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个欧米伽级变种人:(转)果卿居士无锡讲法实录 (1一4)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1/01/25 17:32:32
【引用】(转)果卿居士无锡讲法实录 (1一4)

|字号
本文引用自 清净《(转)果卿居士无锡讲法实录 (一)》
第一集
我发表了这本《现代因果实录》,很多人看了之后,就到五台山去找妙法老和尚。我写这本书,是在二〇〇一年的夏天,天气很热,我光着膀子在屋子里写,身上都起痱子了。写完以后,开始的时候发表得比较慢,为什么呢?因为原稿送到开封去,三个月都没有消息。后来我就着急了,因为我是急性子的人。我说,如果你们不能印的话,就给我撤回来。我后来就想到南京的金陵刻经处去印。他们就给我撤回来了。原来我让他们校对原稿,是拿到了一个信佛的大学教授手里,那个大学教授看到了这个书,他觉得很好,就传给了另一个教授看,另一个教授看了也觉得好,接着又传给另一个教授。他们流传着看起我这原稿来了,看了三个月也没有拿去印。我一听就发脾气了,跟他们说,赶紧给我退回来。我当时确实想到了人生的无常,因为我看到了我同学的死,我就想到了我自己。
您把手放下来,你赶紧放下来。(佛友恭敬地双手合十听讲。)我是一个普通的人,和大家一样,大家不要见了我,把我当成佛啊,当成菩萨啊,绝对不应该的。我们人人都是平常的人,就是释迦牟尼佛,他在人间住世,也和我们一样。后来他的智慧开了,我们把他叫做佛。佛是觉悟者的意思,不是神仙的名字,所以大家不要诚惶诚恐的。你说我是佛呀,我连边儿都沾不上。你说我是菩萨,我正在努力地学着做一个菩萨。如果你把我当成“剩人”还可以,我是个“剩人”,学佛路上剩下来的人,这么一个剩人。我们大家都是剩下来的人,在一块儿学佛。所以,大家不要拿我当成什么什么。
我只是写了一本书,没有什么了不起。大家恭敬我,我也恭敬大家。你们不来听我讲,我给谁讲?大家给我一个机会,我很感激大家,大家一定要以平常心来对待。绝对不可以把哪一个人当成佛,当成菩萨,当成什么什么。我们都不是。如果谁说我是菩萨,或者你自己说你自己是菩萨,是佛,是阿罗汉,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妖魔鬼怪。我在这儿讲,哪个人说自己:我是菩萨,我是佛,我是阿罗汉,他一定是妖魔鬼怪再来的!我不知道我说的你们相信不相信?(鼓掌)我们所有人都是普普通通的人,遇到佛法,我们才改邪归正的。若要感激,我们共同感恩佛的智慧和光明,感谢佛赐给我们智慧,让我们才走到正法道路上来。
我到了美国,师父请我上台给大家讲讲法。
“你给他们讲讲法。”
我说:“师父,我不会讲法。”
“那你会干什么?”
我说:“我会聊天。”
“哎,那就聊聊天吧。”
我一直到现在也只会和大家聊天。我坐在这儿好像还有点儿不太舒服,为什么?因为在佛像的下边,又是在寺院里啊。我是适应在老百姓当中,和大家坐着聊天的。我是个很普通的人,所以,不要见到我又是合十啊,又是磕头啊,这不对。更不能供养我,这也不对。我讲的只是一个道理,而且是我理解的道理。我一直在按我自己想的去做,如果我说得不对,你不愿意听,可以站出来跟我辩论,可以跟我指出来,甚至大家不喜欢,你一跺脚,我就走了。我没有什么,就是一个普通的人。
接着刚才的说,这本书后来印出来了,连一个月都不到,五台山就通过开封的介绍,来找我了。说有人已经到五台山去找妙法老和尚了,真是没办法。人家一家人过年的时候还在五台山。我就叫我们学佛的朋友,去劝他们回家去。可是后来,慢慢地,到处都是去五台山去找妙法老和尚的人,而且发展到出现了不少假冒的妙法老和尚。有一些五台山的出家人假冒妙法老和尚。原来他在五台山,后来又被请到北京,就是收钱,一直到现在。石家庄,南京,福建,高淳县,都有刊登着他照片的书,现在我手里就有他的书。他说《现代因果实录》是他写的,他无非是要骗钱嘛,现在真是很让人很痛心。没有办法,你找谁能解决这个问题?我去宁波的时候,宁波有许多人拿着我的名片,我从来没有印过名片,他们手里竟然有我的名片,到处给看过我书的人,说果卿居士要建道场,你们捐多少钱。到处都是,从深圳到广州,都有。后来我们没有办法了,南京的居士他们再印《现代因果实录》这本书的时候,把我的照片给印上去了。我的照片网上都有,我也不知道谁传到网上去的,可能台湾的人啊,还是其他国家的。因为我在美国的时候接待过世界各国宣化上人的弟子。他们给宣化上人祝寿的时候,或者开法会的时候,他们去了,我和师父站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照了许多许多照片。我自己也有。于是再出版书的时候,把我的一些照片就印在了书上。为什么印在书上呢?当时我还觉得,把我的照片印上去干什么呢?他说,再不印上,冒充你的人就更多了。我们是相信因果的,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因为这样,所以后来,我们出的书都有了照片,有照片呢,是让人证明一下果卿是谁?再有一个,《漫谈慈悲梁王宝忏》,因为我写得是真实的事情。《因果实录》最初印的时候呢,那个时候二〇〇一年,我还不可以把我女儿的名字写上,她还小,因为她从十七岁就有了智慧。写我女儿,写我自己,也没有说服的意义。我又不想要名,又不想要利,第一次印刷出版,我自己也出了不少钱的。所以我们不需要登照片。后来出了这么多骗子,没有办法了,我们才把照片登出来,那时候,我还年轻,四十九岁或者五十岁,现在有六十多了,许多人看照片也不一定认得。我从来没有想过出名的事儿。现在全国各地的人都来找我,连我自己的姑姑,在西安的,还给我打电话,说我们这里组织了两三辆大巴车,要到五台山去找妙法老和尚。其实,我的书里都有我姑姑的故事,她都不知道。
我为什么会走到学佛这条路上来的呢?是佛菩萨把我引到这条路上来的,不是哪个人劝我的。
我这个人从小受党的教育,我的父亲,天津市局一级的领导干部,解放初就是。我从小受党的教育,我除了相信共产党,还相信我自己,其他,什么鬼神啊,上帝啊,佛菩萨啊,我一概不信。后来,在气功的年代,我也不相信,我不相信气功。
有一天,我的太太叫我,我太太是搞财务的,她打了一天的算盘,累了,想让我帮她拍拍后背。结果我要拍,还没有拍的时候,我就想了想:我要是有电视里的气功师那个能耐就好了,我一发功她就好了。其实我是在想一下,只是想一下,手还没有拍下去的时候,她突然说她的后背不疼了。我就停下,问她:“真的不疼了?”“真的不疼了。”“什么感觉?”“发麻发热。”我一想跟电视上讲的是一样的。哎,我也不信气功,也不练气功,她怎么会发麻发热呢?我以为她看到我了,可是她趴在枕头上,我在这一边,她脸朝那一边,背对着我,看不到我。我说:“你把眼睛闭上,不要看啊。”我把手挪到她脖子上面,我又问她:“你的腰是不是热了?”她说:“腰不热,我脖子上热。”哎哟,我一想,我的手也有功夫了,就是那种玩笑似的,忽然间,我的手有功夫了。哎,我的手有功夫了,我的手有功夫了,我的手有功夫了……当时,我脑子里就想着,我要有电视里气功师那个功夫一发功就好了,这个手要拍,还没有拍的时候,脑子里想着那个念,结果她说有这个感应。于是,我让她起来,走到我这边来,站在我面前,我开玩笑地把袖子卷一卷,学着电视里气功师的样,伸出手来发功,还没等我发功,在卷袖子的时候,我说:“一会儿,把你身上的病都给你治好了。”其实她没有病,大毛病没有,小毛病有。可是我一说这话,我还没有伸手呢,她就说:“我浑身发麻,发热,一股凉气从脚心往外冒。”“真的?”“真的。”我过去,在她脚那地方,用手一接,果真是凉气。我离她再远点儿的地方,到家具跟前呢,还能感觉到凉气在冒。我突然想起电视里的气功师说的,冒出来的凉气是病气,我想病气会传染给别人,我赶紧说:“入地,入地,这个病气。”气功里面讲的,我叫它入地,这个病气,凉气就转到下面去了,入地去了。结果家具跟前的凉气没有了,一直到她脚跟前才能感到凉气,再往下,是不是入地了呢?我的手一直往下,一股凉气就从脚心拐个弯儿就下来了,我的手一直到地毯那个位置还能接到凉气。这些东西对于我来说都是第一次,我跟大家讲得都是真实话,我没有神通,可是我怎么说句话就灵呢?一会儿功夫,她说:“现在不冒凉气了,冒热气了。”那我又懂了,凉气既然是病气,那热气一定是精华之气了,那热气冒没有了,那人不就死了,于是,我就很害怕,我就说:“打住,打住,打住!”我一说打住,真的给我打住了。她就说不冒了,不冒了,我就过去伸手一摸,没有了,真的没有了。你说,对我来说,是什么感觉?我什么也没学,什么也不练,什么也不信,竟然这么奇妙。她出了一身的汗,我摸一摸,身上都是汗。这对于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我爱人说:“你可别给别人治病啊。”我说:“为啥呢?”“因为你喜欢给人治病。”因为我以前自学过针灸啊,按摩啊,业余的时间玩儿,谁有病,我给人扎一针,其实我跟谁也没学过。只是我的父亲,我的爷爷,我的叔叔,我们一家人都是中医啊,是中医世家。到我们这一代,没有学医的了,所以我自己喜欢。她说你不要给人治病啊,我说为什么?她说,那不得累死你啊。我说,这个不累,我又不发功,我说句话就能好。我说只要有人找我治病,我不但给他治,我还不收钱。那时候我说不收钱,可不是像现在咱们学佛了,发愿说不收钱。我觉得我又不费事,这么一说话,他的病就好了。当天晚上我很兴奋。
第二天早上,孩子们都上学了,就我一个人在家,我就想:昨天晚上这事儿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就去找我的岳母,我的岳母年轻的时候,抽烟,后来不抽烟了,她有肺气肿毛病,好了之后,过年的时候,孩子们来得多,累了,又犯了,只能躺下睡觉,倚在被子上睡觉。我想我找她试一试,检验一下昨天晚上的事儿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就找她去了。一到那儿,老太太在家里,不能躺下,倚在被子上。我说:“妈,你还不见好?”她说不见好。说话的时候,喘气声音“呼呼呼”的直响,我说:“我给你治治病好不好?”她说:“好啊。”她以为我又给她扎针灸呢,我原来给她扎过针灸,但是为什么后来不扎了?她儿子说:“姐夫,你又不是医生,你给妈扎好了还好,扎不好,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我一想:对啊,我是女婿,万一扎坏了,这怎么交代呢?我从此再也没有给她扎过针。我今天是做试验,她以为我给她扎针呢,我说:“我不扎针。你闭上眼睛就行。”我让她闭上眼睛,不让她看见我,我把手搁在她的头上,我说:“你身上有什么感觉吗?”她说:“没有啊。”我想她可能不明白什么意思。我说:“你身上哪儿感觉热啊,哪儿感觉凉啊?”她说:“我头上感觉有点热。”她说头上感觉热,我的手在她头上面,离她头顶大约一尺来高,我想:哎,我真的有功夫啊。我心里想,又不能叫她听见,我心里想着我这个功力就从她头顶上进去,她身上所有的病顺着她的脚排出去。我的脑子里是这样想的。她的脚是“解放脚”。听得懂吗?“解放脚”,就是小脚,后来放开了,那种脚。这样一想呢,她就说:“我现在身上发麻,脚底冒凉气。”我一听可高兴了,哎呀,我真有功夫啊!我走过去,拿手在她小脚那儿一接,果真能够接到凉气。当时,别提有多高兴了。电视里的气功师讲,给人发功治病,一次约半个小时,每一个疗程是十次。我想得按着那个规矩来,当天,我就给她弄了半个小时。我手就拿开了,听到她喘气的声音好多了,比先前明显地好了,但是还有一点点问题,我就对着她的这儿,以前我扎针灸的时候知道,这个地方这叫天突穴,治哮喘的主穴,我就想:我能不能用这个手指代替针给她扎一下呢?我就拿两个手指对准她的天突穴,心里想得是:止喘,止喘,止喘…… 结果,真的有效了,所以我特别高兴。她当天就能下地干活了。第二天,我又去,她已经在拖地了。第三天再去,在蒸馒头了。那我就觉得我有本事了,但是这个神通是怎么来的?不知道。
第一,我既不信气功,又不信什么佛教,什么教我都不信,我怎么会有这本事呢?第一个病人是我的爱人,第二个病人是我的岳母,第三个病人……我有本事了,我就在我的朋友当中就说啊,我有什么什么本事了。我朋友说,不可能。我说,真的。他说,那你给我爱人治治吧,我爱人失眠四年了,睡不着觉。我就到他家去了,他家地方很小,我坐在椅子上,他的孩子坐在床上看电视,他的屋子很小很小的,没有摆两个椅子的地方。我就把手搁在他爱人头上,他在旁边看着,我的手就在她头上转着,也没人教我。突然间,我感觉我的手上出现了一个火团,就像现在毛衣上的静电一样,啪啪一响,哎呀,我朋友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我。哎哟,我说,怎么有火星呀?他说,你才发现啊?刚才你一伸手就有。这种奇妙的事儿是怎么回事,我自己也不知道。
后来我的手在她头上转,突然间,电视机的画面在那里晃,“哗哗哗”的,我还以为是外头的汽车呢,他们说,我们这儿听不到汽车的声音。我特意做试验,这手一划拉,果真就有这个,电视屏幕上一道道的,那是什么?干扰啊。我说这个呢,是说我的过程是这么过来的,后来,我一直在想这是怎么回事?
当时,找我看病的人很多,包括骨折的病人,打着夹板来的,我看着他,说 “好了!”说完好了,他就真的好了,趴在地上做俯卧撑,绝对没有问题。抬着来的病人,自己走回去。当时就是这么个奇迹。但是,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第一,我没有什么功夫。什么叫功夫,我都不知道。什么叫佛菩萨,我根本就不信的。对我来说,很迷茫。我就以为是气功,想学得更加精一些,我就花钱找人家学,结果什么都没有学到。他那点本事,我没有看到过,听人说,什么给人减肥,给人把烟味儿变了。有一次,我去学习,气功师说,谁想戒烟举手。那我也举手,等他一发功,叫你抽烟,你一抽烟,你的烟就变成纸了,就跟纸一样,一点味道也没有。可是我回来给别人讲的时候,跟别人讲的时候,那时候我也抽烟,我说:他说,烟变成纸了,一说,一发功,烟就变成纸了,我一抽,就成纸了。我自己一抽,我手里拿着烟。哎,怎么我这也是纸了,我是在学他呢,怎么也变成纸了?难道我也有这本事吗?那我能不能把它变成薄荷味道的烟?我说完,一抽,就是薄荷烟。我说把它变成中华烟,就是中华烟了。我说变成凤凰烟,那时候有凤凰烟,特别香的那种,说完就是特别香的凤凰烟了。我又想把它变成东北的关东烟叶,说完,就是关东烟叶了。我自己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跟大家讲的是真实的情况,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都说我有神通,我自己不知道这是从哪里来的。所以我一直想知道,这是从哪里来的?这个神通是怎么来的。
后来,我再给别人看病,你只要说一个人的名字,这个人就马上出现在我眼前,他就在我眼前,他有什么病,一想,五脏六腑就出现在我眼前,我那时候还用针灸,捏一根气针,给这个看不见的人空中扎针,我在这里扎针,这个人在家里病就好了。这是怎么回事儿,你先别拿我当神仙,先听我说完。先听明白,别一会儿把我扣这里了,要我给你们扎针,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给你讲我走过来的这条路。所以啊,当时那个效果相当好。
再以后,就能知道别人以前曾经干过什么坏事儿,马上就在眼前,真是不可思议。
那时候,我觉得我有这个能力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我年轻时候认识的一个女孩儿,是我的同事。大家都说她作风不太好,后来大家都成家了。同事嘛,我就想,这女孩都说她作风不好,她有没有什么问题啊?我刚刚一想,突然,眼前出现来了六个男孩围着她,我心里想:一个女孩跟几个男孩子交往没有什么啊。可是,刚想完了,这个六个男孩在不同的场合,和这个女孩亲近的场景出现了,就像演电视一样,六个场景,六个女孩和六个男孩在一起亲近,我再一看,六个女孩就是我的那个女同事。哎哟,这不能看。我当时就觉得很害怕,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可能都做过一些不该做的事儿,这天都知道啦。我心里一想,一想马上就出来了,一想就出来了,真的不可思议,我书上写得那些都是。包括治病,来的人很多,你到我家里来,我给你调理好病了,所谓治好病了,就是很简单的事儿,说句话就好了。你看现在,如果我真有这本事,现在挨个儿给你们治病就好了。那时候,就是经过这样一个过程,我觉得这个太好玩了,这家伙,一说话就好,一说话就好。
讲于二○一○年五月十九日
第二集
慢慢地,我就带着我女儿、儿子、他们的妈妈一起打坐。我就认为是打坐开的智慧。有一天,我女儿,和她弟弟打完坐去睡觉了,我们俩还在坐着。突然,我女儿喊我:“爸爸!”我说:“怎么啦?”我睁开眼睛,我说:“怎么啦?” 她说:“我看不见你了。”“你看见什么啦?”“我看见你是一个骷髅架子在那儿坐着。”就是一个骨头架子在那坐着。我说:“你不害怕啊?”她说:“你是我爸爸,我不害怕。”我那时候看过严新的一些书,知道严新吗?老年人知道,年纪大的知道。严新,中国能力最高的一个气功师。后来,到美国去了,现在在美国呢。中国其他的气功师,现在还有吗?严新在美国的国会组场治病,我女儿在美国出家,我第二次到美国去,严新打电话来,他在电话里找宣化上人,我说:“你是谁?”他说:“我是严新。”我马上喊他严老师,“严老师。您好!”他说:“你是谁?”我说:“你不认识我,你认识我女儿。我女儿是杨霖。”“哦,那好,好,好……” 我看过严新的一些书,所以,我知道我女儿的智慧开了。她开智慧了,我们都是既没有练功,又没有学什么,什么都不信的。怎么一下子就开了呢?我就问她:“你看我骨头上哪儿有伤?” 她说:“没有,爸爸,你骨头上没有伤。”其实不对,我这个手,到现在还看得见,上面有一道白印,是我十一、二岁,劈劈柴的时候。拿斧子尖儿凿了一下,但是没有伤到骨头,皮呢开了,骨头上已经有痕迹了,我自己拿块布缠上,什么药也没有,结果过几天自己就好了。现在还有痕迹呢。我问她,她说,你骨头上没有伤。我想她没有看到。因为我在打坐,两个手放在小肚子这个位置,我说:“看我的手指头,看我的手指头。” “哦,我知道了,爸。你小孩儿的时候,你劈劈柴伤着手指头了,你自己弄块布缠上了。”她连这个都说得出,这就是天眼通。她有天眼通这个能力。我又问:“我的腰有什么情况?”“没有事儿。”原子弹,中国第一颗地对空导弹爆炸的时候,我在新疆的乌什卡拉,乌什卡拉是原子弹实验基地。我不在基地,我在501工厂,501工厂做半自动步枪的。我在那个单位。都是戈壁滩,远处那边就是乌什卡拉——原子弹实验基地。实验基地爆炸的时候,我正好在打一桶水,我们都知道最近要搞爆炸,因为他们在运那个,实验仪器,在往里运的时候,他们工厂的人都看得到。说最近可能要搞原子弹试验。我正好在提一桶水的时候,用轱辘舀水,提水的时候,刚提上来一桶水,“轰……”一声响,那种响声可不是像咱们这儿放炮仗似的,是那种发自地下的震动,我一下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觉得一定是我的腰断了,我的腰肯定断了。可是,等这一阵过去之后呢,我动了动,没事,站起来,没事儿。以后,“轰……”天上又一响,两响,地对空,地下一响,天上一响。以后,又响了两次,都像腰断了。所以,我就问问我的女儿:“你看那我这腰有没有毛病?”她说:“我看到你的正面,我看不到腰啊。”那意思叫我转过来。我说:“不用转过来,你想一下,叫它转过来,你看到的就是转过来的。”哎,她就看到了, “哦,我知道了,爸爸,你的腰椎第三节,第四节中间有一段黑色的。哦,我知道了,爸爸,你是不是杀过十只鸡?你不会杀,你把那个鸡拿过来,摁在那个树墩子上,一刀,就把鸡头给剁下来了。”杀鸡,我不会杀啊。武斗的时候,我和军分区的一个军官,他是支持我们保皇派,我们是保皇派,保皇上帽的。觉得随时都可能死啊。我在新疆和田,我去买了十只鸡。我们俩每天喝酒,炖鸡,他不会杀鸡,我也不会杀。我就把鸡头一刀剁下来之后,把它的连皮带毛地拉下来,然后用新疆的小刀插过去,钉在树上,然后抓住那个连皮带毛一拉,像脱裤子一样就脱下来了。每天杀一只,杀了十只。杀鸡,我这一辈子就杀过十只。那时候,我还没有结婚呢,我女儿都能给说出来了。我就觉得她是怎么回事?我就觉得世界跟我们原来想象的不一样。这是发生在我家的事儿。
我没有跟任何人说佛教,我跟本不喜欢佛教,我不相信,我认为这三千年流传的都是迷信哪。再有,佛家在中国恢复之后,我们单位的人一起去四川的峨眉山玩儿。我在峨眉山的万年寺看到过一个年轻的师傅,大概三十多岁,叼着烟卷,背着手,迈着四方步,这我第一次正面接触出家人。他背着手,叼着烟卷,这烟卷在嘴里,还自己会在这嘴巴里面转,我还学他,就自己弄根烟卷,在嘴巴里面转圈子,怎么转也转不过来,他的技术很高。所以,我非常反感,我觉得出家人就是混饭吃,跟我们有什么区别?因为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小说,或者电影里面的出家人,都是道骨仙风,青灯木鱼,给人这种向往的感觉,甚至飘飘欲仙这种感觉,怎么我看到叼着烟卷呢?我还在天津大悲院,看到一个老和尚,还俗,以后又恢复佛教了,回来的,在里面,他的店没有开,有人趴在窗户上往里看了一下,他朝那人大声地喊叫。这些确实给我心里造成了对佛教的反感,我认为佛教就是迷信。
但是,在我身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儿。
那以后找我看病的人很多。有一次,来了好几个人。有一个女的,在我面前一坐,我觉得她的心脏“砰砰砰”,在没有规则地跳动,她刚坐下,我就说:“哎,你是不是心脏不太好?”她说:“哎哟,我刚坐下,你就知道了啊。”我说你心脏跳动有点不规则。你坐好了,我刚要按以前的方法给她治病。以前的方法,就是用眼睛盯着心脏的部位,或者说一句话,或者我心里想着:快点好。她就能好。那天,我一看她心脏这儿,她心脏这儿变成透明的了,我直接就看到了心脏在没有规则地跳动,而且心脏是发灰,发黑的那种,我心里想着:心脏怎么会发黑,发灰呢?心里这么一想,结果出现了一个什么情况呢?心脏变成透明的了。再一看,里面有两个小孩儿,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在里面跑着玩。什么样的小孩呢?古代的小孩,不是咱们现代的小孩。就像天津那个杨柳青年画,你们这边不知道有没有。那个小男孩,小女孩都有齐眉的刘海,女孩头上扎两个髻髻,男孩穿着是天蓝色的衣服,绣着那个白边儿,卷起来,女孩穿着粉色的衣服。俩人在那里跑着玩儿。我就想:心脏里怎么会有小孩儿呢?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心脏里为什么有小孩儿?突然感觉脑子里,你说是神力,也不是。我们后来把它叫做思维传感。突然感觉:堕胎。开始是两个字,后来有声音:堕胎了。我张嘴就问:“你堕过胎?”她说:“嗯,堕过。”我说:“是两个吗?”她说:“是两个。”我说:“一个女孩,一个男孩。” “我不知道男孩女孩。我只知道一个女孩。”我说:“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她说:“哎呀,你怎么知道这个?”我说我也不知道,我觉得你心脏里有两个小孩,正说着呢,这两个小孩呢,坐下了,她看不到,我看得到。我就感觉她的心脏不再没规则地跳动了,变成正常了。我说:“你现在是不是心脏好一点了?”她说:“现在好点了。”当时,我可不会讲佛法,我说:“你啊,这个心脏不好跟你堕胎有关系。这个小孩在里边儿,你把他杀死了,他的灵魂没地方去了,就住到你心脏里去了。住到你心脏里去以后呢,他们跑着玩儿的时候,你就不舒服。他们坐下来休息,或者躺下睡觉,你就没事儿。所以,你到医院去检查的时候,没事儿,可是回到家,不知道什么事儿又难受。”我当时只能给人家这么说,还不会说,哎,你们以后可不能堕胎了。
第二个叫我治疗的病人,是一个男孩子,这个男孩子的胳膊说疼就疼,大概十七八岁,说疼就疼,疼了以后,到医院去检查,医院里查不出病,拍片子显示没有毛病。后来通过别人介绍到我们家来。我一看他呢,他坐在我面前,他和我中间,突然……他一说到他的手的时候,我突然间就想起那个心脏病的女的,我想:那个女的心脏病是堕胎造成的,这个小伙子手疼是什么原因呢?我心里头这么一想,就在他和我的中间呢,出现了一个图像,不是电视机,直接就是图像,一间小屋,屋子里挂了好多衣服,哎,开门进来一个男孩,进来后四下里看看,把门关上,我一看,这个男孩儿就是他,跟坐在我面前的是同一个人。进来干什么呢?进来掏人家口袋。钱啊,钱包啊,往自己口袋里装。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小伙子胳膊疼是因为这个造成的。这怎么说呢?你掏人家口袋儿,没法说。我说:“小伙子,你参加过没参加过红白喜事?”红是结婚,白是死人,你参加过没参加过红白喜事?他说,参加过。我说:“你有没有啊,你的衣服可能挂在一间屋子里,别人的衣服也在里边,你肯定要去掏钱买什么东西,结果呢,你进去以后,手伸错了口袋,伸到别人的口袋里去了。把别人的钱装到了自己口袋里。”我是瞎编了这么一个理由,因为我没法说嘛。我一说,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脸一红,我就知道,我说对了。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个事儿,我也是做试验啊。他脸红了,说:“那怎么可能呢?”我说:“你要是说不可能,那我就不知道了。你要相信我,我就说了,你是拿错了钱了。把别人的钱装在了自己口袋里了。你要说没有这个事儿,你应该找别人去。” “那如果有,怎么办呢?”那我就知道了,他就是干这个的,小偷偷东西。我说:“如果你有拿错人家钱了,这不要紧,你现在知错了,不能再干这事儿,以后不能再干了。你拿了人家多少钱,比如你拿了人家一百块钱,你现在这么长时间了,加上利息,还回去。”“还给谁呢?”“你偷人钱,你拿人钱,拿错了,你知道拿谁了吗?”“我不知道。”我说,如果不知道,就还给譬如敬老院,譬如孤儿院,你放到那儿去,给捐到那儿去,那时候,我也没想到寺院里来,放功德箱里。因为我当时不信佛嘛。这个小伙子现在他找不到我,这么多年,快二十年了,现在还在找。因此呢,从那以后他就走上正道了。以后我学佛了,他们一直在找我,有联系,现在也在学佛。这是第二个。
我就是这么一步一步地走到佛门里来的。以后,再也没有过一瞪眼就让人好,一说话就让人好了。我知道,任何疾病,包括你的事业,找不着工作都是有因果的。我现在遇到一个大学毕业的,还是硕士生,找不着工作,他连给人私人拉客人的汽车,给人家卖票,人家都不要他。你说这事怪不怪?他有机会见到我了,这是去年的事儿,我说:“你上学的时候,做没做过坏事?”“我没有。”我说:“你没有吗?”我说:“你有没有和女孩子乱来的事儿?”他说:“现在都是这样。”我说:“我告诉你,现在都这样,你不说,我也都知道。你这是无道。没有道德。你没道德,没有婚姻而做了这种事情,即使对方同意也不行。这是伤天害理的事儿,大自然不允许。所以你为什么找不到工作,大学毕业,硕士生,硬是找不到工作,什么原因呢?失道。天不助你,在处罚你。你要想有好的工作,家里供尊佛像,或者到庙里去,跪在佛像前,好好忏悔自己罪业。邪淫的罪。你真的能忏悔了,以后绝不再犯了,也许你的工作就能找到了。”这是去年的事儿,我们所有人哪都是和因果有关系的。这是我经历的事儿,我再接着说。以后又发展到什么情况呢?
我想起变烟味的事儿来了。我想,能变烟味,能不能变茶叶味儿呢?我们北方人喜欢喝花茶。我想到了杭州龙井,那就给我来杯龙井喝。我一说完,我喝这水,真的是龙井味儿。真的是龙井。这让我特别兴奋。因为我并不是特别爱喝茶的人,不懂得什么茶。真的变成了龙井,我又想到我买些酒来变吧。我家里有很多酒,五粮液啊,茅台啊,都是整箱的,不花钱的,我原来的工作单位是糖烟酒公司,我常驻天津,和商业部,拿国家计划,我干这个工作的,所以,酒厂都认识我,每次过来,都给我送酒喝的。所以我想能不能变酒呢?烟能变,茶水能变,酒能不能变呢?我出去买了一瓶一块八毛钱一瓶的稻香酒。名字叫稻香酒。稻的壳子做的,水稻的壳子,大米除去了,那个壳做得酒,特别难喝的那种。我就倒了一杯,我说我想喝一杯五粮液。拿起来一闻,绝对是五粮液,浓香型的,一喝进去,正宗的五粮液。再倒了第二杯,我想喝茅台酒,一喝下去,绝对是茅台。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高兴。我想:现在我是搞酒的,喝酒不花钱,将来我退休了,买一瓶一块八毛钱的,想喝茅台喝茅台,喝五粮液喝五粮液,那时候就是这种心态,就觉得高兴。我叫我的朋友,我的同事到我家来,我给他们变酒喝,变茶喝。他们纷纷赞扬我,你真是行了!我也高兴,我怎么会有这个本事?我也在想:我怎么会这样呢?那时候不知道啊,不知道啊。
有一天,那瓶酒呢还剩一点点,我又倒了一杯,我想:茅台,五粮液,我家都有,老变这个有什么意思,那时候,咱们国家又没有别的酒。忽然,我想起《西游记》了,《西游记》里玉皇大帝喝的琼浆玉液,来一杯琼浆玉液吧。这么一说呢,端起酒来一闻,没有味道。往嘴里一喝,一下子就喷出来了,要多难喝有多难喝,跟马尿一样。这下子让我惊醒了,我不是有神通吗?我怎么把琼浆玉液变成马尿了?这是怎么回事?那我就开始想了,是不是我太贪心了?叫你喝五粮液还不行,喝茅台还不行,还要喝玉皇大帝的琼浆玉液。我是不是太贪心了?哎,谁管着我呢?谁来批判我呢?你太贪心了?给我变个马尿惩罚我,教育我,我就想天上有高层次的生命,他看得见我,我看不见他。我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哎哟,我就开始有点害怕了,我真的相信这个世界真的和我们想的不一样。天上有高层次的生命。
以后又发生的事儿,我女儿也出智慧了,她上学了,每礼拜六晚上回来,我家里都是人,礼拜天一天,都是人,都接待人,她那时候智慧高,比我要强的多。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朋友,给我送来了一本《觉海慈航》,我一看,什么书啊?哦,佛教书啊, “拿走,拿走,我不看,佛教都是迷信,我不看。”“哎,佛教的功夫比道家的功夫还要高。”我说:“我不信佛教,我也不信道教,拿走,拿走,我不看这书。”结果,到了晚上了,书还没拿走,没拿走,我就看看。我看书喜欢晚上看,那我就打开书看看,佛教讲的迷信都讲些什么呢?我这一看,这个《觉海慈航》现在还有没有?战德克写的。《觉海慈航》,我这一看里面讲了六道轮回、十法界。说人呢,有前生还有后世,简单说啊,我这个时候,一看这个书,我就想起来,哎呀,我一直在寻求的问题答案:我什么也不练,什么也不信,我为什么会有这个能力?我一直在想找答案,找不到。看到这个《觉海慈航》我才知道,哦,我原来还有前世,我这一世没有修过,或许前世我修过的,我是这么想的,哎哟,佛教的书这么好。我为什么给大家讲这个呢?用佛教里的话:若令入佛智,先以欲勾牵。或者倒过来说: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我们劝一个人信佛啊,是好事。但是,你先要在他心目中树立起一个好的形象。他这个人快饿死了,你跟他说:“快念佛吧,念阿弥陀佛就不饿了。”再怎么个念他也是个饿,对不对?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吃不上饭,他下岗了,没有工作了,那怎么办呢?我想办法帮人家介绍一个工作,让他觉得我多好,我是一个好人。并且我以后还帮他解决其他问题,他真的认为我是个好人了,然后,我再告诉他,你也有饭吃,也有衣穿了,我再告诉你,你去看看佛教的书,或者去拜拜佛啊,这时候他会相信我,因为他认为我是一个好人了。“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佛菩萨用这个方法来救度我,像我这种人是最愚痴的,以至于到后来,我请了佛像,我家里的佛像到现在都没有开过光。我说这个话呢,因为我不相信什么人能给佛像开光。我去买佛像,人家说佛像得开光。“什么叫开光?”“就是请和尚来念念经就是开光了。”我说:“那我请佛像干什么?我请个和尚在家供着多好。”佛像要和尚开光,我说这个不对。我就把佛像抱回家里,当时,我在家里上三支香,我一上三支香,我一磕头,这个佛像就金光四射,其实,开光是自己的心在开光,不是我们给佛像开光。但是,我并不反对我们请师父来开开光,什么意思呢?这是一个仪式,好比我们两个人结婚了,领了一个结婚证就可以做夫妻了,我想大办一下,叫大家都知道,我就举行一个结婚的仪式。就看你啦,举行也可以,不举行也可以,结婚证有了就是。信佛开光就是这样。
我知道《觉海慈航》好了,我就想到佛教的书这么好,我得去买几本佛教的书看看。第二天,我就到寺院,天津大悲院,去了以后,直接进了那个“佛经交流处”,进去以后,那时候,可不比现在啊,大家这么多年轻的知识分子,大家都信佛啊,磕头啊,都没问题。那时候,我们那个年代,二十年以前,不像现在,我在那时候跟人家说我信佛啊,太丢人了,当时信佛的都是家庭老太太。我到四川去,看见那个信佛的褡着衣,穿着草鞋,就想这些人都是迷信,我们怎么能信佛呢?我到寺院以后,进了那个“佛经交流处”,我说:“哎,同志。”那个卖书的是个男的,我说:“同志,我不信佛啊。”先说不信佛,“我想研究研究,不知道我能不能看懂这个佛教书?佛教书都是三千年前的,有没有我能看得懂的书?”“哦,你要看啊,好嘞。”他从柜台里拿出一本书,我一看,这本书是《向知识分子介绍佛教》,我一翻,看得懂,我就放在旁边,心里想着:这书我要了。这时候,我往他身后看,这是一个玻璃柜台,后面有个书架,所有的书全是一本一本这么放的,只有一本书脸儿朝前,书的面儿朝前,我站在那儿,我能看到,可是我的眼睛呢,近视加有点儿散光,我看不清书上的字,只能看见那本书是橘黄色的皮,桔子皮的那个颜色,黒字儿,我指着问:“同志,那本书,你给我看看,是什么书?”他说:“这个啊?这本书是美国万佛圣城宣化上人讲的开示录选集。”我张嘴就说:“美国不都是信这个的?(指耶稣教)怎么还有佛教?”
这个人一下子就跟我发脾气了,说:“你连这个都不懂?宣化上人是继唐玄奘,鉴真和尚之后,中国第三大高僧。当今世界第一高僧。”“师傅,您别生气,我跟您讲,我不懂佛教。我看看这本书。”他帮我把那本书拿过来了,我心里充满疑惑,我想:美国怎么还有佛教?我打开书一看,第一篇,画着一个中国的和尚,哦,中国人,我一看是个中国人,一翻里面,讲得内容也都看得懂。我说:“行,同志,我就买这两本,多少钱?”“那叫请,不叫买。”“对不起,我不懂。”我掏出钱的时候心里还想:这叫请,不叫买,我不给钱,你叫我请吗?就这种心态,我带回家了两本书。到了晚上,他们都睡觉了,我看书,我没有看那本《向知识分子介绍佛教》,因为我对这个美国和尚感兴趣,美国怎么会有和尚呢?我就打开了这本书,结果,一打开这本书,一看,看到了天亮。到天亮,一点儿也不瞌睡,也不困。我才知道,我原来认为我是个好人哪,很多人都贪心,我们那单位领导出去,别人给他什么,他都要,我绝对没要。有时候别人给我送东西,我爱人拿了,跟我说:“人家说你知道。”我说:“谁知道?全给我退回去。”我一分钱不贪,我还不是好人吗?人都贪财,我不贪财。(鼓掌)这个不用给我鼓掌,我觉得我是个好人,可是当我看到宣化上人的开示录之后,我一下子觉得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咱们这儿好多人一看到佛书就掉泪,一看到佛像就掉眼泪,什么道理啊?就好像诸佛菩萨是我们真正的父母,我们离开他太久了。譬如我们为了发财,追逐名利和钱财,到了美国,我天天想着发财,忘了我爹我妈了。突然有一天,在美国遇到你了,你说:“哎呀,老杨,你怎么在美国呢?”我说:“我在搞公司啊,我很忙哪。”你说:“你父母怎么样?”“啊?我父母?”忘了,把父母忘了,你一提醒,我才想起我爹妈了,这个时候,才想起爹妈了,我拿着他们的照片,甚至想着他们,眼泪就掉下来了。这是初次信佛的人,见着佛像就掉泪,就哭的原因,就是自性啊一下子显现出来了,像茅塞顿开一样。
那一天,我没有一点困意,早晨起来之后,因为我想到我是个恶人啊,我在家里办公,就我一个人,房子也是单位为我买的。我写得那个《因果实录》书上,讲得那个小院。那个院儿,三万四千块钱,我们单位给我买的,我自己也加了点钱,那时听到中国有几个万元户就了不得了,所以,我在那个小院以后就出现了这个现象,我家里也有电话。为什么会有电话呢?因为我是代表单位的,单位给我装的,省得我打电话得跑到邮局去打长途电话,老年人都知道的,那时候打电话啊,一等得等几个小时,很难打通的,给我安装电话就是图个方便。
我们糖烟酒公司后来慢慢就变成了个人办的公司了,那时候,我在那个单位,是个经济师,如果让我回去,最小也得给我安排一个副经理,科长之类的职务,要么当经理。按级别,让我回去,我就当官儿,不让我回去,我就在这儿,他们也不管我。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参加订货会,除了开大会之外,那个货都订完了。为什么订完了呢?我们的调拨员直接下去找广东啊,深圳啊那些单位。改革开放最早的就是那边,你订什么货物,给你一个小手表;难得订货的,给你一个打火机,给点小恩小惠的,拉拢一下,所以没有我的事儿。没我的事儿,但是工资照发,奖金照拿,我天天在家里,一天事情就是接待来家里的人,看经书,正好这么一个过程。所以一直等我到了美国,宣化上人问我:“你在干什么工作啊?”我说:“师父,我是糖烟酒公司的。”“什么糖烟酒啊?”我说:“卖烟卖酒的公司。”“哎,你不能干这个工作,这个工作是违背因果的。”我说:“我在那个公司没有工作可做,他们不让我干工作了。但是我有工资,看着经书,看您的开示。”认识宣化上人,可能是天意,让我一接触佛教首先就接触到他的书,一下子就走入正道了。这是因缘,人和人的缘,在“佛经交流处”,所有的书都是立着的,为什么就这本书跳出来?
讲于无锡市惠山寺
二○一○年五月十九日
第三集
我的两个孩子从上小学一直到上高中,所用的纸,笔,墨,全是我的办公用品,我的办公用品可以报销啊,这是占的国家的便宜。我买的那纸不是按着办公用品买的,孩子们需要用什么样的纸,我给买什么样的纸,实际上是占国家便宜,那时候觉得近水楼台嘛先得月,我从来没有得过病,我到现在啊,我本人没花过国家一分钱的医疗费,你们谁没花过?我没花过。但是我到底花没花过医疗卡上的钱呢?花过。什么时候花过的呢?学佛之前,我们老家农村里来了家里人了,我得给他们送点什么东西?送东西我还得花钱买东西,于是我就到药铺里买点药,家里人需要药,买点药,开我的名字,我可以报销,就花过这么点钱。贪占了国家的便宜。那时候,我遇到佛法以后,我差点把我的房子都让给别人,一下子迷到里面去了。包括我以前喜欢医学,我买过好多中医的书,像《黄帝内经》这样的书,针灸的书,古代的书,花了好多钱,我全都送人了。为什么送人?当时我认为,这全都是假的,我一瞪眼,一说话就好了,要这医药书干什么?后来过了几年,我明白这个道理了,我再想找医药书,怎么好意思找人家拿呢?就是说,人都有一个迷的阶段,比如陈景润,他研究“1+1=2”的时候,他迷到什么程度呢?他连个粥也不会烧,连个鞋带也不会系,什么叫谈恋爱,找老婆都不知道,一天到晚迷在数学里面,我们学佛也是一样。
我说我自己啊,一直到接触到宣化上人的书,才知道佛教好,佛教的伟大。我就知道宣化上人在经书上讲得那个话是正确的,包括《六祖坛经》啊、包括《楞严经》啊,我看《楞严经》的时候,开头我把《楞严经》看了十几页,我的那个兴奋啊,没办法拿语言来形容,就是说,我觉得这辈子如果不看《楞严经》,白到人间来一趟,我是这样认为的。看着看着,有的地方比较深,觉得比较费劲,虽然宣化上人解释得很清楚,但是我看着理解起来也比较费劲。比如:佛问阿难:“这是正还是倒?”阿难说:“一般人认为,这是正,这是倒。”佛:“阿难,你看到谁了?”阿难说:“我看到佛了。”“你还看到谁了?”“我看到后边的窗户,窗户后边还有树。”“你怎么看到的?”“我的眼睛看到的。”“那人死了,睁着眼,他什么也看不到啊?”“哦,不是眼睛看到的,是我的心看到的。”“你的心看了,那你的心在哪儿啊?”“我的心在里边。”“每个人都知道心在里面,心在里边,心能看到,那你应该先看到肠子和你的心肝肺。你怎么先看到外面?”这一类的话,宣化上人一讲,我们明白,但是你脑子里得转圈儿,哎呀,怎么回事?所以,我们看经书不能快,看着看着,翻到后面,都是这样啊,再看看后面,再一翻,翻到中间去了,一看,不需要费脑筋了,我就是这样从中间往后看,等看完了,再回过头来从前面看。再看,哎呀,一下子都明白了。我建议大家,如果有机会,请一本宣化上人解释的《楞严经》看一看,宣化上人浅释,为什么一定要听宣化上人讲呢?我看过其他人讲的,有的人讲得似是而非。这个讲经啊,人修行圆满了,他讲得经才能圆满。修行不圆满的人,他的经讲得不圆满。比如我没有上过大学,我想建个庙,也许也能建起来,但是二级地震,三级地震一来,就垮了。如果是土木建筑系毕业的大学生、高材生,水平越高,建得越牢固,是不是这样?所以我说,先把宣化上人讲得各种经典看一遍,他是一个从小出家,从来没有结过婚,真修行,真有智慧的人,包括给我打电话,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给我打电话的,怎么知道我家的电话号码的。夜里十二点多了,我们打完坐睡觉了,我在第二遍看宣化上人的《论金刚经浅释》,电话铃响了,我一看时间,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八号,零点十分,夜里的十二点十分,我一看这时间,我是在新疆工作的,新疆的时间比北京的时间晚两个小时,新疆等于十点十分,我们那边,新疆的人爱喝酒,常常一喝就喝到夜里十一、二点,咱们夜里一、两点,他们那里喝酒还没有喝完呢,
十点多,一般是新疆那边刚刚喝完酒,我想大概是我们的领导给我打电话,我就把《金刚经浅释》拿个书签一插,一接电话,那时候,电话应该是女的电话员,我一接电话,“喂!”里边没有马上回答,“恩……,是杨先生家吗?”怎么杨先生?那时候没听谁叫过杨先生,我说:“你是哪里啊?”“恩、我是美国万佛圣城宣化。”哦哟,我的头发一下子都立起来了,因为我看过一个咱们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明旸法师,明旸法师是上海的,现在圆寂了,他带着中国佛教协会去万佛城举办水陆空法会的一个录像带,所以,我听到这个讲话,他一说他是宣化上人,我就一下子就信了,为什么一下子就信了呢?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知道宣化上人是谁再来了。这和谁有关呢?和我女儿有关。我不是说嘛,她一出智慧比我高得多啊,当时,她同学做了梦,他们上学了,到了教室了,同学说:“哎,我跟你说啊,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可好玩了。”我女儿说:“你别说,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做得梦。”“我做得梦,你怎么知道?”我女儿把她的梦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我女儿有这个能力。别人,称钥匙找不到了,给我家打电话,我女儿说:“你们家有没有个破沙发?”“有啊。”“在左边扶手下边儿地下呢。”一找果真就找到了。她的能力已经很高。后来,说到这儿,多说两句啊,后来还发生了什么事儿?有人家里,刚有国库券的时候,岳父岳母买的国库券,两千块钱,很多了,两千块在那时候就是很多的钱了,找不到了,老头老伴都血压高躺在床上,他女婿知道了以后,就给我们家打电话,问我女儿,说我岳母买得国库券找不到了,你看看是不是丢了?他们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我女儿说:“你岳母家有没有一个中间开门的大衣柜?”“有啊。”“左边是不是一个格一个格放衣服的?右边是挂大衣的。”说:“是啊。”在左边中间那个格衣服的下边,还露出一点边儿呢。“哎,那我去拿出来。”“哎,小袁叔叔,你不要拿,你要拿出来了,你岳母岳父会认为是你把国库券偷走了。你一定要叫你岳母自己去拿。她就会想起来她是怎么放在那儿的。”结果,过了二十分钟打对方电话过来,说跟他岳母说了,岳母不相信,说:“那个地方不是我放钱的地方。我放钱的地方,你爸爸都不知道我放哪儿。”我硬拉着我岳母去,扶着她,搀着她,到大衣柜那儿,把大衣柜打开,我岳母嘴里边还说着:“不可能放在这儿。”他说:“我一开这个大衣柜的门,我就看见那个国库券儿了,又不能说。”结果岳母一伸手,一看,哎哟,国库券在。老头也从床上蹦起来,“哎呀,有了啊?”高兴了没一会儿,又害怕了,说:“哎呀,咱们家放的什么东西,人家都知道。以后,我们把钱放哪儿呢?”“放心吧,妈,人家不会偷你的东西。” 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我女儿看了好多的东西,看了好多东西,一次一次震惊了我自己的心灵,我就觉得在这个世界上真是一点儿不能做坏事,你只要脑子里一想,就有众生知道。信佛了,佛菩萨,鬼神都知道。你看我女儿,一次次在我眼前证实这种事情。因为这一次,就是我刚才说的事儿,晚上我就跟她妈妈说,咱女儿什么都看得见,以后咱俩谁也别碰谁了。我说这话,咱们都这么大年龄了,也不怕羞了。咱们人都有欲望,有没有欲望?有欲望。欲望来的时候,我一下子想到我女儿,她可能观察着,观察了,那怎么行?我就是在从那时候开始断淫欲的。不是说一下子断的,心里头可能还有啊,突然欲望来了,刚有欲望,一想到我女儿,一下子这个火就浇灭了。你要有这个事儿,旁边有个探头,有个录像头给你录着,你还敢不敢?你什么兴趣都没有了,是不是?你知道不知道,佛在《长阿含经》里讲,每一个人家里都有鬼神哪,每一个人家都有鬼神,一切街巷、里弄、胡同、马路、饭馆、餐厅,所有做生意的地方,大到超市,小到推着小车卖东西,旁边都有鬼神在那儿站着,你做得好事给你记着,做得坏事,一个不拉,都记着。是真的啊,佛在《长阿含经》里这样教导,包括树木,这么粗的树啊,比方这个,像车轴一样粗的树木,你千万不要拿刀子砍它,不要在上面刻字,你刻了字,你在上面刻了字,你可能哪一天,就被什么铁刺啊,被什么东西,机器啊压伤啊,留伤疤啊。种因一定得果的,万事万物,不仅仅对人,对动物,苍蝇、蚊子、蚂蚁都是这样的规律。我杀生,像我似的,一刀把动物的头给剁了,亏得我学佛早啊,还没等我得病呢,我就知道这因果了。如果不是那样,现在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我了,早就下地狱了。我杀了很多蚂蚁,我开始的时候拿药杀,杀不完,越杀越多,后来我就想到,我家里有蜂蜜的样品啊,我把蜂蜜洒在地上,比如这个桌子啊,这么一长条一圈一圈洒了很多蜂蜜,然后我出去办事去了,到中午回来,一看,屋子里的地上黑压压的一片,满屋子都是,我拿起炉子上的水,七八十度的水,一壶水,全部倒在地上,你说,会烫死多少蚂蚁?我杀的蚂蚁真是多了去了。当我懂得佛法以后,心里除了忏悔还是忏悔,随时随地的忏悔。自从接触佛教以后,我到现在,从来没敢发愿我要去极乐世界,你看,所有的人都是发愿去极乐世界,我没有发,我为什么没发过愿呢?我就想着,我杀的蚂蚁到哪儿去了?百千万亿的蚂蚁被我杀了,我最少是一年,或者一年多的时间,每天都杀那么多,你说我得杀多少?我发现极乐世界好,我就要去极乐世界,这蚂蚁怎么办?我吃牛、羊、鸡、鸭,鱼无数,他们怎么办?没有法子,我现在的想法,我为了利益这些众生,如果给大家讲点儿佛法听,如果我有功德,那我愿意把这些功德,佛教里叫回向,都回向给我杀过的蚂蚁、苍蝇、蚊子、还有鸡、鸭、鱼等各种动物,我希望他们都去好地方,至于我自己,我修到哪儿将来就去哪儿。
到哪儿去,是修去的,不是念去的,我的理解是这么理解的,跟您不一样,只供你们参考。我举个例子,很简单,咱们胡主席,温家宝总理,他们是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做这个工作,一步一步提拔到中央去的,做领导人的,不是喊“共产党万岁!”到中央的,是不是这个道理?学佛的道理是一样的,万修万人去,不是万念万人去。如果你念佛,好不好,念佛好!佛是什么意思?佛,印度话是“佛陀耶”,三个字母,咱们中国人喜欢省略,把后面两个字母省略了,留下一个“佛”字,我们拜佛去。佛陀耶翻译成中文是什么意思哪?新疆话:亚克西。什么意思呢?“好”的意思。亚就是好的意思。拜佛去,翻译成中国话就是拜大觉悟的人去。因为“佛陀耶”是明白宇宙人生真实道理的这个人。佛不是一个神,我们不可以把佛当成神来对待。如果佛是神,像他们说的上帝,上帝说了,谁听我的话,将来上天堂,谁不听我的话,将来下地狱。佛不是这么说的,佛视众生如罗睺罗,佛在《大般涅槃经》上讲,佛看猪、马、牛、羊、苍蝇、蚂蚁、甚至厕所里的蛆和他的儿子罗睺罗是一样的。如果你有十个孩子,九个孩子当厂长,当领导,当医生,当科学家,只有一个孩子吃喝玩乐,甚至被劳教,那你说,你最心疼哪个孩子?最心疼你最不听话的孩子,是不是?凡是听话的,当厂长,当领导,当科学家的,你不用操心的,你最操心的就是那个进劳教队的那个孩子。如果哪天劳教队的孩子走出劳教队了,给爸爸妈妈说,通过政府的教育,我现在想做点事情了,自食其力,我想做点小生意,能不能给我两万块钱,我做个小生意?你说你给不给?肯定给。你有钱,你会给;你没钱,借钱也会给这个孩子。佛菩萨对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对所有的众生都是一样的。猪、马、牛、羊、苍蝇、蚊子,所以,你想一想,我们现在许多信佛人,一边吃着肉,一边还拜着佛,你说你起什么作用?信佛信佛,我们要明白这个,不要像《西游记》里。《西游记》现在电视还在演,一遍一遍在演,大家都喜欢。
其实《西游记》是讲修行的,《西游记》是讲修行非常好的书,所以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猪八戒代表着什么人哪?你看猪八戒贪财、贪色、贪吃、贪喝,什么都贪,是不是说的你和我呀?我们是不是什么都贪啊?猪八戒,猪八戒,因为它什么都贪,所以他的名字叫八戒。名字就是要戒,要戒,八戒。孙悟空,为什么叫“孙悟空”?他好发脾气,它把世间的东西都认为是真实的,动不动就发脾气,就杀人,就打死人,叫它悟空,告诉它一切都是空的。有本事,好发脾气。他为什么好发脾气,他有本事。我们人间的人不也是吗?我有本事我脾气就大,你就得听我的,不听我的,就训你,就打你,骂你,所以孙悟空代表我们好发脾气的人。沙和尚代表谁?愚痴的人。观音菩萨叫他学佛,等着啊,在流沙河里等着,将来有一个师父会来找你,他就是你的师父。他在流沙河里住,肚子饿了,上面过船了,他把船弄翻了,人吃了,当饭吃,吃了人之后,把头砍了,然后剩下骷髅,穿起来,挂在这儿当念珠。拿着念珠在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在这儿念佛哪,是不是说的我们现在这个人哪?许多念佛人拿着念珠在念佛,实际上都在吃众生肉。你读读《楞严经》,《楞严经》上讲得很清楚的,吃肉的人不是佛弟子,你拿一个亿来建庙,来供养出家人都没有用的,善有善报。如果你吃肉,你将来修得最好的是大力鬼,二等好的是飞行夜叉,诸鬼帅等,三等好的是地行罗刹,他们吃着肉,谤佛,谤僧。不断杀生,不断吃肉的修行人是谁?严新。严新是从鬼道里来的,我们到美国去,他去见宣化上人,宣化上人见到就说严新是从鬼道里来的。他的自己书上也写了,他练功就是在坟地里打坐练功,和鬼神沟通,以致到发功,自发功啊全由鬼神在帮忙,鬼也是在修行,你不要认为鬼是坏的,鬼比我们人还聪明。那鬼听严新的话,你来坐这儿听讲,他发功的时候,鬼钻到你的身体里边,你就控制不了自己。完全被鬼神控制了,你哪儿有病,就摔哪儿。你压抑,心中在家里受气,从来没有哭出来过,很难受,有病,那时候就叫你痛哭啊,大声地哭,敞开地哭。你哪儿有毛病,我拍你后背,他拍他的后背,别人拍我的后背,互相拍,互相打,在地下摔,在地下打,严新一收功,就全正常了,谁在弄?鬼在弄的。不断肉的人,将来堕入鬼道。你修吧,你修得再好就是鬼道。严新他是不断肉修得最好的,他不贪财,不贪色,给人发功治病,别人给他送去钱,他不要。天津有人给他送六万块钱,他没有要。严新非常了不起的。但是就是因为过去世吃肉,所以,这一世,他是鬼王投胎做人了,但是不好淫欲,他跟他老婆离婚了,他经常不跟老婆在一起的。李洪志呢是魔王,不断男女之欲的,修行就是让你们断欲去爱的,你不能断欲去爱,你学得什么佛啊?
你学佛可能已经好几年了,不能受益的原因在哪里啊?第一个,就是说杀盗淫妄,你不能断。这个淫指的是邪淫。杀、盗、淫、妄对初学佛的人是这么讲的。第一个要断杀生的,不能吃肉,吃三净肉,那是暂时的可以,好像我抽烟一天要抽两包烟,我的肺都快抽烂了,大夫跟我说:“老杨,你把烟戒掉,我给你打打针,就能好。”你叫我戒烟,我怎么戒?我一天抽两盒烟,我很难戒的,那大夫说:“那这样吧,我给你打打针,吃吃药,你一天抽一盒烟。你忍一忍,原来十分钟抽一支烟,现在变成二十分钟抽一支烟,你忍一忍。你肯定会好。”那我就听大夫的话,我忍一忍,原来每隔十分钟抽一支烟,现在变成二十分钟抽一支烟,等隔了一段时间,我咳嗽啊,痰啊,就少了,好多了,我再找大夫, “大夫,我好多了。”大夫又跟你说:“你现在能一天只抽一包烟了。好了,我告诉你啊,你二十分钟变成四十分钟抽一支烟。再让你减。”等你听了大夫的话,最后到一天只抽三支烟的时候,最后这三支烟还抽它干什么?一天就抽一支烟了,最后连一支烟也不抽了,一支烟也不抽了,这是方便法门。我们现在有些人,嘴里说:“我是吃三净肉的啊,吃点三净肉啊。”哪是净啊?所有动物的肉,我们都不能吃。
为什么不能吃?你为什么会得病?咱们电视上看过演生小孩的,所有生小孩的妇女都是痛苦的,所有的都是痛苦的,又喊又叫,大汗淋漓啊,甚至连命都搭上。所有的动物都生小孩,你看电视里,所有的动物都生小孩,我们都看得到,生孩子,大到大象、老虎、狮子、到小猴子,狗、猫都生孩子,哪个母亲痛苦了?没有啊?为什么我们人痛苦了?因为牛、马、羊都是食草的,猪是杂食的,牛、马、羊,它的牙齿是平的,和我们人是一样的,平的牙齿是吃草的。吃肉动物的牙齿,虎、狼、狮子、猫、狗,你看它的牙齿,电视里,看它们的牙像钢爪一样,一下子就把肉撕看,它本来生下来就是吃肉的,所以,它生小孩也不痛苦。肉就是他们的饭。可是牛、马、羊,食草的动物,能吃肉吗?能吃吗?英国的科学家把不能卖钱的肉粉碎,烘干,掺在牛饲料里,牛一吃,得什么病啊?疯牛病。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食草动物不能吃肉。那么我们人也是食草动物。为什么说人是食草动物?我们吃得蔬菜,那两个字儿怎么写得?不是草字头吗?草本植物它的纤维细,人嚼着觉得舒服,我们把它叫做蔬菜。但是告诉你这是草。你要认为吃蔬菜没有营养,吃肉才有营养,那我问你,那个牛啊,那个马啊,长得那么壮,它吃什么长得那么壮?它不是吃的草吗?你看那个大象吃什么的?大象不也是吃草吗?连老虎、狮子,十几只老虎狮子都不敢上它跟前来。食草动物啊,这个东西,你想一想,悟道,悟道,你想一想,你把这个又脏又臭的尸体当成美味。我说这个不是说假话呀。
美味,香蕉,苹果,桔子,各种水果才是。你去买水果,你一进水果店,你闻到的是一股清香的味道,那是美味。你买肉、买鱼、买虾,你一进那个店,哎呀,你闻闻,那是一股什么样的味道?你还当成美味。你的美味,是不是美味?是美味?你把那个鸡呀,鸭呀血淋淋的东西拿回家,洗洗干净,洗洗干净也不能吃啊,葱啊,姜啊,蒜啊,切丝,切片,葱姜蒜,料酒,甚至辣椒,甚至孜然,五香粉,最后酱油,变变颜色,因为尸体啊,它不好看,变变颜色,变成红点儿,好看,色香味,味儿太臭啊,怎么办?再加点味精,你骗自己,把它当成美味吃下去,你不得病,谁不得病?你去实践,我现在这么给你们讲,我以前喜欢吃羊肉,吃羊腿,一只羊腿啊,一只羊腿一顿,那时候九毛钱一斤猪肉,我一个人一顿吃五块钱呢,多少?知道吗?一瓶子酒,一个小盏儿倒酒喝,盛一盘儿,吃完了,又叫我爱人去再盛一盘儿,再盛一盘儿,又吃完了,再盛一盘儿,又吃完了,再盛一盘儿,盛了两盘儿,说没了,没了啊,哟,五块钱都吃完了,我就这么能吃肉啊。佛教里说戒,都是我最爱的,包括葱蒜韭菜,我都戒了,我现在告诉你,我现在什么病都没有。
我今天在这儿有个座位坐着,我在深圳讲话,因为在素食店,很大的店,都是一样高的椅子,因为后面的人都想看我,他们都站着,那么多人站着,于是,我说,我站起来,你们都坐下。我一站就是十一个,十二个小时,中午吃饭的时候,能坐半个小时,我没事儿,我也没得病啊。为什么你们吃肉的人,吃营养的人反而进医院呢?你不相信么?你不相信试一试。试一试没有什么问题,没人找你要钱啊,我现在说,我讲完话,每人给我二百块钱啊,试一试啊。你说我试试,完了我拿了你的二百块钱跑了,是不是?骗人了。没人找你要钱啊,你去试一试。
我说试一试,怎么试呢?接受佛的教育,你过去吃过猪、马、牛、羊的肉,那是有罪的,你要忏悔,知错,你假装的不行。你在你家的佛像前,庙里的佛像也行,一样,家里,庙里是一样的,你说:“我以前不懂,我吃了肉,我错了,我现在想试一试,佛法到底灵不灵?我呢,不吃肉了,从今以后不吃肉了,我还要对我以前吃过的那些动物,我还要为它们念《地藏菩萨本愿经》。”你照我说的试一试,我建议你跪下来念,不是坐着念。我作个比喻,坐着念一部经,功德有多大呢?相当于二十万人民币,如果你跪在那儿念经,相当于二十万一比十的美金。现在全国看过我书的人都在跪着念这部经,过去磕一个头都不能磕的人,现在一天磕一百零八个头了。腿上所有的毛病都磕好了。因为他懂得了不杀生,不吃肉的道理了,越磕越欢喜,越磕越欢喜,结果,一身的病都好了。我们已经让许多,包括你们这儿无锡的,南京的,上海的,许多绝症病人,现在都恢复健康,没有病了,真是不可思议。得病呢,你不知道怎么来的,来无影。好病呢,你心一转,去无踪。来无影去无踪,就是这么妙。
讲于无锡市惠山寺
二○一○年五月十九日
第四集
修行是自己的事儿,不能心向外求,你心向外求,你永远见不到佛。佛在哪里呢?佛就是自己的自性。所以,让你心要向内求,别向外求。你认为这个人是魔,那个人是鬼,那个人不好,那个人不好,肯定你有问题。我看你也不好,他也不好,他也不好……说明我的烦恼不断哪,我很烦恼。假如这个手,有这么多烦恼,我现在我有烦恼,我找那个大佛像,一百米高的大佛像,我跪那儿,求佛保佑我,让我没有烦恼,让大家都表扬我,都夸我,别再骂我了,起作用吗?不起作用的。《金刚经》里佛怎么说的?“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佛说,你如果把这个佛像当作是佛,以音声求它,求它保佑你,这个人哪,走在邪道上了,永远也见不到佛,佛让你们修自性,修自己,我原来骂人,我恨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他们,我骂他们,我烦恼无尽。现在我想我自己,只认自己错,莫认他人非,你想想,印光大师是不是这样教我们的?只认自己错。要想为什么这么多人骂我?一定我哪儿做得不对,要不然,你们为什么骂我呢?我自己找自己的毛病,一定是自己脾气不好,哪儿有缺点,所以,人家都不喜欢我。那以后我就再也不骂人了,再也不发脾气了,我还要见着人向你们认错:“哎哟,对不起,我以前不懂道理,我骂你们,伤害你们,以后我再也不骂你们了。”你如果懂得了这个道理,本来你是烦恼,现在像这个手似的,懂得这个了,把它翻转过来了,手一转,手心变成手背了,手背手心都是手啊,是一个手啊,烦恼变成菩提了,这个就是觉悟,认自己的错就是觉悟,光挑别人的毛病就是烦恼,烦恼即菩提,这个话是指这个说的,不是教你背:烦恼即菩提,烦恼即菩提。
我过去不孝敬父母,不孝敬公婆,我现在懂得了。懂得什么了?懂得了佛说的道理,《佛说四十二章经》里,佛讲:“恶人谤贤,犹如仰天自唾,唾不至天,还堕己身,犹如逆风扬尘,尘不至彼,还坌己身。”佛说,恶人,坏人,骂人的人,我骂你,你不要恨我,不要理我,为什么不要恨我,不要理我呢?你如果不恨我,不理我,你应该怎么想呢?你要怎么想呢?肯定我得罪你,要不然,你为什么骂我呢?你骂我是帮我消业的。你这么想你就不生我的气了。那你不生我的气会发生什么情况呢?恶人,骂人的人犹如仰天自唾,比如说今天下雨真讨厌,今天我要听法去呢,怎么下起雨来了?“噗”,一口痰就上去了。天呢不理我,这口痰就落到我自己身上了,这个道理你可听懂了啊,这是佛说的,咱们不是信佛么?信这个觉悟的人吗?觉悟的人他是这样告诉我们的。你不理他,你不恨他,反而谁骂你伤害的是他自己,而且他还帮你呢,是成就你的。你要不恨他,就是成就你的。好像那个歌利王,把忍辱仙人的胳膊、腿都砍断了,忍辱仙人也不恨他,结果仙人的四肢立即恢复原状。真的是这样的。我们没有让人腿恢复原状,可是好多人的癌症、绝症,说好就好了,说明佛讲的道理是对的。害人的人,犹如逆风扬尘,我想害你,我等于是什么呢?逆着风扬尘,风吹我了,我很讨厌这个风,风吹我干什么?我生气了,我抓一把土向风投过去:“你吹我干什么?”扬到谁身上去了?扬到自己身上去了。这个道理是佛说的。
大家不是信佛吗?信佛就照着佛说的去做。你肯不肯试一试啊?我不知道你肯不肯试一试。你肯试,知道这个是佛说的道理,那就非常好。比如当你的婆婆骂你,你的儿媳妇骂你,你的邻居骂你,你的同事骂你,如果你没有学佛,在过去,你骂我,我骂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若犯我,我绝不饶你,我必犯人,现在我明白佛说的道理了,倒过来做人,“从他谤,任他非,把火烧天徒自疲。”这个永嘉大师讲的。谁骂你,随便他骂,谁诽谤你,随他诽谤,“任他谤,任他诽,把火烧天徒自疲。”这个人等于拿个火把想把天烧个窟窿一样,他白费力。疲呀,疲劳的疲,徒自疲,白费力气。 “我闻恰如饮甘露。”我听到别人骂我,说我坏话,侮辱我的时候,我像喝甘露水一样那么甜,因为我知道这个人是帮我消业的,哎哟,太感谢他了。他骂啊,哎哟,这唱着哪国歌啊?真好听啊!哎哟,谢谢,谢谢!婆婆在骂我,儿媳妇在骂我的时候,我说:“妈,您喝杯水,喝完水再骂。喝完水再骂。” 你试一试,我说这话,咱不是说笑话啊。讲得是真的,你试一试,看看你身上会发生什么事。我们现代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一切都是我见,佛教里说的我见,以我的见解为中心。我在这里讲话,有的人赞扬我,有的人在心里骂:“ 这小子,净胡说八道 。”
我在深圳讲话,一个出家的师傅,跳出来,指着我的鼻子说话,一百多人啊,就在深圳,大和尚,个子高高的,挺年轻,提着一大兜子钱,指着我的鼻子,说:“你懂得佛法吗? ” “我讲《四种清净明诲》。” “你懂得佛法吗?你知道吗?我们和尚可以打人的?” 我没说话,他在那儿站着,我没说话。他说,和尚可以打人的。我摇了摇头,我意思我不懂。 “你不懂你就好好学,你写这本书 ,有谁喜欢看?” 刚说完话, 满屋子人全都站起来,一直把他轰出去了,我说:“大家坐、坐、坐,咱们接着讲,接着讲。” 大家听到我接着讲,就都给我鼓掌。最后才知道他是到香港讲法去了,他讲完法收了一大兜子钱,听说我在深圳讲话,他就想来这儿,我讲完话,请他:“师父,您来讲一讲。” 讲完了,给他红包呢,他好再收钱,他就是想做这个。我说这意思呢,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你认为我好,他认为我有问题。这个大家各有各的知见。我劝大家,有病的人,每个人都有病,你挨个找我看病,无非所有的病都是贪、嗔、痴、慢,佛教里说的,贪、嗔、痴、慢,疑,贪、嗔、痴从这儿来的。修的方法呢就是戒定慧,你能不能照着做?你能照着这个道理做。我刚才说这个话是《四十二章经》里佛讲的,《永嘉大师证道歌》里讲的:“从他谤,任他非,把火烧天徒自疲,我闻恰如饮甘露,销融顿入不思议。”你怎么骂我,侮辱我,我心里特别高兴,因为我知道你是帮我消业的。一定是这样的,你不要不相信,一定是这样的。
你不相信就去试验。你就等着,你儿媳妇骂你,你婆婆骂你,或者邻居骂你,谁骂你时候,你都跟人笑笑说:“哎呦,谢谢啊,你是帮我消业 。” 你按我说的试一试看。假如你有病,你有癌症,或者哪儿长瘤,哪儿有什么炎症,你按照我说的试试看啊。我说的啊,不要再吃肉了啊。吃肉就达不到这个效果。不要再吃肉了,按我说的,你这么去做。你都不知道哪年你的病好了你都不知道。
我白天讲了一天的话,人家就接受了,第二天就给我打电话。有一个听我讲的女的,天津警卫司令部一个参谋的爱人,回家洗澡去了,她每一次洗澡擦身子时候,她的右边小肚子上和右边的腿边,有个瘤子,像枣那么大,不疼也不痒,也不能做手术。一做手术伤身,瘤子长在肚皮里,里面一半外边一半。结果那天洗澡去了,擦身时候,发现怎么瘤子没有了?再一看,瘤子真的没了,她给我在他家讲话的那个居士打电话,说果卿老师太厉害了,什么时候把我肚子上和大腿上的瘤子拿走了?我都不知道,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谁的作用呢?她自己的心的作用。我讲着我的故事,你想着你自己,像我刚才那样在上面讲着,你在下面打着你自己的小算盘。什么小算盘?谁恨你?你恨谁?你跟谁有不好的关系?你以后就向他认错,向他道歉 甚至给他跪下来念经,你按我说的去试试。倒过来做人,人一倒过来,一切就变了。
我们大家现在都太刚强了,只想着我要胜利。我骂人骂得人家狗血喷头,让人家抬不起头来。我就高兴了,结果呢,我自己得一场大病。因为你恶口,你伤害了人。你现在倒过来做,别人骂你时候,你欣然接受,高高兴兴接受。甚至你还跪下来给他念经。希望他好起来。
如果你跟哪一个人,三天或者三年或者几年都不说话了。那我劝你,原来你认为他不好,你现在倒过来想,你在佛前,你跪下来给你这个三年不说话的人认错,在佛前认错,说:“过去,我埋怨你,现在我觉得我自己也有许多不对的地方,我现在愿意为你念《地藏菩萨本愿经》三部还是七部。希望你身体健康长寿,早日学佛,将来往生极乐世界。”这样的话你说完,你跪下来念,你念念试一试,也许你这几部经念过之后,也许有一天你在马路上走有人喊你,你一回头,就是你几年不说话的那个人,他在路上给你打招呼。到那个时候,你当面再说一声:“对不起,以前我做错了,对不起。”
《地藏经》是一部不可思议的经典,没有办法,无以言说。没有办法说出来,“吾法念无念念”,佛法没有什么念头,念无念念,行无行行。不需要怎么个的修行方法。“言无言言”,我的法没有办法说的,“言语道断心行处灭 ,” “念无念念,修无修修。”没有修, 修什么啊 ?不需要修。我刚才讲:我过去骂人,现在不骂人了,骂人是烦恼,不骂人就是菩提。我过去不孝敬父母,不孝敬公婆。我现在知错了,反过来做了,变成孝敬父母,孝敬公婆了。有什么念呢?没有念,也没有行,也没有修啊,也不需要修啊,不是要念什么咒的,不需要的,“吾法念无念念”,“行无行行”,“言无言言”,没有什么话可讲啊。我知错了,我改过来就是了,
学佛就是这么简单,能不能改?能改就是学佛。不能改念什么咒都没有用。念什么佛都不起作用,陈良宇,知道是谁吗?原来上海市委书记,现在上哪里去了?他天天喊“共产党万岁”,他天天给人家讲要大公无私。因为他是书记,他给别人上党课,他怎么跑到地狱里了呢?因为他自己不守共产党的规矩。我们学佛就是学觉悟的人,就是我刚才说的,“学觉悟。”我们作为在家人,错了,就赶快回头,不然“苦海无边,回头无岸!” 你家里的烦恼太多了,你想回头都找不到岸。你如果明白了佛说的这个道理,就是让你自心转变啊,不需要向外找的。如果我邀请一个活佛来了,让他给我摩摩顶。给你摩摩顶?你想想他摩顶有用吗?他要是能摩顶,那释迦牟尼佛,你看《地藏经》里面说,一伸手无边无量菩萨都摩到顶,释迦牟尼佛悲心无边,早给你摩顶了。还有观世音菩萨千手千眼,无量的手无量的眼早就给我们摩顶了。需要他给我们摩顶啊?你能给人摩顶,给人赐福。你为什么不到汶川地震那边给那老百姓赐福呢?那边死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人有灾难。你见到一个所谓的活佛跑那儿去给人摩顶去了吗?佛菩萨都是大慈大悲的,明明该去救最苦的人去的,你怎么竟跑去那上海啊深圳那些发了财的地方,去给那些什么大老板啊、大企业家去摩顶,给他们摩顶,住在人家家里。你是什么慈悲呢?我没修好啊,我说这话老发脾气。
我说啊,我们修行人一定要明理,绝对不可以迷信的。释迦牟尼佛他不迷信。我问你们,我们学佛学的是谁?释迦牟尼!你是学的我吗?当然不是,那我到这儿来干什么来了?传法?我要是来传法的,那我传的是不是释迦牟尼的法啊?我问你,如果我说:“吃点肉没关系,这些众生都不会念佛,我给那个肉念念佛,它感谢我还来不及呢!”我传的是法吗?是邪法!我说大蒜能吃,因为大蒜可以治病。释迦牟尼他那时候不知道大蒜能治病吗?“大蒜可以治病的,居士们,你们可以吃大蒜的。” 我传的是佛法吗?是邪法!你不懂,他一张嘴,你就跟着他走,结果掉到坑里去了。你不能得益。什么原因呢?就是你不看经典,不听佛的话,就相信这些人的话。你也在做好事,你也在建庙,你也在供养。做了不少好事。但是你又在吃葱姜蒜吃肉甚至找女人,胡作非为,你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恶各有报!你建庙,你印经,你做过好事,帮助穷人,你将来就发财,你胡作非为一定下地狱!佛经上说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互相不能抵消的,不可以抵消的。所以我们学佛人要懂得这个,怎么样才是修行,如其不然你白修,你修得再好也没用。我讲得太激动了。因为你们可能不清楚,我见得太多了。当我面忏悔的人太多了,包括我们这里。我们许多女孩不懂佛法——信佛,磕头,结果呢,还胡作非为,因为她不懂。我在承德,那个和尚住在人家居士家里,叫女居士给他洗脚,一看今天来个年轻的女居士,就又叫年轻的给洗,叫我碰到了,我在讲《四种清净明诲》,结果他坐不住了,跑了,也可能是假和尚,冒牌的和尚,所以,《四种清净明诲》才是我们每个学佛人应该时时刻刻奉行的佛的教诲。一定要懂。你不懂你就白学了一趟佛。
《楞严经》有机会一定要看看,看看宣化上人讲的。
讲于无锡市惠山寺
二○一○年五月十九日
感恩诸佛菩萨善神护法加持护持!
感恩果卿居士!
感恩整理文字的大德居士!
本文字的视频:http://www.tudou.com/playlist/id/8609952/
大家看了以后,如果发现错别字,请留言,我会马上改正的。
请广为转发,法布施,功德无量!
为了你的电脑安全,请只打开来源可靠的网址。
打开网址取消
此链接转自手机浏览器,可能无法打开。
打开网址取消

源自http://mdx6665.blog.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