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鹦鹉鱼的鱼缸造景:吴英迷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09/18 14:48:56

吴英迷雾:从商业奇才到“死刑犯”之路

周斌 林铭铭

核心提示:记者调查过程中,吴永正十分坚定地把矛头对准了浙江东阳的另外一个豪门——控制着上市公司浙江广夏的楼忠福家族。

从一个技校辍学生,到美容店学徒,然后成为老板,再将其商业触角延伸到KTV和酒店领域,其资产也从无到接近3000万,吴英堪称商业奇才,不得不承认她是有着商业天分的,这一点,在她入狱之后,还能对自己旗下的所有资产如数家珍,完全靠记忆就能记得一清二楚,普通人基本上很难做到。

不过,随后而来的商业版图扩张,却让这个20多岁的女商人,开始陷入了欲罢不能的境地,吴英一夜暴富创造了“本色神话”:20064月,“本色集团”在东阳横空出世,商贸、洗业、广告、酒店、电脑网络、装饰材料、婚庆服务、物流……还出现了“本色一条街”。吴英以36亿元身价登上胡润女富豪榜第6名,被称为内地最年轻的女富豪。

想用3000万的资产,撬动数亿的生意,在银行融资不太可能的情况下,民间借贷成为她不二之选。

吴英倒下的原因很复杂,一方面是摊子太大导致资金周转不灵,无法偿债,而其中出现的绑架案以及随后地方政府的封杀,更是直接促成了其商业版图的坍塌。正如吴英父亲吴永正说的那样:“那些酒店、网吧、店面都是刚刚投钱下去,然后政府就把本色集团封了,然后说她经营亏损。这当然是亏损了,门面还来不及开张就没法做生意,能不亏损吗?”

如果我们换个视角,假如吴英的本色集团当时没有被查封,她能否把她的商业理想坚持并且发扬光大下去呢?这当然只是一个猜测,但是并不排除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本色不会因此倒下。

然而事实却容不得假设,最后的结果是吴英当啷入狱、本色倒塌。

这其中尤为值得关注的焦点,是吴英入狱后,其财产的去向,我们调查发现,吴英的本色集团,旗下的资产不少并不是通过法律途径进行拍卖,吴英的父亲拿出了很多证据来证明这一点。

所以,吴永正的怀疑并不是没有道理:吴英倒下去,那些人才有机会瓜分她的财产。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吴永正十分坚定地把矛头对准了浙江东阳的另外一个豪门——控制着上市公司浙江广夏的楼忠福家族。

吴永正指控楼忠福家族参与了对吴英资产的瓜分,并且由此怀疑吴英的入狱与楼忠福家族有直接的关系。他亲口表示,吴英的本色集团旗下的本色酒店,在拍卖时,被楼忠福的弟弟楼忠华以450万的价格拿下,转手以780万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姓沈的老板。

这把故事引入了另外一个场景,犹如一场豪门恩怨的争斗,然而,事实的真相如何,可能只有等吴英本人开口才能得知。

20091218,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吴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

201147,吴英案终于在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迎来了二审,这距一审判决已过去了两年。但是迄今为止,二审判决结果仍未出来。

时至今日,吴英的生死仍然是一个未知数,她的生死所引发的争议也始终没有平息过,到底她是一个非法集资的诈骗犯?还是一个被误解和超越了法律边界的商业奇才,只是因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而遭致今日的下场?这一切,只有在全部的真相和细节还原之后,才能进行判断,也唯有如此,才能印证人心,释平怀疑。

1981年,歌山镇塘下村还是个偏僻的小村庄,那年5月,吴永正家第一个孩子出生了,取名吴英。

2011年,吴英已经30岁,早就离开了歌山镇塘下村,却搬进了金华公安局的37号监室。

30年沉浮,吴英当过学徒,登过胡润“女富豪榜”;开过顶级的酒店,却又蹲四年的牢房;曾经风光无限,如今却面临刑罚裁决。

罪与非罪,这是一个未知的结果。但结果的树早在年轮里刻下自己的故事。

商业奇才吴英

吴永正家里有四个女儿,吴英是老大。

初中毕业后,吴永正安排到她到自己的堂妹那里(吴少珍医学美容院)学女子美容,这也是当时东阳第一家女子美容。

一年后,吴英告诉吴永正,自己还想上学。吴永正只好通过关系把吴英送到东阳技校学三年财会,还为吴英买了蓝印户口,希望她能够享受城市户口待遇。可在吴英还有半年就要毕业时,却有人告诉吴永正,你女儿不读了。

退学的吴英是想去经商,那年她19岁,退学的事并没与父母商量。

“要是跟我说我肯定不同意,知道后差点从湖北丹江口赶回老家给吴英一巴掌。”吴永正对记者表示,“后来很多事,她也是自己决定,没有跟我商量,很多我也是后来出事才知道的。”

19岁的吴英到过金华、湖北荆门,心里只想着做生意。她的同学们都出去做生意了,有人还赚了钱,这对吴英是个不小的刺激。

不过退学后的吴英最终还是回到姑姑的店里继续学美容的手法手艺,并在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认识很多有身份的顾客,包括公安、财政、工商、税务等方面的人源,为日后的版图扩张打下基础。

2001年,吴英和周红波结婚并开起了自己的美容店——一生美美容中心。

“这间美容店大概十来个员工,店面不大,大概两百多平方。”吴永正跟记者比划着,“这家店只开了一年左右,保守估计吴英大概挣了四五十万。”

2002年,由于房东要求租金从每年五六万涨到1112万一年,翻了一番。所以吴英盘掉原来的美容店,在周红波家所在的西街,新开了“贵族美容美体沙龙”。

“贵族美容美体沙龙”投资了近200万元,店面一千平方米左右,主要产品是羊胎素,顾客一个疗程的费用约12万。

这项业务因投入资金大,开设美容店并不多,而吴英却靠暴利的羊胎素首先富了起来。她原计划是每个月利润要达到50万,而吴父表示实际上利润超过了该数字。

“贵族美容美体沙龙” 生意持续红火了一年多,后来吴英的妹妹吴玲从河北石家庄新华医学院毕业,开始接手吴英的“贵族美容美体沙龙”,吴英转向管理工作,并开始慢慢着手经营其他产业。

20053月,吴英开始经营喜来登KTV,喜来登KTV也是开设在西街,共设包厢36个,吴英投资了500多万,其中转让费就花了345万,还雇佣固定员工30多人。

“她的想法也是比较独特。租过来先重新装潢,二层三层营业,四五层装潢,四五层装潢完,一起营业。”据吴父的说法,全部装修好之后已经把资金挣回来。吴英父亲估计吴英在KTV的净利润大概四五百万。

同时,吴英还经营了“东阳韩品服饰店”,投入了150万左右。

同年四月,吴英进军洗脚行业。她把2004年底租的十字街近2000平方米的营业场所进行为期四个月的装修,设备更新和员工培训,在当年46日“东阳千足堂休闲理发屋”开业。

“吴英本来是想把广州第一家足浴御足堂专业的人加盟到里面,由于东阳是小地方,洗脚师傅不愿意过来。吴英到广州每家洗脚堂去了解、考察,听说吴英脚都洗肿了,把好的技师挖过来。从广州带来20多个技师,还从四川学校带了20多个学生。”吴永正讲起吴英当年创业的不容易。

“这期间吴英都是用自有资金在运行,千足堂的装潢花了近六百万(不包括工资),另外还要支付技师的工资和学生的吃住问题,一个技师月工资大概五千多。”

在东阳开业的同年,吴英在七八月份又在义乌又开了千足堂,在义乌城中西路,装修和设备投入大概六百万,装潢两个月,在11月开业,日营业额有两万,利润大概一万,月利润30万左右。

另外还投入100多万开了“东阳千足堂”分店。

“‘义乌千足堂’连锁店有一百万是干姐徐玉兰投资的,这些店的投资装修过程我向俞亚素、周忠红周转过资金,于200510月初已经全部还清。”吴英在《上诉材料》中写道。

至此,吴英的产业已经涉及了美容、服饰、KTV、浴足等行业。

2005年底,吴英投入150万元从东阳销售公司购买了使两伊兰特轿车到租赁公司合伙经营,同年投入150万元租了通江路一万平方米的房子准备开办“本色概念酒店”。

本色版图即将铺开。

至此,吴英的前本色版图已经完成呈现,而吴英作为一个个体经营户,个人拥有马自达6,克莱斯勒限量版敞篷跑车、宝马X5越野车3辆共150万左右,加上此前投资“贵族美容媒体沙龙” 200万,喜来登KTV545万,千足堂1170万,韩品服饰150万,伊兰特100万,吴英个人资产已达2545万元。同时拥有固定员工180名。

本色版图

2006年,东阳的风传着一个女子的故事: 2亿元现金买下东阳世纪贸易城三层700多间铺面;一次性购入高档汽车20多辆;部门经理年薪50万到100万元、保安月薪2100元;她开出的洗车店和洗衣店都是免费的……

本色的版图似乎一夜间在东阳铺开了。

2006年初,诸暨信义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和湖北荆门信义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成立。

2006413,东阳市本色商贸有限公司成立,紧接着名噪一时的本色汽车美容店、布兰奇洗衣店均在在当年7月大张旗鼓开张了。

“我当时不知道他要回东阳开这么多的公司,如果知道我肯定是不同意的,”吴永正对记者表示,“不过吴英说考虑到东阳是自己的根,所以要回到东阳成立本色。”

吴英在通江路投入近150万租了一万平方米准备建“本色概念酒店”,当时的思路是把每一个房间每一层都装修的不一样,利用东阳横店影视城的旅游资源实现体验消费,同时把概念酒店和商贸公司所在的通江路和中山路建成以连锁酒店样板店及其他服务为主的商业街,商贸城销售的是连锁酒店内的产品。

这样本色酒店消耗一部分商贸城的产品,同时通过零售出售一部分,通过“体验——消费”一条龙服务实现盈利,同时商贸城还有提供设计,可以外包装修。

“本色概念酒店,被拍卖后改名叫百特,有110多个房间,估计每天营业额三万多,在本色集团没成立之前,不包括固定资产,吴英应该已经挣了三千万左右。”吴英的父亲吴永正表示。

让东阳人眼前一亮的不单本色酒店,更是吴英之后的动作频频。

布兰奇干洗店推出前50名免费洗衣、洗车店推出免费洗车、加盟的凯盛家纺推出买床上用品送彩电等活动。在东阳在这个小地方,吴英明显成为出头鸟。作为一个生意人,这些看似亏本的生意后面的用意是什么?

布兰奇干洗店营业时就推出前50个是免费洗衣,吴永正对记者表示,“其实洗衣店总目的是为自己服务,对外营业是附带的。当时概念酒店已经开始营业,由于床单都是不同颜色,外面的洗衣店是不愿意接收的,加上原本义乌已经有一家林卫平加盟的宾馆,这些酒店的床单都是送到布兰奇洗衣店清洗。而且洗衣店开了几个月之后就开始收费,实现盈利。”

对于洗车免费的活动,吴永正表示也是很快就盈利,因为水是循环,成本很低,但是车的保养、美容、维修链条存在高利润空间,免费洗车同时就把客源带过来,洗车店的生意也慢慢好了,一个月后也开始收费。

最不可理解的是买床上用品送液晶电视。“吴英代理的是凯盛家纺的产品,凯盛的销售价是全国统一的,实际上吴英从厂家拿到的销售价的两成,也就是在市场上销售是一万块钱床上用品,进货价只要2000,每一万她可以赚八千,这是一。”

“第二她送的是彩电,彩电一部市面上大概是1万左右,吴英进货时,四川长虹厂家直供打六折, 也就是说凯盛家纺的跟厂里议价两折,买一笔挣八千,液晶彩电当时是一万多,打六折,来回每一万至少挣两千。”吴永正告诉记者,在看似亏本的生意后吴英都有自己的一套商业法则在进行,亏,那是在外人看来的。

由于销售量大,吴英旗下的凯盛家纺一个月的量超过京华整个地区一年的量,进账也水涨船高。

本色商贸有限公司开张后一切似乎顺风顺水,更大规模的扩张在8月份开始。

200681本色广告有限公司成立,14日本色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本色洗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本色电脑网络有限公司、本色装饰材料有限公司、本色婚庆有限公司五家公司同时成立。

9月份,东阳本色物流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本色的版图基本确立。

而这近十家公司全面铺开不到半年,东阳忽然刮起了本色风。

同年1010日,东阳市本色商贸有限公司变更为浙江本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同年118日公司便更为本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属本色酒店管理等8家公司被纳入集团旗下。

在本色集团大肆铺开的同时,吴英也点燃了人生的烟花,虽然炫目但也埋下坠落和灰飞烟灭的结果。

作为一个26岁的女子,半年间开设近十家公司,资金从何而来,以吴英的身份和固定资产来看,并不能从银行带到足够的资金。而吴英穿上了红舞鞋,便开始了不停地转动,开始向朋友借钱维持周转。

在吴英的上诉材料中,吴英表示自己向11名债权人共借款7.73亿元,还本付息3.89亿元,目前还有3.85亿元欠款。

这在资本活跃的江浙应该早就不算新闻,如果不是吴英借了那么多钱,如果不吴英被绑架,如果不是被传吴英卷款逃跑,如果不是吴英被捕。本色的寿命或许不止这么短,但是没有如果。

吴英的确欠下巨款,但吴英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通过其骗取,所借资金是传闻中的肆意挥霍还是实实在在投入到经营生产中,这些成为了罪与非罪的标尺。

转折点:绑架

直到多年后,吴英仍对那次绑架心有余悸。

在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的调查笔录中,“他们威胁我,说最好老实点,否则就把我沉到江底,宾馆全是他们的人,司机也被支开了等。”

这是一次怎样的绑架,在绑架里发生了什么事?这次绑架最后又是怎么收尾。

2006年,吴英的债权人杨志昂表示有一笔美元的生意要和吴英谈,并以合作伙伴为由辗转温州、杭州、马鞍山几个地方。

就在马鞍山的南湖宾馆绑架了吴英。

据北京东卫律师所的吴英调查笔记显示,参与这次绑架的有浙江阳光事务所律师律师杨志昂,杨志昂的哥哥杨卫陵,杨卫陵的老婆,义乌市政府工作人员;杨志昂的外甥高宇,有杨志昂嫂子的妹夫,另外还有三四个吴英不认识的人,(在之后吴英的上诉材料还提到领导两个人,朱丽雅和楼林盛)。

其中杨志昂是吴英的债权人,据吴英自己写的举报材料称,自己曾向杨志昂借款3130万元,已还款900万元,目前还欠款1095万元左右。

杨志昂,男,1973108日出生,身份证330725797310082333,汉族,大学文化程度,职业是律师,因吴英案早200721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三月被逮捕,2007年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杨志昂是义乌市阳光律师所的律师,作为律师他参与绑架,知法犯法,同时他也是第一个在义乌开地下钱庄的人,他的家人也有义乌政府方面有关系,嫂子是义乌市政府里面的人。”说到这,吴永正的情绪明显高亢了。

在此次绑架前后一共九天,吴英表示,自己被拿走的东西包括:3万多现金,价值50多万的伯爵手表一只,翡翠一致,本色公司公章、经营执照、税务登记证、货款正、银行卡共20多张,还有300多万的银行汇票一张,另外杨志昂还强迫吴英在多张空白A4纸签字,并让吴英抄写了一些委托书、收条的那个。

“绑架”她的那些人拿到有她签名的空白文件后并于20061228日,将她14处房产分别判给安徽省当涂县查湾乡钟山村的胡滋仁和刘贤富两人;2007118日,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又利用她强迫签署的空白文件为依据,以(2007)荆民三初字第44号强行缺席裁定,将她荆门房产3000多万元进行查封,涉案金额达2亿元之多。吴英也在上诉材料中指出.

另外通过强迫吴英授意,杨志昂等人从本色出纳周巧身上有拿了珠宝、本色购买东阳房产合同,发票、银行汇款凭证、车辆登记证、房产证、土地拍卖材料等。

“他们要求把东西带到东阳市政府门口,一般做贼心虚绑架了人为何还要把东西送到政府门口?”吴永正父亲相当激动,“所以这里面有很多利益关系,是有人故意要绑架吴英的。”

后来的事情更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绑架期间,绑架集团就警告吴英不要他报案,在杨志昂等人释放了吴英之后,吴英到东阳公安局报案,从当晚九点左右到公安局报案笔录,到第二天七点左右才结束。

但是之后公安局并没有立案,甚至没有给吴英不立案理由。

紧跟着在元月3号左右,本色集团前台收到一封信恐吓信,里面有两颗子弹,吴英把这两颗子弹上交公安局,但仍无回音。

但吴英没有想到这次绑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吴英表示,之后以杨志昂为首的绑架集团利用她签字的盖了公章的空白信笺伪造文件,制造了东阳和湖北荆门的几起恶意诉讼假案。

而她自己在200724日下午五时在北京首都机场候机庭被东阳公安的人强行扣押,当时他已经买好回杭州的机票准备登机,“东阳公安局的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执行异地拘留,也没说原因就被强行押回杭州,到杭州后是蒋玉翔和杜副局直接押往金华看守所”吴永正表示不解。

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三百一十四条:异地执行拘留,逮捕的,执行人员应当持《拘留证》《逮捕证》,办案协作函件和工作证与协作地县以上公安机关联系,写作地公安机关应当派员协助执行。

但在一无证件,二无当地公安机关的情况下吴英被捕了。

更蹊跷的是,吴英在金华看守所的入所立案记录所用名是“祝素贞”,住所是用“金华婺城区八咏路78路”,起诉的是诈骗5万元。

“全部都是用假名假地址,也给安了个罪名。”当记者问及这是为什么,吴父一脸迷茫,声音提高了八度,“你问我问什么,我也想问为什么!”

在绑架疑云未散之时,吴英自己锒铛入狱了。

飞了的资产

2007年,210晚上十点,东阳电视台发布了查封本色集团以其下属十几家公司的违规公告。

“我还记得,当天我们应该发工资的,后来都被遣散了。”有本色的员工表示。

同样消失的还有吴英的资产。

20081115,一则刊登在义乌商报的拍卖广告拉开了吴英资产处理的序幕。

拍卖的是位于浙江东阳市通江路一处酒店的经营权,而该酒店正是吴英所经营的原本色概念酒店,起拍价是500万元,酒店里部分物资近20万元,拍卖时间定在2008123日。

拍卖不知为何以流拍不了了之。吴英父亲吴永正事后得知此次拍卖也是由当地公安局主持的而非法院。

对于为何由东阳市公安局接手拍卖?东阳公安局曾对媒体作出回应,“当时我们处置吴英和本色集团资产时,吴英父亲以及吴英的律师在网上发了律师函,他们的意见是,案件未经法院判决不得定罪,既然不得定罪,那么就不能先行处置掉赃款。如果处置赃款,好像是我们主观上已经给吴英定罪了。”

公安称拍卖吴英的资产主要为维稳和保值。

不久后,吴永正听说该酒店最后以450万元的价格被浙江东阳的一个人拍得,之后又以780万元被转手卖与他们。

本色概念酒店虽然是吴英租来的,但她有经营权,并且花了5000万元进行装修,但最终东阳公安局以450万元拍卖该酒店,明显是贱卖。

至于为什么价格出入较大,东阳市公安局当时的解释是“当时正值金融风暴,酒店业本身不景气,很多人在观望。但是拍卖过程中,我们同样做到了公开、公平、公正,几次拍卖都是按程序走的,符合《拍卖法》的相关规定。”上述负责人同时表示,至于该酒店拍卖结束以后,酒店怎么流转、经营,他们无权干预。

吴英的父亲告诉记者,转手买入本色酒店的正是楼忠福的弟弟楼忠华。

楼忠福,集广厦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局主席;浙江广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中国建筑业协会理事;浙江省建筑协会副会长;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副会长;中国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顾问;东阳市人大常委副主任,浙江省突出贡献企业经营者等头衔于一身。

楼忠华是楼忠福的弟弟,“楼忠华从小秉性不好,老婆是东阳,我们这片区都知道,这次吴英资产是楼家人给贱价拍走的。其实绑架吴英也跟楼氏一家有关。”

吴英的父亲愤愤不平地对记者表示,“当初楼忠华过来收保护费,因为吴英的性子比较硬,不肯给,所以就得罪了楼氏人,以致后来的种种才会发生。”

当时拍卖吴英本色概念酒店的是东阳市公安局的张武,目前已被调离原来的工作岗位。吴英的父亲表示,现在接手本色酒店的是一个姓沈的老板,而他打听到他是从一个东阳手中以780万买过来,而该人士正是楼氏家族中的楼忠华。

而现在楼忠华也是以收保护费的形式在百特酒店获得分红。

有消息人士称,楼忠华的确在曾被公安机关逮捕,但不久后就释放了,可能是和吴英案有关。

“楼忠华是之前曾经被逮捕,不过后来用了3000万保释出来了,现在人已经不在东阳了”。吴父表示。

不翼而飞的还有吴英的名车和珠宝,合一部分现金金。

吴父告诉记者2006年、2007年两年间,吴英购置了大量汽车,大约要38辆,价值约有2000多万元,很多车买了都不到一年。但最后其中32辆被拍卖了,拍卖所得390多万元。“即便算上折旧费,也不会一年内缩水1700万元。拍卖现场不让我进去。现场有100多个警察守线。”

吴英在《上诉材料》中提到,她曾以375万元人民币购入法拉利跑车一辆,以做旗下婚庆公司的婚车之用,但据吴永正称,在资产处理过程中,这辆车下落不明。

同样下落不明的还有吴英的珠宝,当时这些珠宝价值七千万,现在估计有几个亿,但这批东西现在不翼而飞。

另外,《上诉材料》中提到,她曾以2100万元入股博大公司,获得55%的股份。这笔股份是如何处置分配的?这些问题至今没有答案。

博大新天地商品房买断销售权定金500万,希宝广场定金500万,查封本色集团财务是七十五万现金,强行拍卖的500万钱款,及被扣押随身携带的十几万现金全部不知去向。

评论员叶檀曾公开表示,“如果政府可以用公义的借口任意低估资产价值,市场经济得以安身立命的财产权将从根本上被摧毁。吴英的家人有理由对资产处置提出疑义,这是他们的权力。相关方面需要公布资产处置的明细帐以说服公众,而不是提出种种理由为自己开脱。吴英的资产比她的集资款要清晰得多,公布并不是难事。”

可是至今,吴英的资产还是一笔糊涂账。而吴英的罪与非罪也无定论。

20091218,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一审判处吴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

20101月,吴英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这是她不多的机会了。令人意外的是,吴英当庭认罪,首度认可东阳检察院对她判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而二审法庭未当庭作出宣判。

吴英之前在给她父亲的信件中说,“不要怕,爸,我会用法律武器赋予的权利好好保护自己,我会好好保护自己,你永远是我的好爸爸,不管结果如何怎样我都会保持好心态,做最积极努力,最坏的打算。”

罪与非罪,吴英正历生死劫。(21世纪网2011-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