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bi otowa简介:股民离婚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6/15 21:57:23

股民离婚

股市很热,我坐在电脑前,随着上下跳跃的数字,在不停的欣喜和失落着,朋友老冯打电话来,非要约我出来喝酒,于是我被从k线图中拉到小餐馆里,老冯已经坐在那等我了,一壶小烧酒,两碟小菜,我刚坐下,老冯告诉我,他离婚了,老冯显得很受伤,我嘴很笨,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语言,老冯是个老股,于是我们就用股市方言唠起家常琐事。 我:“怎么还离了呢,嫂子不是挺听你的话么,你在家里应该是高度控盘啊?“ 老冯:“我靠,谁知道她还偷摸的建了些老鼠仓啊。“ 我:“想开点吧,再本分的庄家也不能总炒一只股票啊,人啊,老对着一张脸,迟早都会烦,现在都在做短线,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老冯:“让我感到窝囊的是,她先出货了,和一个男的跑了!“ 我问道:“那孩子呢?“ 老冯都快要哭了:“在我这呢,我接盘呢。“ 我拍了拍老冯抖动的肩膀,拿了面巾纸给他。 老冯擦了一下眼睛,喝了一口白酒,不无愤恨的道:“妈的,这个女人心太狠了,我直到办完手续,才知道她有外遇了,她一直用公告忽悠我,说我们俩的婚姻里有泡沫,她要和我分开一段,时间很短,挤完泡沫更精彩,等我反应过来,我的头上已经深绿一片了。“ 我也啁了口酒,目光在他头上三尺处盘旋,缓缓的道:“也不要太较真了,现在离婚不算什么事情了,男人和女人频繁的接触,必然会导致成交量大,换手率高,男人摆阔,女人亮贱,一个眼神,都能放电。一来二去,眉目传情,再互相赠送一些秋天的菠菜,至于零距离的在一起“休息“那就是迟早的事了。“ 老冯又喝了一口酒,哽咽着打断了我:“可孩子太小,我算是套牢了。“ 我也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那没有办法了,只能炒长线了,二十年后,你儿子正年轻,成长性好,必然会被机构追捧,你的后半生就有依靠了!“ 听到这,老冯眼里有了点光彩,他补充道:“我那个送我帽子的前妻,必然因为年老色衰,胸部没有业绩支撑,而遭到遗弃甚至ST!“ 老冯越说越激动:“到那时,我将作为我儿子的控股母公司,必将大放异彩,连续涨停,可是,如果那个女人追涨,回来哀求我怎么办呢?“ 我冷冷的回答道:“思想有多远,就让她滚多远!“ 老冯顿时豪气干云,一饮而尽:“对,我要彻底把她逼空,巨量买单封住涨停,等我八十岁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