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2k sw169:离婚 再婚 谁成了最终的受害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7/24 11:13:22
儿子在作文里写道:“我有爸爸妈妈,可是有跟没有差不多。因为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他们都有自己的宝贝孩子,而我是那个多余的人……”

  离开的那天,儿子挣扎着要我抱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想我不会选择离婚。和前夫清迈(化名)在一起的最后一年,我内心的煎熬,简直已经无法用“千疮百孔”来形容了。当我发现清迈出轨的那一瞬间,第一反应不是愤怒,竟是:我能不能原谅他?

  虽然,从恋爱到结婚,我一直都抱着“一生一代一双人”的美好愿望,也以为深爱的丈夫同样所思如我思。可当“一双人”变成“三人行”时,我心底涌上来的是深深的无奈。我还能怎么办呢?歇斯底里?寻死觅活?这都无济于事,我必须理智而平静地作出最有利于彼此的决定,因为这个决定关系到兵兵(化名)的幸福。所以,比我想像中更轻易地原谅了他。但我让他承诺,别再犯错。他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之后越发地对我们母子好。我知道,这是一种补偿。

  我以为这件事情就像旧日历那样轻轻地翻过去了,可偏偏并不如愿。我的手机和QQ上,不时有一个陌生号码给我发信息,内容犹如八点档的言情泡沫剧,实时直播一对男女之间爱情的挣扎和继续。不需要任何猜测,我就知道是那个女人,时刻觊觎着我的位置,从“小三”升格为“正室”。她发来的内容,并没有引起我丝毫的震怒,我只是失望,清迈并没有履行他的诺言。一天又一天地过去,我装聋作哑,当作没有看到她发来的内容,悄悄地删除。因为我还是想给他一个机会,让他的身心彻底回到我的身边。可是,我的心却一天天变得煎熬,我很想不去看她的“实时播报”,但其中的内容冷不丁地就在我眼前冒了出来:

  他给我买了礼物,是情人节的礼物哦!是一条项链,很漂亮。

  今天,我们去外滩吃饭了,那家店的氛围很不错,你们有没有去过……

  整整一年,我觉得自己再忍耐下去,就要变得精神分裂了。终于,我把所有的证据都摊在了他的面前,他的脸色变得煞白,可这一次,我再没有给他忏悔的机会。让他签下了离婚协议书。他不想放弃儿子,我虽然舍不得,也只好同意。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煎熬,天天如临地狱,受火刑油烹。离开的那一天,儿子兵兵在爷爷的怀里挣扎着要我抱,哭得涕泪横流。而我只能硬起心肠,转身离开。

  他明明有爸爸妈妈,却成了没父母疼的孩子

  离婚没半年,清迈就结了婚,戏剧性的是妻子并不是那个女人。之后,我遇到了伯年(化名),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中年丧偶,七年没有再娶。在他身上,我重新拾回了对于爱情和婚姻的信心。于是,我再婚。隔年,女儿小音(化名)降生。抱着她的时候,我想起了兵兵(化名),那时的他也是那么乖,蜷缩在我的怀里,闭着眼睛,如此依恋。我又是欣喜又是悲伤,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两行泪水已从脸颊上落下……

  小音才满月,我就听闻清迈的新生儿也呱呱坠地。我的心里一紧:兵兵该怎么办?过去一打听,果不其然,原来兵兵还住在他们家里,清迈总还会尽一点父亲的责任,可当那个孩子出生后,他们索性就把兵兵放在了爷爷家。可怜的孩子啊,他明明有爸爸,有妈妈,却成了没父母疼的孩子!

  我几次想对伯年开口:把兵兵接过来!可是一想到现在的状况,话到口中,又咽了回去。眼看着小音在我怀里嗷嗷待哺,我心里也同样牵挂着兵兵。我的心像是一条绳子被无限拉扯,一端是小音,另一端却是兵兵。

  我搂着他,只顾掉泪,却无法说出一个“好”字

  一周我总要有两三次偷偷地去看兵兵。从一开始他粘着我不肯放,到后来,见到我变得越来越冷漠。我问他:“怎么妈妈来看你,你不开心吗?”他冷冷地瞥了我一眼回答:“你来了,还不是马上要回去看你的女儿!我有什么好开心的?我又没她重要!”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里像灌上了铅,沉甸甸的。他还这么小,却已经懂得人情冷暖。我不知道这些话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还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我明白我们婚姻的破裂,已经在他的心里投下了阴影,造成了十分负面的影响。

  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我接到兵兵班主任老师的电话,她说想让我看看兵兵写的一篇作文《我的爸爸妈妈》。我打开本子,上面是我十分熟悉的字体。曾经,我带着他去学硬笔书法,一横一划间,也倾注了许多心血。

  “我有爸爸妈妈,可是有跟没有差不多。因为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他们都有自己的宝贝孩子,而我是那个多余的人……”

  看到这段话,我忍不住泪流满面。心里的感觉,就像是进入了寒冬腊月,冷得我簌簌发抖。我终于觉得有必要好好跟兵兵谈一谈了,其实他已经长大,我再不能把他看作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我告诉他:“无论发生怎样的变故,你都是妈妈的儿子,是妈妈身上掉下的一块肉。你在妈妈心里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一开始,他没有反应,愣了半天之后,他扑在我的怀里哭着说:“妈妈,我要和你住在一起!”我搂着他,只顾掉泪,却无法说出一个“好”字。每每这个时候,我才明白,生活中有太多的无奈,生生地让骨肉分离,不能如愿。

  回到家后,我终于忍不住跟伯年提了兵兵的事。他长叹了一口气说:“不是我狠心,你看看眼下这个状况,你照顾得过来吗?小音已经让你忙得团团转了,等你上班了以后,怎么还可能再多照顾一个孩子?而且,他们会不会放兵兵?毕竟他是他们的孙子呢!”我只能沉默,因为他说的是实话。

  我的心被牵扯着、撕拉着,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公平

  小音6个多月的时候,突发高烧,进了医院。医生诊断结果竟是肺炎,只好住院治疗。那几天,我守在她身边照顾,伯年因为刚好出差,无法赶来。入院的第三天,我突然接到了兵兵老师的电话,她说,兵兵在学校里跟别人打架,要叫双方家长做善后处理。她联系不到他的爷爷奶奶,打他爸爸电话又不通,只好来找我。

  这个时候,我怎么能离开?心急如焚的我赶忙拨打清迈的电话。一遍又一遍,始终都是“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我一气之下,差点摔了手机,叫保姆好好照看小音,就急匆匆地抓起包冲了出去。

   好不容易处理完兵兵的事情,等我赶回医院,看到伯年已经守在小音的床边。见到我回来,他的脸色异常的阴沉。结婚后第一次,我们有了激烈的争执。

  “兵兵是你的儿子,可小音也是你的女儿!她病得那么重,你居然就这么抛下她!兵兵的事情,你完全可以让他爸爸或爷爷奶奶去处理,并不是非你不可的。孰轻孰重,难道你分辨不清楚吗?”

  他一句句的质问犹如一柄柄利刃戳向我的心口。我知道,他心底早有怨气,这件事情无疑是导火索,让他把所有埋怨都发泄了出来!

  作为母亲,兵兵和小音都是我无法舍弃的心头肉。可是,我们却无法相守在一起。我的心被牵扯着、撕拉着,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把他们都照顾得好好的,怎样做,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公平?我真的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