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豹车的价格:进入正史的古代唯一女将军秦良玉 (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1/28 07:01:32

长久以来,在民间流传着许多古代巾帼英雄的故事,如花木兰、平阳公主、樊梨花、杨门女将、梁红玉等。但这些人要么是民歌或演义中的人物,要么就是其身份并非正式的将军。数千年的中国历史上,正式列入国家编制的女将军,实际上只有被明朝崇祯皇帝诗赞“鸳鸯袖时握兵符”的女将军秦良玉。

《明史•秦良玉传》说:“良玉为人饶胆智,善骑射,兼通词翰,仪度娴雅。而驭下严峻,每行军发令,戎伍肃然。所部号‘白杆兵’,为远近所惮。”秦良玉是历史上唯一一位被《二十五史》载入将相列传的女将军,填补了正史将相列传中长期以来无女性的历史空白。

明神宗万历元年,苗族女子秦良玉出生在四川忠州城西乐天镇郊的鸣玉溪边,父亲秦葵诗书持家,育有三男一女,良玉居于第三,上有哥哥秦邦屏、秦邦翰,下有弟弟秦民屏。父亲教秦良玉诗书字画之余,也不忘苗家传统,从小训练她舞枪弄棒、骑马射箭。

秦良玉少既有“执干戈以卫社稷”之大志,且禀赋超群,文翰得风流,兵剑谙神韵,老父秦葵曾怃然叹息道:“你哥哥和弟弟们都远不及你,可惜孩儿你是女流,否则,日后定能封侯夺冠。”秦良玉气吞山河地回答道:“使儿掌兵柄,夫人城、娘子军不足道也。”

秦良玉是一个秀外慧中的女子,因此择偶眼光非常高。当时,忠州纨绔子弟曹皋看上了秦良玉,被秦断然拒绝,后来曹皋加害于她,以秦良玉支持抗税斗争之名将其打入大牢。

出狱后,秦良玉在家中搞了一次比武招亲,曹皋也来应征,自然不是对手。在这次招亲中,秦良玉相中了石柱宣抚使马千乘。马千乘是名门之后,其先祖乃汉朝“马革裹尸”的伏波将军马援。

万历二十年,刚满20岁的秦良玉嫁给了马千乘为妻。石柱也属忠州,离秦良玉的娘家不远,是一个以苗族人为主的郡县,朝廷设置宣抚使统辖这些归顺了大明的苗人。宣抚使最重要的责任就是训练兵马,维护安定。夫唱妇随,秦良玉一身文韬武略在这里派上了用场,几年时间,她就帮着丈夫训练了一支骁勇善战的“白杆兵”。婚后不久秦良玉生下一子,取名马祥麟。

所谓“白杆兵”,就是以持白杆长矛为主的部队,这种白杆长矛是秦良玉根据当地的地势特点而创制的武器,它用结实的白木做成长杆,上配带刃的钩,下配坚硬的铁环,作战时,钩可砍可拉,环则可作锤击武器,必要时,数十杆长矛钩环相接,便可作为越山攀墙的工具,悬崖峭壁瞬间可攀,非常适宜于山地作战。马千乘麾下的数千名白杆兵骁勇异常威震四方,确保了石柱的一方平安。

万历二十六年,播州宣抚使杨应龙勾结当地九个部落揭竿反叛,他们打家劫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朝廷获悉后,派遣李化龙总督四川、贵州、湖广各路地方军,合力进剿叛匪,马千乘与秦良玉率领3000名白杆兵也在其中。由于白杆兵特殊的装备和长期严格的山地训练,因此在播州的战争中十分得心应手,经常给予叛军出其不意的打击,每战必胜。

无奈之下,叛军调集所有兵力,固守在播州城里,城外则设下五道关卡,分别是邓坎、桑木、乌江、河渡和娄山关,每道关卡上都有精兵防守,杨应龙欲据此顽抗。

平叛势在必行。攻打邓坎,是由秦良玉带领500名白杆兵为主力。邓坎守将杨朝栋见对方兵力单薄,便准备一举吞灭,于是把手下 5000名精兵全部拉到阵地上,排下密密麻麻的阵式。秦良玉面对十倍于己的敌军毫不畏惧,骑一匹桃花马,握一杆长枪,威风凛凛地杀入敌阵。只见她左挑右砍,东突西冲,所过之处敌军兵士纷纷殒命。敌军潮水般涌向她把她层层包住,不料她越战越勇,所向披靡,一边砍杀周围的敌兵,一边慢慢向敌将杨朝栋靠拢。将到近前时,她一顿猛杀之后,忽地纵马腾跃,还没待四周的人看清,她已把杨朝栋抓在了自己的马背上,右手挥舞着长矛,左手牢牢制住了敌将。众敌兵见头领被擒,顿时乱了阵脚,秦良玉的白杆兵乘胜追杀,杀得5000敌兵死的死,逃的逃,溃不成军。

对秦良玉巾帼不让须眉的英勇行为,大明总督李化龙大为叹异,命人打造一面银牌赠与时年26岁的秦良玉,上镌“女中丈夫”四个大字,以示表彰。

攻下邓坎后,剿匪大军剩勇追寇,接着又顺利地拿下了桑木、乌江、河渡三关,直达播州外围的娄山关。娄山关是播州城外的一道天然屏障,山势高峻险要,仅一条小路通过关口,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娄山关由于道路狭窄,无法通过大批兵马,只宜智取,不宜强攻,秦良玉便帮丈夫定下了一个巧取的方案。这天凌晨,秦良玉与丈夫马千乘双骑并驰,沿正路攻向关口,只见两杆长矛上下翻飞,挡关的敌兵一一倒下,而后上的援兵也无法一拥而上。当秦良玉夫妇并肩血战、而敌兵越聚越多时,几千白杆军突然从关口两侧包围过来,敌兵猝不及防,纷纷作鸟兽散。攻下娄山关后,叛军失去了护身符,剿匪大军一鼓作气,攻陷了叛军据点播州城,杨应龙全家自焚而死,这场旷日持久的叛乱终于偃旗息鼓、灰飞烟灭了。

平叛后论功行赏时,石柱白杆兵战功卓著,被列为川南路第一有功之军,秦良玉初次参加大战,立下汗马功劳,除受到重奖外,“女将军”的英名远播四方,闻之者无不肃然起敬。

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秦良玉丈夫马千乘死于狱中。《明史》记载说,石柱部民状告马千乘,明廷把他逮入云阳狱,不久马千乘病死其中。但他真正的死因,其实是北京万历帝派来的监税太监丘乘云向石柱索取贿赂,马千乘自恃于朝廷有功,不予。这下可羞恼了丘公公,他指使手下捏造罪名,把马千乘逮捕入狱,活活折磨而死,年仅41岁。

马千乘冤死于狱中后,朝廷仍保留了他家石砫宣抚史的世袭职位。而这时马家的继承人马祥麟年龄尚幼,朝廷鉴于秦良玉作战有功,文武兼长,所以授命她继任了丈夫的官职。

秦良玉毅然接过丈夫遗留下来的千斤重担,来完成丈夫未竟的事业,继续训练白杆兵,管理石砫民众,尽心尽力,尽职尽责。

明神宗万历末年,满人崛起于东北的白山黑水之间,以努尔哈赤为汗,建立后金,公然叛明。明神宗调集八万大军征边应敌,却不料出师不利,八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

辽东情势危急,直接威胁着大明之都北京城的安全。朝廷急调全国兵马赴援,秦良玉此时已经46岁了,仍然亲自率领3000名白杆兵,连同自己的哥哥、弟弟、儿子,日夜兼程北上卫边,为国效力。

到了万历四十八年,秦良玉的白杆兵已与后金军队打了几场硬仗,大大挫伤了后金兵的锐气。这时,明神宗驾崩,明光宗继位,光宗在位仅一个月就崩逝,又由明嘉宗登上了皇帝宝座。

前后几个月时间,明廷频繁易主。后金乘虚而进,攻占了沈阳,其气焰十分嚣张,秦良玉的大哥秦邦屏和弟弟秦民屏,为了抢回大明损失的国土,强渡浑河与后金兵激战,无奈因寡不敌众,秦邦屏战死疆场,秦民屏身陷重围。秦良玉闻讯后,亲自率领百名白杆兵,渡河杀入重围,拼死救出了弟弟,抢回了哥哥的尸体。其后,朝廷任命秦良玉为把守山海关的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