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昌旭the k2:三子分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2/05/18 04:28:40
    常言道:婆媳关系最难处,婆婆死了,公公也就难过活。子孝媳贤还算好,反之吃馍都难上难。
    话说齐家庄有个齐老汉,一辈子种地种田,忙里偷不着闲。年轻时就创下了家业,娶了齐老太婆,二人生活。小两口儿美滋滋把日子过,齐老太为齐家生下了三子,齐家人笑里透着乐。三个儿子讨人喜,年纪相差不到一岁多。齐老汉更是心儿里美,给他们取了好听的名子,人人都记得:大儿名叫有心眼儿,二儿名叫心眼儿有,三儿就把那个心眼儿多来叫。人人都说:“齐家的三个儿子,将来一定都了不得。”
    齐老汉喜在心头,努力做活。可惜的是齐老太不久就奔了西国,抛下了三个心头肉,齐老汉一个人来养活。三个儿少了亲娘真可怜,好在他们还有一个胜过妈的爹。齐老汉为三子那是把心操碎,冬天怕冻着,夏天怕热着,刮点儿风还怕吹着。齐老汉辛辛苦苦把日子过,为的是让三个儿子吃好、喝好、穿住好。
    还别说,齐老汉的日子越过越红火,三个儿子也都一个个长得像头骡。齐老汉对儿子们可是公平、公正、又公开,三个都是半斤、半斤、五两从不多。三个儿子心欢喜,喜的是他们的爹不偏、不向、也不亏着。
    时光荏苒,不觉着,三个儿子都已二十多,该娶媳妇儿了,可不能耽搁。齐老汉盖了新房十二间,哥儿仨一人四间谁也别罗嗦,屋里的东西都是一样多。可齐老汉自己却住进了茅草房勉强过活。
    齐老汉还给儿子们一人买了一辆小轿车,可没成想,三个儿子闹了口舌。原因是大儿和二子买的是桑塔娜,老小子买的是桑塔娜2000。大儿和二子问他爹这是为什么?是不是偏向老三才多了这2000?齐老汉说:“当时买车的时候就剩下了这三辆,我见都是一个牌子一个色儿就买了回来,谁知道老三这车的屁股后边多了个2000。”老大、老二却不信,非说他们的爹偏向老三才多了这2000。老三在一旁偷偷的乐,说这是爹给的我也没辙。齐老汉心想:“为了这车三个儿子把架打,丢人是小,耽误了娶媳妇儿那可值不得。可这事儿怎么办?这一回,齐老汉可难住了脑壳。
    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了好办法,齐老汉这才喜笑眉颜。
    第二天,齐老汉招集三子把事儿办,心说:“一定要让每个人都合心愿。”没等老汉来开口,老三就把话来言:“爹,不知道是哪个断了子、绝了孙;有儿子、没媳妇;有孙子、没孙媳的王八蛋,在昨夜里偷了我车屁股后边的一个2。”齐老汉听后又气又恼,脸色发白直咋舌,心说:“好儿子、乖儿子,你骂的可是你爹我,小心报应你自个儿。”齐老汉定了定心神,说了话:“那个2丢了,三个0还在不在呀?”老三道:“在在在。”齐老汉道:“那就好,这是上天原安排,你们可别再争吵。”三个儿子不明白,一头雾水看着他们的爹。齐老汉道:“剩下三个0一人一个可算公平?”老大老二听后齐声叫好,老三搭拉个脑袋,心说:“没辙。”齐老汉一看三个儿子没别的话,便说道:“好,就这么定了,当爹的去给你们找老婆。”
    齐老汉有了前车之鉴,心说:“这回找老婆可得公平合理,让儿子们心满意得。”他走东家访西家,终于看上了一家姐妹仨。这三姐妹,老大名叫百嘴巧舌,老二名唤百舌巧嘴,老三名称巧嘴巧舌。三姐妹长得差不多,年纪也相仿,正好与三个儿子老大嫁老大,老二配老二,老三对老三。
    齐老汉回家就对三个儿子讲,三子听后乐开颜。约了日期把面儿见,三双三对儿个个心满。回来后,下了聘礼,并说明天咱们就把事儿来办。
    第二天,齐家大院披绿挂红,鞭炮声声,热热闹闹把喜事儿办。前来贺喜的人成千上万,乐得齐老汉腮帮子都直发酸。三个媳妇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进了门儿,与三个儿子成双配对儿拜了天、拜了地、拜了齐老汉。齐老汉哈哈笑,道:“三个儿子成了家,老汉我今后也就无挂牵。你们夫妻要好好的过,老汉我也就不用再当这个家。”三个儿媳一听这个话,上前便对公公说道:“老公公今后不当这个家,可是谁来再当这个家?依我们看,谁再来当家也不合适,不如现在就分了家,也免得日后他们三兄弟成了冤家。”在场的人吃了一惊,有人道:“大家别当真,三个媳妇儿说的是笑话。”三个媳妇儿把腰一叉、胸脯一挺、脖子一梗,高声叫道:“这不是什么玩笑话,今天若不分这个家,我们三个就不进老齐家。”此话一出,齐老汉愣了神儿、三个儿慌了神儿、众亲朋定了神儿、在场的人儿没了魂儿。大眼瞪小眼,小眼望圆眼儿,圆眼儿看扁眼儿,扁眼儿瞅眯眼儿,眯眼儿瞧棱眼儿,棱眼儿闭了眼儿。四下里雅雀无声,时钟停止。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Zero!婚礼场上有了生气儿,齐老汉口打“咳”声,叫了一声:“我的儿,我辛辛苦苦把你们养大,娶了媳妇儿,刚过门儿就要分家,实在是伤了我老人家的心儿。也罢!也罢!分吧!分吧!这都是为了你们三个,我的儿。”说到此,齐老汉扭头儿把眼泪儿抹。村里的长辈过来三个把话说:“三个儿成了家,理当分家。可也不致于今天刚过门儿就拆了这合伙儿的锅。”三个媳妇儿一听,齐声道:“好好好,就听长辈的,今天不拆锅。咱们明天再叫齐了分家人儿,谁也别再罗罗嗦嗦。”
    到夜晚,三对儿夫妻各自进了门儿。大媳妇儿对老大说:“如果明天不分家,你今晚就别把鞋脱。”二媳妇儿对老二说:“如果明天不分家,你今晚就别上床来寻乐。”三媳妇儿对老三说:“如果明天不分家,你今晚就别进被窝儿来折腾我。”三个儿听了媳妇儿的话,都嘻皮笑脸,对天发誓:“如果明天不分家,一辈子做驴,拉屎如线儿麻。”三个媳妇儿一听高了兴,拉过自己的丈夫,连亲带啃,钻进被窝儿各丢各的魂儿。也只有那在草棚里安了身儿的齐老汉独自伤心儿。他抱着稻草哭了一气儿又一毛儿,声声震天,哭得那神儿都变了鬼儿。可是没用,娶了媳妇儿的儿,早就踢了爹、踹了娘,哪还在乎你是人儿不是人儿。
    第二天,齐家门儿来了村里的长老十八位,主持齐家三子的分家,要做到公平、合理没怨气儿。齐家的财产平均分三份儿,三个儿,一人一份儿,谁也别怨人儿。分了一天,最后剩下了一双筷子、一个碗、一只兔子、一只鸡、五颗黄豆、四粒芝麻、两粒麦子、一个玉米粒儿,还有一万斤小米儿。
    一万斤小米儿不作愁,留待明天论斤走。可剩下的应该怎么分?难坏了在场的所有人。每个物件儿平均分三份儿,不是多了就是少了,怎么也难分。有人说:“这么几个物件也不多,扔了它或送了人岂不好分?”一听这话,三个儿顿时大发火:“这都是我爹辛辛苦苦用血汗挣来的家当,怎么能说扔就扔,说送人就送人呢?我齐家右不是那败家的人。”有人说:“合在一起论斤分。”三个儿说:“那不行,一只兔子可比四粒芝麻值钱的多。”长老们说:“这样不能分那样不能分,你们说应该怎么分?”老大说:“那就把玉米、麦子、芝麻、黄豆磨成面儿来分。”老二、老三一听,连声叫道:“好主意。”
    有人抬来一台磨面机,接上电源,一推闸,机子响起来。长老们问:“先磨什么呀?”老大说:“先磨玉米吧。”老二、老三点头,把一个玉米粒儿放进了磨面机,可是没出面。三子顿时大吃惊:“怎么不出面啊?这磨面机是坏的吧?”一个五岁的小孩子道:“一个棒子粒儿怎么出面呀?你吃一个棒子粒儿能拉一堆屎呀?”三人脸发红,摇头叹气可惜那个玉米粒儿。
    有了前车之鉴,分麦子粒儿就没那么莽撞了。老二说:“这回用锤子把麦子砸成面儿,再用精确到0.0001克的秤来分。”老大、老三都同意。就这样分了麦子,分了芝麻,又分黄豆。这下坏了,黄豆面总重0.01克,没法分。这时过来一个三岁小娃娃,站在秤前咳嗽了一声,只内那秤显示出了0.009克。三个人立既对小娃娃竖起了大姆哥。
    接下来分鸡。怎么分?伦斤分?谁鸡毛多了,谁鸡肉少了,谁要了鸡头,谁要了鸡屁股,这鸡不好分。把鸡砸烂了,那可更不行。最后,老三出一主意:“咱们把鸡烧了,分它的灰。”老大、老二都同意。就这样把鸡和兔子分了。
    最后剩下了筷子和碗。有人说:“筷子好分,剁成三截儿。”三个儿说:“那可不行,你没看见那双筷子一头儿是圆的一头儿是方的吗?”长老们说:“多亏筷子是竹子的,那还烧了分灰吧。”就这样,筷子也分了。就剩下了一个大花碗,怎么分?三子道:“砸成面儿分。”
    夜里,大媳妇儿对老大说:“你傻不傻?芝麻、麦子、黄豆砸成面儿分,你怎么知道那面儿是皮的面还是心儿的面儿?如果分我们的皮儿的面儿多,我们不就亏了吗?你看咱们分的那黄豆,那么多石子儿,明天分小米儿绝不能这么分。”二媳妇儿对老二说:“你傻不傻?把鸡和兔子烧了分灰,你怎么知道我们分的灰就不是鸡毛、兔子毛变成的灰?那我们可就亏啦。你看咱们分的那芝麻,那么多沙子,明天分小米儿绝不能这么分。”三媳妇儿对老三说:“你傻不傻?把碗砸了分,你可知道那是只大花碗,你怎么知道我们分的面儿里是带花的多还是白瓷多?你看咱们分的那麦子,那么多土渣儿,明天分小米儿,绝不能这么分。”
    第二天,分家的人们全到齐,大秤抬来分小米。老大说:“且慢,小米儿不能论斤分。”长老们问道:“为什么?”老大说:“昨天分我们的黄豆石子儿太多,谁知道今天的小米儿石子儿多不多?”老二说:“分我们的芝麻沙子太多。”老三说:“分我们的麦子土渣儿太多。”长老们说:“这小米儿不论斤分,那你们说应该怎么分?”三个儿聚在一起咬耳朵。好半天,三个人转过身来,老大说:“我们三兄弟刚刚商量过了,为了公平,咱们按粒儿数,反正小米粒儿都是圆的,大小也差不多。”长老们一听都瞪了眼儿,互相看看,说道:“那你们三兄弟就开始数吧,我们在这儿来监督。”
    老大、老二和老三,蹲在业米儿瓮前开始数,一人一粒儿又一粒儿,数了一秒一分一刻一时又一天,一天一月一季又一年。这小米儿,他们三兄弟不分昼夜数了整三年。
    你再看,十八位长老气死了十七位。真不错,还剩下了一位。为什么?原来这位长老是又瞎又聋的大哑巴。
    你再看,这家里,鸡飞狗走,猫蹿兔逃。屋里院外全是草。看粮库,耗子爹、耗子妈抱着耗子娃娃乐哈哈。看田里,草长鹰飞,汪洋一片,处处是鱼虾。
    你再看,草棚里,他们的爹齐老汉,齐老汉,他们的爹,早已是肉腐骨成灰,满屋的苍蝇呼呼的飞……
    三个儿,爹死学驴叫,只因为自私为己,思想不太好。也怪那齐老汉,当爹的想儿变成宝,过度的溺爱,最终不如草。俗话说,养儿防老。可整不好,当爹的还不如一根儿耗子毛。要知道,父母心教,儿女学正道。合家欢乐,任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