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炎洁以前的广告:全世界最邪恶的机构 竟一手玩死了整个欧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19/11/21 09:48:42
天涯    2011-11-19 17:04:09
   
众所周知,欧元出现的目的是欧盟为了摆脱或者说减少贸易过程中对美元的依赖,至少来说在台面上这是无法被掩盖因素。显然直接受到冲击的是美元,美国作为当时和现在的超级大国,世界独大,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坦然接受这个事实,而事实是美国“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美国并没有因欧元的出现而与欧洲出现任何对立纷争,哪怕是外交上的口水战也没有,这是什么原因?现在的事实告诉我们,欧元从一开始就被美国玩于鼓掌。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加入欧元区的各国政府的财政赤字不得超过当年GDP的3%;公共债务不得超过GDP的60%;中期预算应实现平衡或盈余。回看历史,1999年首批申请加入欧元区的12个国家有一个未获批准,这个国家就是希腊。未获批准的原因就是政府财政赤字远超GDP的3%,公共债务更是超GDP的100%。
高盛全球总部大楼美国纽约曼哈顿百老汇大街85号

劳埃德·布兰克芬。资料照片 (图片来源:经济参考报)
2001年,美国的高盛投资银行主动找上希腊,注意是主动找上门。做什么呢?通过金融手段帮助希腊政府掩盖了一笔高达10亿欧元的公共债务,使希腊政府账面上符合加入欧元区的标准,成功把希腊送进了欧元区。
 
高盛是如何操作的呢?由希腊政府发行分批发行一笔约合100亿美元,10-15年期的国债,与高盛没有任何关系,正常的政府融资行为。高盛在这个融资过程中做二道贩子,什么意思呢?就是高盛把希腊政府发行国债换到手的美元兑换成欧元,在汇率上人为操作。比方说当时的100亿美元按照市值汇率1美元=1.35欧元可以兑换到74亿欧元,高盛用更优惠的汇率兑换给希腊政府84亿欧元,也就是说实际上高盛借贷给了希腊政府10亿欧元,通过狸猫换太子般的金融操作,几次倒腾,使这10亿欧元变成不是直接借贷而来的不计入希腊政府的公共债务统计数据里,希腊政府利用这10亿欧元的“盈利”使得财政赤字仅为GDP的1.5%,高盛还帮助希腊政府设计了许多敛财却不会使负债率上升的方法,比如将国家彩票业和航空税等未来的收入作为抵押,来换取现金。这种抵押换现方式在统计中不是负债,却变成了出售,即银行债权证券化。顺利加入了欧元区。
那么说高盛不是白白送给希腊10亿欧元吗?非也,要是这样高盛早就关门大吉了,首先,高盛的这些“服务”得到了3亿美元的佣金。其次,高盛深知希腊国债运作多给的10亿欧元希腊政府根本还不起,为什么高盛要在希腊长期国债上运作而不是短期国债,高盛防止这10亿欧元打水漂,向德国一家银行购买了10亿欧元的信用违约互换保险,这样希腊政府偿还不起的时候由保险公司支付。
至此有心人还是要说,起码高盛还是要损失保险费,10亿欧元的保险其保费也不低了,如果这样想就太小瞧高盛了,保费算什么?信用违约互换保险本身就是金融衍生产品,是可以交易的,业内叫CDS,当时高盛帮助希腊把政府账面做得漂漂亮亮的,表面债务违约的风险很低,所以希腊债务CDS也很低,高盛不但不担心手上的希腊债务CDS,还大量吃进其它债务CDS,在希腊主权债务要到期的时候唱衰希腊,利用各种手段使人们对希腊政府的偿还能力,这样迫使希腊债务CDS上涨了三倍,持有大量希腊CDS的高盛在高位抛出,赚的体满钵满的同时深深套牢整个欧元区。
欧元区里还有很多国家掉进了高盛的圈套,西班牙,意大利,甚至包括德国,都得到过高盛的“指点与协助”,目前全球CDS金额已经是天文数字,并且有至少60%的交易是不透明的,金融衍生产品多到很多业内人士也看不懂,读不透,连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也直截了当说不知道如何应对欧债危机,搞笑之极!其实是真不知道吗?肯定不是啦,是不能说而已~
为什么高盛这些手段在中国玩不通?就是因为政治经济全掌握在政府手中,政府不用借钱维持运转。资本家最喜欢三权分立,现在明白为什么了吧,三权分立资本家才有机会运用他们的龌龊手段赚钱。希腊的政客当年就是出卖国家,人民的利益换取了自己的换取选票,把希腊带进欧元区表面看是多大的能耐啊,那政治效应好多好有多好。
再来看看英国当年为什么不加入欧元区?表面理由是达不到加入欧元区的标准,其实真是这样吗?英国再差能差过希腊???通过希腊现在的下场还不明白吗?美英本来就穿一条裤子,英国达不到加入欧元区的标准,摆明也是英美联手私下运作造成的假象罢了,欧元区的经济美国玩于鼓掌,瓦解欧元区是迟早的,怎么可能把英国师傅也搭进去?
萨科齐最近公开说当年不该让希腊加入欧元区,他为什么敢这样直截了当说,希腊还没有任何不满?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还公开承认希腊的问题是希腊自己造成的?其实到这时大家都心知肚明了,被高盛狠狠玩了一把,致命的一把,欧元永无翻身之日。
从9月17日开始,由美国人民掀起的这场“占领华尔街”运动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华尔街的欺骗与贪婪终于惹恼了美国人,以至于这场运动愈演愈烈,大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民众的愤怒不难理解,作为07年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的华尔街金融巨头们,因接受了美国政府的巨额援助才免于倒闭,事后非但没有受到相应惩戒,华尔街金融高管们反而继续拿着惊人高薪,收入有增无减,分红动辄上亿;与之相对应的是,美国的失业率已经到了危险的9%,大量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其实,我们对华尔街金融幽灵应该并不陌生,它们不仅在美国兴风作浪,更是早就把触手伸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大肆攫取财富。我在《新帝国主义在中国2》一书中,就以高盛为例为大家做了分析。
成立于1869年的高盛集团是全世界历史最悠久、最有权势的投资银行。从当年的马夫门面店到今天的华尔街大佬,从一间地下室一个雇员到如今上万亿美元资产的影子操控者,高盛经历了无数次风雨沉浮,走过一个多世纪洒满鲜血的征途,终于登上全球金融的巅峰。从1929年起,世界上任何一次大萧条和对美国之外的国家进行的狙击,高盛都在其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从高科技股到高油价,高盛主导了大萧条后的每一次市场操作。
高盛号称是泡沫制造专家,没有谁比它更会制造泡沫,也没有谁比它更会引爆金融核弹,包括迪拜危机。迪拜危机的背后,隐性的权力和关联很值得探究。高盛这种银行,它的主要策略是什么?就是事先布好局,过一阵子才开始狙击你,从中获利。它怎么做呢?它事先卖空,包括汇丰银行、迪拜世界。什么叫卖空?就是我今天向证券公司借出一张股票,用今天的价格100块卖掉,等明天的股价跌到70块,我再买回来还给证券公司。我是100块卖的,70块买的,我就赚差价。所以高盛卖空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赌股价跌。它一定会事先卖空一大堆股票,然后突然发布坏消息,导致股价大跌,它就大赚一笔,这就是它干的事情。
但是,面对这一次迪拜引起的欧元区的问题,比如说希腊的债务危机,高盛没有直接跳出来,它是让南非标准银行出面。这个银行我们之前很少听到,但是这一次它跳出来了,说希腊跟爱尔兰等国可能会因为它的债务问题退出欧元区。为什么我说高盛是在操纵?因为高盛是中国工商银行战略投资的最大股东,现在依然持有中国工商银行133亿股股票,而中国工商银行同时又持有南非标准银行20%以上的股份。当初工商银行收购南非标准银行就是高盛做的首席财务顾问。这一次南非标准银行站出来一说,欧洲人马上就受不了了。然后他们循线一追,发现中国工商银行是南非标准银行的大股东,开始怀疑中国,然后又开始制裁中国。这就是我们中国人愚蠢,帮高盛做替罪羔羊。
你看,我们聊到高盛的两个手法:一个手法就是所谓的信息披露或者制造概念,还有一个手法就是所谓的影子操纵,它经常会扶植一些傀儡帮它来做事情,它在幕后“垂帘听政”。高盛最喜欢创造一些针对新兴市场的概念。它2001年的时候就创造了“金砖四国”,最近又创造了一个叫什么“新钻十一国”,它就是这样经常给这些国家镶钻贴金。这些国家就得意得不得了,包括“金砖四国”,也包括什么“新钻十一国”,被高盛一评,这些国家感觉到好像真的在国际上扬眉吐气了,哪里知道这是它的策略之一。尤其是那个越南,越南刚成为“新钻十一国”,结果呢,美国马上狙击越南。它给出这样一个概念的时候,就是要人们把泡沫给炒起来。比如说越南就是很典型的例子,越南一贴上标签,经济马上就崩溃了。当高盛走的时候,整个越南的通货膨胀率高达25%。
高盛这家公司太可怕了,将来它会造成多大的危险都很难预料,而且话说回来,你以为它只是搞金融的吗?高盛什么都搞。中华民族是一个喜欢吃的民族,猪肉就很重要,猪肉就占了中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的10%。我现在发现,高盛也开始在中国养猪了,它竟然控制了中国的猪,这绝对是不可想象的。它在2004年首先收购了猪肉的下游加工厂雨润集团,2006年又以2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河南双汇下游加工厂。搞定下游之后搞上游,高盛在湖南、福建花了3亿美元收购了几十个养猪场。2009年又开始搞中游的渠道。所以高盛几乎是中国唯一的一家掌控着这么一个庞大产业的上中下三游的公司。你要知道,只要掌控这一条产业链,成本就是最低的。一个产品的价格是怎么决定的呢?通常都是由最低成本者所决定的。所以它不需要控制全中国的猪,只要控制这一条从福建到湖南到江苏到河南的猪肉产业链,通过高效整合,变得非常有效率之后,它就能够掌控全中国的猪肉。也就是说,高盛哪天想让猪肉涨价,中国的老百姓就得买高价猪肉。

很多人评论高盛说,就像在整个经济版图上的一只饿鹰,它的视角特别敏锐,不放过任何一个捕捉利润的机会。整个世界版图哪里有机会,它马上就飞奔向哪里,去狙击这个国家或者这个行业。这次金融危机,谁搞死了雷曼兄弟?高盛嘛,还用怀疑吗?当时韩国的产业银行要来重组,本来雷曼是很有机会重生的,因为那个银行的行长是原来雷曼首尔的首席代表。当时雷曼的老总,还跑到韩国去求救。但雷曼最后还是被高盛搞死了。高盛搞死雷曼是很隐秘的,它没有直接干死雷曼,怎么干?它让韩国的国民银行站出来,说这个雷曼太烂了,我们不可能重组。事实上,雷曼的总裁根本就没有去找他谈。而当时韩国的金融服务委员会(相当于中国的银监会)说,你看韩国的国民银行都说雷曼很烂,韩国的银行不能去干这事。韩国的产业银行要去买雷曼,议会的议员就跳出来说,你看监管机构还有其他银行都说雷曼这么烂了,你为什么还要去买?哦,原来你持有雷曼的股票。这实际上就是高盛的一种策略。而这个议员之所以跳出来,实际上是由于高盛拿了大量的资金给李明博集团,让他们去参加竞选。
在中国不是一样吗?我举个例子。我们银行业的改革是谁在推动的?高盛。高盛过分到什么地步?全世界都没有这样子的交易。高盛说,你们中国建设银行要把坏账全部撇清,撇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然后拿一个干净的壳给我,我用低价买你的壳,比如说用一块钱买建行的一股股票。最后的结果是高盛的好朋友美国银行当了大股东,读者如果对这个关联有兴趣的话,请参阅拙著《郎咸平说:金融超限战》。因此你看,在2007年年底的时候,美国银行发表声明说,由于次贷危机的影响,它们受到巨大的损失。但是建行的上市呢,让它们赚了1300亿。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那就是说我们每一个老百姓都为美国银行付出100块。这就是我们政府所做的金融改革,最后图利了高盛集团。实在不知道从事金融改革的这批官员是怎么盘算的,为何会被高盛牵着鼻子走,里面的秘密大概只有当事人知道吧。
从9月17日开始,由美国人民掀起的这场“占领华尔街”运动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华尔街的欺骗与贪婪终于惹恼了美国人,以至于这场运动愈演愈烈,大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民众的愤怒不难理解,作为07年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的华尔街金融巨头们,因接受了美国政府的巨额援助才免于倒闭,事后非但没有受到相应惩戒,华尔街金融高管们反而继续拿着惊人高薪,收入有增无减,分红动辄上亿;与之相对应的是,美国的失业率已经到了危险的9%,大量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其实,我们对华尔街金融幽灵应该并不陌生,它们不仅在美国兴风作浪,更是早就把触手伸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大肆攫取财富。我在《新帝国主义在中国2》一书中,就以高盛为例为大家做了分析。
成立于1869年的高盛集团是全世界历史最悠久、最有权势的投资银行。从当年的马夫门面店到今天的华尔街大佬,从一间地下室一个雇员到如今上万亿美元资产的影子操控者,高盛经历了无数次风雨沉浮,走过一个多世纪洒满鲜血的征途,终于登上全球金融的巅峰。从1929年起,世界上任何一次大萧条和对美国之外的国家进行的狙击,高盛都在其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从高科技股到高油价,高盛主导了大萧条后的每一次市场操作。
高盛号称是泡沫制造专家,没有谁比它更会制造泡沫,也没有谁比它更会引爆金融核弹,包括迪拜危机。迪拜危机的背后,隐性的权力和关联很值得探究。高盛这种银行,它的主要策略是什么?就是事先布好局,过一阵子才开始狙击你,从中获利。它怎么做呢?它事先卖空,包括汇丰银行、迪拜世界。什么叫卖空?就是我今天向证券公司借出一张股票,用今天的价格100块卖掉,等明天的股价跌到70块,我再买回来还给证券公司。我是100块卖的,70块买的,我就赚差价。所以高盛卖空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赌股价跌。它一定会事先卖空一大堆股票,然后突然发布坏消息,导致股价大跌,它就大赚一笔,这就是它干的事情。
但是,面对这一次迪拜引起的欧元区的问题,比如说希腊的债务危机,高盛没有直接跳出来,它是让南非标准银行出面。这个银行我们之前很少听到,但是这一次它跳出来了,说希腊跟爱尔兰等国可能会因为它的债务问题退出欧元区。为什么我说高盛是在操纵?因为高盛是中国工商银行战略投资的最大股东,现在依然持有中国工商银行133亿股股票,而中国工商银行同时又持有南非标准银行20%以上的股份。当初工商银行收购南非标准银行就是高盛做的首席财务顾问。这一次南非标准银行站出来一说,欧洲人马上就受不了了。然后他们循线一追,发现中国工商银行是南非标准银行的大股东,开始怀疑中国,然后又开始制裁中国。这就是我们中国人愚蠢,帮高盛做替罪羔羊。
你看,我们聊到高盛的两个手法:一个手法就是所谓的信息披露或者制造概念,还有一个手法就是所谓的影子操纵,它经常会扶植一些傀儡帮它来做事情,它在幕后“垂帘听政”。高盛最喜欢创造一些针对新兴市场的概念。它2001年的时候就创造了“金砖四国”,最近又创造了一个叫什么“新钻十一国”,它就是这样经常给这些国家镶钻贴金。这些国家就得意得不得了,包括“金砖四国”,也包括什么“新钻十一国”,被高盛一评,这些国家感觉到好像真的在国际上扬眉吐气了,哪里知道这是它的策略之一。尤其是那个越南,越南刚成为“新钻十一国”,结果呢,美国马上狙击越南。它给出这样一个概念的时候,就是要人们把泡沫给炒起来。比如说越南就是很典型的例子,越南一贴上标签,经济马上就崩溃了。当高盛走的时候,整个越南的通货膨胀率高达25%。
高盛这家公司太可怕了,将来它会造成多大的危险都很难预料,而且话说回来,你以为它只是搞金融的吗?高盛什么都搞。中华民族是一个喜欢吃的民族,猪肉就很重要,猪肉就占了中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的10%。我现在发现,高盛也开始在中国养猪了,它竟然控制了中国的猪,这绝对是不可想象的。它在2004年首先收购了猪肉的下游加工厂雨润集团,2006年又以2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河南双汇下游加工厂。搞定下游之后搞上游,高盛在湖南、福建花了3亿美元收购了几十个养猪场。2009年又开始搞中游的渠道。所以高盛几乎是中国唯一的一家掌控着这么一个庞大产业的上中下三游的公司。你要知道,只要掌控这一条产业链,成本就是最低的。一个产品的价格是怎么决定的呢?通常都是由最低成本者所决定的。所以它不需要控制全中国的猪,只要控制这一条从福建到湖南到江苏到河南的猪肉产业链,通过高效整合,变得非常有效率之后,它就能够掌控全中国的猪肉。也就是说,高盛哪天想让猪肉涨价,中国的老百姓就得买高价猪肉。
很多人评论高盛说,就像在整个经济版图上的一只饿鹰,它的视角特别敏锐,不放过任何一个捕捉利润的机会。整个世界版图哪里有机会,它马上就飞奔向哪里,去狙击这个国家或者这个行业。这次金融危机,谁搞死了雷曼兄弟?高盛嘛,还用怀疑吗?当时韩国的产业银行要来重组,本来雷曼是很有机会重生的,因为那个银行的行长是原来雷曼首尔的首席代表。当时雷曼的老总,还跑到韩国去求救。但雷曼最后还是被高盛搞死了。高盛搞死雷曼是很隐秘的,它没有直接干死雷曼,怎么干?它让韩国的国民银行站出来,说这个雷曼太烂了,我们不可能重组。事实上,雷曼的总裁根本就没有去找他谈。而当时韩国的金融服务委员会(相当于中国的银监会)说,你看韩国的国民银行都说雷曼很烂,韩国的银行不能去干这事。韩国的产业银行要去买雷曼,议会的议员就跳出来说,你看监管机构还有其他银行都说雷曼这么烂了,你为什么还要去买?哦,原来你持有雷曼的股票。这实际上就是高盛的一种策略。而这个议员之所以跳出来,实际上是由于高盛拿了大量的资金给李明博集团,让他们去参加竞选。
在中国不是一样吗?我举个例子。我们银行业的改革是谁在推动的?高盛。高盛过分到什么地步?全世界都没有这样子的交易。高盛说,你们中国建设银行要把坏账全部撇清,撇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然后拿一个干净的壳给我,我用低价买你的壳,比如说用一块钱买建行的一股股票。最后的结果是高盛的好朋友美国银行当了大股东,读者如果对这个关联有兴趣的话,请参阅拙著《郎咸平说:金融超限战》。因此你看,在2007年年底的时候,美国银行发表声明说,由于次贷危机的影响,它们受到巨大的损失。但是建行的上市呢,让它们赚了1300亿。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那就是说我们每一个老百姓都为美国银行付出100块。这就是我们政府所做的金融改革,最后图利了高盛集团。实在不知道从事金融改革的这批官员是怎么盘算的,为何会被高盛牵着鼻子走,里面的秘密大概只有当事人知道吧。
高盛的宗旨叫什么呢?叫“长远的贪婪”。它们说短期交易的损失是可以容忍的,但是它们最终追求的是长远的贪婪。它们要干掉一切对手,赢下整个世界。高盛布局中国房地产也是由来已久,1994年高盛就叩关进入中国。西安的长安城堡大酒店,上海的虹桥公寓、高腾大厦,都是高盛的产权。而且高盛做房地产是标准的美国式房地产,就是它不直接做房地产,它是通过日本财团进入中国房地产的。当然中国人有仇日情绪,我们就说小日本又来搞我们的房地产了。但是,事实上你把日本人的衣服扒开,里面藏着的就是高盛。
后来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高盛一开始说房地产价格很高,其实前几年并不高,那个时候它是在为进来寻找一个很好的机会,实际上跟操纵华尔街的股票是一个道理。等它低位进来了,你再也不会听到高盛说任何话了。当然等到它要套现的时候,那它又会出来发言,把中国房地产拉高。也就是说,它偷偷摸摸地进货,要套现的时候开始拉抬,拉抬之后我们中国人跑去买。等卖给你们了,它就全部撤资。它当初对付越南人就是这么干的。一旦高盛撤资,死的可能就是我们现在的什么任志强、潘石屹这些人。
当高盛退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我们自己是裸泳者。这些人现在说没有泡沫,实际上就跟中国的“股票黑嘴”一样,是在跟人抬轿子,跟高盛在高高地抬轿子。他们自己感觉好得不得了,还不知道他们是在抬轿子,甚至不知道被高盛利用了。高盛实际上它最终操纵的就是经济和民生这两条线,把你给卡死了,你就得听我的。所以,请珍爱生命,远离高盛吧!
难以置信 高盛集团已经成了欧洲新主人
每日经济新闻    2011-11-24 08:06:35

当前,全球已经建立起了以金融资本游戏规则制定为主导的全球化体系,金融资本下的全球化形成了超主权的影子内阁和影子政府,他们并不完全代表国家利益,而是代表本阶层的利益。谁是欧洲的真正主人?
谁才是欧洲真正的主人?近日,德国议会比爱尔兰议会提前得到爱尔兰预算报告激怒爱尔兰人,
爱尔兰媒体甚至以“德国是我们新的主人”为题表示不满;而英国《独立报》更爆出惊人之语:“整个欧元区成了一个高盛集团的项目。当一般人还在烦恼紧缩和就业的时候,高盛系已经在欧元区的权力层进行一场天翻地覆的变革,难道高盛成了欧洲的新主人?”
事实上,两个多月以来,欧债危机愈演愈烈并引发欧洲政坛持续动荡,希腊、意大利政坛相继变天。无独有偶,这两国新总理都曾与高盛有联系,高盛在金融业的影响力也正由美国伸展至欧洲。比如,已故的前欧盟竞争委员会委员、比利时人KarealvanMiert;曾帮助创立欧元的前欧洲央行与德国央行管理层成员、德国人OtmarIseing;前意大利央行行长、新任欧洲央行行长、意大利人德拉吉;意大利新任总理蒙蒂;希腊新任总理帕帕季莫斯等,这些身居要位的欧洲人,要么担任过高盛的投资顾问,要么担任过高盛的国际董事总经理。我们就来看看刚刚走马上任的欧洲三位要帅:德拉吉、蒙蒂和帕帕季莫斯,他们在欧债危机和高盛之间无一例外都有着很深的渊源。
德拉吉在2002年~2005年是负责欧洲事务的高盛副总裁。作为高盛股东,他负责“企业和主权国家”。以这个身份,他的任务之一是销售可以掩饰一部分主权债务的金融产品“CDS(信用违约掉期合约)”,正是这个产品掩饰了希腊债务。再看蒙蒂,他自2005年以来是高盛的一位国际顾问。希腊新总理帕帕季莫斯,曾在1994年~2002年担任希腊中央银行行长,他以这个身份,参与了高盛炮制的债务作假行动。而且希腊债务的管理者皮特罗斯·克里斯托都罗斯,是高盛的一位前操盘手。造成危机者正主导解决危机
当年为了加入欧元区,高盛即为希腊量身定做出一套“货币掉期交易”方式,为其掩盖了一笔高达10亿欧元的公共债务,以符合欧元区成员国的标准。不过掩盖的债务依然存在,为了掩饰债务希腊不得不制造更多的货币掉期交易,这也进一步加重了希腊的债务负担,使希腊深陷坏账漩涡而无法自拔,直至酿成债务危机。
而高盛则让旗下基金一边做空债务抵押债券,一边收购廉价的CDS——一旦市场反转,债务抵押债券价格大幅下跌,CDS价格则会大幅上升,从而获取暴利。CDS是目前全球交易最为广泛的场外信用衍生品,这个市场在1997年还只有1800亿美元规模,但是到2008年,全球CDS信用违约掉期市场交易已经达到62万亿美元。据衍生品交易机构ISBA统计,仅美国市场上CDS名义交易量就已经高达15.5万亿美元之巨。如果按实际交易仅占名义交量额1%估计,实际交易额也高达1550亿美元左右。高盛正是通过不断地制造风险,再通过风险转嫁获得巨额套利。
现在,造成金融危机的金融资本权力居然正成为解决危机的主导力量,欧洲经济及政治权力界线越来越模糊,政治决策者与银行家的观点和目标愈来愈接近,怎能不令人担忧?高盛是多国金融“影子内阁”
渗透欧洲政权,是高盛与美国政界紧密联系的延伸。从上个世纪60年代肯尼迪总统执政时期起,一个新的词汇悄然兴起,那就是“华府-华尔街复合体”。这个词被人们用来形容华盛顿高官们与华尔街投资银行家之间频繁地互换角色:华尔街出身的人士走上从政之路,也有许多高官弃政从商进入华尔街成为投资银行家。华尔街与华盛顿之间的人事交流“旋转门”从此越开越大,美国媒体也习惯把企业与政府之间角色的互换称为“旋转门”。
高盛与政界的 “旋转门”机制运作得越来愈顺畅。如果说2001年之前,高盛与政界的高层轮动大多仅限于美国,此后的10年中,排在美国第58任财长亨利·福勒、第70任财长罗伯特·鲁宾以及第74任财长亨利·保尔森后面的名单正越拉越长,触角也伸到了希腊、意大利、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成为这些国家的金融“影子内阁”,并影响着各国的政府决策制定。
据近期《新科学家》杂志称,位于苏黎世的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分析了全部43060家跨国公司及将它们联系起来的股权所有关系,建立了一个模型,绘制出了全球经济体整体图景,他们得出的结论就是掌控世界的20家公司:金融占主导。综观历史,资本主义经历了三个大的发展阶段:从19世纪70年代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阶段起,到19世纪70年代至20世纪40年代的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再从20世纪40年代至今,资本主义已经进入了金融资本主义阶段,全球正在建立起以金融资本游戏规则制定为主导的全球化体系。从经济的金融化再到金融的社会化,经济、政治、社会、财富分配都围绕着金融这个轴心而转动。
金融资本不断地制造危机,并可以通过制造危机而获取高额利润。然而,一旦金融资本与权力资本结盟,那么它就不是“大而不能倒”,而是“大而倒不了”,这是比危机本身更可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