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洁尔阴泡腾片在外阴:当时只道是寻常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19/11/14 13:43:57
                                                              浣溪沙

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         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赵明诚与李清照的赌背书泼茶水于怀的情景真就再现眼前了,而你,我的亡妻那弱柳的身姿,嫣然的笑脸,酒醉浓睡你的不声打搅,雕栏玉砌,晚风斜阳里嬉戏文字的欢乐又在那里呢?只剩我独自夕阳下西风里冰冷的凝望那萧萧落木凉透心伤,依稀往日缱绻,你不会孤单,因为我就要来在你身边。。。

   死生也不过就是寻常,何况,这样的人生悲凉。。。

   最动人的诗歌皆是真情,不朽的文字纯粹就是眼泪。王国维说,尼采谓: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红楼梦曹雪芹当然是这样,李后主被俘虏后是这样。纳兰应该没有血只有泪,更觉冰清!

   雪芹祖父曹寅说纳兰词“如鱼饮水,冷暖自知.”《饮水词》词集这样说过: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曾知。如您喜欢却也不必沉醉在他潇潇颓废的掉亡,只感悟情之真切!本词是心思细腻隐晦深流于直白隽永的文字的,而这里的只言片语不是眼泪,是欲哭无泪、哽在喉间无尽的痛。回忆越清晰,斯人越心痛,往日里那么多温馨旧事,多到了当时只道是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