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压功放品牌:美利坚合众国并非民主政体 -鲁克-新保守主义归来 Enter NeoCons - luke...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6/23 23:22:31
[转贴] 美利坚合众国并非民主政体 
2010-03-15 09:11:50  转帖

 

美利坚合众国并非民主政体


原文网址  http://www.familysecuritymatters.org/publications/id.2853/pub_detail.asp

 

作者:弗兰克·萨尔瓦多(Frank Salvato)

  转自枫林仙日记http://www.douban.com/note/63417996/  


2009年3月27日

“纯粹民主乃最邪恶的政府形式……此类民主政治的景观是骚乱动荡和你争我夺;侵犯个人安全或财产权;其覆亡有多暴烈,其生命便有多短暂。”
                                                                                          ——詹姆斯·麦迪逊  美国宪法之父

 


出于很好的理由……“民主”这个词从未在《独立宣言》或《美国宪法》中出现过。合众国并不是一个民主政体。它是一个宪政共和国(Constitutional Republic),最关键的一点是,美国人民理解这一真相。要是我们还让有关美利坚合众国是民主政体的谎言流行,那我们就等于是给我们的政府和国家带来毁灭;我们会让美国的尝试终止,并使子孙后代遭受意想不到的厄运。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在享受自由和权利——它们由建国典章《自由宪章》(The Charters of Freedom)所奠定。这些典章包括:《独立宣言》、《合众国宪法》和《权利法案》。这些典章奠立了一个宪政共和国;一个由遵循法治原则的政府所统治的国家;它的法律由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代表所制定。

但在我们生活的今天,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包括那些人见人爱的文人、政治活动人士、特殊利益集团乃至民选官员——都错误地把我们的政府体制称作民主政体。我们的国父和宪法之父们其实都把民主视作危险的器具,假以时日,就会蜕变成群氓统治或多数派政府;在其中,少数将很难发声甚至万马齐喑;这是一个不受限制可以染指我们个人生活的政府。国父和宪法之父们正是藉此将我们的国家建成一个宪政共和国,一个基于法治而非人治的国家。

有人对我们的国家持有邪恶的和意识形态化的计划。他们常常将我们的政府体制称作民主政体。但他们完全清楚,民主政体只是共和制政府与寡头制政府之间的过渡性国家。过渡性国家首先将利用人类德性中腐化自恋的弱点以转向多数统治;最后建立起一个寡头制的——或者由精英阶级统治的——政体,然后践踏少数人的权利。实现这一转变,需要心智混乱、闭目塞听的公民和对宪政一无所知的民众加油添柴。


被错误描绘的左右光谱

为了更好地理解弄清民主政体与宪政共和国之间至关重要的区别是何等重要,我们首先要纠正一个有关左右之争的政治光谱的错误观念。

几个世纪,或许更恰当的说法是近几十年以来,政治机会主义者指望拿我们的政府体制作妥协。他们一直歪曲报道左右之争的政治光谱,以俘获信息不灵通的人和教育程度较低的人。这些机会主义者总是想让我们相信,所谓的左右之争是指自由派与保守派或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之争;事实是,这种解说既肤浅又扭曲。这是为了从政治上分裂美国选民而杜撰出来的人为加工过的政治光谱。

真正的左右之争的政治光谱乃是指,左翼主张的完全的政府控制和右翼主张的完全不要政府。在准确界定的政治光谱中,左翼抱括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纳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它们指的是不多的几种极权主义政府;右翼则意味着彻底取消政府——无政府主义。在光谱的中段,则是代议制政府,即共和主义政府——这是我们的国父和宪法之父们为我们这些人民所建立的政府,即宪政共和国。

准确描述了左右之争的政治光谱后,就能轻易看破,那些将罗纳德·里根总统和小布什总统贬为法西斯和独裁者的人,是在假装理智(在Code Pink, MoveOn.org, America Coming Together 及ACORN等组织那里可以看到这些詈骂。)。从中,不但能看到他们对术语的糟糕理解,还能看到他们完全缺乏对政治科学、政府和历史的实事求是的正确教育。


政府的类型

世界曾有过、现在也存在着许多种政府形式,为了我们的目标,我们将集中讨论三种类型,寡头制、民主制和宪政共和国。为此我们为讨论中所用的术语给出如下的简明定义:

寡头制(Oligarchy)
寡头制的政府形式下,权力掌握于社会中的一小撮即精英之手。这个精英阶级由一系列的特征来加以识别,例如:王统、财富、家族背景、军事地位、宗教或政治的世系。在寡头制下,出现政治上有力的家族并非罕见,这些家族能对政府施加令人不安的巨大影响。一般来说,洛克菲勒家族和肯尼迪家族便是这一类家族体制的成例。

民主制(Democracy)
既然人类的天性是易于腐化的,在实行民主制的所有国家,习惯上常常会推进从一人一票的政府体制向寡头制转变。通观历史,它就像一座桥梁使多数原则(这一政府形式下少数的权利易受侵犯)转变为一个精英阶级的统治(这一政府形式习惯于侵犯少数的权利)。

宪政共和国(Constitutional Republic)
宪政共和国的政府形式中,国家元首和其他官员都作为人民代表而被选举出来,并被授权遵循现存的宪法性法律来实施统治。正是因为这一授权,宪政共和国中被选举出来的阶级对公民的权力受到了限制。美利坚合众国就是作为宪政共和国而创建并维续的。

我们的宪政共和国被划分为三个独立而平等的政府分支:行政、立法和司法,分别由总统、国会和法院代表。因此,没有一个分支拥有绝对权力,从而确保了对政府体制的制约和平衡并捍卫了法治。

我们的宪政共和国任用这些被选举出来的代表。藉此,经由保护宪法所授予的少数的权利而调和了多数的力量。我们的政府形式在反对多数主义上是深谋远虑的。由此,借助于对人口中多数的力量的进行制约,保护了政治异议人士、个人和少数群体免遭“多数的暴政”。人民中的多数的力量经由限制选举代表的力量而受到制约。这些代表被要求在支配性的宪法约束下实施立法,同时简单的多数却无法修改宪法。


将合众国视作民主政体的谎言的危害
如我所言,民主制总是习惯性地要推进从一人一票的政府形式向精英阶级统治的转变。有人宣扬合众国是民主政体这一错误说法。他们还推论出人民的直接统治,进而篡夺既定政府体制。在所有事例中,这种主张造成了一种错误的权利观,而在有些例子中,则对公民派别的无政府行为推波助澜。

更有甚者,将我们的代议制政府诬为纯粹民主制政府的胡说八道鼓励了当选阶级中的狡诈之徒。他们盗用选举投票结果,别有用心地宣扬意识形态的和政治的使命。也许这一类政治欺骗伎俩中,最有说服力的例子便来自2008年总统大选。当时“希望”和“变革”之类的空洞说辞被强加给浮躁的选民。在公然毁灭性地攻击美国财政部,要求创造出能满足数代人需求的国债时,这一子虚乌有的“使命”登峰造极。

然而,在推进美国式民主的错误信念时,最要命的副产品是它对宪法福祉的威胁——在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恰到好处地运用它,以促使我们的国家从一个宪政共和国蜕变为社会主义民主政体。美国公民漠视对政府的监督,从而导致了一个议会寡头制。这个寡头制正在掏空我们的代议制政府。他们在紧闭的大门后面精心立法、禁止少数党动用程序性策略乃至于反对既有立法程序。第111届美国国会的首脑为达到所有实用目标使用了这些做法,从而放弃了代议制政府形式,并用寡头式的策略取而代之,以资助和启动一项有特殊利益的立法议程。这支精英特遣队拒绝议会辩论和委员会程序,并威胁采取预算调解,使其意识形态化的法案得以生效。他们还坚持单一世界的政治正确的教条,这些教条伤害了每一个美国人拥有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靠着上述这些作为,他们用“美国式民主”的观念诱骗公民放弃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政府体制——共和政府体制,或者说得更准确一些,宪政共和国。

可以说,在我国的历史上,面对这些叛乱式的意识形态,我们从来没有如此易受侵犯。这些意识形态就潜伏在美国精神身边。我常常问道:“我能做些什么……能够做些什么来保守我们的美国传统(American Heritage)?”也许,任何一位爱国的美国人,任何一位公民,在通过与你所选的官员进行持续沟通以对政府进行足够的监督之外,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纠正人们有关我们的政府体制是民主政体的谬论。

美利坚合众国不是民主政体。它是一个宪政共和国。

“我宣誓效忠美利坚合众国国旗,
以及它所代表的共和国:
上帝佑护的统一国家,不可分割,
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

(*注:美国学生入学时的宣誓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