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尔阴可以给狗狗用吗:含泪劝告将军:走南闯北的闲扯不是调研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19/11/20 12:30:07

     

      将军标榜自己到处“调研”、接触高层、驾驶战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对于他这些话的真实性,请各位自行判断,我无法结论。对于将军,我从他平时的话里,的的确确能感受到,他比一般的人人网用户,阅历要多出很多(虽然可能并没有他自己标榜的那么多)。

      但是,在大部分正常的情况下,“阅历”与“知识”不一定能够划等号的。一帮人走到基层调研,结束之后开一个调研总结会议,让每一个人发表一下自己的调研结论,这往往会五花八门。一个人的调研结论,取决于他的知识水平、调研样本、样本量、调研者与被调研者的立场等等因素,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这个人有没有去思考调研中所听到的话或看到的事。

      因为工作需要,调研也算是我的基本工作之一,虽然肯定没有将军所标榜的那样“经验丰富”,却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文章开头将军的状态让我想起了最近一次电子结算推广项目,被我们称为“被反洗脑”的一个结算员。因为交际能力强,这个结算员在项目启动时被调至市场管理部门,与各种蔬菜经营者打交道。因为项目是电子结算推广,自然他要和经营者们谈有关农产品电子结算的事。一段时间后,这位结算员向我们汇报时,俨然成了一个新的抵制电子结算的经营者。当我问及他抵制电子结算的原因时,他会跟我说上许多我在调研时已经听出老茧的理由。其实这些因素早在市场推行电子结算之前,我们已经反复考虑过,并且多次与许多经营者亲自试验与验证,这个结算员所说的原因,不过是一个新事物在推广阶段,部分人因为不习惯所找的借口罢了(这就如同许多作家在个人电脑刚普及时声称电脑写作不如手写,尽管电脑写作相对于手写的方便之处显而易见),而真正的原因,这位结算员却几乎没有认识。

      这件事让我明白,在调研中如果对所采集的因素不加以思考与过滤,单纯地将这些因素根据自己的喜好作为结论放出,那么这种调研与闲聊或者娱乐性旅游无异。

      让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将军的状态,安全科长(注意,这里是“安全科长”,说明了两个情况:1.将军问的是一个煤矿的安全科长,不是煤矿行业的安全科长们;2.这个因素只有“安全科长”一个角度)的回答(“那样就没有利润了”),被当成了一个结论,来证明两个问题:校车安全与行政开支;煤矿安全生产与煤矿利润。

      将军抨击草的“制度万能论”是很正确的,问题是他自己在日常言论中,却经常陷入“阅历万能论”,将一些小样本、只能作为结论素材的言论、见闻,不经思考地作为结论,为自己的立场服务。如此,被“打脸”就不出奇了。

       所以,在此我含泪劝告将军:切勿再把你走南闯北的闲扯灌上“调研”一词了,没有思考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将没有思考的东西拿出来,反而以为自己思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