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顶养甲鱼池图片大全:空军上校戴旭的演讲——中国目前的国际形势(转)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02/29 03:17:40

所以美国在20世纪的基础上打败了三大敌人,打败了日本、德国,后来又在冷战中打败苏联,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世界帝国,建立世界帝国的时候,世界上又有三大对手,就是目前美国需要征服的三大对手,也就是说这三大势力对美国建立世界帝国不满,或者说不同意,一个是伊斯兰世界,然后是俄罗斯、中国。当初美国并没有把伊斯兰世界当回事,所以我们可以想一想,在小布什2001年上台的时候,他当时把中国锁定为主要对手,所以小布什上台以后非常嚣张,他曾经说过一句话:我们要坚定不移的保卫台湾,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出兵。这是在美国历届总统中,唯一一个明确表示,为了台湾要准备出兵的一个美国领导人,当然这个话说了没多久,突然在9月份被本拉登打了几拳,一下子把美国打倒在地,突然发现身后还有一个敌人,美国发现原来在世界上不仅是两个敌人,还有一个伊斯兰世界,美国一定要夺过去,就把中国放开了,奔着伊斯兰过去了。对伊斯兰的战争一直打到今天,还没有打完,除伊斯兰以外,加上其他两个国家就是美国在21世纪中的三大对手。美国对伊斯兰世界进行的战争很简单,就是武力打击、直接打击。它现在用的名义就是反恐,以反恐为名,进行的这个战争,全是沿着伊斯兰世界打的,包括伊拉克战争,现在的阿富汗战争,以及下一步以核问题为由头对伊朗进行的围困,都是伊斯兰世界,而且用的基本套路就是直接的军事打击,因为他发现伊斯兰世界很多的国家是有宗教信仰的民族,加上它的极端势力很多,我们光看到的是本拉登,实际上本拉登只是伊斯兰世界反美势力的总代理。反对美国的绝不仅仅是一个本拉登,至少不下几百种力量反对美国,所以他们两股势力之争,实际上是两个文明之争,两个宗教之争,两大势力之争,不是说恐怖分子和美国的较量,是整个西方和伊斯兰世界的战争,所以这个战争会打的时间特别长,美国采用的战略就是直接的军事打击。
美国打击伊斯兰世界除了拔除俄罗斯战略据点,控制石油这个考虑以外,它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牢牢地控制这个地方的资源。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美国无条件支持以色列,那就是以色列实际上是整个西方势力的总代表,就是美国和西方楔入伊斯兰世界的一枚钢钉,所以不仅美国支持,英国、法国也支持。要不是西方这些国家支持,10个以色列在这个环境中也活不了,就是美国长远的大布局,就是有以色列在,伊斯兰世界就不可能复兴。所以说为什么美国打败了伊拉克以后,还一定要把萨达姆绞死,并不是说小布什因为萨达姆派人杀他父亲,个人有仇,这个东西太狭隘了,他主要是要给伊斯兰世界做个样子看,谁敢反对美国,萨达姆就是下场,就是要把阿拉伯世界的强人绞死。
所以说在把萨达姆绞死之后,美国又把战略焦点用于对付伊朗,下一步伊朗又成为美国针对伊斯兰战场的一个战略焦点。因为我们主要讲的是针对中国,所以这块就不展开讲。
美国的第二个对手——俄罗斯,它的战略是继续进行冷战,通过北约的东扩,吸纳独联体的国家,不让俄罗斯复活,你不是死了吗,死了以后害怕它活过来,通过加入欧盟、北约,把这些国家全都纳入到美国和欧洲的西方范围内,然后再继续挤压俄罗斯,进一步制约俄罗斯本土。这就是去年8月8号我们开奥运会的时候,突然格鲁吉亚发生战争的原因,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发生战争以后,美国和北约的舰队马上就开过去了,双方就在这个地方进行大范围的战略对抗。为什么俄罗斯在这个地方寸步不让,就是因为俄罗斯已经看到这一点了。就是美国下一步就是要把俄罗斯还剩下的30多个联邦,像肢解苏联一样肢解掉,俄罗斯看得非常清楚,一个是在外部要对西方、美国寸步不让,第二个就是在内部对这些分裂势力坚决打击,毫不留情。所以说我们现在很多人经常说冷战结束了,不要有冷战思维。冷战真的结束了吗?冷战结束的只是第一个阶段,俄罗斯目前还是美国和西方的心腹大患,北约的新任盟军司令10月2号说,北约下一步很可能与俄罗斯在北极发生争夺战,当然目前还处在一个冷战的层次上进行交流,至于说双方什么时候进行军事层面的较量,这个我们还要拭目以待。
再就是美国对中国是什么样的战略,这就是综合性的。美国对中国采取的占领基本上是经济掏空、地缘包围、军事遏制、政治高压、内外夹击、持续干扰,还要加上一个贸易围堵。美国对中国总的目标:美国已经按照中国的太监模式塑造了日本,现在又准备按照日本富而不强的模式塑造中国。所以如果中国还要坚持你的独立自主,还要维护民族的尊严,那美国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对你进行遏制,包括挑起周边国家对你进行战争,包括直接的军事干涉,直至进行最后的肢解。从1951年中国和美国发生战争以后,美国中情局制定了一个戒令,刚开始还不叫戒令,就是如何通过国家级的行为,通过多种方面,从各个层面、多个角度对中国进行肢解和破坏,写了10条。一直到21世纪初,这个就基本上完备了,从它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今天我们中国的很多现象,大家对照一看,基本上就出来了。一个是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教育,替他们制造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这一点我们深圳的朋友最清楚)。让他们不以虚荣为耻。第二,要尽一切可能要让他们向往美国的生活方式。第三个是让他们集中于体育表演、色情书籍、享乐游戏、犯罪性电影、宗教迷信。然后还要经常制造一些无聊的事情,让他的人民公开讨论,然后在潜意识中就种下分裂的种子。第四,特别要在他们的少数民族里面找机会,分裂他们的地区,分裂他们的民族,分裂他们的感情,在他们之间制造新仇旧恨,这是完全不能忽视的策略。第五条是丑化领导。第六条是宣扬民主,就是要让他们相信美国。第七条就是尽量鼓励他们的政府花钱,鼓励他们向美国借钱,这样我们就有十足的把握摧毁他们的信用。但是目前这一点反过来了,是美国向我们借钱,我们向人民借钱,正好把这个局势反过来了。总而言之,他有一条,我们大家要知道:让他们的货币贬值,通货膨胀,让他们的物价失去控制,他们在人民心目中就会完全垮台。第八就是以我们的经济和技术优势打击他们的工业,只要他们的工业在不知不觉中瘫痪下去,我们就可以鼓励社会动乱,所以我们在表面上要非常慈爱的帮助他们,这样他们的政府就显得疲软,一个疲软的政府就会带来更大的动乱。下一步就是毁灭它的价值观,最后一条:暗地运送各种武器,装备他们的一些敌人,以及可能成为他们敌人的人们。那就是我们前面讲的那个大的包围圈,他不仅给在包围圈内的所有国家提供武器,他还和他们结成事实上的、公开的和隐形的联盟。
美国在1951年和苏联这么紧张对峙的情况下,它还没有忘记中国,现在已经把中国列为它的潜在对手的时候,它怎么可能放松对中国的包围呢?所以美国兰德公司在1999年给美国政府提过一个建议,他说美国的对华战略应该分三步走,第一个是西化分化中国,使中国的意识形态西方化,就是改造一个富而不强,不要和别人对抗。第二步就是在第一个成效不大的时候,进行全面的遏制,并形成对中国战略上的合围,这就解释了我前面说的包围圈,美国正是按照美国兰德公司提出的这个战略设想在走,第一个还在分化你,第二个还在包围你。下一个我们就看第三步了,如果前两步都不能得逞,不惜与中国一战。当然作战的最好形式不是美国直接参战,而是支持中国内部谋求独立的地区,或者与中国有重大利益冲突的周边国家,鼓励中国周边的内乱。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去年会出现3?14的事件和今年为什么出现7?5事件,下一步还会出现其他的事件。
1985年,美国一个重量级的战略家也为美国设计过一个蓝图,这就是我们前面讲的美国的三大对手、三大敌人。他说美国在全球是三条战线,一个是欧洲战线,刚才我讲了,实际上俄罗斯战线还是欧洲战线的延续。第二个斗争节点就是远东战线,就是集中在日本、中国、朝鲜半岛,关键的区域就是在菲律宾和台湾。第三个就是远西战线,就是伊斯兰世界。这是美国在1985年设想的东西,到目前为止,美国整个国家的设想都是按照布热津斯基和兰德公司两个设计在走。
今天世界的新闻基本上是在伊斯兰世界、俄罗斯和中国之间来回转,我们要是看报纸、新闻联播,大家都应该很清楚,实际上基本上都是不利于这三大集团。但是我们还要注意一个问题,目前我把它形容为四国演义,这四国演义里面,并不是说俄罗斯跟我们站在一边,都是它的潜在敌人,我们就可能形成天然的盟友,不一定。在今年的9月17号,美国宣布在东欧放弃部署反导系统,北约同时邀请俄罗斯共同建立反导系统,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美国后撤了一步,美国向西方、俄罗斯伸出了橄榄枝。事实上我认为这里面潜伏着一个阴谋,就是美国在中亚这个地方对俄罗斯放松一步,下一步可能针对伊朗。因为俄罗斯这个国家被他们自己的学者称为叛徒国家,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什么朋友都敢出卖。这时候伊朗还把俄罗斯当成他们唯一的朋友,我觉得国际上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所以我一看到俄罗斯要和西方套近乎,我马上就感觉到伊朗的麻烦可能来了。美国打不打伊朗,在以往我认为美国可能是不会打的,但在目前金融危机的情况下,完全有可能。为什么会打,一会儿再讲。

美国现在对中国除了地缘包围以外,还有其他的一些暗算手段,其中就有经济绑架、美元陷阱。经济绑架这点我要讲一个情况,改革开放30年,我们利用外资8000亿美元,我在新华社内参部了解到的情况是,这些外资在中国已经控制了我们国家28个重大产业中的21个,还有7个目前处在合资的状态。已经控制了我们的很多产业,这些外资下一步还要控制中国的粮食,一旦控制了中国的粮食和猪肉,这块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我觉得如果把这个领域控制了,中国的大麻烦可能就来了,但是目前正在向这个领域迈进。美元陷阱我们都知道,现在美国已经公开说了,美国的《华盛顿邮报》说:中国现在已经成了绝望的赌徒,中国不断的向我们出口有毒的玩具,我们应该向他出口有毒的债券,这些债券全部被中国人拿在手上了。中国现在已经基本上成为老虎机旁边的赌徒,中国不往里面注钱,美元就要贬值。中国要往里面注钱,不断的注钱,美元只不过是推迟一下,早晚还要贬值,这就是陷阱,所以现在中国也没有办法。我在今年的7月份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新民周刊,我说在金融危机的后面有美国的战略玄机,就是为什么美国发生金融危机,美元不贬值?我们可以思考一个问题,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时候,所有发生金融危机的国家货币贬得一塌糊涂,一文不值,贬值几百倍,为什么到美国发生金融危机的时候,美元不贬值呢?它还要升值呢?这就是诱饵,诱使中国和日本
继续买,不断的往里投,直到把你全部的财富都弄进来,然后一下子彻底的贬值到底。后来很多的学者、老百姓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金融危机不出来,我们还不知道这么多钱在美国人手上。我都是第一次知道,吓了我一跳,中国到现在有2万多亿美元的外汇,除了8000亿的国债以外,我们还有几千亿买美国的两房债券,还有其他的金融衍生品,将近1.5——1.6万亿美元在美国的手上,所以我就觉得这个问题非常的严重。现在看,由于美国的诱饵策略也不是太成功,美元到现在已经基本上顶不住了,从4月份到9月份,美元已经贬值了12%,也就是说中国已经损失了1000多亿美元,这只是帐面上,还不算其他的,这1000多亿美元,还不算前面损失的几千亿美元,那个都不算了。因为我们开过一个内部的会议,那个数据我也不能透露,那已经损失掉一大笔,现在又损失1000多亿。1000多亿美元相当于什么概念呢?相当于美国现在所有10条大型航空母舰全部的价值,加上他们的飞机。也就是说它一条航空母舰全部配备齐就100亿美元。可是我们现在5个月已经损失了1000多亿美元,也就是说我们丢掉了10条大型的航空母舰,下一步怎么走,我还不知道。所以说我们这8000亿美元买的全是美国的债券,人家的8000亿美元控制了我们21个产业,所以我认为经济方面就有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一直有一个担心,我认为美国借我们的钱就是以合法的名义侵吞我们中国30年的财富,让我们中国没有钱买技术、买资源,实现工业化,把你的钱全部借光,让你没有钱用,也让你没有钱进行军事现代化。

除了经济上的情况以外,外交上美国现在对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是什么?在摘走我们周边的三颗小卫星。我们中国周边是比较可怜的,我们在庆祝新中国建国60周年的时候,有人说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我不信,就买了一个放大镜在世界地图上找,我们的朋友在哪儿呢?找来找去,找到三颗小卫星,这就是围着我们转的三颗小卫星,现在这三颗小卫星基本上都快晃荡得差不多了。首先是朝鲜,朝鲜的情况我们都很清楚了,连续不断的新闻,包括前不久我们的领导人去,但是去完以后没多久,它又放导弹了。所以这个地方阴晴不定,我认为朝鲜的心思我们还没有搞清楚,它到底想干什么。所以我连续不断的去了几次,我自己的分析认为他目前的领导人为他下一步政权的延续在考虑,谁能够给他提供保护,它并不是真的想拥有核武器,它要核武器干什么呢?也不能吃,也不能喝,你拥有核武器也不能和其他的国家作战,就算你拥有几颗,打到其他的大国,你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别人给你放几颗,你马上就没有了,它非常清楚,它现在就是以这个东西作为筹码,就是要求这些大国给它提供持久的保护,如果我们不能提供,它一定会向美国要求。所以我一直有一个担心,就是总有一天,朝鲜会倒在美国的怀抱里,它一旦倒在美国的怀抱里,比韩国还会亲美。但是目前因为是我们的好朋友,我就不能说太多的坏话。第二个,美国现在已经控制了巴基斯坦,它在巴基斯坦有很多的驻军和基地,事实上巴基斯坦对我们国家的作用基本上发挥不了。巴基斯坦对我们国家的作用有两个:一个,它是伊斯兰国家,通过巴基斯坦这样一个中间环节,我们中国可以搞好和伊斯兰世界的关系。所以美国为什么策划7?5事件呢?就是要让中国和伊斯兰世界发生矛盾,美国把这个祸往东引,让中国陷入恐怖分子的袭击中,美国脱身。
但是由于中国和伊斯兰世界的关系还比较好,所以美国现在就进驻到巴基斯坦,就是要搞坏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战略关系。第二个就是切断中国通过巴基斯坦通向印度洋的通道。目前美国这两大目的基本上都实现了,所以巴基斯坦对于我们的战略作用价值正在下降。
 
还有一个就是果敢事件,果敢事件枪声响之前我已经到那儿了。当然我没有预计到这个地方会出事情。枪声熄了我才从成都军区作战部走出来,当时我跟作战部长说:你们犯了一个错误。他说:为什么?我说:你们怎么可以看着他们打我们的华人呢?果敢这个地方大家要知道,全是华人的自治区,高度自治,由彭家声管理。什么人在这儿自治呢?都是我们60年代、70年代去的知青,而且大部分是四川人,一口四川话。它突然对这个地方大打出手,我说:我们离得这么近,你怎么可以坐山观虎斗?你不动。他说:我们不能动,军队应该听从国家的调遣。我说:你应该采取其他的方式,比如说部队调动,大炮架起来,飞机起飞等等一些行动,震慑他们一下,你不能看着我们的人就这样被他欺负。他说:现在已经这样了,下一步怎么办?我说:下一步你就麻烦了,下一步可能有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现在缅甸还有5支反政府武装,下一步缅甸会一个一个的把他们打掉。第二,这些武装全打掉以后,缅甸这个军政府要离中国而去了,它想走。“军政府”什么意思?它是不考虑民间的意愿,不怎么考虑国家的利益,它考虑的是自己这个政府的生存,它为什么跟中国好?我是在这里客观的分析它这个国家,事实上缅甸这个军政府对中国也不信任,因为它一直在担心被其他的国家入侵,被其他国家控制,所以前不久我的一个好朋友,《环球时报》的邱永峥到了缅甸的首都,他说整个
缅甸的首都只有不到20辆的出租车,后来他跟一个出租车司机说:我想去你们的市中心看看。他说:我在这个地方20年了,我也不知道我们的市中心在哪儿。根本就没有市中心,它这个城市里面只有散居的一些普通的房子,什么都没有。所有的国家部委全部驻在深山里面,它的旁边全是军营。这个军政府西方对它非常的不信任,对它制裁,在这种情况下,才倒向中国,寻求中国的保护。实际上对中国的也非常的不信任,现在它为什么突然要打中国?彭家声说了一句话,我认为把这个问题说透了,我后来看到他这句话的时候,他这句话讲的基本上跟我在作战部里讲的话一样。他说:缅甸军政府很想跟美国、欧洲国家发展关系,急于证实自己不是中国的傀儡,这就是军政府单挑果敢,对华人下手的原因,这里全是华人,打掉华人的武装之后,然后对华人进行了一次屠杀。
虽然不像印尼屠杀华人这么惨烈,但是也差不多。占领完了以后又想驱赶非法入镜的中国人,因为很多中国人在那边做生意是没有护照的,因为它是华人的自治区,所以很多中国人去是不需要护照,所以后来驱赶中国人。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受到了我们的警告。所以它现在就是想通过杀华人这个行为讨好美国人。
 
在缅甸对华人动手之前的几天,也就是8月份,就是我们中石油输油管道动工的时候,它打起来了,要杀华人。而在这之前,美国的一个参议员访问了缅甸,缅甸军政府居然用接待国家元首的待遇接待一个参议员,所以说这个事情不简单。就在果敢战事的同一天,中国新华网公布一则消息,中国向缅甸赠送了一批铁路机车,而同一天美国国务院却发表声明,严重关切缅甸的军事行动。美国在背后指示了这个行动,他要严重的关切,一边拉着中国的盟友,然后一边还让中国感谢它,好像它比我们还要关切这个地方,这就是他们在玩的东西。所以说我认为这个事情下一步很有可能缅甸向西方倒去,它一旦倒去之后,我们就失去了南海的一个战略支点,中国南海下一步的布局就非常麻烦了。
美国一边在摘我们的三颗小卫星,同时还在内部组织、支持所有的反华势力,这些反华势力实际上我们大家也都知道,实际上对我们中国不友好的势力的总后台全是美国,但是问题是这些势力基本上都联手了,原来都是各自干各自的,现在不一样了,所以达赖在搞3?14事件的时候就跟热比娅联系,热比娅搞完新疆的事件又跟达赖联系,双方又站在一起了。所以你看达赖哪像一个和尚?他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不管了。(达赖和热比娅拥抱的照片)这哪像个和尚?伊斯兰教规也不允许这样,双方为了他们的利益什么都不顾了。达赖跟民运分子魏京生、民进党全部都连在了一起,同时还在我们的内部(很多重要的经济部门、学术部门)安插了大量的间谍。因为我在北京的很多学术部门都是他们的兼职研究员,或者他们内部的客座教授,经常跟他们进行一些学术方面的交流,他们的教授基本上就是利用他们自己的声望,传递一些为美国服务的观念。我在这里讲一个北京大学的教授,名字我不点了,因为我是他们的研究员,我在探讨的时候,他就说过,他说:中国的未来取决于美国,为了换取美国的信任,中国有必要单方面销毁我们的核武器。我马上就站起来说:你是吃谁家饭长大的?你是什么皮肤?你怎么说美国的话呢?要单方面销毁我们的核武器换取美国的信任?你这句话是说我们应该把我们的胳膊、腿砍下来,然后让别人相信我们没有威胁他吗?清朝的时候,我们的朝廷是多么想让世界相信我们没有威胁世界的诚意,结果怎么样呢?最后被人家瓜分了。我说你怎么能混乱到这个程度呢?后来他跟他的研究生不断的请我吃饭,所以我就怀疑这个人是美国间谍,但是我没有证据。
我们不要认为他们在我们中国,在我们的很多机构,他就是我们自己人,在为我们的利益说话,不是这样的,国际问题更不用说了。商务部法规司的一个副司长,这么小的官,他起的作用多大?他制定的法规,都是有利于外资如何用非常便宜的价格收购中国优良的国有资产,通过法规的方式。我们可以想像,通过这么一个简单的手段,制定一部法律,有利于外资进中国,有利于外资控制中国。所以想想,我们今天失去的21个大的产业中,他们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所以每一个重要的间谍,他的作用都会相当于100万军队。就像当年一个以色列的间谍,差点当了叙利亚的总统,他居然当上了叙利亚的国防部长。所以阿拉伯世界跟以色列作战的时候老是打不赢,你的国防部长都是人家的间谍,你怎么能打得赢呢?所以我们的情况现在是这样的,我觉得这里面的间谍不在少数。在前几天,我们跟总部的人私下聊天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没有根据的推测。他说:你认为目前我们中国有多少美国的重量级间谍?我说:我认为4位数,他说:差不多。只不过说我们不知道,不知道我们的安全部门知道不知道,反正不在少数,这些人的危害非常大。陈水扁就不用说了,他是公开承认他是美国的,当然他是胡闹的。这些对我们不友好的人联合起来以后,实际上对我们国家造成的危害,给我们内部造成的危害非常的大。由于时间关系,这个事件我不展开讲了。
西藏这块,我曾经为了这个地方连续去了好几趟,不夸张的说,2007年11月份,我是我们国家为数不多的,预测到2008年3月份要出事的人。2007年11月份,我跟四川武警总队的总队长王佐明少将,在他的司令部就说过这个问题,我当时看了他的大量的东西。因为我有一个比较好的优势,就是我的身份可以进入到一些敏感的地区、敏感的部门,可以看到一些内部的情况,不仅可以看到一些资料,有时候还可以到一线去。
我去了以后,在这个地方一看,2007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当然这些事情在很高的程度上是不对外公布的,我看了他的录像,看了之后真是把我吓了一跳,在收缴的藏民武器中,很多大转盘机枪,就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我们用来打击美帝国主义的大转盘机枪,很多挺,手榴弹、很多重型的武器。我当时就觉得这个问题非常严重,而且这个区域非常大。以往我忽略一点,因为藏区的人住得比较分散,我说这些人怎么动员呢?因为我从军事角度看,军事上要讲一个动员,你不能光看到威胁,你还要看到他威胁的力量,其中威胁的力量之一就是你的动员能力,因为军队讲究动员。我说:你动员怎么办?但是我后来一看这个录像,我发现藏民动员能力非常强大,实际上这就是手机惹的祸。没有手机的话,他骑马通知,那就慢多了,现在有了手机,他用手机动员,加上藏区是高原地带,所以他们骑马,骑马有的时候比我们开车还要快得多,交通工具全是马,并且通过手机动员,很快就能组织大量的力量。而且我一看他们围攻我们武警的这些人(以往我们有一个政策,在牧区的藏民可以打猎,打猎的藏民允许他们有枪,就是我们的半自动。大家可能看过一些图片就知道,他背的半自动步枪上有两根像弯角一样的东西,这是什么东西?这是支架,就是支在这个地方打猎,因为藏民的子弹少,他要节约子弹,所以他们的枪法都特别好,再加上支架,打猎就非常准确,都有两个支架,这是国
家批准的,允许他们用这个武器),我看到录像里面,他们拿的这些武器,有个别的有手枪,还有拿的冲锋枪,冲锋枪就不是打猎用的了,这是打人用的。
我一看这个东西,我说这个事情比较麻烦,结合我自己多年研究的成果,所以当时我跟他说:这个地方2008年3月份有一个大问题,可能会出事情。他说:不可能,这边的情况不像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有些事情在苗头的时候,我们都把它压下去了。确实也是这样,他们一有苗头,我们的驻军——武警的警惕性还是非常高,因为毕竟我们是正规军,一些装备还是比较好的,基本上就把它压住了。我说:但是明年会有大问题,2008年的3月份,北京开两会,全国人民的注意力全都在两会上,你看那报纸、电台全是两会,人民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来了。2008年3月份陈水扁还要搞选举,解放军的准星全部瞄准台湾了,怕它搞独立,这时候西南是一个空档,它可能会打你个出其不意,你要小心。他说:没那么严重吧。我说:严重不严重,反正我要提醒你,这件事情一旦出来不是个小事情,肯定非常大。所以后来15号他正在北京开两会,匆匆忙忙的就走了。这是一个事件,当时我就预料到了,当然我不是说我料事如神,因为我看了大量的东西,再加上我对达赖这个组织的理解,只要达赖不死,这些事件是一个不会少下去的,会继续不停的闹下去,只是要借助各种各样的时机,他们在这边闹,然后国际势力予以配合,所以每次达赖只要在这个地方闹,一些国家的一些领导人,欧洲领导人和美国领导人马上掀起一波对达赖的接见,每次都是这样,这是一个规律。
 
从那个地方回来以后,我又去了新疆,到了新疆的南疆走了一圈,后来我又跟首长汇报,我说:新疆也有麻烦。跟我去的有很多兰州大学、四川大学、中央民族研究院、中央民族大学的一批博士生导师,沿途我老跟他们说:南疆倒不一定,新疆很危险。他们不相信,一路嘲笑我,他们说:你这个当兵的认为什么地方都危险,哪有什么危险?你去了南疆以后,人家维吾尔族的姑娘还跟你跳舞,哪有什么危险?我说危险都在这些舞蹈的后面,是你看不见的地方才危险。他们都不相信,结果回来以后果然危险了,这就是他们看不到问题背后的实质。但是为什么危险?这个问题因为过于敏感,我在这里就不过多的讲。我只是讲这个地方的危险目前只是一个开端,大家记住,不会因为我们把7?5事件平息,它就算完了,根本就不是。这个地方的问题非常复杂,有我们内部的问题,有外部的问题,既也三股势力的问题,它同时还有美国操纵的问题。只要美国在不停的操纵,这个地方就会不停的出事,像达赖、热比娅这些人都是美国拿在手上的道具,是一个木偶而已。只要美国这个手不停的转动,这些人就会不停的转动,他只要一转动,这个地方就会出事情,而且我觉得我们也不应该过多的强调三股势力,强调多了以后可能会有一些副作用,有客观原因,也不仅仅是这个问题,这些三股势力在当地还有大量的民间支持,应该说有相当多的人还是支持他们的,所以这个地方的问题非常的复杂,所以以后会引起很大的问题,而且因为这个事件以后,实际上在两个民族心理上造成了非常大的创伤。我有一个朋友是新疆社会科学院的,维吾尔族人,我那天就问他:你们现在想什么?他说:我们在想我们的孩子怎么办。这个问题出来以后,会有非常长远的影响。我说:很多汉人呢?他说:汉人在想40万人民币买不了我的一个亲人,他在想着复仇。我说这个事情就变得麻烦了,这个地方的问题下一步会比原来的问题会更复杂。原来这个问题爆发的时候会有其他的原因,现在还有两个民族的仇恨,一个民族对另外一个民族的仇恨,一个民族对另外一个民族的恐惧,这两个心理向极端化方向发展都不是好现象,今天我们不展开讲这个问题。美国对中国的围堵中还有一招,因为它目前对中国采用的不是军事手段,就像十条戒令一样,它里面很多东西都是阴的,我们自己感觉不到。我认为它其中的阴招之一就是给我们中国人灌迷魂汤,就是我们现在说的GDP,我在6、7月份在《环球时报》参加了一个论坛,《环球时报》当时邀请了我们国家60多个人,号称是中国战略界的精英,那天在开会的时候,我本应该在下午发言,但是听了他们上午的发言,我忍不住就把话筒抢过来了,我就要发言,因为他们说的话,我认为实在是没有常识。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讲,我们的GDP今年已经是世界第三,到年底很有可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他说我们再忍10年,就可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GDP大国,到这个时候,我们中国说话就算数,我们就可以扬眉吐气了。我说:这个谁告诉你的?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据我所知,1840年的时候,清朝的GDP是英国的6倍,英国是什么国家?它是日不落帝国,世界帝国,它的GDP占世界的5%,我们占世界的33%,相当于我们的1/6。我说:你的GDP比英国大这么多,你怎么不去肢解欧洲,你怎么被欧洲肢解了?所以说你的GDP这么大,人家还是不怕你。谁也没有把你的GDP和你的人口数量当回事。我们的GDP也多,人口也多,清朝军队当时有100多万,1840年进虎门的英国远征军只有4000人,结果我们100多万的中国军队向人家4000人的一支军队签订的《南京条约》。为什么?所以你看当年八国联军画的漫画,你不是说龙很厉害吗?你也多、也有钱,怎么样呢?没有人怕你。而且我说我们到1894年,就是在人家夺了50年之后,我们的GDP还是日本的9倍,你比日本多这么多,你怎么不把日本打败,把琉球收回来?反而被日本打败丢了台湾呢?这都是GDP比人家多得多的情况下。
他说:那为什么美国的GDP今年占世界的1/3,美国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呢?我说:我给你解释,为什么清朝占世界GDP1/3的时候,你不是强国,为什么美国占世界GDP1/3的时候,人家是强国,这就要看GDP是由什么构成的。不能光看GDP的数量。
今天美国GDP的构成是什么?太空产业、航空产业、船舶制造,人家的航空母舰全是人家自己造的,民航全是他们造的,军机他们自己造的。计算机产业、生物科技、现代农业,所以它占世界第一的军事优势就是这些东西在支撑。日本的GDP是什么呢?汽车工业、电子工业,全是这些。正因为这些工业奠定了日本在世界上第二强国的位置。俄罗斯的GDP现在也是机械制造、航空工业、核工业。所以说尽管俄罗斯的GDP只有我们的一半,但世界上仍然把俄罗斯当成大国,这也是俄罗斯下一步必将复兴的基础。
再看清朝,我们清朝的GDP是什么呢?解释了今天,我再解释过去,清朝的GDP是茶叶、蚕丝、瓷器这些玩意儿,人家是什么?铁甲舰、大炮。人家是这些东西构成的,所以我说战争是双方GDP质量的对撞,不是GDP数量的抵消。那天和我们军工产业的一个老总聊天,他说航空工业的老总提出,航空工业要在近几年内达到万亿的产值,就是我们航空工业的林左鸣,我说这个人真是够左的。达到万亿有什么用呢?这个军工产业的领导跟我说:如果不掌握核心技术,单纯追求GDP,那就狗屁都不是。他一句话就提醒我了,我说这个GDP,它不就是“狗的屁”的汉语拼音吗。我说我们中国的经济学家不仅没有军事常识,也没有历史常识。我们的GDP都是没有国防转换能力的。但是这个
“狗的屁”被我们的很多学者、官员用于欺骗我们的人民。我说:你们不能拿这个气泡欺骗我们中国人民,应该把这个真相让我们中国人民理解。你的GDP上来了,你虽然是世界第二,谁会因为你的GDP是世界第二,人家就承认你是世界强国呢?没有人这样认为。只有当你的GDP质量上来以后,大家才会承认你。所以我认为我们今天的GDP也跟清朝差不多,主要是什么构成的呢?房地产、纺织品。这儿有一句话是薄熙来说的:8亿条裤子换欧美一架飞机”。8亿条裤子想想堆起来有多大,把一个大型的广场都占满了,才能换人家一架飞机。还有烟酒、玩具,就是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在战争时候都不能转换为国防力量,我们不能拿着玩具去跟人家打仗吧,不能抱着酒瓶子跟人家打吧。所以在战争的时候怎么办?那就“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的长城”。

所以我在前年写过一篇文章,我说房地产支撑不了大国崛起,就在我的《盛世狼烟》那本书里面,我当时有一个观点,我说:我们现在积极的发展房地产,是我们国内的垄断资本和国际资本联合起来打劫中国人民的财富,这是一个大战场。你让我们今天的中国人没有钱,让我们中国人民的子子孙孙都没有钱,你把这些钱全都剥夺干净,哪有钱拉动你的工业发展。这也就是我们今年拉动不了内需的主要原因,因为我们没有钱了。我们的钱去干什么了?买砖头去了。所以昨天《环球财经》要我写一篇文章,我还没有来得及写。就谈一个问题,说我们的经济学家为什么得不了诺贝尔奖,说我们的GDP已经这么大了,为什么还得不到诺贝尔奖呢?为什么美国现在金融危机了,美国反而可以得到这个诺贝尔奖。我要给他回答这个问题,你不是说你的经济发展非常快吗?为什么你得不了?我说:那是因为我们的政治家领导摸了30年石头,可是我们的经济学家领导摸了什么呢?摸了一大堆砖头。所以你看我们都是什么东西?这些学者里面,除了说GDP以外,基本上再找不出什么东西了。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不去发展高科技,发展房地产。北京的房子,在10年前最贵的公园6号达到6万一平米,今年当然更贵了。我是上个月去上海进行了一场演讲,当时跟我一起演讲的有一个是索罗斯的门徒金岩石博士,这个人很厉害,是经济学家,他给我提供一个信息,他说:下个月上海有一个楼盘就要开盘了,你猜一猜这个楼盘能卖多少钱?我说:那能卖多少钱呢?卖个几千万?他说:你太小看我们上海了。你以为光你们北京有贵房子吗?我说:我猜不出来。他说:我诉你,下个月开的这个楼盘,一栋房子8个亿,37亩的院子。我们就干这个东西。我们所谓的GDP全是这样吹出来的。所以我说,这就是我们的经济学家获不了诺贝尔奖的主要原因。《环球时报》前几天还发了一篇文章,他说中国的经济学者离诺贝尔奖虽然没有永远那么远,也有十万八千里。我说我完全同意这个观点。我觉得我们应该把我们的经济学家派到美国、日本去,做他们的顾问,取代我们的孔子,不要设孔子学院,让他们鼓动美国和日本搞房地产,让他们搞教育产业化。然后把他们国家搞垮,这样我们再授予他爱国奖,他不授诺贝尔奖,我们授他爱国奖。所以说我们现在提出这些东西,我就说航空工业,你不提出技术指标去造你的波音,你提出一万个亿,你为什么不提你在10年内造出中国的F—22,造出中国的波音呢?你30年能够造出这么一架飞机吗?不要说30年我们让你造一架飞机了,你能不能把一台发动机造出来。我们目前所有的主力战斗机的发动机全是人家的,尽管我们国庆阅兵在外观上看起来非常的漂亮。歼—10飞机用的是俄罗斯的发动机,飞豹飞机是英国的发动机,预警机EL76是人家的原机,我们的很多大型军舰用的也是人家的发动机,你连个发动机都造不出来,你搞1万个亿有什么用呢?
净在那边吹这个东西。所以我认为我们的这些官员什么都不懂,就懂GDP。而我们的一些企业家呢?也基本上政客化了,也在那边看GDP,都不看GDP背后的真相。所以我认为GDP这个概念已经毒化了很多人的意识,并且欺骗了很多人。就在无形中把我们变得什么都没有,我们除了拥有一堆砖头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我认为我们再也不能陶醉于“狗的屁”之中了。你的物质生产能力就是你进行战争的能力。进入工业时代以来,实际上战争打的全是工业技术和工业实力。所以为什么当年日本以不到百万之兵基本上灭亡了中国。我们14年抗战,日本进到中国来的军队是100多万人,真正打的就是60多万人,但是我们中国死了多少人呢?死伤了3500万。为什么?就是因为你没有工业。当年日本第一波进攻就把我们沿海全部占领了,当年的工业和今天的工业布局一样,全在沿海,沿海的工业被日本占领了,很多工业来不及往内地迁移,把我们近百年来的工业全部摧毁,导致我们这个国家就从工业刚刚启蒙的国家,又重新回到农业时代。这就是当年日本对我们的破坏,因为你没有能力保卫你的工业,你的工业不能生产出你的装备。我们可以看一个数据,在我们和日本进行作战的时候,日本已经生产了40艘航空母舰,每年生产1万架以上的飞机,坦克就不用说了。中国当时的三大军工厂,一直到民国的军队抵抗日本的时候,我们的三大军工厂只能造质量很差的步枪,连钢盔都不能造,这就是双方的区别。所以在战争还没打的时候,斯大林就说:如果苏联没有军事工业,就会和现在的中国一样,只要谁高兴,谁就可以蹂躏它,就是这个问题。我们当时的钢盔全是英国的瓜皮帽,是铁的,根本防不住子弹,但是我们连这个都不能造。由于没有这个工业实力,在二战中,我们的军队基本上没有获得现代化战争的经验。所以我就说,在今天这个情况,就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由于国家的经济形态,实际上也决定了我们目前军队的基本装备和外观形态,所以现在美国的军队基本上就是天上飞的军队。
我上次在《环球时报》也说过这个问题,当然很多人对我的比喻还不满意。我把美国比成老鹰,我说美国像一只鹰一样,飞得高,看得远,打得远。我说俄罗斯虽然飞得不高,但是跑得比较快,像鸵鸟一样,我说我们中国军队就像企鹅一样,很多人听了不舒服,但是现实就是这样。
 
下一个问题,美国人借我们的8000亿美元国债,我认为它不会还了。我们光知道买美国的国债,我们想没想过美国还?所以我就跟很多人说:你们现在买美国的国债,等于把肉送到美国的狗肚子里去了。现在我们的很多官员还跟美国的领导人说:你要保卫我资产的安全。美国人跟你说了:你放心,你这块肉在我肚子里很安全。那你什么时候拿回来呢?它回不来了。回不来这个问题,我有好几个理由可以支持。还是跟金岩石聊天的时候,他跟我说过,他跟索罗斯学习的时候,巴菲特他们有一个会议,当时巴菲特就说:我们美国的经济就是一个借贷的经济,不断的借债,推动我们经济的发展。这里面就有一个13岁的小孩问他:巴菲特爷爷,你不断的借债,你借的债,将来是不是要我们还?巴菲特就跟他说:好好学习,让你的孙子替你还。我就说:我们这8000亿国债要看美国孙子是什么还的。反正大家现在可以看到。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那次跟我同时演讲的,就是发明G2的门蒂斯,他当时有一个理论。当时底下的人问他,门蒂斯先生,刚才戴先生说了,这8000亿美元,你们肯定不会还我们了,你认为你们美国会怎么还?他说:当初我们欠英国人的债,我们把他们打跑了,后来我们又欠荷兰人的债,我们也把他打跑了。我们当然欠的不过就是8000万美元,这8000万美元和你们的8000亿就是一个数字不同而已,别的没有什么区别。这就是门蒂斯回答的,他欠谁的债,他就把谁打跑。所以说,大家要知道了,现在光想着这个东西,你借钱给人家,他最后还要打你,你不要忘了这一点,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开始说那个问题,他对我们进行包围。我们给美国的钱最多,美国对我们一点感情都没有,反而在坑害我们,还准备打你,这就是现状。
最后一个,美国带头,世界正在对中国发生暴徒般的贸易攻击。在9月份,奥巴马对我们宣布制裁以后,现在已经有55个国家在几天之内对我们起诉,进行反倾销。这是一个美国人说的,他说:目前世界各国都在拉帮结派,利用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对中国发起暴徒般的反击。这是美国的教授说的,在这里面,美国起一个带头作用。所以你看用贸易围堵,中间这样包围,里面再掏空,这就是我们目前面临的现状。
讲到这个情况,我又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中国面临的情况,我们除了内忧外患的问题,中国到最后可能会面临一场战争,为什么是这样?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美国是一个军工综合体的国家,美国有1/3的企业在从事军品生产。为什么呢?是因为军火是暴利产业,它生产这个东西干什么呢?卖出去。怎么能卖出去呢?打仗。不打仗谁要军火呢?所以美国到处打仗、到处制造战争。美国通过战争拉动它的工业发展、拉动它的技术进步。我们今天用的很多东西,实际上都是美国的军工产品。我们的手机是美国在朝鲜战场上用的一个战场通信系统,那就是手机的原型。你的电脑是美国当时在核军备竞赛中为了超越苏联发明的。这些都不是民用的,都是把军用的技术转为民用。所以美国这个国家是通过战争、军事拉动它的技术进步和经济发展的。所以我就说,打仗美国可以要别人的命,不打仗就要美国的命,它一定会打仗。所以现在欧洲还给奥巴马授予一个和平奖,实际上就是怕奥巴马继续打全世界,现在把老虎当一个猫一样的哄。但是我认为奥巴马没有这么傻,傻子也当不上总统。
 
第二个不能摆脱战争的原因是战争总是跟着财富走,这是世界经济规律,就像食肉动物跟食草动物走一样的。所以我们可以看20世纪3次财富大的转移,第一次是欧洲从中国抢完财富以后,欧洲暴富起来了,就是在50年代以前,欧洲成了世界的财富中心,就在这个地方连续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第二次财富转移发生在七八十年代,中东的石油成为西方的命脉,所以从那时候,中东连续打了20多年5场大的战争。现在又是第三次大的财富转移,就转移到了亚太,转移到了中国,世界财富的中心。中国凭什么能逃过战争的劫难呢?
所以我们不能逃过战争劫难的第三个原因是:经济危机一般都导致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因为英国的经济危机导致的,第二次的世界大战是1929年美国的金融危机,到1939年一场大的战争结束了,2009年又发生的危机,兰德公司又提出来了,与其用7000亿美元救市,不如用7000美元打一仗。所以美国现在不是打不打的问题,而是在哪儿打、找谁打、打谁的问题。我认为目前中国正在面临被瓜分的危机,现在我们梦想的还是复兴和崛起,但是你在人家的眼里实际上就像一个牛一样,已经长大了,人家考虑的是什么时候开刀,什么时候宰杀你的问题,尤其像我们深圳,大家都这么有钱,有钱要非常关注安全问题。你再有钱,这和国家的安全比起来,也不过是一根毛而已。国家才是一张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我们应该关注国防的安全。甲午战争的时候,我们一仗失败,日本让我们赔了多少钱?相当于日本GDP的7倍,一下子赔给日本,所以你的GDP有什么用呢?全部变成人家的战利品。所以我到处呼吁,不要迷信GDP,一定要建立我们的战略产业。
我认为未来20年,中国可能会面临一场大的灾难。为什么我说20年呢?我们现在不断的在用吹泡泡的方式、发钞票的方式推动我们的经济在发展,到2030年的时候,我们的城市化达到最高峰,正好也是世界走出金融危机,世界新一轮经济革命完成的时候,而且很多国家的军事革命也完成,它的新经济也完成。新经济完成了,里面还有一个规律,基本上就是先进的军队对落后的军队进行屠杀,然后抢劫他的财富,改变世界格局。所以这个时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
腐败问题也会加速我们外部灾难的到来,现在我认为我们的很多官员已经腐败到极端无耻、无边界的程度,这会导致我们外部的危险加速到来。重庆不是在打黑吗,我要问一个问题:其他城市比重庆白多少?我们现在的国民意识,不仅是很多官员腐败,人民也腐败。为什么胸无大志?对很多问题都比较怯懦,不敢打仗,不敢主持正义,也不敢高声说话。所以说1898年罗斯福总统怎么说的,跟我们今天中国的情况差不多:自满自足、贪图自己疆域内的安宁享乐,渐渐的腐败堕落,对国外的事情毫无兴趣,不干涉内政。忘掉了奋发向上,苦干冒险的高尚生活,整天忙于满足我们肉体暂时的欲望。洗脚、洗头,你看我们洗头中心多少?深圳我不知道,北京这些大的酒店洗头城,基本上把党政军的机关全包围了。可是对外呢?畏惧战争、闭关锁国、贪图享乐,这种民族在别的民族进攻面前,它肯定是要衰败的,历史规律就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很类似当年统一后的德国,到处弥漫政治市侩主义、投机主义和软乎乎的幸福主义,马克思?韦伯说的真是形象。
如果我们中国先被肢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如果中国被肢解,会被分裂成7到8个小国,这7到8个小国都会竞相的向美国寻求安全,然后成为美国的盟国,然后进攻俄罗斯,和俄罗斯发生直接的碰撞,然后和俄罗斯进行核大战,同归于尽,这是必然的。如果俄罗斯先被解体呢?那么这些小国也会加入北约,掐断俄罗斯目前对我们所有的输油管线,让中国饿死,让中国屈服,还要成为为他们打工的奴隶。所以我认为我们要想不被肢解,必须要从精神上和体格上同时强壮起来,要像世界上真正的将要崛起的大国一样。当年八国联军在屠杀中国的时候,他们很害怕,他们说我们今天这么欺负中国,万一有一天中国人上来以后,也到欧洲这样对付我们怎么办?他们很害怕。但是我觉得他们今天可以放心了,因为我们今天去的是这个老头(孔子),到处设孔子学院,

孔家店又在我们的思想中恢复重建。在我们设这些东西的时候,遍布中国的全是教堂。而孔子事实上是比较注重文武兼备的,我们现在不讲这个东西了。这也就是我不断的到处演讲,向人民传递一些真实的信息的基本原因,我认为我们不能稀里糊涂的就被人家宰掉了。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有宏观的战略布局,在这个时候,实际上还是有很多机会可以利用的,把我们内部的事情搞好,把我们国家建设得强大,在外部抓住机会、创造机会,再一个就是进行四个整合,一个政治方面的整合,把我们内部不同的民族都整合起来,我们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应该团结起来。把版图整合起来,赶紧把外面的地该收的收回来。我始终主张我们的军队一定要走出去,不要老等别人来打,所以我最反对动不动说军队是我们的长城。怎么是我们的长城呢?应该是国家的长剑。我们已经失去了这么多的土地,今天我们该收回来的就要收回来,收回来干什么?替我们的祖宗把这个帐追回来,老祖宗丢的东西不能继续丢了。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有一些战略眼光,不应该一味的避战。一些合理合法的战争该打还是要打。这就是我当时和徐将军不一样的观点,他说南海会有双赢,我说不可能有双赢,除了他们走出去,我们不要他的租金了。其他的哪有什么双赢?所以,我觉得对于争端,我们可以选择外交解决,但是一定要有武力解决的决心和准备,这是替我们的祖宗追帐,没有什么可含糊的。
这里有我在书里写的几个观点,特别是在军事上、经济上,我希望我们的国家从GDP的迷途中醒过来,然后主张我们的军队一定要确立鹰击战略思维,打出去。我来的时候还带了一篇文章,就是给一本杂志写的,我说我们要在8000里外拦截战争。毛主席当时说过,我们最理想的就是把敌人消灭在他的出发地,不要跑到我们国内来打,就像我们深圳一样,这么好的城市,怎么能我们的城市跟别人打仗呢?应该在别人的国土上打仗。最低也要在公海上跟他打,绝不能在我们的本土迎接我们的战争。所以我坚决主张,我们的军队第一个军事能力就是要为我们的沿海提供3000公里到4000公里的防御纵深,因为我们没有盟国,也没有航空母舰,也没有战略支点,怎么办?任务在我们的空军身上。打得远一点,打到4000公里以外,谁想动我们的念头的时候,先把它干掉,全国人民全是鸽子,应该有一些老鹰。所以说,我们三军应该像唐僧的三个徒弟一样,各个都厉害得不得了,但是我们的陆军不能像猪八戒,应该像哪吒一样,空军可以学孙悟空。要提供三层保护,特别是空军,我觉得应该为我们国家提供8000里保护。
 
这次大阅兵大家也看到了,前面讲了这么多外患,但是我们还是应该振奋起来,毕竟中国的体格还是比较强大,加上我们的军队是身经百战打出来的。我今天在报纸上说了,印度根本不要和中国比,印度的军队不值一提,为什么呢?它没有战事。新中国是我们人民解放军一刀一枪打出来的,你那个印度是谁给你打出来的?不是印度军队打出来的,印度军队对你国家胜利根本没有任何贡献。而且你这个印度军队从你成立以来,也没有经历过任何一场像样的战争,所以和中国较量,你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上,所以我们应该对我们的军队有信心。但是我们还不能自满,在这个基础上还要继续努力。到什么时候中国才算强大?第一把我们现在失去的所有领土、领海全部拿回来。第二,能够为自己的国家生产自己制造的飞机、汽车,你别老组装别人的东西。另外一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各个国家欺负华侨的新闻,什么时候我看不到了,听不到了,我就相信中国真的强大了。特别是最后一条,我曾经听一个人说:美国人的护照上都有一条“美国军队是你强大的后盾”。等有一天,我们中国人出去的时候,护照上也印这么一句话:中国军队是你强大的后盾。什么时候把这句话加上去,中国就真正强大了。所以我们不仅需要装备先进的武器,还要有尚武精神。
在今年的4月份,香港《争鸣》杂志第一条“军中鹰派崛起”,说的就是我。他说戴旭已经取代朱成虎成了中国最大的鹰派,当然是用一种非常警惕的眼光看。我当时写过一篇文章说,我们13亿鸽子不应该有一只老鹰吗?所以有很多的问题是值得我们思考、值得我们努力的,我们不能贪图享受,为了肉体享受和简单的一些安宁失去了我们所有的东西,不能穷得只剩下钱,我们应该拥有高尚的目标和一往无前的勇敢精神,敢于面对一切困难,为我们的子孙创造一个强盛的汉唐式的中国。这个责任我们不能再移交给下一代,就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实现。所以中国不仅需要黄光裕这样的首富,我们还需要另外一个姓黄的。也就是说新中国为什么到现在昂首走在世界上,那是因为黄继光走在了我们的前头。当时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有过一句话非常振奋人心,叫“中国不亡,有我”!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也应该喊出一句话“中国强大,有我”!(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