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工种人员名单查询:子平真诠评注 八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1/24 03:25:11

三十六、论印绶取运
原文:印格取运,即以印格所成之局,分而配之。其印绶用官者,官露印重,财运反吉,伤食之方,亦为最利。
徐注:月令印绶,除身弱克泄重,用印滋助日元外,大都不能以印为用。如官露印重者,克化为生,官印皆不能用,须别取用神也。本篇张参政造:
丙寅 戊戌 辛酉 戊子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官露印重,官之气尽泄于印,身旺印强,其佳处全在时上子水,泄金之秀,昌当以金水伤官取用也。且其金水伤官,并不喜见官星,盖生于九月,未届金寒水冷之时,而原局已有丙火暖局,不必再行火运矣。既以金水伤官为用,自以财及食伤运最利,比劫运亦可行。 此造从亥至辰五十五年,一路金水木运,诚不易得也。
原文:若用官而带伤食,运喜官旺印绶之乡,伤食为害,逢煞不忌矣。
徐注:月令印绶,干透官印,兼透伤食,当以印绶制伤护官为用。如本篇朱尚书造,与上张参政造相似,而取用大不相同。故八字移步换形,非可执一也。朱尚书造:
丙戌 戊戌 辛未 壬辰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此造与上张造不同之点,张造子水在支,酉金下生,戊不能克,此造伤官透干,为印所制,故不能以泄秀为用也。官伤并透,以印制伤,兼以护官。用神虽在印,而有土重埋金之惧,故以寅卯甲财运,制印泄伤生官为美。若印轻则忌财运破印矣。
乙亥 己卯 丁酉 壬寅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甲戌 癸酉
此本篇临淮侯命也,亦是用印制食护官,与上制伤相同。 所异者食伤运为忌。朱造行食伤运,有印回克,此造则乙印在年,救护有所不及也。丑运虽会酉化金,而无防碍, 盖官星不旺,且与印相隔,财虽旺而不破印,并解酉之冲为美也。子亥官乡,甲乙印地,均为美运。
原文:印绶而用伤食,财运反吉,伤食亦利,若行官运,反见其灾,煞运则反能为福矣。
徐注:印绶用伤食者,月令印绶,而干头伤官神并透也。身强印旺,以食伤为用耳。如本篇李状元造:
戊戌 乙卯 丙午 己亥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丙火坐刃,乙卯印星专旺,戊己食伤并透,是以食伤为 用也,故食伤财运均吉。官运反见其灾者,以癸能合戊化劫也。煞运反能为福者,火木印绶,火旺木焦,与木火伤官喜印相似,喜壬水滋润也。用食伤者,不忌比劫,而此造则忌比劫,盖火太旺,则土焦木焚耳。此八字取运所以各个不同也。
原文:印用七煞,运喜伤食,身旺之方,亦为美地,一见财乡,其凶立至。
徐注:以印化煞,与上张参政造以印代官,微有不同,盖张造原局有食神,直以食神为用耳。若局不见食伤,如本篇毛状元命:
己巳 癸酉 癸未 庚申
壬申 辛未 庚午 己巳 戊辰 丁卯
原局印重,己土七煞透出,乃以印化煞为用也。身弱见煞,最惧克泄交加。然如此造,庚印透干,见水有土回克,不泄日元而有制煞之效,故为最宜。若见财则党煞破印,全局尽破矣。官煞运有印引化,反不为忌,而独忌财也。若原局有财,又当别论。参观论印篇。
上造为身弱印旺化煞也。(林注:此造秋水通源,印比贴身,何以为身弱?当以身强可任财官论。用土喜火,辛未运后一路火土,故贵。徐氏只为充实著作,妄取例证,此又见一斑也。)
如身强印弱见煞,如本篇马参政命:
壬寅 戊申 壬辰 壬寅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壬水通源,申辰拱合,水土相战,以申金通关为用,其枢纽全在于印。日元本旺,行伤食运泄其秀气,自为所喜。如原局有食伤,运行比劫身旺之方,亦无所碍,独财破印,不但生煞为忌,而断其枢纽,伤克用神为最忌。反之如子运,申子辰会齐水局,化印为劫,以印不破,反无关系也。
原文:若用煞而兼带伤食,运喜身旺印绶之方,伤食亦美,逢官遇财,皆不吉也。
徐注:用煞兼带伤食,与上用官不同。用官者以印制食伤而护官也;用煞者煞气泄于印,与第一节官露印重及印用食伤相似。如孙布政造:
乙丑 辛巳 己巳 庚午
庚辰 己卯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乙木无根,己丑相会,庚辛并见,七煞孤单无助,不能为用;克泄并见,藉印通关,是以印为用也,故以身旺印绶为喜。庚金泄秀,食伤自为美运;逢甲为官,合己混煞为嫌,故非吉运。原局火土亢燥,遇水则逆其性,故亦不吉。此乃偏枯之造,不可以为例,所喜者乙丑、己巳、庚午同出一旬耳。
原文:印绶遇财,运喜劫地,官印亦亨,财乡则忌。
徐注:月令印绶而遇财,其中宜忌大有分别。如印轻财重,则为贪财坏印,最喜劫印之地。如上论印篇注中所引某富翁子造是也。财轻印多,用财损印,则喜财乡,如国府主席林森造是也(见刑冲会合解法篇)。如本篇汪侍郎造:
辛酉 丙申 壬申 辛亥
乙未 甲午 癸巳 壬辰 辛卯 庚寅
财轻印重,必须行财地,及食伤生财之地,方为美耳。初运乙未甲午,木火相连癸巳水不通根,丙火得禄,均为美运。壬辰十年,即不死必有大起倒,过此之后辛卯庚寅,东方木地,金不通根,又可重起矣。运喜劫地忌财者,如下列某富翁子命造:
庚申 丙寅 丙申 乙未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用印而财食并透,财重印轻,乙庚一合,贪财坏印。运仅己卯印十年为美,一至庚辰辛巳,恐不易度也。身弱用印而喜官运者,以财印相战,喜官煞通其气也。见论财篇财佩印节。
(林注:不知所云。)
原文:印格而官煞竞透,运喜食神伤官,印旺身旺,行之亦利。若再透官煞,行财运,立见其灾矣。
徐注:印格而官煞竞出者,以印化官煞也。然须察其地位次序,是否能化,如能化,则与用煞兼带伤食相同。以印通关作用,如本篇所列两造:
辛亥 庚子 甲辰 乙亥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乙未 甲午
虽云乙庚合煞留官,然无关系,完全以印为用也。官煞之气,已泄于印,食伤运泄日元之秀,气势流通不滞,自为美运,非取其制官煞也。身印旺地均利,印如透干,再见官煞运,亦无大碍,唯断不能行财运耳。如此造戊戌十年,必有风波也。
(林注:此造冬水得金生而旺极,应作水泛木浮论,用神取土制水、木泄水、火调候。局内喜用全无,只是偏枯贫贱之人而已。取印为用,可笑之至。)
壬子 癸卯 丙子 己亥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丙火无根,湿木无焰,己土微弱,岂能制冲奔之水?所谓土能制水,水多土荡也(见论五行生克节)。但丙火阳刚之性,有印为根,即不能从,仍当以印为用。所喜者丙午丁未二十年火运耳。戊己制煞之运,但土不通根而水得地,不美。若再见官煞财运,立见其灾矣。
原文:印用食伤,印轻者亦不利见财也。
徐注:印轻不利见财,则印重不忌见财可知。如本篇牛监薄命:
庚寅 乙酉 癸亥 丙辰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乙庚合而不化(参观十干配合性情节),身强印旺,当以食神生财为用。盖以财为用者,除财损印外,必当以食伤为引也。如此造以食为引,故亥子丑身旺之地可行,庚辛印、寅卯食伤均吉。戊己官煞,未见其美矣。
己未 甲戌 辛未 癸巳
癸酉 壬申 辛未 庚午 己巳 戊辰
引本篇所谓合财存食为贵者,然细按之,殊未尽然。盖印太旺,土重埋金,甲己一合,制印以存食,使癸水用神不伤,所以为贵也。癸酉壬申二十年,金水相生,最为美利,辛未庚午亦尚可行。午运之后,官印旺地,土重埋金,用神伤尽,难以继矣。
庚戌 戊子 甲戌 乙亥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
此造财旺,煞印均弱,取乙木制戊土,以存煞印,盖财为病,劫为药也。仍以印化煞取用,唯忌财地,余均可行,所谓印轻不宜见财也,更喜丁火藏库,气势不寒,有病有药,中和之造也。
丙午 庚寅 丙午 癸巳
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丙申
此本篇赵知府造。寅午一合,印化为劫,不以印论,用庚金之财,生癸水之官,不易之法。唯财官太轻,喜行金水旺地。壬辰癸十五年最美,丙午日元坐刃,壬运七煞助制刃,不以为忌也。巳运之后,一路木火之地,恐难行矣。
(林注:此造财官无根,财又被劫,当以从旺格论,以癸水为病,大运辛卯、壬辰、癸巳、甲午、乙未、丙申、丁酉,一路配合相宜,所以贵至知府。若用财官,所配木火运程,必贫贱无疑。)
三十七、论食神
原文:食神本属泄气,以其能生正财,所以喜之。故食神生财,美格也。财要有根,不必偏正叠出,如身强食旺而财透,大贵之格。若丁未、癸卯、癸亥、癸丑,梁丞相之命是也;己未、壬申、戊子、庚申,谢阁老之命是也。
徐注:食神者,财之根也,日元旺盛者,气势要安顿。菁英喜其流露,若旺而无泄,及身而止,必非美造。梁丞相造,癸水日元旺,亥卯未食神合局,透起丁火。谢阁老造,庚金食神秉令,子申财星合局。两造皆清纯之极,宜为大贵之征,福寿兼全之造也。
原文:藏食露伤,主人性刚,如丁亥、癸卯、癸卯、甲寅,沈路分命是也。偏正叠出,富贵不巨,职甲午、丁卯、癸丑、丙辰,龚知县命是也。
徐注:五行干支,以阴阳配事为啧,财官印是也。我生则以同类为顺,食神是也。顺则有情,逆则力猛。至于人性情之刚柔,须视四柱之配合,不必在藏露上分别(详见《滴天髓》论性情节)。如沈路分造,癸水虽通根,而地支寅亥两合,伤官太旺,发泄似嫌逾量;龚知县造,癸水虽通根辰丑,究嫌不旺,发福亦不能巨。大抵食伤为用,主人性质聪明,盖菁华发越,秀气流露,自然有此征验。又四柱全阳,主人性质刚正急燥,全阴主人性质深沉迟缓,亦自然之势,屡试屡验。
原文:夏木用财,火炎土燥,贵多就武。如己未、已巳、甲寅、丙寅,黄都督之命是也。
徐注:夏木用财,火炎土燥,必须带印,虽未必为用,而取以调候,为不可缺少之物。黄都督造,幸甲寅坐禄通根,参天之势已成,然究嫌偏枯,非中和之道,故贵而就武也。
原文:若不用财而就煞印,最为威权显赫。如辛卯、辛卯、癸酉、己未,常国公命是也。若无印绶而单露偏官,只要无财,亦为贵格,如戊戌、壬戌、丙子、戊戌,胡会元命是也。
徐注:不用财为不用食之误。常国公造乙木虽为月令,而两卯为两辛所制,食被枭夺,不能用矣。以印化煞为用,煞主威权,格局清纯,故主显赫。胡会元造,殊未见佳。日元虽通根于戌,不得为旺,戊土重重,制煞太过。最要之物为印,去戊土之太过,泄壬水而生丙火。四柱缺此紧要之神,岂得为贵?财早能泄土之气,而日元不旺,嫌财党煞,故决不能见财也。幸所行之运,中年后之运,为丙寅丁卯,木火印比连接,补八字之不足,否则,何能发达?谓为格美,不如谓运美也。
原文:若金水食神而用煞,贵而且秀,如丁亥、壬子、辛巳、丁酉,舒尚书命是也。至于食神忌印,夏火太炎而木焦,透印不碍,如丙午、癸巳、甲子、丙寅,钱参政命是也。食神忌官,金水不忌,即金水伤官可见官之谓。
徐注:取用神之法,以扶抑为正轨,所谓弱者扶之,强者抑之是也。除扶抑之外,调和气候,亦为重要取用之一法(见论用神篇)。盖夏木火炎木焦,冬金水冷金寒,必须有以调和之,即以调和之神为用也。如舒尚书造,金水伤官,喜见官煞;钱参政造,木火伤官,喜见印绶。皆以调候取用也。
原文:至若单用食神,作食神有气,有财运则富,无财运则贫。
徐注:单用食神,亦须看日元与用神之旺弱,及四柱之清杂。如某闻人命造,戊戌、辛酉、戊戌、辛酉,两神成象,旺而且清,行财运富贵何碍?
原文:更有印来夺食,透财以解,亦有富贵,须就其全局之势而断之。至于食神而官煞竞出,亦可成局,但不甚贵耳。
徐注:此以病药取用也。日元旺,喜食伤之泄,印来夺食,是印为病也;财破印以解,以财为药也。富贵与否,须看财星能否解救。如己亥、丙寅、甲寅、壬申一造,甲木坐禄,丙水食神透出为喜,壬印夺食为病,惜己土财星无根,破印无力,病重药轻。运行西北,助起病神,破耗无伤,为不免也。但有印食而两不相碍者,比劫相护,财不破印者,是须视全局之配合。如己丑、丙寅、甲子、戊辰,透食而财印不相碍,即为富贵之造。至于食神而官煞竞出,只须不碍全局,同为富贵之造。如辛卯、庚寅、甲辰、丙寅,东方一气,食神吐秀。庚辛官煞竞出为病,喜其无根,不碍格局。行土金之运,不免破耗,若行木火之运,则名利并全矣。
原文:更有食神合煞存财,最为贵格。
徐注:食神合煞存财,食神当是伤官之误。盖食伤一例,食神合官,伤官合煞也。如乙见丙为伤官,见辛为七煞,丙辛合则煞不克身,所以为贵。亦有并透而不相碍者,此则在地位配置之合宜耳。如己亥、甲戌、癸亥、丙辰,合煞存财也。又如余寿平中丞命造,丙辰、庚子、辛卯、乙未,月令食神而用官星,食生财,财生官,地位配置合宜,为贵格也。
原文:至若食神透煞。本忌见财,而财先煞后,食以间之,而财不能党煞,亦可就贵。如刘提台命,癸酉、辛酉、己卯、乙亥是也。其余变化,不能尽述,类而推之可也。
徐注:食伤透煞,何以忌见财星乎?煞本忌其克身,故须用食神以制之。若见财则食神生财,财生煞,不但不制,反转而生煞矣,故以为忌,然如刘提台造,日元赢弱,金木相战,虽财不党煞,亦未见佳妙。殆中年运程丁巳丙十五年,化煞制食为美,故贵为提台耳。初运庚申,幼年必艰苦也。
三十八、论食神取运
原文:食神取运,即以食神所成之局,分而配之。食神生财,财食轻,则行财食,财食重则喜帮身。官煞之方,俱为不美。
徐注:食神生财之局。因身轻身重而不同。身重喜行财食,身轻则喜帮身。若食神透干,比劫运俱不忌,官煞运均忌。身重者如本篇梁丞相命:
丁未 癸卯 癸亥 癸丑
壬寅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此造妙在亥卯未三合,透出丁火,身强食旺而财透。木火运固美,金水运亦吉,戊戌十年,必有挫折也。此造若原局透一壬字合丁,不能照此看法,喜金水木而不宜火土矣(参观十干配合性情节)。
己未 壬申 戊子 庚申
辛未 庚午 己巳 戊辰 丁卯 丙寅
土寄四隅,申亦土之长生也(见阴阳生死节)。年逢己未,日元弱而不弱;时上庚申,食神专禄,壬水生于申,子申合局,身强财食并旺。庚金透露,己巳戊辰帮身运甚美,印运亦吉。此俗所谓专禄格也(见时说拘泥格局节)。
(林注:此造无火,土无原神,应该是身弱财食并旺,而非身强,倘若是身强,当以金水之财食为喜用,又怎会以印比为喜用呢?)
《喜忌篇》:“庚申时逢戊日,名食神专旺之方,岁月犯甲丙卯寅,此乃遇而不遇”,正合此格。此为本篇谢阁老造,亦是身重食旺也。
至于身轻食旺者,如本篇沈路分造:
丁亥 癸卯 癸卯 甲寅
壬寅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癸水虽通根于亥,而亥卯合局,日时寅卯而透甲,食伤旺而生财,为身轻泄气太重。支行印绶之乡为最美,比劫帮身亦佳,但宜支而不宜干,见壬则合去丁财,见癸亦不免争财之嫌。亥子丑北方劫地,则甚美也。又本篇龚知县造如下:
甲午 丁卯 癸丑 丙辰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同一身轻,而上造为食重财轻,此造为食轻财重,而身弱则一也。故皆以帮身运为喜。帮身之中,食重喜印,财重喜劫。此造得意,必在壬申癸酉运中。又两造比较,沈造格局清,此造格局较杂,贵贱高低之分,全在清浊纯杂之间。以其格局夹杂,虽在佳运,不过百里之尊而已。
原文:食用煞印,运喜印旺,切忌财乡。身旺,食伤亦为福运,行官行煞,亦为吉也。
徐注:食用煞印者,弃月令食神而用煞印也。看法同偏官用印(参观偏官用印节),用印化煞,故最忌财破印党煞,官煞运有印化反吉。又身旺印旺,食伤泄亦佳,身弱则不宜伤也。如本篇常国公命:
辛卯 辛卯 癸酉 己未
庚寅 己丑 戊子 丁亥 丙戌 乙酉
弃食用煞印也。印旺而身不强,故财最忌,食伤运亦一尘不染宜也。印劫最为美运,官煞有印化亦无碍,如己丑、戊子、丁亥,皆佳运也。丙戌运,戌合卯刑未,此十年皆财运,恐难为继。
原文:食伤带煞,喜行印绶,身旺,食伤亦为美运,财则最忌。若食太重而煞轻,印运最利,逢财反吉矣。
徐注:食神带煞,谓原局无印绶也。此段须分三节看;
(一)身弱,煞克身,食神泄气,倚轻倚重,均不为美,唯有印运最利,比劫亦利。
(二)身旺煞强,则食伤制煞,极为贵格。运喜食伤,唯忌财运。
(三)食伤制煞太过,即煞轻食重也,法须扶煞,故财运反吉。然不及印运之美,盖印可以去食之太过,化煞滋身,一得三用也。如本篇胡会元造:
戊戌 壬戌 丙子 戊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此食神制煞太过也。甲乙印运为美,癸亥子丑官煞运反吉,丙寅丁卯劫印帮身,最为美运,戊辰最忌。盖丙为太阳之火,水猖显节,不畏水也;土众成慈,遇土反晦也。见论干支节。
癸酉 辛酉 己卯 乙亥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丙辰 乙卯
此本篇刘提督造也。虽癸与乙之间,隔以己辛,财不党煞,但身弱克泄两忌。幸所行之运己未、戊午、丁巳、丙辰,印绶比劫相连,故能贵为提督。否则,格局虽清,无益于事,若非运助,安能望贵乎?
原文:食神太旺而带印,运最利财,食伤亦吉,印则最忌,官煞皆不吉也。
徐注:食神太旺而带印,有种种不同,夏木见火,火旺木焚,运喜印绶,用水润木也。若食神旺,带印而利财者,本篇未有其例。兹另举敝友李君一造:
戊戌 己未 丙子 庚寅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火通根戌未而时寅,带印也。戊戌己未,土居其四,食伤太旺,运最利财,盖庚申辛酉,泄土之气也。官煞不利,火土枯燥,加入滴水,不足以润燥,而反激其焰也。泄气已重,食伤未必为福,印绶未必为祸,唯非佳运则可知也。八字各个配合不同,为喜为忌,羌无一定,特举其一例耳。
原文:若食神带印,透财以解,运喜财旺,食伤亦吉,印与官煞皆忌也。
徐注:食神带印,透财以解,与上节带印有不同。盖上节食神太旺,而印又不能损食为用,不得已用财泄食伤之气也。此则日元旺,喜食伤之泄,而带印夺食伤用,故云透财以解。上节重在食神太旺,此则食神不旺。另举例如下;
己亥 丙寅 甲寅 壬申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甲木生寅月而透丙,本有木火通明之象。时上枭印夺食,透己土财以解之,惜病重药轻。运喜财旺,食伤亦吉,印与官煞均忌。此造惜运行西北官煞印绶之乡,否则,前程未可限量也。
以上为照常例扶抑论用取运也,至若以气候之关系而调候取用,则又当别论。如本篇舒尚书造:
丁亥 壬子 辛巳 丁酉
辛亥 庚戌 己酉 戊申 丁未 丙午 乙巳 甲辰
金水食神用煞,与金水伤官用官相同,皆调候之意也。用神为官星,运亦喜财官。如此造己酉戊申印劫之地,无荣辱可言,而丁未丙午最美,乙巳甲辰三运亦佳。盖原局金寒水冷,非可以当理取也。又如本篇钱参政造:
丙午 癸巳 甲子 丙寅
甲午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木火伤官用印,亦调候之意。印轻则专用印劫,如此造癸印得禄,气象中和,故丙申丁酉皆为美运。若戊戌财运,破印恐不能免也。
金水用官与木火用印,同为调候,然有不同者。金水非见官不可,而木火无印,若身强亦可就贵。如本篇黄都督造:
己未 己巳 甲寅 丙寅
戊辰 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甲木坐寅,时又逢寅,日元甚旺,旺而泄秀,亦可用也,唯火多则木有自焚之患。此造妙在食轻财重,火泄其气,唯究嫌偏要,贵多就武。行运仍宜印劫之地,乙丑、甲子、癸亥、壬戌三十五年,最为美利,虽命造本佳,亦运助之也。
三十九、论偏官
原文:煞以攻身,似非美物,而大贵之格,多存七煞。盖控制得宜,煞为我用,如大英雄大豪杰,似难驾驭,而处之有方,则惊天动地之功,忽焉而就。此王侯将相所以多存七煞也。
徐注:官煞同类,而其用有不同。官为阳之于阴、阴之于阳,异类相引;煞为阳之于阳、阴之于阴,同类相拒。故官煞虽同为克身之物,而有有情无情之分。官不可伤而煞宜制,亦以此也。官多身弱,官等于煞;煞轻身强,煞同于官。此则不可不知也。
原文:七煞之格局亦不一:煞用食制者,上也,煞旺食强而身健,极为贵格。如乙亥、乙酉、乙卯、丁丑,极等之贵也。
徐注:煞旺食强,阳干阴干不同。阴干不畏煞旺,只须食制;阳干必须身健,否则,克泄交加,非用印不可也。上造亥卯会,酉丑会,确合制煞格局;尤难得者,四柱清纯,无一闲杂之神,宜为极等之贵也。参阅论用神高低篇陆商阎造。
原文:煞用食制,不要露财透印,以财能转食生煞,而印能去食护煞也。然而财先食后,财生煞而食以制之,或印先食后,食太旺而印制,则格成大贵。如脱丞相命,壬辰、甲辰、丙戌、戊戌,辰中暗煞,壬以透之,戊坐四支,食太重而透甲印,以损太过,岂非贵格?若煞强食泄而印露,则破局矣。
徐注:煞用食制,不宜财印并透,所论甚精,所引脱丞相命,食神泄气太重,以甲印损其太过,兼以生助日元,所以行丙午丁未而大贵。壬水之气泄于甲,不能再用,而天干壬甲丙戊,一顺相生,尤为贵征也。至于财先食后,如现代程参谋总长潜之命造,壬午、癸卯、己巳、辛未,确合此格,年月财生煞旺,时上食以制之,而己土得禄于午,通根于未,身旺食煞俱清,洵大贵之征也。如辛在年月,则为食神生财,财生煞之局;午中丁印如透出,则为食浅印露,枭神夺食护煞,均破格矣。
(林注:参谋总长程潜之造,乃是身弱杀印相生之格,用神取日主坐下巳火,大运甲辰、乙巳、丙午、丁未、戊申、己酉,一路火土喜用,故大贵。徐氏以其为食神制杀,试问卯木杀星不透,时干之食何以制月支之杀?贻笑方家。)
原文:有七煞用印者,印能护煞,本非所宜,而印有情,便为贵格。如何参政命,丙寅、戊戌、壬戌、辛丑,戊与辛同通月令,是煞印有情也。
徐注:官煞俱以财印辅,但财印不并用。何造妙在财在年干,财生煞,煞生印,印以生身。财不破印,地位配置合宜,便为贵格。若辛丑戊戌易位,便为财破印,煞攻身,贫贱之局矣。
原文:亦有煞重身轻,用食则身不能当,不若转而就印,虽不通根月令,亦为无情而有情。格亦许贵,但不大耳。
徐注:食神制煞,以身强为条件,身弱则克泄交加,身不能当,惟有转而就印。如常国公造,辛卯、辛卯、癸酉、己未(见前食神节),即煞重身轻,弃食就印,用印化煞也。格局清纯,同一取贵。
原文:有煞而用财者,财以党煞,本非所喜,而或食被制,不能伏煞,而财以去印存食,便为贵格。如周丞相命,戊戌、甲子,丁未、庚戌,戊被制不能伏煞,时透庚财,即以清食者,生不足之煞。生煞即以制煞,两得其用,尤为大贵。
徐注:财印同为煞之辅,身强煞弱,用财滋煞,非不能也。如己酉、丙寅、庚辰,庚金极旺,丙火根轻,必须用财滋煞,行东南木火之运,仕路显赫,即抑强扶弱之理也。至如周丞相造,用财去印存食,乃病药取用法也。戌未中均藏丁火,日元不弱,八字四土一水,制煞太过,其病一也;子水孤军,见甲更嫌泄气,其病二也。甲木无根,弃印就财,泄土之气,滋生弱煞,诚为两得其用。书云,“有病方为贵”,有解救之药,即贵之征也。
原文:又有身重煞轻,煞又化印,用神不清,而借财以清格,亦为贵格。如甲申、乙亥、丙戌、庚寅,刘运使命是也。
徐注:刘造寅亥虽合,而得申遥冲解其合,乙合庚金,引而近之,通申宫之气,寅戌拱合丙火,日元甚旺,亦是财滋煞为用,借财以清格局。然非身重不可也。
原文:更有杂气七煞,干头不透财以清用,亦可取贵。
徐注:凡以七煞为用者,除财生、印化、食制三者之外,无单用之法,杂气七煞,岂能例外?如乐吾自造,丙戌、壬辰、丙申、丙申,杂气七煞,干不透财,即不能以财滋煞,亦不可以食制煞;乙木余气藏辰,又落空亡,化煞无力,但以配合需要,仍当取印为用,即通关是也(见《命鉴》)。印如有力,亦可取贵。干头不透财清用,固不限于杂气。如上脱丞相造,用印制食存煞而取贵,非定须透财也。
原文:有煞而杂官者,或去官,或去煞,取清则贵。如岳统制命,癸卯、丁巳、庚寅、庚辰,去官留煞也。夫官为贵气,去官何如去煞?岂知月令偏官,煞为用而官非用,各从其重。若官格杂煞而去官留煞,不能如是之清矣。如沈郎中命,丙子、甲午、辛亥、辛卯,子冲午而克煞,是去煞留官也。
徐注:官煞虽同类,而各有分野。譬如弟兄,对外为一家,对内则兄为兄,弟为弟,各分门户,不混杂也。故以通根言,巳午未寅戌可同为丙丁之根;而言其用,则各从其重,以其得时秉令也。八字以取清为贵,不论去官或去煞。岳沈两造,同为煞格杂官而显有低昂,盖月令七煞,则煞为真神。岳统制造,癸水去丁而用巳中丙火,为去官用煞,真神得用;沈郎中造,子冲午火,去其当令之真神,而留年上丙火,此为去真用假。《滴天髓》云:“真神得用平生贵,用假终为碌碌人”是也。但此系专就去留取清而言,若就全局论之,岳造虽寅巳辰全,财生煞旺,而辰为湿土,巳为长生,身强制浅,运行制煞之乡,化煞为权。沈造虽亦财旺生官,而辛金无根,若非子水冲去午火,则煞旺攻身,所恃者运行西方申酉戌戊己等运,帮身而化官煞。是两造显判低昂,不仅去官去煞之别也。
原文:有煞无食制而用印当者,如戊辰、甲寅、戊寅、戊午、赵员外命是也。
徐注:此造煞旺秉令,真神得用,寅午拱会,化煞生身,用神极明显,亦清纯可贵也。
原文:至书有制煞不可太过之说,虽亦有理,然运行财印,亦能发福,不可执一也,乃若弃命从煞,则于外格详之。
徐注:制煞太过者,以太过为病也。去其病神,自可发福。但用财用印,亦有分别。身旺者宜财不宜印,身弱者宜印不宜财。如壬辰、丙午、丙午、壬辰,身强,两煞四制,见金运而人发,是宜财不宜印也。又甲寅、戊辰、壬辰、壬寅,制煞太过而身弱,逢金运而人发,是宜印不宜财也。又如论食神节胡会元造,戊戌、壬戌、丙子、戊戌,亦是制过七煞而身不旺,宜印运不宜见财者(参观上食神节)。财印不并立,喜财者必不喜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