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头的字大全:关于‘我的’思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2/09/29 07:43:00


什么是我的,什么不是我的,似乎很简单,容易界定,其实不然,问题要复杂得多。

讲个笑话:某公使出使法国,递交国书后,对方外交官送给他一只鹦鹉。次日,外交官见到公使,问:

“我送你的那只鹦鹉如何?”

“不错,味道好极了!”

“什么?!”

“肉嫩、汤鲜,味道确实不错呀。”

“天啊!那只鹦鹉会两国语言呢。”

     你看由于他自身的原因,他并没有真正拥有这个鹦鹉。

这诚然是个笑话,但在现实生活中难道没有这种事情发生?要不怎么会有‘焚琴煮鹤’这个成语呢?琴是用来弹的,仙鹤是雅禽,供欣赏的;但在无知者的眼里它们与劈柴、肉鸡无异。可见琴和仙鹤的价值不仅在于它们本身,还取决于它们的所有者素质。

那是一个长满荒草的土堆,陈子昂见了发出千古感慨: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因为他知道那是燕昭王招贤的《黄金台》遗址,他从中读出了那么厚重的历史,我说这个‘黄金台’就是陈子昂的。

我登泰山,享受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快感。远望绝壁上刻有《虫二》,寓意《风月无边》——妙极!(繁体‘风’字是‘几’内一‘虫’字)泰山之神秀为造化所‘独锺’;泰山之文化源远而流长。我能读懂泰山,享受泰山,那泰山就是我的!倘若我不懂泰山,或只顾赚钱无暇登临,即使泰山的所有权是我的,又有何用?!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菊为陶渊明所种,自然是他的,那悠然而见的南山不也是陶公的吗。

 可见‘山水花竹,无恒主人,得闲便是主人’,但虽有闲而无品,仍不能作山水花竹的主人。

我有娇妻秀外而慧中,琴棋书画,贤淑高雅,我却俗如薛蟠,则此女与村妇何异?那么我拥有的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在这个世界上,究竟什么是‘我的’?

——这个世界是我的;我是这个世界的;

——我有‘什么’不重要,我是‘什么’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