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i电缸原点不到位报警:不炒正常价格区间内波动的股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1/29 12:39:54
“不炒正常价格区间内波动的股票”,只炒基本面发生质变的企业股或好企业遇到了大麻烦却只跌股价不伤元气的个股。如果一种商品在历史正常价格区间内波动,就算是从十块钱涨到了一百,或者从一百跌到了十块钱,波幅是非常大,也不是我们值得买入的理由。

生意人都有一个经验:正常买卖都没有大油水,要想发财,就必须抓住大机会,或者落井下石,或者趁火打劫。我有时开玩笑说:正常人不能炒股票,正常的股票不能炒,要当怪人炒表现过分疯狂(跌得过分或涨得过分)的股票,才能成功。

好企业的东西不会卖的太便宜,无论是他们的商品,还是资产,尤其是在其如日中天的时候。顺风顺水中的人,并不稀罕咱们的钱时,就不能买他的东西。如同给人送礼一样,对方即富且贵,就是咱们不吃不喝,送上经年所得,也难买贵人一笑,与其拿自己的全部换对方一晒,不如等一个好时机,十年总能等个闰腊月吧;如果对方很有本事很有品格,只是一时落难,尝尽世间炎凉人情冷暖,这时咱们不用多给,就是三瓜两枣,也足以感动他,取得他的友情,这就是一桩好买卖,如吕不韦之于公子异人,此为患难之交。我以前也写过类似的文章,题为“落魄英雄投资法”,正如巴非特投资于运通、高盛、华盛顿邮报、通用电气一样。我们就要落架的凤凰,不是它刚落下来还傲气十足的时候,等到它受够了世态炎凉,自叹不如鸡时,才是我们可以出手的时候。从这一点上讲,巴菲特投资高盛与GE是有点早了。

好企业不落难不遇危机,谁会以那么大的折扣让给咱们呢。只有如此,才能得以更大的安全边际,取得好企业的股票。

我妈的先辈之所以冨了起来,直到今天我二舅还被他的邻人称作“二老爷”,就是以“丰年积谷”之法,积蓄了大丰收后供大于求戝卖亦没人肯要的麦冬,来年此物欠收,抛出得数倍之利的结果。

人无横财不冨,马无夜草不肥,此话真没说错。

那么专门等好企业倒霉,以这种盼别人倒霉的心理投资是不是太小人了?只要不害人,好象也不怎么小人吧,何况你是准备救他于危难之中,有点像是消防員或者医生,这不是很高尚吗。

如果好公司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我们敬而远之,当他有了危机时,我们雪里送碳,这才是君子之风嘛。尽管价格上有点趁之人危,甚至还要进一步压低价格,有点落井下石,但在商言商,这也是我们的本份。岂不闻刘伯承元帅也说“慈不理财,义不掌兵”?

这样的机会多不多呢?

多,实在是太多了,不说每年有一回,就是几年中也有那么一回。有时候,出现了系统性的危机,那真是太好了,好多十分好的企业,便宜的就象白捡似的,遍地是黄金。盖谛和夏尔就是此道中的高手,这俩人的事迹有兴趣者可以找相关传记来看,这里就不多说了。比如说当年山西汾酒产地的毒酒事件;比如前不久受三鹿奶粉混入三聚氰胺事件的影响而倒霉的蒙牛与伊力股份(我对奶粉这个行业不看好);比如身陷次债危机中的GE与高盛,还有其它美国的好企业;比如受全球经济不景气与大小非之灾共同打击股价跌去了百分之七十的中国部分优质上市公司。

趁危之深而出手买之,是时机的选择;买“收益上升空间很大,财务健康、公开信息从不造假、上市公司重视对投资者的依托责任”且有竞争优势,有特许经营权的企业,这是选择投资对象的问题,只有高品质的投资对象,再加上较高的安全边际,才能够成发大财的安全屏障。

还有另一个投机办法,与给落魄英雄雪里送碳的办法相反,只炒股价创历史新高放量突破后缩量,回抽确认得到支撑的个股,这叫做“火中取栗,锦上添花”,这样的企业往往在基体面上有了重大的变化与提升,当然也不排除是庄家借题材炒作,无论题材的真假,炒它成功的概率都很大。

其它写作计划:

投资原则之“不炒孬股”

投资原则之“小赌怡情”

投资原则之“深谋远虑,谋定后动”

投资原则之“看大势与股票即生意”

投资原则之:“炒股只是场电子游戏从生活与劳动中得来的经验与体会炒开股票了。其实这才是最高的境界,正如六祖惠能不识一字,但照样参悟佛法。文字只是表达佛法的工具,而不是佛法本身,不要固执于文字之上,炒股也是如此啊,一切理论与指标都是研究股票的工具,不是投资真理本身,不可执着于具体的理论与技术。

当听说股市上有化肥企业与种子企业后,按北方农村的习惯,每年在种冬小麦前,他必要备好化肥与种子,现在虽然不务农了,但张大爷认为万物一理,还是每年种冬小麦要提前准备化肥与种子的时节,全仓买入几家化肥股与种子股抱着不放。有时也买高了,别人说他,老爷子叹口气说,没办法,各人有各人的命,别人会侃价咱不会,那怎么办,能把化肥与种子还回去吗,挣钱不在这里(股市),而在田(经济形势与企业中——这是我的推理)里。老爷子买了股票,不是一天到晚扎在股市中,而是跑到很远的农田里看熵情,听天气预报与新闻(尤其关注政府的政策与各地的灾情)。还像以前当农民的时候那样。到了要收小麦时,他并不急,他总是说,赚不赚钱不要紧,还看两茬庄稼,到了夏秋之交时,无论赚多赚少,他都卖掉股票,他总说“菜卖新鲜鱼买活,卖在别人后面就不赚钱了”。这六七年的时间,他身边好多股民亏损都很大,张大爷却始终是赚钱的。

问他如何看别人在亏钱,张大爷说不清楚。问得急了,张大爷就说: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啥节气要种啥东西,误了节气种啥都不好使。

从张大爷的经验,我们可以学到两个投资原则:不熟不作,非时不为。还有一点,就是要“调动所有的人生体验进行投资”、

还有一个例子,说的是一位老中医也炒股票,但他不买别的,只炒医药股,依据的不是什么投资理论,而是中医中有关时疫的理论。每到一定节气,他要进某些药品时,就买一些相关制药企业的股票。这么多年也是大赚小赔。

我还听朋友说,有个护士,一发现自己工作紧张,不断地加班加点,病床住满了,她就去买双鹤药业的股票,因为这家企业生产大输液。

我陪朋友到亚运村那边办事,一个卖车的小伙子听说我炒股票,他就说他只炒上海汽车,只要他们的生意一好起来,他赚钱多了就去买(600104)上海汽车。我问他收益怎样,他说赚了点小钱。

我认识一位女士,她老公也炒股,但只炒钢铁股,因为他老公的公司就在海淀区西二旗附近卖钢材,也是只赚不赔。

我在大街上遇到了一位姓沙的大哥,他是作建材生意的,当他觉得建材生意好时,就炒房地产、钢铁与水泥股,生意一有向淡的苗头,他就卖掉所有股票。也是只赚不赔。

有个朋友原来在证券公司工作,现在不得不暂时离职,因为当证券经纪人不赚钱,他去朋友的体检公司了,我知道他离职的消息时,心里感觉股市的底快出来了。果然如此。

证券公司最困难的时候,也就是股市最低弥的时候,也就是股市的底部,这时就应该买一些兰筹股存着,无论它如何涨还是跌。

证券公司最兴旺时,也就是股市最兴旺的时候,自然临近股市的顶部,虽然不一定是最顶部,这时卖掉所有股票,去买债券或偏债型基金是最好的了。

牛哥是做邮币卡生意的,伟业是开电脑公司的,他们的生意都特别特别差时,就来炒股了,因为生意与股市是高度相关的,差之极也,也就是底部了。结果他们都抄到了底部,二周时间赚了百分之三十,没等我通知都卖在顶部跑了。令我不由不大声赞叹。为什么他们跑得那么快呢,他们说因为那几天赚钱太快太容易了,从他们十几年的生意体验中,他们认识到生意太好做了,赚钱太快了不正常。

于是我很遗憾,自己只有炒股的经验,从事其它行业的经验很少。原来炒股有这么简单的办法。那么我们如何弥补自己不了解一些行业与现实生活的缺陷呢,我觉得到各种商店里去观察消费者各种消费的变化,观察所有商品不现实,可以有重点地结合自己的爱好,观察某几大类商品的销售,并有联系地观察相关类各股的变化,只要长年观察,自然会有所收获,要坚持一下来,不浅尝则止,这必定是个好办法。

我总想,春江水暖鸭先知,林奇之所以说从事什么工作的人就炒什么样的股票,就是因为他们可以先于股市发现投资的苗头。

想一想,你从事的工作与什么股票是同行业的,或者有着关联关系,自己的工作体验是不是有助于进行相关股票的投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什么意思呢?还是那句话,只有在经济出现大危机时,只有在大股灾中,大多数股民才会有大损失;股市才会大调整;交易才会清淡低弥;好股票才会贱卖;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股灾来了发财还会远吗;股民都怕死了,我们还不应该贪婪吗;大家都担心底什么时候才会来临,我们不应该买入吗。危才能产生机,大危境才能产生大机会。这是指投资时机的选择。还有另一个意思,咱们股民都会出一个问题,就是股市大跌时不买;股市初涨时不知什么是底,狐疑犹豫;当大盘猛涨,股市中人人都赚钱,各种版本的发财故事广为流传,引得大伙儿见猎心喜,不由自主地想加以仿效之时,必定会买在高位,后面没有多少新增资金可入市接棒,结果给套住了。最危险的,不是新股民,而是次新股民,新股民的戒心是最足的,就是次新股民,(我指的是股龄在一年以上,五六年以下的,包括我这个十几年的股民也没有成熟)我们一知半解似懂非懂,有时还赚点钱,尤其是赚了点钱时就放松下来,觉得安全了,结果总是在大意麻痹中不知危险之将临。我们要学会在赚钱时紧张,因为福祸相因,利润的积累也是风险的积累,(我前几天说过,如乘坐公交车,车上的人与要上车的人,立场是不同的,而且只要一上车,立场就会变,当挤不动时,外面的人会喊“上班要迟到了”,而上面的人喊“挤死了”)股票上涨积累的是后来接盘者的风险,其实从大市的角度看,也是股市价格崩溃的风险啊,正如一个泡沫吹得越大越接近破灭。我们怎么能因为赚了钱而感觉安全甚至安乐呢?

巴菲特为什么要买在危机中买好股票呢?危机会导致好股票大幅折价交易。选好股票,只因“选胜劣汰”是这个世界的根本法则。当年我很狂妄,最看不起的就是权威,甚至说权威唯一的用处就是被超跃。当时刚入市,我主观地认为买什么股票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炒作,只要炒得好,别说好股票,就是再烂的股票也能炒上天。现在我不这么说,现实了,能客观地看很多事,包括自己,我现在相信“优胜劣汰”是符合经济学规律的,也必符合股市的规律。

这几天,受几个朋友的影响,看了不少权证的情况,尤其是中兴与马钢权证。我一直在想,如果以我的系统炒作权证,每天的收益都不小——可是这不对呀,如果每天都有百分之十以上的收益,还了得啦,一年之后我就比盖茨还冨,这不可能啊。我开始反思其中的问题。我们不能把自己想得太好,更不能因此而洋洋得意,不知大限之将至。权证这件事,我还在了解中,其中的知识,还得补,因为以前学它时太不认真了,我主要是得从别的品种上观察一下这几个系统的成败,我知道它一定会有不灵的地方,只有了解了这一点,才能安心下来。只有了解危险都在什么地方,我们才能安全。

有不少书都讲老巴的选股准则,去年刘建位先生关于巴菲特的系列电视讲座大受欢迎,但是有几个人明白了其中的窍门?有很多人说中国不适合巴菲特,就在这几天还有某个网络名人嘲笑巴菲特被套住了。

什么叫巴菲特被套住了?就是指巴菲特买入某只股票后,股票并没有展开反弹甚至是上攻行情,股价反而进一步下跌,目前的价格比巴菲特的买入价低。

我觉得很好笑,就像是城里人吃起了粗粮杂粮以平衡营养,增加纤维质的摄入,却被第一次进城的山里人笑话。记得有次我在饭馆吃棒渣粥,有个农民朋友说你们城里人还吃这个,这东西他们只用来喂猪,他们村里人现在大米白面天天吃,顿顿都有肉。

有些人总是不提高自己,不爱学习,说他是井底蛙只看得见巴掌大的天,他还很生气。什么叫巴菲特被套住了?这是用狭隘落后低级的观念往比你高N倍的人身上套,你的尺子短却怪别人长得高,笑话。想议论巴菲特的是是非非,我们都没资格,除非什么时候比他还富,否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创造玉柴机器神话的王建明出了大麻烦,将自己毕生所得一千万投入扬动这个无底洞,还被工人围堵,甚至有很多职工认为他是个吹牛大王,到现在还下落不明,真是让人痛心,又感到可笑可悲。

要认识比你高的人,要学习新的不一样的知识,请将你的大脑清空,把杯中水倒出来。不然你的脑中都是满的,如何装新东西呢“阴极阳生,否极泰来”,极阴之数“六”,乃大盘见底之兆;极阳之数“九”,乃大盘见顶之兆。

大熊市确定之后,不要轻易入市抄底,等管理层的救市措施。管理层也不是圣人神仙,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干才是最好的,也无法一步到位地救市成功,所以第一次出利好政策后,大盘还会下跌,如出阳线必须逃,如果前期因超跌买入,此时就必须卖出。第二次第三次也是如此观望而不作,但我们这个时候就要关心经济面政策面发生的每一件大事,并开始准备资金,大盘经过一轮大幅下跌之后,给我们的感觉是“又冷又湿”,积重难返,温度很低(人气低迷)湿气(空头)很大,就如一堆湿草,点了一次又一次也点不着火,直到反复点火,将草堆烘干了(至少一部分烘焙干),才能点起火来;到了第五次出利好就要开始进场,到了第六次出利好,此时无论大盘是涨是跌,都可以肯定是最冷也是最低的时候,这时就可建好仓位捂股不动,接着再出的利好,与以前的利好相叠加,一并发酵,集中产生效用,大盘必涨,此时一把火就点着了。我说要买在底部卖在顶部,人人都乐意;我说买在最危险的时候最冷清的时候,卖在最火旺最乐观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不干,其实这两句话不是一回事吗?

注意大盘在冬天见底的可能性很大,一般是十一月初可见最底点,有些特殊情况会拖到第二年的一月至三月。反正是天气最冷的月份,会出现低位,因为这时也是实体经济活动最清淡的时候,也与中国会计结算制度有关。到了夏秋之交,最热的月份,往往也是大盘见顶之时,因为此时也是实际经济活动最旺的时候。

“乐极生悲,福祸相生”是大盘之顶之征兆,大牛市确定之后,不要轻易卖出,等政府的打压,中国股市一定会超涨超跌,次债危机发生在美国,美国股市才跌了百分之四十,受此影响,日本股市才跌了百分之三十,中国股市却跌了百分之七十,为什么呢,因为中国股市泡沫比较大股价比较虚,而开放度较大监管较严且全面流通信息比较“三公”的欧美市场的股价相对较实;因为中国股市还是个封闭的市场,还是个多数股票不流通的有缺陷的市场;还是一个新兴经济体高速成长中的市场;是个监管不那么全面不那么严的股市。政府开始前三次打压时股市还会惯性冲高,但我们不能悍不畏死,要开始一点一点地出货,别企图卖在最高点,大部分人会如此贪婪,我们要高人一着,胜人一步就要比他们冷静一些理智些,少赚一点,把最后的利润与巨大的风险一并让给别人。一般到管理层第七次第九次出利空时,就要出完货。

在股市中,我们会因为处境的不同,变换自己的立场。持币者与持股者的立场永远是对立的。股价上涨是风险在累积,但持股者的账面是不断增值的,累积的是谁的风险呢,是持币待购者吃套的风险。股价下跌是风险的释放,但持股者是亏损的而且越跌越亏,释放的是谁的风险呢?增加的是谁的机会呢?释放的是持币待购者买入泡沫资产的风险,增加了以安全价格买入超值资产的机会。 我们总是在持币或持股的处境中不断变换角色,就与墙头草一样随风倒来倒去,我们的心理也是如此变来变去,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要主动适应这种变化,同时要努力参悟其中的道理。我为什么与大多数股民相反,特别喜欢大熊市,特别畏惧大牛市呢,就是因为如此。因为我是个普通人,命运从来没有特别眷顾我,只有我吃亏的事儿,什么时候我能沾光啊,往往沾小便宜一定会吃大亏。所以我不敢沾小便宜,只有股市大跌,我买了股票才放心,股市大涨时,我是不敢买股票的,收益年平均有个百分之二三十就可以了,太多太过分时,我就会恐惧起来,这几年越来越如此。炒股十几年,我一直是比较贪婪的,想在最短时间内赚最多的钱,然后全心投入从事自己喜爱的事。这些年赚了赔,赔了赚,过山车坐了又坐,痛定思痛之后,认识了自己,尤其认识了自己的智力与福分的大小,知畏了。您知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