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淼广州:王斌魁先生谈拳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0/23 04:26:10
[转帖]为什么叫意拳?意拳以神意为主,发挥本能,改造生理。练这个拳的人,不是傻卖力气,也不是像有些人练的太极拳那样,一切神意全没有,就是慢慢摸。意拳要调动周身之精神,调动活力。周身肌肉、四肢百骸,要完全活动起来、很轻松,但是神意不能外驰。在过去王老先生说:“这个东西极容易,深进求头万绪,用功时莫着急,先选个适宜的场地,充足阳光流通空气,有水更有树更相宜”。在我们运动时就像站在海洋边上一样,上望蓝天,下望碧海,心胸开阔,美极了!这才使人内在情绪乐观。老发愁,老叫劲,就好不了,越较劲越好不了。同时王老还说,学这个拳,不求形骸似但求神意足。你非得像我,我非得像你,那种死教条的东西,不是中国拳术。
意拳,做起来周身都是矛盾的,所以老先生说:“浑身尽争力,无点不弹簧”。既矛盾而且又统一,这个东西非常辩证。这儿跟这儿扯着,哪儿跟哪儿拉着,都是矛盾的。没有矛盾不产生整个浑元力。没有做过这个东西的不懂,做过这个东西的才懂。既有矛盾,而且多方面的矛盾争起来了,是一个整体,具体的力量。
所以,这个东西,你说它松散不合适,说紧,紧了过僵,身上的肌肉全僵死了,那还有什么活力?既不僵而且不散漫,在松和均之下求力,力量又均整,哪儿都这么大力,动哪儿,哪儿都这么大力。
锻炼,起码对身体要有好处,才能继续锻炼。不要盲人骑瞎马,这也好那也好,得有一个正确的道理。正确的道理是什么呢?别违背自然的生理,违背了自然生理那就不是正确的。我今年72岁,好多的老前辈,搞体育的,到了40多岁就不搞了,为什么?因为他那是单纯的一面,什么体育运动对人身都有某一方面的好处,但是,是不是具体?这值得研究,想当初马约翰先生,那是老体育家,后来他练保健去了,他也不弄这球那球了,他知道自己适于练保健。他明白对于自己什么是适当。起码他应当求出他本身的舒服来,精神上舒服,形体上舒服,他应当找出这个东西来。许多体育家,没过四十就有病了,这怎么讲啊。
所以王老那个时候谈这个东西,练这个东西要有精神力,精神力由哪儿表现,他说了,要练得筋有力而骨藏棱。首先要注意神和意,瞎卖力气,又练长枪,又练长棍,瞎练一气,瞎卖力气,对健康没有好处!所以,这个意拳为什么单提“意”字,就是以神意为主,不是傻卖力气才能求得健康的。身上得轻松缓和,精神愉快,悠悠然自得,面有喜色,这多舒服!总叫着劲,我扎呀,我砍那,这玩意怎么好呀!把自己练成死疙瘩似的,那怎么好!
所以说,练意拳的人,这个轻松缓和,形和意,一切要均整,要力求均整!那些人求了均整了吗?我这儿有劲,胳膊有劲,腿也能踢也有劲,是不是枝节的?是不是局部的?是局部的,你踢人家,人家整个儿的一个具体,噔,您就出去了。所以这个事情啊,千万注意松和紧。不仅是在形体上松和紧,在精神上也要松和紧。练太极拳也是一样的道理,有些练太极的人来找我,要什么材料,我说我有什么材料?材料都在我脑子里呢?太极拳是什么呀?太极拳好不好?太极拳好!可你懂不懂?太极拳论上人家写着呐:“太极者无极而生,动静之母,动之则分静之则合”。人家还有一合!人家把动静分得很清楚。太极拳怎么说不好啊。现在太极拳怎么传的,尽传太极操了,是不是?
旧民国24年我参加第六届全运会的时候,那总裁判褚民谊(后来成了大汉奸),他跟吴鉴泉先生学的,可他又弄那太极球,又弄那太极棍。但是吴鉴泉先生只是副总裁判长,对他没有办法!他弄那棍又蹭又弄,说是找太极劲儿呢!由局部找这个劲儿啊?谈何容易!所以意拳这个东西是整个儿的,神意贯穿整个儿的东西!不是找一面劲儿。
所以,王芗斋先生怎么说呢?王芗斋先生说:‘我由深县出来到北京,由北京到杭州一直到四川,我见的这个拳,我挨的打,挨的摔,一切事情……’结果他才写出这个东西。他怎么写的:“把中国拳术之特长同冶一炉”,他说:中国各门派的拳术都是我们的老师。我吸收人家的特长,同冶一炉。
再谈意拳的基本功。这也站桩,那也站桩,为什么站桩?为什么讲桩还要求松和静?为什么站桩不让它影响生理自然活动?违背了生理活动就不对。站三元桩也好三才桩也好,这一切够多少!就这个养生部分的基本桩够多少!动作够多少!就像刚才我跟连兴谈的,做出东西让它美,不让他死。美才灵活!那一通儿较劲,不是咱们家的东西。灵活之中有狠在里头!所以站桩的基本要求,肩争肘横,两手撕拧,提抱互为,都别使劲,都是用的神和意。精神和意感,一使劲这么一拧,全玩儿完,全完了!这全是轻松缓和的东西。在轻松缓和中得到窍门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没弄过这玩意的,不听这一套,(以为)使劲才长功夫呐。更要小心激怒,在激怒之后练拳不行,可别那么干,得把它散开了。在激怒的时候根本不谈拳。在自己轻松缓和、轻松愉快的时候才做拳,那样对身体有好处。
练拳的基本要领,站三元桩也好三才桩也好,大步桩也好小步桩也好,趟任何步也好,一切一切,必须精神统一还不能紧,这是个麻烦。刚才你们做的那个都是,你们那个大步不如小步快。小步就这么一蹭,蹭蹭几下,到跟前了。同时小步还不失中。大步容易失中。大步、小步都是奔你那儿去,可小步我老保中。迈大步容易失势。今后我希望你们多做小步的。小步一样做嘛。王先生做这个东西的时候也美呀。跳跳窜窜,在中山公园五色土,大伙儿全都表演了,全北京市的连卖艺的这些个老哥们儿都请了,全练完了,人家都说了:‘王先生您该动动,让我们见识见识了。’王老说:‘我这东西,又没什么趟子,怎么弄?哎,那我就献丑吧。’就在五色土,那么一比划,五色土被他一人给占满了,就一干老头,就这么叭一发力,镗…….就一下。大伙说:‘这就是不一样!’
关于抬腿,那时候,王师爷说什么呢?抬腿擦着地皮儿,你要打我你得迈步,不迈步你打不着我,你不能这么够着打吧。你要迈一大步狠狠的打一家伙,这腿就搁这儿了。我这么一闪,镗就一腿,踢你迎面骨上,这地儿没照应。
我就是按过去的程序闲谈,闲谈。让我讲,也讲不出什么来。说这个腿呢,也是矛盾的。这儿,镗!完了还得拔出来呀。这钉子钉进去了,还得拔出来,才有二争力。没有二争力这腿踢上白踢。所以今后做拳,手脚必有二争力。在精神上必有神意穿透敌背的精神。咱现场可以比划,这力透敌背和平常有的一拳咱可以比划。练拳切忌较劲,周身老是那么轻松愉快。你一较劲就等于捆住自己了,自己把自己捆住了。王先生就是那样哈哈哈哈,来吧,梆!一上。他松极了!但他那个松,没松散呐!他说来就来,这还是在神意之间呐!所以锻炼这个东西必须注意精神和意感!也甭管竖直横斜。敌以直来我以横取,我常谈的东西。这儿镗一拳,我一歪,蹬!一下,我这儿横着一取,也能奏效。这儿拿把刀一捅我,我还等着你捅啊,我一扇,你这刀就出去了。你别看这敌以直来我以横取是平常的动作,这还是最主要的!
说这个东西,跳跳窜窜,美极了。不是尽傻站桩,站死桩。我们也跳跳蹦蹦,也是灵活。尽站死桩行吗?站死桩死站桩,就长点儿死劲,反正你扒拉不动我,我也扒拉不动你,这干什么呀!这东西既灵活而且还均整有力,没散漫,东西很美。随便这么一做,随便做,人家看着精神上舒展美。所以我就怕你们一通儿死较劲,这种东西绝不是死较劲出来的东西。是松和均匀灵活出来的东西。首先它是调整了生理,生理机能调理了之后才能发挥力量。这儿较劲那儿较劲,较劲你也是一部分的是局部的,这面有劲,那面没劲,这一拐弯,就扇一跟头,不信就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