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海丽雅集团董事长:“怕老婆”也是一种文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0/23 01:10:41
',1)">
“怕老婆”也是一种文化
时常自夸读过很多书,尤其是历史方面的书,但和几位女同事聊天后,才知道自己是没什么“文化”的,就连“怕老婆也是一种文化”竟然不知。
那个遭人唾弃的周幽王为博褒姒一笑,便在烽火台上点起狼烟以戏诸侯。从表面看,这与周幽王的好色和褒姒的媚艳有关,但实质上这位皇帝“惧内”。试想,周幽王不可能不知,点狼烟戏诸侯的后果有多严重。但他为何还要这样做?他若不是遭受巨大的心理压力,断然不敢使出这样“哄美人开心”的绝招。如今,虽然还没有谁下定义说周幽王是开创“惧内文化”的鼻祖,但足以说明,惧内的历史是源远流长的。
如果说弱不禁风的男子惧怕老婆是由体力不支怕发生肢体格斗时吃亏,那被伍子胥推荐给吴公子阖闾、刺杀吴王僚的专诸,称得上是刚强勇猛之夫了吧,可他也是一个怕老婆的主。《越绝书》中就有这样的记载:伍子胥看见专诸正要跟很多人打架,妻子见之大喊一声,专诸就缩着头回家了。子胥很奇怪,一个有万夫之勇的硬汉,怎么会被一个小女子轻易镇住?专诸就告诉他:能屈服在一个女人手下的,必能伸展在万夫之上。这大概算得上是最早的怕老婆的“至理名言”吧。

更绝的还是北宋大诗人苏东坡的朋友龙丘居士。苏东坡在那首《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的诗中写道:“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原来这位名叫陈季常的龙丘居士,跟现在刚走上社会的毛头小伙子差不多,婚前爱和苏东坡这些酸文人谈天说地、饮酒赋诗,整天沉迷于酒色之中。自取了柳氏后,在柳夫人的高压政策下,他变得惶惶不可终日,只要柳氏在隔壁轻轻叫一声,他竟然连手中的拐杖都吓掉了。苏老夫子真不愧为大学士,不仅将一位好友怕老婆的形式、程度描绘得入木三分,还为后人留下“河东狮吼”这样美的成语。我想,苏东坡做梦也没想到,近千年后居然许多大老爷们却不停呼喊“我爱河东狮吼”……
纵观历史,除了个别如蒲松龄笔下那个父亲被悍妇“扫地出门”、兄弟被恶妇逼死、还依然对那悍妇恶妻唯唯诺诺的窝囊废杨万石外,多数男人“怕老婆”都拥有一种深深的爱,他们将自己的情,自觉不自觉地转变成“怕”和“惧”上。试想,如果无爱存在,何来有“怕”?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加之男女比例的不协调,男女的社会地位也相当平等了。过去那种“夫为妻纲”的意识早已被“37度男人”、“怨男”取代,“怕老婆”不仅没有淹没男人的特征,让人担心天下所有男人的铁血丹心转眼都成为易碎品,相反“怕老婆”作为一种雅谑和润滑剂,为人们茶余饭后增添了几许雅趣。从和谐的角度看,男人怕老婆,体现了人们内心的一种默契,一种共识和异性间的相互欣赏。
 

 
你在本篇停留 · 谢谢你来访
更多精彩等待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