三为一”——我们有限的五官功能只能看到有形的肉体系统而已。虽然我们在人体内看不到有形的导线、三极管、CPU等部件,但是,仅从人造物的先进程度来分析,我们拥有的身体可能就是宇宙间最美妙、最神奇、功能最齐全的生物仪器,我们人类的生活、学习、工作乃至举手投足生老病死,无一不是人体各个系统(有形的、无形的)共同协作的结果。

 

以这种目光透视我们自己及生命的历程便会蓦然发现,在无意间,我们自制了一个“死亡闹钟”隐藏于身体里,它滴滴答答一点点吞噬着生命而我们却不自知。

 

这个“闹钟”源自于我们幼年时便开始植入心底的某些观念或概念——年幼的小伙伴是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年长一些的是爸爸妈妈、叔叔阿姨,年老的白发人则是爷爷奶奶们。随着年龄的增长,眼见着一个又一个认识或不认识的爷爷奶奶逝去,而爸爸妈妈叔叔阿姨们也在走向衰老,待到发觉自己也不再年轻时,心里便会涌出一股浓浓的对死亡的恐惧之情,而且这种恐惧似乎是带着时间性的——这就是“死亡闹钟”形成的原因及过程!百岁的寿限象一座山峰挡在心上,让人看不见、望不穿百岁之后的命运——丧钟也就在人们开始恐惧时准备着随时敲响!

 

人体内的这个“死亡闹钟”现象早被科学试验所发现,只不过科学家们下错了结论。以下这个试验很多人都听说过:外国的科学家曾做过一个残酷的实验,他们把两名即将处死的犯人带进了实验室,把其中一位绑在椅子上,然后用刀片割破了这名犯人手腕处的静脉血管,使他最后因血枯而死。而另一位犯人就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同伴的死亡过程,等到处决他时蒙上了却他的眼睛,并告知他将被用同样的方法处死。这时的科学家没有割断他的静脉血管,只是象征性的割破了他的皮肉让他误以为是割断血管而已,代之以血流声的是早已准备好的水管滴水声。当水滴到人体血枯时的体积时这名犯人死了。

 

这个实验很著名,但对第二名犯人的死亡原因却众说纷纭,许多人归结为“条件反射”,还有人说是吓死的。我认为这两种结论都不能令人信服:“条件反射”需要多次特定的刺激才能产生,这名犯人只看了一次怎么可能形成“反射”呢?再说人在被“吓死”前是有症状的,如大小便失禁、身体瘫软等状,而且不会巧合到刚好水流到血枯的体积时才死亡。

 

看来合理的推论应该是人体内有一套看不见的信息处理系统,人的意识可以给这套系统下达指令。平时,我们的生活基本是平和的,我们的意识里充斥着各种思想,这些思想观念相互干扰,因此给自己下达的指令并不“严厉”,而这名犯人面对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死亡,于是这意识的指令变得唯一而严厉——“血枯时就要死亡!”的“程序”让整个身体恰好在他误认为的“血枯”时崩溃。

 

再看我们生活中经常遇到的事例,假设你或某个人平时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可是偶尔某一天你(或他)要在半夜三点钟去乘火车,再假设你没有闹钟,可是你(或他)即使误过火车也不会再睡到大天亮的,这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识。

那么,是谁在半夜叫醒了你(或他)?——是你自己在睡觉前想了一次或若干次“千万别睡过头,半夜三点还要乘火车呢”的指令让你的信息系统运行到半夜时唤醒了整个身体。

 

这就是人体内“死亡闹钟”的形成过程及其作用,人类若想长寿,首先就要对付这个“死亡闹钟”,或倒拨或干脆消除它。

 

 

导致人类寿命短暂的关键因素之二:画地为牢

 

寿命的长短是一个人的事情吗?或曰:即使您控制了自己的“死亡闹钟”,您想长寿就能长寿吗?——天地允许吗?

 

我们生活在天地之间当然就要搞明白人与天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然后反观自身,看看我们自己在处理这些关系时的错误有多大?——改掉错误才能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