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泓鋆实业有限公司:毛岸英和毛岸青的妻子是姐妹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0/29 13:45:01
叶永烈:毛岸英和毛岸青的妻子是姐妹
(2007-03-28 11:45:0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bc6dd010007im.html
转载▼
分类: 叶永烈纪实文学

叶永烈:毛岸英和毛岸青的妻子是姐妹
照片说明:叶永烈采访毛岸英之妻刘松林
2007年3月23日凌晨四时十八分,毛泽东次子毛岸青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84岁。
美国《洛杉矶时报》记者打电话来采访,希望我就毛岸青谈一点背景。我当时毫无思想准备。
我说,我曾经去过毛岸青在北京城里的小院,他、妻子邵华和毛泽东长媳刘松林一家住在一起。
《洛杉矶时报》记者便问及刘松林和邵华关系。
我回答说,那是很有趣的巧合:贺子珍和妹妹贺怡,嫁给了毛泽东和弟弟毛泽覃,而刘松林和妹妹邵华,则嫁给了毛岸英和弟弟毛岸青。
我的答复,引起那位记者很大的兴趣……
刘松林和邵华是亲姐妹,然而一个姓刘,一个姓邵。内中的缘由,说来话长。
我曾多次采访过刘松林。其实,刘松林原名刘思齐,而邵华并不姓邵,本姓张,叫张少华。
一九二七年四月四日下午,毛泽东在武汉出席了国民党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开学典礼。他回到武昌都府堤四十一号家中,得知夫人杨开慧刚生一子,亦即毛泽东的第三个儿子。毛泽东为三子取名毛岸龙。这时,五岁的长子毛岸英、四岁的次子毛岸青以及保姆陈玉英,也都跟毛泽东住在一起。
几天之后,一对青年男女前来拜访毛泽东。男青年是一位年轻的军官,叫刘谦初,山东人,中共党员,当时担任北伐军第十一军政治部宣传科社会股长。女青年便是张文秋,湖北人,一九二四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一九二六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当时,正处于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的前夜,刘谦初向毛泽东请教有关国内外形势和农民运动问题,谈得很投机。杨开慧拿出花生米招待他们。张文秋抓了一把花生米给毛岸英和毛岸青,两个孩子都很有礼貌地向张文秋道谢。张文秋压根儿没有想到,毛泽东的这两个儿子后来都成了她的女婿。
当时,张文秋和刘谦初正处于热恋之中。由于发生“四.一二”政变,武汉局势动荡,本来打算先订婚后结婚的他俩,也就决定在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六日结婚。新婚之后,刘谦初便和张文秋匆匆告别,奔赴前线。后来,他们在山东重逢,并肩战斗。
一九二九年夏日,张文秋和刘谦初先后在济南被捕。这时,张文秋已经怀孕。她在狱中装成一个不懂政治的乡下女人,终于在一九三Ο年初获释。中共地下组织把张文秋送往上海。张文秋在上海海格路(今华山路)红十字医院生下了一个女孩。刘谦初曾事先给孩子取名“思齐”。“齐”,即山东,刘谦初的故乡。刘思齐,也就是刘松林。
遗憾的是,刘松林未见父亲一面。一九三一年四月五日,刘谦初在济南被山东军阀韩复榘下令枪决。临刑时,刘谦初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正在上海中共地下机关工作的张文秋,四月八日忽然发现机关里那天的报纸都不见了。她在周恩来办公室的书柜里找到一份当天的《申报》,才明白为什么大家把这天的报纸收了起来,因为报上登载了《山东枪决红匪》的消息。张文秋一看,就昏了过去……
七年之后,刘松林有了第二个爸爸。
那是张文秋带着刘松林在上海、香港、南昌、北平等地长期从事地下工作,终于在一九三七年奔赴红都延安。那时,去延安几乎都要在西安七贤庄八路军办事处转关系。在那里,张文秋见到一位左腿残废的老红军,名叫陈振亚。陈振亚是湖南人,跟张文秋在同一年── 一九二六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陈振亚在江西的战斗中,失去了左腿。经林伯渠介绍,张文秋和陈振亚相识。他们乘同一辆卡车前往延安。陈振亚是残疾军人,大家都让他坐在驾驶室里。他很喜欢七岁的刘松林,一路上,让刘松林坐在他的膝盖上。
一九三八年,张文秋和陈振亚在延安结婚。这样,陈振亚便成了刘松林的继父。
中国人常常很讲究缘分。刘松林与毛泽东一家也真有缘。在延安,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八岁的刘松林见到了毛泽东。毛泽东很喜欢刘松林,居然认她为“干女儿”。从此,刘松林与毛泽东一家结缘……
那是在一九三八年初春的一个夜晚,延安的中共中央党校大礼堂人头济济,毛泽东、朱德、任弼时也来了,聚精会神观看演出。那天上演的是话剧《弃儿》。《弃儿》写的是一对中共地下工作者在白区进行艰苦的斗争,不幸被捕了。他们的女儿在寒风中奔走呼号:“妈妈!妈妈!”
这个演女儿的小演员,便是刘松林。刘松林当时在延安的托儿所里很活泼,喜欢唱歌、跳舞,所以被选中。由于刘松林有着剧中小女孩的类似经历,所以她演得非常投入,非常感人。
毛泽东深受感动,这大约是由于他也有着类似的经历:他的三个儿子在上海一度成了“弃儿”。
在剧终之后,毛泽东仍为《弃儿》所深深感动,建议把最后一幕再演一遍。于是,刘松林穿着褴褛衣衫,又一次在舞台上奔走呼号:“妈妈!妈妈!”
毛泽东很喜欢这个小演员。演出结束后,毛泽东把刘松林叫到身边,抚摸着她的脑袋,问她叫什么名字,爸爸妈妈是谁。刘松林指着坐在后边的陈振亚和张文秋说:“那就是我的爸爸、妈妈。”
毛泽东朝他们招手,陈振亚和张文秋连忙走了过去。
陈振亚向毛泽东解释说:“她是刘谦初烈士和张文秋同志的女儿。我是她的继父。”
毛泽东记起一九二七年四月在武汉来访的那对青年男女,对刘松林说道:“我做你的爸爸,你做我的干女儿,好吗?”
刘松林回答说:“好!”
毛泽东又说:“你既然是我的干女儿,那就随我到家里去玩吧!”
于是,在演出结束之后,毛泽东牵着刘松林的小手,带她回家去。
第二天,毛泽东又把刘松林接去。
从此以后,刘松林成了毛泽东家的小客人,常常去玩。
那时,毛岸英还在苏联。谁都没有想到,毛泽东的这位八岁的干女儿,后来竟成了毛泽东的长媳。
就在这年秋天,张文秋在延安生下一个女儿。这样,刘松林有了一位异父同母的妹妹。陈振亚为女儿取名“少华”。照理,女儿应该叫“陈少华”,他们反“传统”,沿用母姓,叫“张少华”。后来,张少华在北京大学毕业,用“少华”的谐音取“邵华”为笔名。如今,她便以邵华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