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龟脖子肿了怎么办:无人为“官谎”脸红 刘洪波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02/22 09:21:33

无人为“官谎”脸红 刘洪波


  早听说过一个笑话:在县里的大会上,主官兴奋地报告“特大喜讯”:“贫困县的牌子,我们扛回来了”。现在,笑话有一个现实的例证,就是湖南新邵县“热烈祝贺”自己“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

  网上有电子屏显示上述祝辞的照片,署名为中共新邵县委、新邵人民政府。有网友说,这个热烈祝贺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是不能同意的。“越穷越光荣”,固然不是道理,但我们也不能说穷就是一件可耻的事情。贫富是财富之别,荣耻是道德之别,财富状况与道德状况不能打混。

  但争戴穷帽子,争到了就是“特大喜讯”,不能不说是丑态百出。一个地方,穷就是穷,不穷就是不穷,“必也正乎名”,实事求是就好。穷名成了争夺对象,这就是丑态。争到还要公告“特大喜讯”,更是令人无语。


  这里面有政策原因,那就是贫困帽子下面的优惠政策和经济收益。利益所在,人所趋之,行为逻辑上不可谓反常。但从道德逻辑来说,唯利是图,“笑贫不笑娼”,只要有利,甘于倚门乞讨,不可以说是正当。官方行为,属于政治范畴。一个地方,以官方之力,争穷名,庆祝争到了穷名,就是以政治之力去混淆美丑,属于政治上的颠倒伦常标准。

  这种政治伦常的颠倒,需要有一点逻辑分析能力,才能了明。而公然的撒谎,是黄口小儿都能认知其非的。但新邵县也不以为然。其县委宣传部负责人说,那个“热烈祝贺”的电子屏标语,“并非新邵县委办公室和宣传部授意刊登,且双方事先均对此并不知情”。

  电子屏标语落款为“中共新邵县委、新邵人民政府宣”。管理电子屏这个“宣传阵地”的是哪个机构,县委、县政府的宣传标语难道是临时工在发布?县委办公室和宣传部知情不知情,可以存疑,问题在于必然存在动用县委县政府名头去发布标语的程序,是县委办公室、县委宣传部,还是别的什么部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标语是有人盗用县委县政府的名义,还是确属县委县政府确认的标语。


  最近,广西镉污染事件极为引人关注,“柳江保卫战”悲壮激烈,不知产生了多少斩钉截铁的豪言壮语,不知产生了多少破绽百出的安全信息。豪言壮语都达到了“运用全世界力量也要水质达标”的水平,但电视上我们看到了仍然是居民“用水很放心”的报道。可是,刚看完了居民放心的电视,转头又是市民在市场上抢水的新闻。总而言之,事情就是“说不紧急又紧急,说不紧急又紧急;说严峻又不严峻,说不严峻又严峻”的样子,让人面对此事连个正确的表情都难得作出。

  这些信息里面,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什么是诚恳的告知,什么是虚假的告慰?真话与谎言,在我们这个社会是不是已经没有区分的必要了呢,否则为何东一句西一句、自相矛盾的话语连翩而出,根本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不自在?撒谎的最高境界,不是撒谎不脸红,而是撒谎而不觉得是在撒谎,是撒谎而不感到有道德上的异样,甚至将撒谎视为一种道德必要,就像按照传统习惯对一个癌症患者隐瞒病情那样,感到撒谎也崇高。

  广西的镉污染有多严重?最初,我们知道龙江河镉超标3倍,而且“水质正在好转”。后来,我们知道污染源已经截断,但污染团流到柳州,镉超标是5倍,以后变成了8倍。问题在得到解决,官方有信心确保安全,而污染读数则在上升。但后来,我们又知道,起初龙江河的镉超标是80倍,半个月过去了,已降至超标25倍。

  真是令人吐血!对一个能将污染超标80倍说成超标3倍的政府,你怎样相信80倍就是真实的呢?是谁决定了撒谎,谁将对撒谎承担责任?在超标80倍被缩减为超标3倍发布时,决策者有着道德困境还是利益挣扎?


  这就是人们经常要面对的场景。官方在要求诚信,在宣讲道德,然而,撒谎不脸红、不眨眼,而且无压力、无后果。这个时代,官谎实在是揪不胜揪。个别揪住了的,打个哈哈就好,“应对得体”甚至还要重用。谎言是如此好用,就不难理解欺骗在一些地方成为最顺手的政治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