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间断性声音很大:归真堂风波:熊胆之疼,中医药之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7/22 10:19:29

归真堂风波:熊胆之疼,中医药之痛

    导语:对于“活熊取胆”企业归真堂来说,在巨大的舆论压力面前,其二次谋求上市的努力,或许会再次遭遇挫折。去年初,市场就传出归真堂将上市的消息,随后各路动物保护组织、广大网友、甚至包括诸多知名人士纷纷呼吁抵制归真堂上市,迫使归真堂暂时放弃了上市计划。如今,归真堂再次谋求上市,但反对的声音较去年同期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阻碍归真堂上市的理由不是公司股本额不满3000万元人民币,不是因为做了假账,也不是因为盈利记录没有达到最近连续三年以上……理由在技术因素之外,因为这家公司生产上市募集项目为“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和“年存栏黑熊1200头。”这次能不能过关?关键因素其实未变,那就是:活熊取胆。这给了准备上市的公司,以及中国股市一个敲打:上市也要考虑人道标准。

“活取熊胆”,中药制企上市前再遭民间质疑
网友和社会舆论广泛质疑:“活取熊胆”,太残忍
    归真堂谋求创业板上市的消息引起轩然大波。网友认为,“活熊取胆”是对黑熊的无情残害,归真堂一旦在交易所上市,伤害的规模就会变得更大。
    央视主持人张泉灵发微博:“天啊,天天关在狭小空间里不痛苦啊?身上永远有个不愈合的口子,不痛苦啊?何况,熊胆的有效成分早就可以人工合成,也可以用其他草药代替,为什么要伤害那些熊呢?”
    网友沈阳燕辉说:“归真堂一定很‘委屈’,因为指责抵制它的每个人都是吃肉、拎皮包、穿皮鞋长大的,这都是靠动物的生命换来的。其实动物可以杀,但你不能残杀、虐杀,甚至虐而不杀,而且还要打着自己都不信的借口,还要为此圈钱来加大力度。如果这就是真理,那真理不要也罢。”
    而网友当当妈1997开始呼唤方舟子:“大家对方韩之战已经审美疲劳了,快站在专业的角度分析一下,天然熊胆里是否真的含有人工制剂所不能替代的、构成中医药“核心竞争力”的有效成分吧!别整那些乱七八糟的了,快回到你的主战场来!”<详细>
当事一方回应:“反对归真堂就是反对国家”
    尽管归真堂网站上,坚决宣传技术是“无管无痛引流”,但反对声和质疑声并没减弱。致力于救助黑熊的亚洲动物基金会正式发函归真堂所在的福建省证监会,反对上市。归真堂创办人邱淑花对此十分恼火,她称,“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邱淑花认为,归真堂养熊和活熊采胆汁生产熊胆粉均经有关部委批准,是合法企业。邱淑花口中的“合法”,并没有问题。但这是个合法却难称人道的买卖。
    且看下面一段说明。2011年2月,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遭遇了创办以来最大的民间反对潮。起因是云南卫视《自然密码》制片人余继春的一条微博,他写道:“福建的归真堂上市募资将用于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年存栏黑熊1200头等两项目……如果真上市,那今年就是黑熊的末日。”文字后面附有一段血淋淋的“活熊插管采胆汁”的视频,被网友大量转发。<详细>
中药协会抛“西方利益集团论”,力挺归真堂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2年2月6日,中国中药协会给一些主要媒体发出沟通函,函件称,“中国中药产业珍稀动物药用资源养殖状况早已摆脱10年前‘铁马甲、插管引流’等技术落后时期”,“事实上,不规范养熊场都已被政府明令禁止,也同样被中医药及从业人士所反对”。函件称,“受西方利益集团资助的、由英国人创办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假借动物保护名义,长期从事反对我国黑熊养殖及名贵中药企业的宣传”,其目的就是“胁迫我国取缔养熊业,以限制熊胆粉入药、削弱中药竞争力、为西方利益集团垄断中国肝胆用药市场谋取更大利益”。
    亚洲动物基金会随后回应则称,他们从不回避淘汰养熊业的立场,但他们一直尊重中医传统。这封函件对亚洲动物基金的指责完全没有根据。他们将保留进一步回应的权利。
动物保护背后,有无“西方利益集团”作祟?
动物保护人士:动物基金来源分散,且都是小额捐款
    在支持归真堂的一方看来,亚洲动物基金会背后有着西方制药财团的资金支持,他们攻击黑熊养殖,胁迫中国政府取缔黑熊养殖与熊胆粉入药,目的是将名贵中药熊胆粉置于死地,然后轻而易举地占领我国肝胆药物市场。如果熊胆粉原料断货,则中国民族中药制药产业将受到巨大打击。
    面对中药协会抛出的“西方利益集团”论,亚洲动物基金外事部总监张小海2月6日则回应称,亚洲动物基金绝大多数捐款都是小额捐款,以2011年的数据为例,亚洲动物基金94%的资金来自个人捐款,其中绝大多数为小额的捐款,“几元几美元的那种”。而剩下6%的捐款,主要来自和渣打银行等企业活动的资助,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大额的机构捐款。
熊胆入药在我国历史悠久,人工合成熊胆粉“有一定困难”
     熊胆性寒,在传统中医药中常被用来医治各种疾病,被认为具有清热解毒、清肝名目、缓解痉挛和治疗眼疾等疗效。在西药中,熊胆中含有的活性成分——熊去氧胆酸(UDCA),能促进胆固醇的转化和排泄,常被用于治疗胆结石、胆汁性肝硬化和肝癌。西药中的熊去氧胆酸是从肉牛屠宰厂提供的牛胆中提取人工合成的。而中医中使用的熊胆大部分是从养熊场饲养的黑熊身上抽取的。
    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周超凡也表示,熊胆入药在我国历史悠久,在我国本草纲目等中药典籍中均有记载。人工合成的熊胆粉短期内要上市还是有一定的困难。“要做到一模一样很难。首先要做等效性试验,还要做一系列的临床试验。假如说能替代当然最好,但要取代,必须有充分的证据。但目前各方的技术并不能完成这个工作,在没有统计数据的情况下,不能说取代就取代。”周超凡表示。
 
传统的中医产业遭遇“动物保护”困扰
     千百年来动物药一直是我国传统中药的重要组成部分。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含麝香、豹骨、羚羊角、穿山甲、熊胆等珍稀濒危药用资源成分的中成药品种大约有六七百种,生产厂家近千家。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物种栖息地的丧失和破坏,一些传统经典、特效的国宝级中成药赖以发展的物质基础日益丧失。我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加入国际动物保护公约后,部分物种如老虎、犀牛角等已经禁止贸易。目前市面上二十年前生产的含犀牛角的安宫牛黄丸黑市里竟然被炒到十几万元一颗。当年治疗骨质疏松、风湿类风湿关节炎,这些以虎骨为原料的中成药优秀品种,现在基本停滞、没法延续。
    亚洲动物基金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张小海在腾讯微博上表示,活熊取胆是中医的耻辱。活熊取胆行业偷换概念,以保护中医传统的名义,绑架了中医。看看养熊企业产品的包装即可了解,他们生产的不是中药,而是礼品。中药材是中药的立足之本,如何在野生动植物保护和中医药传承发展上实现双赢?可能还有待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对于熊取胆非常残忍为什么我国还允许此类行为的合法存在,根源是什么这一问题,张小海指出,在我国,特别是林业和农业部门都有一个概念,“野生动物是资源,要利用”,一切以经济发展为基础。 <详细>
让归真堂们“无痛”的解药在哪?
不管归真堂能否上市,都应拿出可靠证据来平息质疑
    尽管归真堂上市受到了来自动物保护组织的坚决抵制,但是,来自道德伦理方面的谴责能否阻止归真堂IPO的进程,业内人士的看法并不乐观。招商证券一位保荐业务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证监会会根据相关规定对公司IPO申请进行审核,只要符合上市条件,就有可能获批。而野生动物保护并不在IPO审核框架之内,只要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就行。
    中国保健协会秘书长贾亚光表示,熊胆粉用在保健品中很早就不被批准了。据悉,2001年9月,卫生部发出通知,表示不再批准以熊胆粉和肌酸为原料生产的保健食品。2004年底,国家林业局、卫生部、工商总局等联合发文,进一步限定熊胆粉的使用范围,只有特效药、关键药等重点成药品种和重点医院才能使用熊胆粉。
    “如果归真堂不能拿出充分的材料证明活熊取胆不是野蛮落后残忍,其产业发展就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广东经天律师事务所郑名伟律师说。而如果归真堂获批上市,投资者也将面临巨大的投资风险:活熊取胆行业未来有被取缔的可能。
动物保护是国际主流,中药企业要尽快研发转型替代产品
    相关协会认为,目前可以替代熊胆的中草药约有50余种,包括蒲公英、金银花等。而且,目前人工合成的熊胆的疗效比真实的熊胆更好,而且造价更便宜。这意味着,尽管对于一些疾病来讲,熊胆的疗效可能比替代品要好,但并非不可或缺。因此,从医学的角度讲,归真堂这种以大力发展(养殖黑熊)以获取熊胆为目的的养殖业,不仅有悖伦理,而且不可持续。
    如果含有熊胆的中草药出口到欧美,触犯了这些国家法律,意味着这个产业面临着国际化过程中的很大的法律风险。从中药的基本发展趋势来看,熊胆制药恐怕最终有一天会跟虎骨麝香等一样被立法禁止。(归真堂)上市对于股民和广大投资者来讲,风险相当大。从这个角度来讲,尽管归真堂宣传自己没有违法,这个产业是合法的产业,上市本身无可非议,但动物协    会和网友反对归真堂上市也并非无理取闹。
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在现代医学日益发达的今天,当时被吹得神乎其神的熊胆并非不可替代。比如,之前我们认为不可替代的虎骨和麝香等,现在有了替代品。当法律禁止以后,这些药不会消逝,也没有被消逝。 <详细>
“善待动物”,消费心理应该改变
    作为熊胆制品产业链条的终端,消费者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财经专栏作家苏渝称,毫无疑问,没有买卖就没有虐待。“活取熊胆”之所以还想来IPO,是因为其背后有巨大的利益链。熊胆粉平均价格是每公斤4万元左右,一头熊每年产4公斤熊胆粉,按归真堂目前400只算其产值达6400万,价值不菲。归真堂上了市,熊会从400只上升到1200只。他认为,包括归真堂产品在内的诸多熊胆制品,其包装都是极尽奢华。可以想象,这些产品并非治病救人的药品,而是馈赠他人的礼物。这些企业可以考虑转行去研发别的产品啊!
    广东经天律师事务所郑名伟律师也说到,地球是人类与动植物的共同家园,每一物种都有平等的生存权,在自然竟争与选择中,任何物种都没有权利虐待其他物种。社会发展,不仅需要物质、科学技术的发展,也需要精神、人文素质的提高。当我们一路狂奔,我们会忘了,发展究竟是为什么?善待动物,其实是善待人类自己,善待子孙万代。

结语:公众对归真堂上市的抵制,更多的是对商业伦理道德底线的拷问。金钱和人道之间,需要一杆新的秤,它不仅能衡量利益,更能衡量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