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箐寓汇项目信息:寒风萧杀 诗绪如春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0/23 01:08:29
   初冬是清冷的。初冬也是美丽的——一种冷艳的美丽!

    我爱初冬,源于小学的一篇课文《初冬的早晨》。在瑟瑟的冷风里学习这篇课文,凄清而又令人向往。

    在几十年的初冬的体验中,难忘皑皑如雪的晨霜厚厚的铺满大地,踩着滋滋作响的路面,空旷的水面上结成了厚厚的冰,手被冻得红红的、僵僵的。同学们这个,那个,满世界寻找薄薄的石片,向冻得红红的手哈哈热气,侧着身子将石片向冰上飘去。于是,着冰点马上绽出一个白色的,荡漾着水珠的“射线状”图案,石片带着细微的金属声“唰唰”的飘向远方......

    更难忘在“黑凌”肆虐的时候,我们、他们、她们,在初冬的晨雾里,敲下一块厚厚的冰,用一节中空的麦秆,在冰的一角,在冰面的任何一个地方,让口中的热气,将冰面吹出一个小小的孔来,用细细的藤蔓穿起来,用冻得又红又僵的手指,开心的敲得“当当响”,袅袅炊烟中,濛濛晨雾里洒满了欢歌笑语......

       如今的冬天大不如先前了——正如鲁迅先生笔下的“九斤老太”,“九斤”逐渐变成了“七斤”、“六斤”......一代不如一代——没有了厚厚的积雪,没有了像雪一样铺满大地的白霜,更没有了飘石片、当钟敲的冰凌!多年的暖冬,竟让人无法真正体验到“真正的冬天”!

        但是,我仍然喜欢初冬。

    初冬的天是灰暗的,濛濛的薄雾像轻纱一般,在阴冷的空气中,大地不管在什么时段,都显得十分慵懒而睡意朦胧。山林十分静默,浓浓的深黛色的,淡淡的浅黛色的......点缀着依稀的红叶,觅食的山鸡、斑鸠,从这边山坳,扑拉着翅膀飞向那边的山坳。

    在远离文明的大山里,人们还是用着几近原始的方式生产和生活。远远的山坡上,人们“梳理”了那些枯枝败叶、残藤腐蔓,这一堆,那一堆,烧着“火灰”——据说这种方法烧过的山坡,种的粮食更高产,用火烧过的“灰烬”做肥料,胜过任何化学肥料。于是,在薄薄的轻纱帐里,这里,那里,“烽烟”袅袅,星星火光。

    我喜欢初冬。

    我喜欢初冬的银杏黄得透明的叶片,喜欢她那微风拂过“劈头盖脸”的飘下的“碎金”;

    我喜欢初冬的“慵懒”和“妩媚”,喜欢初冬的“深邃”和“朦胧”;

    我喜欢初冬那种“万山黛染”和“深红淡绿”的点缀。

    我更喜欢儿时的初冬的令人神往的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