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豹摩托车多少钱一辆:子平真诠评注 十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1/30 18:35:52

原文:有从化取格者,要化出之物,得时乘令,四支局全。如丁壬化木,地支全亥卯未、寅卯辰,而又生于春月,方为大贵。否则,亥未之月亦是木地,次等之贵,如甲戌、丁卯、壬寅、甲辰,一品贵格命也。运喜所化之物,与所化之印绶,财伤亦可,不利官煞。
徐注:从化者,谓从之而化,与弃命相从之格不同。如甲己化土,乙庚化金,丙辛化水,戊癸化火五格是也。更要逢辰,盖五行遁干,逢辰则化神透出。如甲己化土,而甲己遁干至辰为戊辰;丁壬化木,而丁壬遁干至辰为甲辰。故云逢龙则化,以此故也。化气必须得地支之气,而尤要者为月时,倘月时不得气,则决不能化。如丁壬化木,必须生于寅卯两月,甲己化土,必须生于辰戌丑未月,所谓化出之物得时乘令是也。而局与方之全与不全,不甚重要,惟全则气纯耳。再者丁壬化木生于未月,得化甚难,盖未为丁火余气也;反之戊癸化火,生于戌未月,反可从化,以戌未皆火土,可克制原来之气质而为化神也。所化之物者,如甲己化土,喜戊己辰戌丑未;丁壬化木,喜甲乙寅卯之类。所化之印绶财伤,如甲己化土,印绶为丙丁巳午,财为壬癸亥子,伤为庚辛申酉之类。丁壬化木,则印绶为壬癸亥子,财为戊己辰戌丑未,伤为丙丁巳午之类。并非日元化气,余外干支皆作化气论也。特化气亦有旺弱,旺者喜泄,弱者喜扶,审其喜忌以言用神,方为真确,未可漫以印绶为美。如甲戌一造,即以寅中丙火为用,泄其秀也。近见论化气者,以日元化合,而将其余干支,尽作化论,未免误会,特详述之。参观十干配合性情篇。
原文:有倒冲成格者,以四柱列财官而对面以冲之,要支中字多,方冲得动。譬如以弱主邀强官,主不众则宾不从。如戊午、戊午、戊午、戊午,是冲子财也;甲寅、庚午、丙午、甲午,是冲子官也。运忌填实,余俱可行。
徐注:戊午一造,相传为关圣之命,实则火土偏燥,一生惟金运为最美,泄其旺气也。木火土乡有旺极难继、满招损之象。水运盖子其旺势,互起冲激,岂得平稳?甲寅一造,亦惟土运为美。大都从前看命,专重财官,而于此等格局无法解释,于是迂曲其词,以倒冲为说耳。
原文:有朝阳成格者,戊去朝丙,辛日得官,以丙戊同禄于巳,即以引汲之意。要干头无木火,方成其格,盖有火则无待于朝,有木财触戊之怒,而不为我朝。如戊辰、辛酉、戊子,张知县命是也。运喜土金水,木运平平,火则忌矣。
徐注:六辛月戊子时,四柱不见官煞,为六阴朝阳格,以子动巳、巳动丙火官星为用,其说迂曲。何以仅六辛朝阳耶?且六辛之中,辛巳未亦不朝也。戊辰一造,见《神峰通考》,为古张知县命。以八字而论,土金乘旺,用子泄其秀气,与从旺之理相同,喜土金水运,忌木火。参观一方秀气也。
原文:有合禄成格者,命无官星,借干支以合之。戊日庚申,以庚合乙,因其主而得其偶。如己未、戊辰、戊辰、庚申,蜀王命是也。癸日庚申,以申合巳,因其主而得其朋,如己酉、癸未、癸未、庚申,赵丞相命是也。运亦忌填实,不利官煞,理会不宜以火克金,使彼受制而不能合,余则吉矣。
徐注:禄者,官星也,庚合乙,以乙为戊土为官;申合巳,以巳中戊土为癸水之官。以六戊日,庚申时,四柱无官印为合格。按蜀王己未一造,土强身旺,庚申食神泄秀为用,官煞为犯其旺神,火更伤食神秀气。书云,“庚申时逢戊日,食神旺之方,岁月犯甲丙卯寅,此乃遇而不遇”,于理正合。赵丞相己酉一造,癸水身弱,当以煞印相生为用,有明煞透干,何用暗合官星?此造与戚杨知府造相类,皆宜顺其气势取用。见论用神专旺节。
原文:有弃命保财者,四柱皆财而身无气,舍而从之,格成大贵。若透印则身赖印生而不从,有官煞则亦无从财兼从煞之理,其格不成。如庚申、乙酉、丙申、乙丑,王十万命造也。运喜伤食财乡,不宜身旺。有弃命从煞者,四柱皆煞,而日主无根,舍而从之,格成大贵。若有伤食,则煞受制而不从,有印则印以化煞而不从。如乙酉、乙酉、乙酉、甲申,李侍郎命是也。运喜财官,不宜身旺,食伤则尤忌矣。
徐注:从财从煞,其理一也。气势偏旺,日主无根,不得不从其旺势也。从财格而有印,须看印是否通根,如印无根,不碍相从。王十万造,丙火无根,乙木亦无根,即其例也。四柱财多而见煞,则以从煞论。从财格行运最忌比劫,倘四柱原有食伤,则能化比劫而生财,否则,不免破格也,见官煞为泄财之气而不美。从煞格喜行财生煞之运,印则泄煞之气为不美,比劫非宜,而食伤制煞为最忌。总之,从格最忌逆其旺势也。
原文:有井栏成格者,庚金生三七月,方用此格。以申子辰冲寅午戌,财官印绶,合而冲之,若透丙丁,有巳午,以现有财官,而无待于冲,乃非井拦之格矣。如戊子、庚申、庚申、庚申,郭统制命也。运喜财,不利填实,余亦吉也。
徐注:井栏叉格,取庚子、庚申、庚辰三日,要申子辰全。《喜忌篇》云。“庚日全逢润下,忌壬癸巳午之方;时遇子申,其福减半”,其实即金水伤官也。年上戊土无根,故以伤官为用,特气势纯粹耳。最喜行东方财地,次者北方亦美。最忌官印,官煞克身,印绶制食,皆逆其旺势,所谓巳午之方也。时遇子,遁干为丙子,露官星,遇申为归禄,故云其福减半。
原文:有刑合成格者,癸日甲寅时,寅刑巳而得财官,格与合禄相似,但合禄则喜以合之,而刑合则硬以致之也。命有庚申,则木被冲克而不能刑;有戊己字,则现透官煞而无待于刑,非此格矣。如乙未、癸卯、癸卯、甲寅,十二节度使命是也。运忌填实,不利金乡,余则吉矣。
徐注:刑合格取癸亥、癸卯、癸酉三日见甲寅时。《喜忌篇》云“六癸日时逢寅位,岁月怕戊己二方”,盖四柱须无官煞也。此格与飞天禄马、合禄、井拦叉皆从伤官格中分出,因原局无财官,乃用倒冲刑合之名词,以圆其耳。如上造乃《滴天髓》之顺局从儿格。从儿者,从食伤也,以见财为美,大忌金乡,克制食伤也。官亦忌,即所谓填实,乃泄财之气则损日元也。皆因不明其理,故曲为之说耳。
原文:有遥合成格者,巳与丑会,本同一局,丑多则会巳而辛丑处官,亦合禄之意也。如辛丑、辛丑、辛丑、庚寅,章统制命是也。若命是有子字,则丑与子合而不遥,有丙丁戊己,则辛癸之官煞已透,而无待于遥,另有取用,非此格矣。至于甲子遥已,转辗求俣,似觉无情,此格可废,因罗御史命,聊复存之。为甲申、甲戌、甲子、甲子,罗御史命是也。
徐注:遥合有二,丑遥巳格、子遥巳格是也。丑遥巳格,以辛丑癸丑二日,用丑多为主,以丑中辛癸,遥合巳中丙火。戊土为官星,局中喜有申酉二字,合住巳字,忌有子字绊住丑字及巳字填实。然如章统制辛丑一造,寅中木火财官可用,何待于遥?古歌云,“辛日癸日多逢丑,名为遥巳合官星,莫言不喜官星旺,谁信官来大有成”,则喜见财官明矣。子遥巳格,取甲子日甲子时,以子中癸水遥合巳中戊土,戊土动丙火,丙火合辛金,为甲木官星,转辗求合,更无理由。罗御史甲申一造,月令杂气偏财可用,何须曲为之说?实无理取闹耳。
原文:若夫拱禄、拱贵、趋乾、归禄、夹戌、鼠贵、骑龙、日贵、日德、富禄、魁罡、金神、时墓、两干不杂、干支一气、五行俱足之类,一切无理之格,既置勿取。即古人格内,亦有成式,总之意为牵就,硬填入格,百无一是,徒误后学而已。乃若天地双飞,虽富贵亦有自有格,不全赖此。而亦能增重基格,即用神不甚有用,偶有依以为用,亦成美格。然而有用神不吉,即以为凶,不可执也。
徐注:此类格局,不过四柱清纯,用神而吉,格外增美,如是而已,非可依以为用也。参观杂格一览。
原文:其于伤官伤尽,谓是伤尽,不宜一见官,必尽力以伤之,使之无地容身,现行伤运,便能富贵,不知官有何罪,而恶之如此?况见官而伤,则以官非美物,而伤以制之,又何伤官之谓凶神,而见官之为祸百端乎?予用是术以历试,但有贫贱,并无富贵,未轻信也,近亦见有大贵者,不知何故。然要之极贱者多,不得不观其人物以衡之。
徐注:用伤官之忌见官星,亦犹用官之忌伤,用印之忌财,用财之忌劫也。何格无喜忌,岂独伤官?况官星有喜见不喜见之别乎?至于格局之不可解者甚多。我人学识不足,未穷奥妙,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正不必曲为讳饰也。
四十八、附论杂格取运
徐注:杂格不一,大都气势偏旺,出于五行常理之外。昔人评命,泥于财官之说,四柱无财可取,则不惜遥合倒冲,牵强附会,以期合于财官,未免可嗤。命理不外乎五行,气势虽为偏旺,而偏旺之中,仍有正理可取,详《滴天髓征义》。偏旺之格,取运大都须顺其气势,虽干支喜忌,须察四柱之配合,而顺势取运,大致有定。兹就本篇所引各造。约略言之:
曲直仁寿格
癸亥 乙卯 乙未 壬午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甲乙日主,支全亥卯未或寅卯辰,乃曲直仁寿格也。气势偏旺于木,宜行水木火运,官煞运最忌,财运亦不宜。丙丁日主,支全寅午戌、或巳午未,为炎上格。戊已日主,支全辰戌丑未为稼穑格。庚辛日主,支全巳酉丑或申酉戌,为从革格。壬癸日主支全甲子辰或亥子丑,为润下格。五种意义相同。
化气格:
甲戌 丁卯 壬寅 甲辰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丁壬化木,生于春月,时逢甲辰,木之元神透出,乃化木格。气势偏于木也。化神喜行旺地,最宜东方寅卯辰比劫乡,而忌官煞,日主还原之地亦忌,其中略分别,如丁壬化木,日元壬水,行亥子丑印地,生起化神亦吉;若甲已化土,而行寅卯辰,克我化神,为大忌也。化气格有甲己化土、乙庚化金、丙辛化水、丁壬化木、戊癸化火五种,意义略同。
倒冲格:
戊午 戊午 戊午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两神成象,而气势偏于火土,为从旺格。最宜金运,泄土之气,但火炎土燥,究嫌偏枯,宜带水之土以护之。如庚辰辛丑等运为最佳,若见水运,如以一杯水救车薪之火。立见其灾。所谓倒冲最忌填实,即此意也。木运逆土之性,增火之焰,亦不相宜。
甲寅 庚午 丙午 甲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庚金无根,置之不论,气偏木火,格成炎上,最宜土运泄火之气。说见前仁寿格。
以上两造皆俗所谓倒冲格也。
朝阳格:
戊辰 辛酉 辛酉 戊子
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此金水伤官,原无官星,气势偏于金水,以顺其性。行土金水运为美,火运为忌。带水之木尚可行,而带火之木则不宜见。此俗所谓朝阳格也。
合禄格:
己未 戊辰 戊辰 庚申
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此土金食神也。比劫重重,气势偏于土金,以金运泄土之秀为最吉,水运亦美,火运为忌,木亦不美,所谓土盛木折也。俗以庚合乙为官星,称为合禄格,又不要明见,喜财以生之。取运略同。
合禄格:
己酉 辛未 癸未 庚申
庚午 己巳 戊辰 丁卯 丙寅 乙丑
俗亦名之为合禄格,以申合巳中戊土为官星也。月令偏官,年上透出,时上庚印化煞为用(见论偏官篇),格正局清,有何不美?若取巳中戊土官星,岂非官煞混杂耶?
从财格:
庚申 乙酉 丙申 己丑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乙从庚化,不作印论,丙火临申,坐于病地,四柱无根,时上己丑又来生金,气势偏于金旺,为弃命从财格也。运宜行土金水,南方火乡最忌,木亦不利。
从煞格:
乙酉 乙酉 乙酉 甲申
甲申 癸未 壬午 辛巳 庚辰 己卯
乙木无根,气势偏于金,为弃命从煞格。金运最美,水土亦吉。木运为乙木逢根,火运逆其旺势,皆忌见。与上从财格大致相同。
井栏叉格:
戊子 庚申 庚申 庚辰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此俗所谓井栏叉格。庚金乘旺泄秀,支全申子辰水局。气势偏于金水,当顺其势以取运。土金水运均美,木运亦可,行火运逆其旺势不利。
遥合格:
辛丑 辛丑 辛丑 庚寅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乙未
此俗所谓丑遥巳格。土金成局,生于十二月,时上寅木无气,不能为用。势象偏于土金,宜土金水运,木火逆其旺势为不宜。与遥巳格取运相同也。
丑遥巳禄格(又名刑合):
乙未 癸卯 癸卯 甲寅
壬寅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喜忌篇》云,“癸日进逢寅位,岁月怕戊已二方”,以寅刑出巳中戊土为格,其实乃从儿格也。气势偏于木,行运最喜木火。从格忌见比劫,而从儿有食伤引化,不忌比劫,此为不同之点。官煞大忌,印运亦忌。
子遥巳禄格(又名遥合格):
甲申 甲戌 甲子 甲子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喜忌篇》云,“甲子日再遇子时,畏庚辛申酉丑午,以子遥合巳为格”,其实月令偏财,用财损印,何必另取格局?戌藏丁火,生起财星,遇运透清为美,庚辛申酉官煞生印为忌,午冲子、丑刑戌均为忌也。

 

 

 


后记:命理书籍点评

自唐代《李虚中命书》以来,历经一千四百多年,关于四柱命理的书籍,在数量上虽然比不上易卜之类,但亦不在少数。现就对其中比较著名的典籍作一简评,让初学者得一书山捷径。
《渊海子平》。这是第一部比较完整、系统地论述四柱命理学的著作,是宋代徐升根据当时命学大宗师徐子平的论命方法记录下来的。可以说《渊海子平》是四柱命理学的开山立派之作,所以四柱命理学就此被称为“子平八字”。作为一种学术的第一部系统著作,肯定有其不完善的地方,但《渊海子平》基本上概括了四柱命理学的方方面面,尤其是书中大量的论命歌赋和诗诀,为四柱命理学的发展奠定了里程碑式的基石。
《三命通会》。该书在子平命理学的历史上拥有非常高的官方地位,因为:其一,作者万民英(育吾山人)是明朝的尚书;其二,清朝编修的四库全书将其收录,并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实际上,这是一本命理学的大杂烩,作者的意图是想把该书写成其另一部著作《星学大成》一样的命学集大成者,故此广泛采集,兼收并束。但从效果看,并没有达到原来的设想,由于过分庞杂,缺乏主导,更没能提出一些超越前人的新东西,而且将太多笔墨着落于纳音和神煞,所以全书显得没有重点,给人以缺少自身思想神髓的感觉。“比较完整的命学参考资料”是该书恰当的评价。
《滴天髓阐微》。四柱命理学可以分为理法和技法两部分,而《滴天髓阐微》可以说是理法方面的高峰之作。子评论命的根本原理在该书中得到了完整、充分的阐述,而且作者在列举大量实例引证的过程中,将各种不同的取用神方法渗透展示,体现了灵活、辨证论命这一子平八字的重要思想。
《穷通宝鉴》。是古人余春台将江湖旧籍《拦江网》加以整理、归纳而成。该书以阴阳五行为经、月令为纬,辅以寒暖调候,以官为首、以财为次。此书在命理学界拥有相当高的地位,被称为“子平之模范”,其根本原因在于:八字共有约五十万种变化,而学命的人一直想找到一种简捷的方法可以概括所有的命例,而《穷通宝鉴》就提供了这样一种形式,如“某日干生于某月,干透或支藏某某物,即为富贵或贫贱”,就象是一部命学字典,只要按图索骥,既省时又省力。由于该书是根据实际操作中总结而来的,所以肯定有相当的应验性,但若以此为标准,则就大大地犯了形而上学的错误。《渊海子平》提出“命要活看”这个非常重要的论命原则,因为八字搭配变化万千,所以论命一定要灵活。而《穷通宝鉴》的方法则是死法,书中很多论述都是很片面的,稍有基础的命学者都会对书中的内容提出很多疑问:“某日干生于某月,真要干透或支藏某某物,才能成为富贵吗?难道没有其它的变化和格局吗?”书中很多立论都经不起仔细的推敲,但不知道为什么很少有人站出来提相反的意见。民国时期,徐乐吾先生对该书作出评注,由于徐先生自身的命学工夫不到家,所以错上加错,以致令后学者越加糊涂,读之如堕五里雾中,殆误不少子弟。
《子平真诠》。民初该书再版时的序言中,把该书的高度提至与《滴天髓阐微》齐名,实际是过誉了。从书中内容看,充其量只能是一部比较完备的入门指导书,该书在理论高度方面远比不上《滴天髓阐微》,只不过是对普通的理法问题讨论得比较细致而已。再版时徐乐吾先生对其进行评注,但其自身工夫有限,只是停留在理论研究上,而实际操作水平不高,所以其列举的不少例子的取用方法都是错误的,如果学者没有一定的分析水平,则会误入歧途了。
《神峰通考》。该书有点类似于《渊海子平》,但在正格方面的论述更加详尽精辟,同时作者用非常平白的语言对许多古籍歌赋进行了注解,令当今读者读起来非常容易理解,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佳作。但可能是文字较为粗俗浅白,所以在学界的地位反而不高。
《千里命稿》。韦千里先生为其命学训练班所写的讲义。该书语言简练、述理清晰,是讲述子平命学概念的佼佼者。
初学者应该先看《千里命稿》,次看《子平真诠评注》(林君毅补注版),然后是《滴天髓阐微》、《渊海子平》、《神峰通考》,五书读完后,再看一遍《滴天髓阐微》,则基本可算是入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