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厚街赤岭大道6号:你所不知道的冰冷的经济真相12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2/27 12:15:55
很多同学给我发短信,要我给大家推荐一些书籍,可以系统的学习经济学。不过我的回答可能要让大家失望了。嗯,虽然兄弟读过很多书,经济学的书——特别是中国的兄弟基本不看,老外的偶尔翻翻——你说我天才也好,不学有术也罢,嗯,这个我都认了。
  这里给大家谈谈我对经济学的认识。经济学其实并不是特别复杂的学问。它是在社会学基础上一种数理统计后的分析方法。简单的说,如果你对这个社会有一个基本的认识——特别对各阶层的心态有基本的认识,你也可以对各种数据分析,给出你的结论——在这个意义上,人人都可以成为经济学家。经济学那些花哨的理论,兄弟觉得唬人的居多,而且未必都是真理——因为在一个特定社会总结出的规律放到另一个社会就不一定适用了,比如,东方社会特别是中国与西方社会不管是民众素质、心态、阶层关系、体制结构就完全不同,同样的经济现象可能隐含着完全不同的民众心态搏弈的结果。
  在这个意义上对所谓经济现象的分析,需要对社会更深刻的洞察力。
  举个例子,最近郎咸平教授抛了个地方政府债务危机论,列举一大堆数字证明,地方政府债台高筑,而其偿还能力远远不足以支付到期债务。如果这个情况漫延开去,就很可能爆发大面积债务危机(如同欧债危机一样)。
  好吧,这一次郎咸平是真的错了。嗯,我承认地方负债很高,我也承认,地方完全没有对其债务的偿还能力,但是,地方会爆发债务危机吗?不会!肯定不会。简单的道理一说文盲都明白。
  在中国,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甚至国有金融机构都是绑架到一起的一个奇妙的综合体,绑架它们的绳子叫国家信用。只要中央政府这个老大还在台上,还能撑住场面,下面的小弟能闹出多大的事来?地方政府负债主要是欠谁的钱?是银行!对于中央这个老大来说,地方政府与银行不过就是左边口袋与右边口袋的关系,左边口袋掏了右边口袋的钱,有多大个事?银行会去向地方政府逼债?向法院起诉申请强制执行,甚至逼迫地方政府破产?笑话 !真当老大在后面不管事了!
  所以,地方债务问题还真不算个什么问题——到了还债时间,银行一定会展期,如果这个还不能解决问题,央行还可以宣布向地方融资平台注入资金解决债务问题——好吧,实际就是豁免了地方债务。如果你要问央行哪里来的钱,我们央行有全世界最强大的印钞机啊,只要印钞机开动——钱还是一个问题吗?当年我们银行几万亿烂帐就是这么干的,也没见出现个什么次贷危机。
  中国的央行是全世界独立性最差的央行——好吧,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独立性的央行。看看我们领导人的职务就很能说明问题——93年,老朱的职务是国务院副总理兼人民银行行长!真是奇妙的组合——如果放到美国,大致就是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兼任希拉里的副手!如果伯南克敢这么干,兄弟估计3天之内,伯南克希拉里都得下课。
  所以,在西方任何经济学派都得承认一个常识——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是2回事,在中国,这个真理变成谬论——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是绑架到一起的一回事,一旦是“积极的财政政策”,一定就是宽松的货币政策。
  所以,在中国,你要解读经济现象,你首先得讲政治。没有这个大前提,任何解读或者预测都是扯淡。
  
  PS:虽然对郎咸平提出批评,不过兄弟还是经常看财经郎眼,有些课题还是蛮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