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很多石头什么意思:16第十六章 狂浪滔天船未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02/22 08:31:50
(1)--“凤凰”27元受阻 22元抵抗

  8000万元资金全部进入凤凰光学(资讯 行情 论坛)的股票后,秦波他们从25元的价位有计划地往上推动股价。十几个交易日后,股价已经窜到了27元。但在推动的过程中,他们慢慢地感觉到有些吃力,抛盘一天天在加重。有几次他们作往上大幅拉升的动作时,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抛盘。40~50万的成交量,在他们推动股价上升时被迫要吃掉一半的股票才能推进股价的连续上升。反过来,他们要想吐掉十几万股给市场,同时还要保证股价连续上扬,难上加难。凤凰光学的成交量一天天在萎缩。如果每天不保持一定数量交易,很难吸引市场的关注,引不来投资者,股票很容易被市场遗忘。没有了市场的关注,股票就会变成死水一潭。

  为了激活成交量,吸引更多的跟风盘,他们只有另行策划,利用控制在手中的几百个个人账户进行大规模股票“对倒”,推高股价,激活整个凤凰光学的盘面。在27元以下,每天基本上保持近几十万股的交易量。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因为股价要不断上扬对于资金需求有着饮鸩止渴般的依赖和渴求。只有靠资金不断地打出成交量,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同时他们也必须向国家和证券公司上交大量的费用。一般一支股票庄家能在比较顺利的情况下做完庄,单上交印花税和佣金就高达300万以上。一旦不顺利,纠缠和深陷其中所花费的费用就更庞大了。当然这点费用要比起用十几亿炒作与赢后赚的钱相比,那倒真是四两与千斤的关系了。还有一种情况是炒输了,那可是惨不忍睹!

  2001年7月15日,上证指数(资讯 行情 论坛)在他们的计算机系统中98线的上升轨道上出现了明显的向下拐点,这就预示着大盘开始真正地下跌了。秦波打电话把测试的结果在当天晚上告诉了沈贝。他显得忧心忡忡,说话的语气软弱无力,使秦波隐隐约约地感到他缺少了往日的自信和十足的底气。这让秦波非常担心。

  凤凰光学的股价上到了27元左右后,股市大盘开始了缓慢地阴跌,每天的成交量急骤减少。

  迫于无奈,他们仍然顽强地坚持每天在盘中采用对倒的办法,让成交量达到一定的程度,引进跟风盘帮助我们不断地把股价推上去。但到了这时,由于大盘奄奄一息,踏上了下跌路,整个市场渐渐地阴云密布,先知先觉的部分机构和散户开始纷纷撤离股市。整个形势使他们拉升推动凤凰光学股价的努力遭到了极大的压力!他们曾经多次想不顾一切地猛打猛拉,把股价以最快的速度推上去,但怕引起国家证监会的查处,只好放弃。

  凤凰光学在27元的价位上盘桓了几个交易日后,由于抛盘不断增大,他们压力也愈来愈大。

  本想以坚不可摧的强庄股的姿态傲然挺立在大众面前,但是现实太残酷了。一天天增大的抛盘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最后终因独木难支和寡不敌众,迫使他们忍痛割爱,放弃了得来不易的27元的成果,开始了全线步步后撤。

  他们边打边退,以27元退到了23元的价位。唐光明和王来成看到凤凰光学跌破了他们的持股价位,心急火燎。一算账已经亏损了七八百万,更使他们心惊胆战了,不断地催促秦沈二人把股价拉上去,拉上去。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大盘下跌的鼓声阵阵,拉上去,谈何容易!要想在这种时候把股价拉上去,那才叫“夯钱”呢!

  由于他们一生中第一次经历这种暴风雨般的洗礼,心理忍受能力有限,秦沈二人只好耐心地给他们作思想工作。告诉他们,要有耐心、沉住气,并以大盘的技术方面给他们讲解股市内在的运行规律和未来的走势情况,鼓励他们与朋友们同甘共苦共患难,渡过这段艰苦难耐的时期,等待明媚的阳光的到来。

  秦波和沈贝原想在股价23元的区域抵抗市场的抛压,没想到那几日抛盘特别沉重。短短的几个交易日,不知不觉中他们又吃进了60多万股,就是这样也没有抗住股票的抛压盘,这时的股价下落到了22元的价位。沈贝越来越紧张,秦波倒是泰然自若,他在电话里告诉沈贝:干脆随着大盘的下跌让凤凰光学的股价自然去滑落,大概能护住盘就行了;节省些子弹,不要作无谓的牺牲,等到大盘反转后,冲进去的拉升资金也可以降低成本,这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沈贝坚决不同意这样的计划,他态度十分强硬地告诉秦波,要不惜一切代价抗住22元的价位,决不能让股价跌破了这个价位,而且要用技巧打出一个平台来,让市场认识到我们是一个强庄股。一方面吸引市场的注意力,看到凤凰光学在大盘下跌中傲然挺立,一枝独秀;另一方面等到大盘反转后为大幅度拉升股价打下坚实的群众基础。言之有理,但是这得需要多少资金才能做到呢?凤凰光学8000多万的流通盘,到目前为止,整个作战兵团已经持有了总量73%的股票,属于高度控盘。如果一旦在这个区域强行打阻击,毫无疑问,必定要增加持股量,这个数量是多少?他们又要为这个计划准备多少子弹(资金)?融资少了会有麻烦,融资多了会带来成本的压力。最可怕的是庄家过高持有流通股在拉升股价时,会存在没有弹性空间的问题,对股票上涨造成极大的不利,甚至有被监管的风险。

  秦波前思后虑怎么都认为沈贝的策略计划是在冒风险,让他感到没有安全感。每当他坐在计算机上看着凤凰光学的走势,特别是看到沈贝用所谓的技巧,在盘中一股一股地敲进顶住抛单时感到不安和惊恐。忍不住多次打电话给沈贝,想劝沈贝放弃目前的作法,但沈会找出千条万条的理由来回答他。固执己见!
(2)--沈贝的隐情和普丰的“背叛”  大盘就像绵绵秋雨,不紧不慢地在下跌。沈贝指挥众多的操盘手在22元的地区真地抗住了市场对凤凰光学(资讯 行情 论坛)的抛压,打出了一条横盘整理的平台来,而且还在一直延长。

  这段时间里,几个股评人士发表的文章给凤凰光学的漂亮的图形和坚挺的走势增光添彩。沈贝为自己的一时成就也沾沾自喜,在电话中沈贝又恢复了往日的自信和十足的底气。8月27日秦波在上海出差,那天没事可干,打开计算机想看看多日没有查看过了的凤凰光学股东持股情况,忽然发现普丰基金和沈贝的另一个合作伙伴的仓位发生了变化。他们持有的凤凰光学的股票在不断地减仓,而且是每天都在悄悄地出货。秦波疑惑不解。沈贝多次向他保证那些伙伴是长期为凤凰光学锁仓的,而且他们之间达成了一个出货的具体日期。现在离那个日期还有大半年的时间,他们怎么会背信弃义,瞒着这边悄悄地出货呢?他们两家共持有600多万股的凤凰光学的股票,如果按照这样的方法,不断地出下去,会打乱秦沈二人的资金计划和资金盘子,更会打断二人的资金链条,打垮整个作战兵团,造成凤凰光学大崩盘!事关重大,秦波马上打电话给尚在梦乡的沈贝,告诉他真实的情况。在电话中他好像一时被揪住了神经,半天没有反应,他不相信普丰基金和他的朋友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为了使他相信,秦波把查出的结果制成一张明细表传真到他的办公室。看到铁证如山的证据后,他如大梦方醒!

  第二天一大早,秦波在酒店订好了机票,直飞深圳。

  沈贝亲自到深圳机场(资讯 行情 论坛)来接秦波,他脸色铁青,一副疲惫不堪的神态。昨天晚上他接到秦波的电话剩下的时间里,一定是心如刀绞,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和所要面对的巨大压力。秦波只凭着直觉感到问题比较严重,但到了什么程度,心中没底。

  在操作凤凰光学二级市场上,沈贝是名副其实的中军主帅。有他把握全局,针对目前的情况,他这个司令员比秦波这个配合作战的友邻部队的司令员要清楚得多。

  秦波住进了深圳阳光酒店复式楼后,湘财证券的周劲波也匆匆赶来了,秦波当时想他是专程来看自己的,因此说话格外小心,尽量在谈话中不提到凤凰光学的事情。七扯八扯些连自己都无明确目的的话题。周总是个明眼人,看出秦波与他谈话心不在焉,主动把话题转到了凤凰光学上来。他当着沈贝的面问秦波,是通过什么高科技预测到了大盘下跌和查到普丰基金及另一个合作伙伴悄悄出货行踪的?秦波考虑了一下,只告诉他有一套先进的自己主持开发的分层技术系统。有关细节问题并没有告诉他。

  虽然秦波与周总在其他业务上有过合作,私人交情也不错,但秦波一直不清楚他在凤凰光学的操作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几次问沈贝,沈贝只告诉他,中锐在周总的营业部有分仓盘,周总为凤凰光学帮他融过一个多亿的资金,周总只是一个局外人。秦波一直不太相信周总是个局外人,因为在操作凤凰光学中处处都有着他的身影。沈贝是一个疑心和自信心比较重的人,他决不可能轻易相信一个人,如果周劲波是一个局外人,沈贝怎么可能容忍他四处插手凤凰光学的炒作呢?

  几个月来,秦波对与沈贝在凤凰光学的合作过程中产生了许多怀疑,比如他在凤凰光学中真正投入了多少自有资金?自己融资了多少?他说有3个亿,这里面有多少资金是属于他的自有资金呢?(在当时,用50%的资金通过地下金融市场完全可以放大,融到100%的资金)。

  他的作战兵团到底都是哪些机构?他与这些机构都是什么关系?这种关系是否达到了唇齿相依,牢不可破的程度?如果像他以前给秦波所描述的那样,他与这些机构在证券市场上曾经风雨同舟,那么,为什么基金普丰(资讯 行情 论坛)和另一个机构在他毫不知晓的情况下,悄悄地暗中出货呢?要不是自己的雷达极早地发现,他沈贝肯定不知道自己是死在了谁的手里!

  秦波当初帮他锁仓是属于局外人,现在在命运之神的安排下变成与他同流合污的庄家,是属于局内人。对沈贝种种的不解和疑问,秦波必须在此行中要弄个明明白白,因为沈贝一直把凤凰光学的内幕隐藏得太深,捂得太紧,使秦波不知庐山真面目。再就是凭自己的直觉和所面临的现实情况,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伙人包括自己在内正处在风口浪尖上,如若不慎,有可能会被滔天巨浪拍击得粉身碎骨!他绝对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稀里糊涂,不管怎么说,凤凰光学里面还有自己1.2亿的资金。那是他两年来的血汗钱。能了解清楚凤凰光学作战兵团的组织,不但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沈贝的负责。这是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

  到了与沈贝摊牌的时候了。秦波经过了认真考虑,如果沈贝对他提出的问题再含糊其词地搪塞,那他认为沈贝根本就没有与自己真诚合作,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棋子来利用。秦波只有撤离资金,不能不明不白地拿几亿元资金玩这种没有真实基础的游戏。谁不想在生活中活个明明白白?谁也不想让别人愚弄自己,何况像秦波这种人物呢!

  刚才在车上,沈贝告诉秦波,他已经找过普丰基金和他的朋友了。曹海解释普丰基金从凤凰光学撤出不是他的本意,他本人不想在这种时候背弃盟约,而是他的上级强行逼他出货。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只好悄悄地出盘。沈贝那个朋友说得更可笑:大盘在下跌,为了保住眼前近3700万的利润才出货的。

  都是一群见利忘义的王八蛋!他们两家完全都是为了利益,谁不想出货?在现在的价位上凤凰光学就是打两个跌停板,秦波也有7000~8000万的利润。他义愤填膺地给沈贝讲:“让他们必须留在盘中,我们不能承担这种压力。他们要跑,我们就把光学打几个跌停板,谁也别想跑!”
(3)--资金链极度紧张 处于断裂边缘

  秦波说要把股票打几个跌停,吓得沈贝连叫使不得,使不得。

  既然周劲波坐在沙发上不想走,又问秦波有关凤凰光学(资讯 行情 论坛)的事情。那就明人不做暗事,秦波也就无所顾忌了。

  他问沈贝能否作通普丰基金和他朋友的工作,让他们暂时不出货,等待大盘的反转,再帮着这边锁上一个时期的仓。沈贝摇头说,他们出货的态度十分坚决,但他们都保证每天只出4万股。我听得出沈贝的话音,他之所以同意他们出货肯定有难言之隐。

  周总一听也不愿意了,他愤怒地说:“两家加起来,一天就是8万股,要是市场没人接,那不全都拿到我们手上了,那是几百万股啊。光接他们的货就是一个多亿。他们一走,其他那些帮我们锁仓的朋友能熟视无睹吗?要是我们这个阵营乱了,那是要出大事的!”

  沈贝不是不知道这其中的危险,但他也无法阻挡得住他们出货。

  秦波百思不解地问他:“我不理解,你为什么非要坚持在22元的价位强行打出横盘硬撑呢?完全可以把股价再放下来一段,何况在这里浪费那么多的子弹,这是在做无谓的牺牲啊,有什么意义呢?”

  沈贝和周劲波相互对视着对方,谁都不想说真话,秦波有点气愤了:“我秦波,明人不做暗事。自从我给您们锁盘以来到现在,对你们的真实情况一直不清楚。你们也没有把我当作朋友。如果想要我与你们在光学同舟共济,你们必须给我说实话,不然我现在就给操盘手打电话,出货!我不跟你们玩这场不明不白的冒险游戏!”

  此言一出,真地吓得他们惊惶失措起来。他们知道秦波要是撤出,无疑是斧底抽薪,是置他们于死地。秦波的撤出不但是只撤出12个亿的本金,而且是要从市场中带出几千万的利润,这是一笔庞大的资金数目,他们能熟视无睹吗?这等于要了他们的命。

  沈贝把周劲波从秦波的房间里叫了出去,大概十分钟后他们商量完事情,回到秦波的房间,沈贝给秦波讲了真实的情况。

  一件事是,沈贝在凤凰光学里只有1个亿的自有资金,他和周劲波通过在证券界的朋友不断地搭建起了一个个融资平台,融到了2个亿的资金,靠这3个亿的资金操作起了凤凰光学的盘子。他们一方面利用资本营运的手段,循环反复地抵押融资,另一方面靠买通机构的操盘手不断地帮着锁盘,循环滚动推进股价。他们原先策划了一个惊人的方案,把他们手中的3个亿全部吃成底货,拉升股价完全靠其他的合作伙伴的资金(包括秦波的资金)。当股价上涨到一定的高度后,他们马上抽身而出,溜之大吉,让那些吞进大量筹码的机构“高处不胜寒”去。但是没有想到冒出了新疆经贸集团这件事来,他们看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不想放弃,因此改变了战略计划。

  另一件事是,大盘下跌后,他们承接的股票太多,感到了资金的巨大压力,用赢利的部分筹码在资金市场上又融了1.5个亿。这笔钱是在凤凰光学股价上到了23元的时候融到的。“融资协议”规定的很清楚,一旦股价下跌超过了15%的警戒线,根据“融资协议”将引发对方的强行平仓。这笔融资的成本比较高,又是在大盘下跌后融的,现在三分之二的资金基本在24元的价位用完了。如果不在22元抗住股价,再让股价跌下去必然会引起强行平仓的行为,会引起连锁反应,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必须在22元的价位要坚决护住股价。

  更让秦波吃惊的是,整个作战兵团到目前为止共持有凤凰光学74%的流通股,而沈贝和周劲波只能控制其中一半的流通股。另一半都是通过各种方式认识的机构或个人的锁仓盘。他们想的是以小博大,这完全是在独脚走钢丝绳,风险太大了。

  怎么办?秦波一时感到自己像是从喜玛拉雅山的峰顶跌进了万丈深渊!

  什么叫骑虎难下?什么叫进退两难?什么叫后悔莫及?什么叫一切都太晚了?他的两条腿已经走进了泥潭之中,难以拔出,他该怎么办啊!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那是不可能了。周劲波说得对,秦波要是拔腿而走是把他们还有新疆国际置地置于死地!真像是生与死的一场抉择,他不知该怎么决定!

  他问沈、周二人,目前手里有多少现金没有用,沈贝心情沉重地回答:“5600万!这是全部的护盘资金”。

  天啊!这是在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你们认为还需要多少资金能护住盘?”秦波问。

  周劲波看了下沈贝说:“还需要一个亿左右的资金”。他怕秦波担心马上又接着说:“

  不过目前只要融到这笔钱护住了盘,等到10月份湖南有一家上市公司会有2个亿的资金进来,我们可以用这笔钱再融上2个亿,等大盘一但反转,4个亿足够拉升股价的了。”

  这家伙真是说的好听,远水解不了近渴,谁不懂这个道理。

  秦波问:“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沈贝小心谨慎地说:“能否用你的筹码融上几亿?”

  秦波犹豫了一下,对他们说:“给我一天的时间考虑。”
 (4)--危机缓解 依稀见曙光

  秦波是一个非常注重情义和感情的人,在生意场面上闯荡多年,为人处事一直把情和义、理和忠摆到首位,赢得了许多朋友的友谊和信任,为自己事业的成功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他一直在自己的生活和事业中坚信,只有忠诚和诚实的人才值得依赖。这种品质比其他任何品质更能赢得尊重和尊敬,更能取信于人。因为忠诚和友谊是一切人性优点的基础。不管你在这个世界上拥有多少财富,因为不择手段,把聚敛财富的事实有意识地建立在他人的忠诚和友谊之上,那么你会在精神上成为没有朋友信赖的精神乞丐。

  参与凤凰光学(资讯 行情 论坛),从投资到炒作,秦波对自己的行为有这样一种解释:我为了不背叛朋友,为了赢得忠诚和诚实,为了赢得友谊和信赖,救大家于生与死之间,同时也是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

  如果从人性角度出发,这种行为无可非议,如果从法律的角度看,秦波是明知故犯。刑法规定的很清楚,这种行为是操纵股价罪,是法律决不允许的。可是大家别忘了,当时股市中有几百家大大小小的暗庄横行于市场,呼风唤雨炒作股票,达到了为所欲为的疯狂程度。虽然有了证券法,但是国家的监管部门什么时候用什么手段向市场发出过明确的警告:作庄必须要坐牢呢?决不允许作庄股票!就在中科创业的股价上到了让世人目瞪口呆的峰顶上的时候,股市上一片赞叹声,就连政府的证监会的某高层官员通过新闻媒体还发表称赞之语。这不是向市场表明了可以默认作庄的态度又是什么?

  诛心之论,这是明显地怂恿市场中的实力机构作庄股票!

  秦波决心帮助沈贝继续炒作凤凰光学,匡扶风雨飘摇的股价及挽回颓势,参与作庄。这一点对他思想意识和心理的支撑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资金充裕程度成了他们能否护住目前股价的关键问题,沈贝和周劲波已经没有了可以在市场中抵押融资的股票了,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们天天乞盼着湖南的那家上市公司2亿元的资金到位,但迟迟不见踪影。这家上市公司曾经在去年借给中锐公司15亿炒作凤凰光学,6月份,沈贝拥有大把的现金暂时无处可用,为了减轻资金成本的压力,连本带利提前归还了这笔资金。现在,沈贝后悔当初没有听进秦波对他发出大盘进入顶部边沿的警告,没有调配好资金计划。后悔晚矣!

  为了对付眼前严峻的形势,他们经过两天紧张的研究,决定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和可能,阻止所有的锁仓盘出货,同时派中锐的员工进入作战兵团所有成员在证券营业部的操盘室进行现场监控,告诉他们,如果有谁不顾大家的利益先发第一枪,别怪不讲情义,让他知道背叛的后果是多么地严重:大家只有同归于尽,鱼死网破!

  另一方面,用秦波的筹码尽快与山东济南的一家公司达成融资协议,缓解资金紧张的问题。再就是由沈贝和周劲波加紧与圈内的各路人马频繁接触,寻找新的锁仓外援和合作伙伴。

  在沈贝和周劲波强大的压力下,除普丰基金仍然坚持每天向市场抛售4万股的股票外,其他9家的锁仓盘都同意与他们同甘共苦。这时他们一个多亿新的融资资金又到了位,这使秦波大大喘了一口气。只要是9家的锁仓盘不动,普丰基金的出货不会对凤凰光学掀起巨浪,带来不了多大的影响,他们暂时渡过了艰难险境,秦波自信地认为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头!

  好事连台,唐光明为收购新疆经贸集团的股权来到了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