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边卖菜打架图片:“苏联解体谁之过”:第一是精英,第二是精英,第三还是精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3/04 23:05:52

“苏联解体谁之过”:第一是精英,第二是精英,第三还是精英

作者:郑彪 ——与尤里·普罗科菲耶夫先生商榷
 

苏联解体整整20年了,多年来俄罗斯各界人士对这一重大政治事件多有深刻的反思,然而其中的观点也有不少难以完全苟同者。12月27日《参考消息》转载了前苏共政治局委员、前苏共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尤里·普罗科菲耶夫的文章《苏联解体20周年,谁之过》,作者指出,苏联解体这一深重的地缘政治灾难,在很大程度上逆转了全球历史进程,并于顷刻间令2亿多人跌入另一个世界,而苏联解体并非不能避免。对此,笔者完全赞成。至于“苏联解体谁之过?”文章提出其“罪魁祸首,主要有三大集体性力量”:一是党和政府的精英或愚蠢,或叛卖;二是西方的外部势力,主要指里根政府发起的军备竞赛、石油价格战和主要由苏联知识分子组成的“第五纵队”;三是政治上被洗脑而盲目迎合西方,不知自己的利益何在的苏联人民。此论固然有其一定的道理和根据,但笔者仍不敢苟同,愚见以为,苏联解体是一个历时三十多年的地缘政治过程,原因复杂,但是根本原因只有一个:第一是精英,第二是精英,第三还是精英。因为首先,“木必自腐而后虫生之”,如果苏共不发生政治蜕变,西方国家根本没地方下蛆,即使下蛆,也不成不了气候。其次,人民没有责任,人民失去方向乃是由于执政党失去方向。因此,其第三点理由难以成立,第二点理由也完全不能与第一条并列。

所谓“苏联解体是一个地缘政治过程”,始自1956年的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一下子丢掉了列宁和斯大林“两把刀子”,是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政治叛卖,也是地缘政治自杀,开启了社会主义阵营分裂和解体的地缘政治进程;苏联解体乃是其必然的合乎逻辑的地缘政治后果,戈尔巴乔夫的“根本改革”和戈叶闹剧无非是又一次叛卖,是对给予20世纪人类历史进程以伟大政治影响的伟大苏联举行的一次丧尽廉耻的西式葬礼。对此,前苏共精英应承担全部责任,却推诿于苏联人民,是何言欤?

前苏联承担了二战期间欧洲战场抗击德国法西斯的主力,为此付出了极其惨重的民族牺牲,战后人民和国民经济亟需休养生息。新中国的情况大同小异,只是由于国穷民困,更需要休养生息,中苏都不想打仗。战后美国将核威胁条件下的冷战强加于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以斯大林为首的苏联集团被迫应战,而新中国为了走社会主义道路,毅然决然地向苏联一边倒,加入“被冷战”的行列,是完全正确的选择。在对西方的冷战问题上,包括在冷战背景下的朝鲜战争问题上,中国与苏联,有大同而存小异。但是,斯大林逝世后,苏联的命运逐渐发生逆转,中苏之间逐渐失去“大同”。在美帝国主义的战争威胁面前,赫鲁晓夫被核战争吓破了胆,政治上想与美国“缓和”,实为胆怯(后被美国看破),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失去立场,于是有一系列理论上对马列主义的“修正”,从五十年代中期起和平主义、绥靖主义、投降主义思潮逐渐在苏东国家泛滥起来。在中国,由于毛泽东高瞻远瞩,尽管当时中国极其困难,仍然大义凛然,力主抗美援朝,并一举奠定了新中国的国际威望和政治大国地位,并开辟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和平环境。以后中苏分裂,也在地缘政治上分裂,美国和西方做了一把渔翁,而中苏命运有不尽相同。随着中苏分歧扩大和分裂,中国政治经济和社会逐渐向极“左”倾斜,在付出沉重代价的同时,也经历了长达二十多年反和平演变的全党全军全民的政治演习,这一切在过去被认为完全是历史代价,近年来随着全球地缘政治格局的演变,愈来愈成为中国抵御全盘西化和“颜色革命”的重大地缘政治因素。正如刘国光同志所说,没有文化大革命的演习,1989年以后中国的命运如何,谁也不敢说。而苏联,在中苏分裂以后,却日益向右做历史滑行,领导层放弃共产主义信仰,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乃至整个上层建筑日益空心化,对西方政治和文化的崇拜的西化思潮通过征服社会精英,进而征服了人民群众,终于导致大厦倾覆,联盟解体和俄罗斯遭到重创。

苏联至今仍是中国的一面镜子,要经常照一照才好。我曾说过,苏联解体是“政治自杀”为主,美国“他杀”为辅。中国就能完全避免“政治自杀”?苏联解体,始于赫鲁晓夫丢掉列宁和斯大林“两把刀子”,在中国列宁和斯大林是一个人,即毛泽东。“非毛化”思潮有其复杂的历史原因,不可一概而论,但三十几年来确有人在“砍旗”。党内“砍旗”,“党校不姓党”,不是“政治自杀”?自马恩至列宁时代及至整个20世纪以来的世界历史证明,形形色色的所谓“第三条道路”都是空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绝非“第三条道路”。归根结蒂,孙悟空的本事再大,筋斗云也不过如此,仍不离如来佛的手掌。

所以,“苏联解体谁之过”?第一是精英,第二是精英,第三还是精英。所谓“精英”也者,千万不要高估自己。精英与“精蝇”之间,不过一步之遥,在历史关键时刻,甚至就是一念之差,即在公与私之间,中国传统文化叫心术不同,马列主义的语言叫世界观不同。“公者千古,私者一时”,甚至“一时”也没有,及身而败的显例,古今中外多得是。小布什不是及身而败?戈尔巴乔夫不是及身而败?叶利钦不是及身而败?大道至简。对此,还是毛泽东说得精辟和通俗:“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又说:“一切问题的关键在政治,一切政治的关键在民众。离开民众,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今之精英们,可不慎乎?

 

2011年12月27日


公平公正的言论自由才能使360图书馆壮大和发展。转载此文章仅出于传递更多言论自由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转载人同意作者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