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巴有硬块怎么回事:民国时期的名人伉俪合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4/20 02:19:45

令人艳羡!民国时期的名人伉俪合影

 

徐志摩与陆小曼1927年至次年曾居环龙别墅11号。其时,徐志摩在光华、大夏、东吴等校任教。

 

 

 鲁迅与许广平相爱后,鲁迅既不愿因为离婚而让母亲伤心,又不想委屈许广平,只得对外宣称许是他的助手。即使在二人的关系公开后,许广平也坚持二人是同居关系,仍把周夫人的名号留给朱安。

 

 

蒋纬国,蒋介石次子,图为与夫人石静宜在寓所。

 

 

巴金与萧珊。1972年8月8日,萧珊动了大手术。5天后,她永远地离开了相互厮守了28年的巴金先生。那5天,是巴金先生一生中极端痛苦的5天。

 

 

沈从文与张兆和。“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沈从文《从文家书》

 

 

 冯玉祥,爱国将领,曾寓今上海淮海中路1881号。图为1947年冯玉祥与夫人李德全。

 

 

梁思成与林徽茵。一个是文化巨人梁启超之后,中国近代著名建筑学家;一个被才子徐志摩苦苦追寻。究竟孰对孰错?

 

 

 翻译家傅雷和表妹朱梅馥订婚之后,曾去法国留学。留学期间,他和一位法国女郎产生过恋情。由于彼此的差异太大,这段恋情很快就结束了。此后,他一生没有再负过朱。1966年9月2日深夜,因不堪“文革”凌辱,傅和朱自杀身亡。

 

 

 钱钟书、杨绛和他们的女儿钱媛。1932年,钱钟书在清华园认识了无锡名门才女杨绛,一见钟情,越年钱钟书与杨绛便举办了订婚仪式。杨绛先生回忆说:默存和我的“订婚”,说来更是滑稽。明明是我们自己认识的,明明是我把默存介绍给我爸爸,爸爸很赏识他,不就是“肯定了”吗?可是我们还颠颠倒倒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默存由他父亲带来见我爸爸,正式求亲,然后请出男女两家都熟识的亲友作男家女家的媒人,然后在苏州某饭馆摆酒宴,请两家的至亲好友,男女分席。因为我爸爸生病,诸事从简。

 

 

胡适江冬秀。胡适的婚姻是包办,江冬秀,一个裹着小脚的女人,与胡适想象中的婚姻相差遥远。他也抗拒过,不过,胡适与鲁迅不同的是,他并没有抗争到底,而是很快妥协了,接受了母亲的安排。谁让胡适是个大孝子呢!母命难违啊。有意思的是,胡适很快适应了这场包办婚姻,并与江冬秀越过越和睦。

 

 

杨宪益和戴乃迭,中英合璧的爱情。杨宪益是纯粹的中国学者,看过他的《译余偶拾》的人,就会知道杨先生深厚的国学根底。而他的夫人戴乃迭是英国人。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杨宪益、戴乃迭连袂将中国文学作品译成英文,从先秦散文到《儒林外史》、《红楼梦》,达百余种。戴乃迭学会了中文,会写一笔正楷小字,还能仿《唐人说荟》,用文言写小故事,文字娟秀。戴乃迭努力把自己融进中国。戴乃迭说,爱上了中国文化,才嫁给了杨宪益。

 

 

 新凤霞与吴祖光。新凤霞说,老舍先生问我:“你真跟祖光好吗?如果觉得不踏实,再了解了解也好,因为我也风言风语听说了,连有些领导都说我不应该,也不当面跟我说。小广播吹风:老舍是美国回来的,吴祖光是香港回来的,新凤霞可是贫民窟出来的人,连字也不认识,老舍怎么给介绍吴祖光这样的人?”不过,我认为我的选择是对的,我坚持。我认定了的事谁也破坏不了。

 

 

 萧红是带着身孕嫁给萧军的(孩子的父亲好像也是个出名的文人)。二萧最后结局不是那么美满,但是始终相爱。萧红是个有个性的女子;萧军是个纯爷们儿,相当的正直刚烈。

 

 

郁达夫的第二任夫人,即是广为人知的王映霞。1926年,由于上海创造社出版部出现混乱,郁达夫自广州赶往上海。不到一个月,便在留日同学家邂逅了王映霞,一见倾心,不能自拔,于是上演了现代文坛一段轰轰烈烈的恋爱传奇。1927年6月5日,郁王在杭州正式宴客订婚,次年2月在上海结婚,然而因为战乱,郁达夫到福建任职,王映霞偕其母与三个儿子避难富阳、丽水、汉口时,两人之间却爆发了严重的冲突,郁达夫愤而刊登《启事》。后经友人调解,一场风波才告平息。然而感情的裂痕却自此愈来愈深,终至最后在南洋恶脸相向。在报纸的推波助澜之下,一对“富春江上神仙侣”终于以“协议离婚”分道扬镳。王映霞从星洲孤身回国,郁达夫则携带儿子郁飞继续在南洋飘泊,直到1945年被日本宪兵秘密杀害。王映霞后嫁于华中航业局经理钟贤道,据传当时婚礼极尽铺张奢华。2000年 12月,王映霞去世。

 

 

 1947年,冰心和吴文藻在日本郊游.1957年吴文藻被打成右派,冰心为此十分痛苦。周恩来知道此事后,就让邓颖超将冰心接到家里。周总理对她说:"吴先生的事。现在需要你关心他,帮助他。"周总理的话给予冰心很大鼓舞。吴文藻后来得以平反。在他们的晚年生活得和谐而充实,幸福而愉快,但在1985年吴文藻却先于冰心驾鹤西游了。

 

 

林语堂的妻子廖翠凤是他的第三位恋人。廖翠凤是鼓浪屿的首富廖家的二小姐,林语堂与她的兄弟很有交情,应邀去廖家吃饭。席间林语堂觉得有一双眼睛在偷看他,接着又发现他远行换下来的脏衣服被廖翠凤拿去洗了。后来廖翠凤上了圣玛丽亚书院,她听说林语堂在圣约翰大学读大二时连续三次上台领奖,对林语堂更有了钦佩之情。而当二人拟订终身时,廖翠凤的母亲却有异议,说:“和乐(林语堂的本名)是牧师的儿子,家里很穷。”廖翠凤却坚决果断地说:“贫穷算不了什么。”就是这句话一锤定音,成就了林语堂与她的婚姻。

 

 

蒋碧薇与张道藩蒋碧薇,原徐悲鸿夫人,后离异,终于与国民党要员张道藩走到了一起。读《蒋碧薇回忆录》,可知他们间爱情的迷离、执着和真诚……

 

 

梁漱溟、黄靖贤1921年成婚时的合影。1934年,黄靖贤因病去世。婚后,黄靖贤为梁漱溟生了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均先后夭折,后又生两个儿子培宽、培恕。梁漱溟充满深情地回忆道:“我自得靖贤,又生了两个孩子,所谓人伦室家之乐,家人父子之亲,颇认识这味道。”并且非常哀痛:“现在靖贤一死,家像是破了,骤失所亲爱相依的人,呜呼!我怎能不痛呀?我怎能不痛呀?”

 

 

李宗仁夫妇。

 

 

朱自清与夫人陈竹隐陈竹隐写的《忆朱自清》一文中,陈竹隐写了她与朱自清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他的身材不高,白白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文雅正气,但脚上却穿着一双老式的双梁子布鞋,又显得有一些土气。我很敬佩他,以后他给我来信,我也回信,于是我们便开始交往了。”  

 

 

黄宗英在旧上海的《电影杂志》中谈及自己对赵丹的印象:“我喜欢他的气质,他从不因循于人情世故,朴直热情,爱朋友,傻的很。当他工作时,他有强烈的创造力,可是当他有时情绪低落,我就不知该怎么去劝慰他,他经历了那么多痛苦。我常常想将来能给他写传。”  

 

 

胡风、梅志夫妇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从1933年胡风因工作原因认识梅志开始,一直到1965年出秦城监狱,两人分别期间的书信联系,历经各个时期而不断,300多封信件也奇迹般保存下来,见证了胡风、梅志夫妇的患难真情。  

 

 

金焰与秦怡图为上世纪三十年代“电影皇帝”金焰与著名电影艺术家秦怡的结婚场景照以及他们夫妇与孩子的合影。金焰,1910年出生于韩国汉城,代表作品《风流剑客》、《野草闲花》、《一剪梅》等。1948年金焰与秦怡结婚。1983年金焰离开人世。  

 

 

新婚时的萧乾与文洁若。萧乾先生是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资深记者、前中央文史馆馆长。2007年12月,萧乾夫人、著名作家、翻译家文洁若女士遵照萧乾先生的遗愿提议设立萧乾文学馆。2008年3月11日,萧乾文学馆在内蒙古大学正式成立。  

 

 

蔡元培夫妇1936年合影  

 

 

闻一多夫妇  

 

 

傅斯年全家  

 

 

陈寅恪伉俪及三个女儿  

 

 

冼星海夫妇  

 

 

钱学森夫妇。蒋英是我国现代著名军事战略家、军事教育家蒋百里的三女儿。蒋百里早年在杭州求是书院读书时,与钱均夫--钱学森的父亲是同窗好友,钱学森与蒋英青梅竹马。为了钻研科学,他们推迟了婚期,钱学森到36岁才结婚。蒋英不但是钱学森生活上的好伴侣,也是他事业上的好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