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i电缸手动模式:企业经营真的可以自私自利、不必向社会负责吗?--NLP与领导第144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2/01 04:13:59
作者:张修哲 |  文章出处:总裁学苑


  (续上周)

  我们上回提到,政府将把公共服务扩大“委外”,但是,“政府”未来“委外”的对象,却不是“企业”,为什么?这是一个很值得“企业”和“企业主管”省思的课题。

  公共服务不该委托给“企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像彼得.杜拉克(Peter F. Drucker)在1969年出版的“不连续的时代(The Age of Discontinuity)”书中所说:“企业不像政府必须向人民负责”、“大企业自私自利,且乐于自肥,谋取丰厚薪酬”。

  虽然大多数人认为政府机构效率不彰、办事碍手碍脚,但是,如果就将公共服务径交“自私自利”、“不透明”、“不受监督”、“没有向人民负责的责任”之“企业”来办理,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想,答案是不想可知的,不是就有一些“BOT”案足为参考借镜吗?

  据我所知,并非每一家企业都是所谓的“自私自利”、“不透明”、“不受监督”、“没有向人民负责的责任”,但是,无可讳言,这却是大多数企业所给人的印象。我们这些企业主管,花了这么多心力、投入自己一生中最精华的生命于“企业”,结果,却给人“自私自利”、“不透明”、“不受监督”、“没有向人民负责的责任”的印象?这是我们真正想要的吗?这会是对“社会大众”最有利的吗?我们这些“企业主管”、“企业从业人员”,还有我们的“家属”、“亲朋好友”,其实就占了所谓“社会大众”的大多数,谁又在尝这些“果”呢?

  如果根据我们“企业”现在的想法、做法,继续往前发展,彼得.杜拉克先生还更进一步提出他的推论,他提醒我们:“社会将分裂为富人和穷人两种人。”(有人说,现在连中产阶级都蒸发了)这真的是我们大家所期望、所追求的社会吗?和平、繁荣、自由、社会公义的世界,还是我们内心的理想吗?就算是,它又什么时候才会到来呢?

  谈到“透明”、“受监督”,我们都知道,“诚信”是运作现代大型组织不可或缺的条件;“信用”也是现代大型交易极为重要的基础。我在“生产力中心”服务的最后那一年(1998),我负责的其中一项业务就是“将企业经营管理知识导入农业”,其间,我就发现,农产品之所以无法像一般商品一样大量快速交易,就是因为产品未能有公信力地分级、保证品质。一般家庭主妇都知道,买整相水果时,不能光看表层,箱底水果的品质,总是比箱面的差,甚至还可能暗藏瑕疵品。不能建立“信用”的产业,买卖双方只好花很多时间、作作小生意。买卖需要“诚信”才能做大、做久。

  之前,网络公司泡沫化,数千亿美元就这么消失无踪,再加上企业界发生多起作假帐的事件,其中以美国恩龙(Enron)、世界通讯(WorldCom)、帕玛雷集团(Parmalat)…这几家公司最为轰动;在日本,连曾蝉联全球首富四年的西武集团前会长堤义明,也被举发,他于担任西武铁道集团董事长期间作假帐、谎报股东资料、进行股票内线交易,甚至,还导致前社长小柳皓正等两位高阶主管自杀。

  “投资市场”如果失去“诚信”,就会让“投资大众”却步,打击整体经济至钜。经此冲击之后,欧盟颁布了“国际会计准则”(International Accounting Standars),企业管理专家也提出了“公司治理”这个新课题,认为“企业”必须建立在“诚信”之上,“企业管理者(就是我们)”执行业务必须根据公开(Openness)、透明(Transparency)、责任(Accountability)原则,必须实践规章及合约精神,必须依据伦理道德行事,才能获股东、顾客、员工、社会、政府的信赖。

  我个人非常认同“公司治理”这样的主张,也认为这是非常有智能的对策,因为,它看到了企业主管“心灵”的重要。

  至于,未来公共服务可以“委外”的对象,彼得.杜拉克(Peter F. Drucker)在1985年出版的“创新和企业家精神(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一书中就建议,应该交由“非经济性部门(非营利组织NPO、社会部门 Social Sector)”承接,杜拉克先生还期望透过强化这些组织来减缓社会不公平的现象。

  政府再造所推动的“公营事业民营化”,为的就是“期望公营事业强化“经济使命””,过去“公营事业”太过强调“社会使命”;过去,我们民营企业在法令上就被定义为“营利”事业,“企业”也非常偏重“经济使命”,但是,我们民营企业真的就只需要思考自己的“利益”而已吗?是不是有可能加强“社会使命”呢?这是一个值得们深思的课题。

  以目前科技,尤其是“网络”、“IT”科技的助长,企业活动越来越超越国界,越来越难以传统“政府”公共管理的概念来约束、管理,这种趋势所代表的其中一项意义就是:“政府”已经开始面临正在持续加剧的“国际竞争”。也就是说,越来越多的企业将流向商机大、成本低、获利大、有保障的地区(国家),所以,各国“政府”之间,将展开税率、效率及企业经营成本的高低,公正、透明、廉洁、服务的程度,市场、机会、环境、安全、基础建设等之竞赛。明智的“政府”,现在就应该及早在这些项目上努力,如果,有人在这个节股眼上,不思改善开支结构,还想增加税率,实在令人担忧。

  (待续)

摘自:
总裁学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