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三妻二德子下载:公仆本色 杨善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1/12/04 02:54:44

公仆本色

19884月,60岁的原任云南保山地委书记杨善洲同志光荣退休。上级找他谈话,让他搬到昆明居住,并说还可以到省人大常委会工作一段时间,杨善洲婉言谢绝了:我要回到家乡施甸种树,为家乡百姓造一片绿洲 他要去大亮山。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亮山生态遭到极大破坏,山光水枯,荒凉空旷,山石裸露,山间溪流逐年减少乃至枯竭,当地农民饮水大多要到几公里外的地方人挑马驮,当时,村里谁家遇上红白喜事,做客的人不仅要送礼,而且还要捎上一桶水,挂在礼单上,而主人不但要建一个“礼簿”,还要建一个“水簿”。周边十几个村也陷入一人种三亩,三亩吃不饱的贫困境地。

这里流传着一个故事:芭蕉林村有个村民赶街时,看到店铺里的灯泡明晃晃的,就买了一个回家想代替煤油灯,拿回家用绳子挂起来后,却始终不见灯泡放亮。咨询别人后,他才知道,灯泡只有通上了电,才会发出光亮!

杨善洲选择了大亮山, 家乡的人就劝他:你到别处去种吧,这地方连野樱桃和锯木树都不长。然而,杨善洲创办林场的设想和决心没有被动摇。到达大亮山的第二天,杨善洲把大亮山社的社长找来,召开了一个小型会议,把他们到大亮山的目的意义都讲明白了,希望得到大亮山社的支持。大亮山社的社长李宗清见到老书记身先士卒,早感动得不得了。他连声说:“老书记你这么大年纪的人,不住城里住山里,为的是给咱老百姓造福,咱们还有什么可说的。办什么事,就老书记一句话,说什么我们都支持!”

于是,大家在用树枝围起的简易帐篷里,围着火塘召开了第一次造林会议,把林场职工分宣传动员、整墒、育苗三个小组,要求抢在56月份雨季来临前育下能种万亩以上的树苗。

 199911月,手提砍刀给树修枝时,杨善洲不幸踩着青苔滑倒,左腿粉碎性骨折,但半年后他又拄这拐杖执意爬上了大亮山。 当时,林场经济特别困难,没有钱盖房子,就 盖油毛毡房40多格,一住就是8年, 没有钱购买农具,就地取材自己动手,办公桌、板凳、床铺都是自己动手做的,晚上照明没有电,每人买一盏马灯。

就这样,他不仅不要工资,还经常要给林场贴钱。林场在山下办了一个水果基地,招了一些临时工,碰上林场经济困难的时候,杨善洲就把自己的退休金拿出来用于发工资。22年间,他带领大家植树造林5.6万亩,林场林木覆盖率达97%以上。现在,林场珍稀动物有黑熊、豹子、猕猴、凤头鸟、野鸡等,植物有银杉、楠木、白杏、雪松等,山石裸露的现象消失,风调雨顺,周边居民修枝打杈就能解决烧柴问题,通过合理采收干巴菌等山珍实现增收。20099月至20105月,保山遭遇了百年不遇的特大干旱,但由于大亮山的植被非常好,涵养的水源多,水量充裕,周边群众的生产生活用水在干旱期间仍然充足。

他还带领群众修建了18公里的林区公路,架设了4公里余的输电线路,使深居大亮山的村寨农户,通电通路。2010年,保山市委、市政府为他颁发20万元特别贡献奖,他把10万元捐赠保山第一中学,另外10万元捐赠给大亮山林场。临去世前,将价值3亿元的林场无偿上缴给国家。

                          6元5角伙食费

保山地委办公室秘书科的干部段兴华说,他跟随在老书记身边工作了12年, 深知老书记的品格作风。1985年5月,段兴华随杨书记到龙陵县出差,县委在食堂招待吃饭,饭后他去结账,县委书记说:这顿饭我请了。在返回保山途中,杨书记突然问:伙食费结了吗?小段说:县委邱书记说他请。杨书记生气地喊:停车!随即掏出30元钱递给我,叫小段回去结账。小段只好下了车,站在路边,好不容易拦了一辆车,回到龙陵,付了饭钱,又坐客车回到保山。后来,小段找到杨书记,向他报告伙食费已经结了,说:伙食费结了6元5角,但来去两百多公里,车费就花了20多元,真不划算。杨书记语重心长地说:小段,账不能这样算!我们下乡,这里吃一顿,那里吃一顿,擦擦嘴巴就走,剩下的账谁去付?最后还不是摊到老百姓身上!

1975年夏天,家里的房子因年久失修,每逢下雨便到处漏雨,全家老小实在无法居住,妻子张玉珍专程跑去找杨善洲拿点钱给家里修房子,杨善洲掏出身上仅有的30元钱交给妻子,说:你先拿这30元钱回去,买几个瓦盆接一下漏,暂时艰苦一下。张玉珍接过30元钱,含着泪水回到了老家……

1995年,杨善洲退休回到大亮山种树。出于对杨善洲进城给林场办事住宿方便考虑,全家想方设法借了5万多元钱在施甸县城的附近买了一块地盖起了一间房子,妻子张玉珍找杨善洲凑钱还账,杨善洲东拼西凑拿出了9600元。你一辈子就攒了这么点钱?老伴问。杨善洲摆了摆手:别人不理解我,你还不理解我?我真的没钱!张玉珍只好又一次含着泪水回去,把刚盖起来还没住的房子卖了。

记者蓝天的回忆

坦率地说,作为一个年龄比老书记小了50多岁,和他隔着两个时代的年轻人,我虽然对这些故事深信不疑,但我仍然不能理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事?面对面采访老书记的那天,我心想,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多问他几个问题,让他多讲几个故事。可是没想到,他坐下后,没等我问他就跟我说:我今天就讲四个问题,讲完了我就走,我就是造个林,没什么讲场!

一二三四总共三分钟就倒背如流说完了植树造林的好处!一看他着急要走,我赶紧提问:

“听说您老很多年前就懂得AA制,跟您一起出差的同事、司机要自己付饭钱,家属搭一下顺风车要算清账,交汽油钱,有这回事么?”

老书记弄明白“AA制”的意思后,立即说:“有,有啊!就该这样嘛!自己吃饭就该自己掏钱,公家派车给我是为了工作,不是让我拉家属。”

 “我听说您家里人借钱在施甸修了房子,你却没有钱还债,最后只好把新房子卖了。您辛辛苦苦几十年,还住在旧房子里,心里不委屈么?”

他脱口就说:“老是说二三十年前的事情,你到我家去看看嘛!我们家现在宽得很!”

老书记的家我去过,三间瓦房加起来也就80多个平方米!我们去采访,摄像机都摆不开。我就反问他:“那也不怎样,跟别人比,还是差得老远。”他急了,大声地说:“党员哪能光想着自己?把自己的家搞得富丽堂皇,别人却过着艰难的日子,那么,‘为人民服务’,不就成了骗人的假话了吗?”

访谈中,我问老书记:“大亮山林场现在树木价值1亿元,完全成材后总价值将会达到3亿多元。您怎么就舍得捐给国家?”

他耐心地解释:“这个问题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千万不要把这么大笔财富归到我一个人头上,大亮山从一开始就是国家的,我只是代表国家在植树造林,实在干不动了,就物归原主。”

那天,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老书记,您种的树,还有10多年才能成材,那个时候您已经90多岁了,您怎么享受啊?”

我的话音刚落,他就毫不迟疑地说:“你这个姑娘呀,怎么会这样说。我那个时候已经到火化场去了,咋个会得享受!别人享受了嘛!本来就是给别人享受,我享受不了有什么关系?我们的子孙后代得实惠了嘛!”

他的回答把我这个年轻人给镇住了!我知道,他说出的,就是他一辈子做人做官的原则和信念:一切为了群众得实惠,人民的利益比天大!

2010820日,他住进了医院,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在住院治疗期间,保山市委书记去看望他,问他还有什么事情需要组织上解决?老书记提了一个要求,摆榔乡尖山村的老百姓很难得洗一次澡,请市里安排5万元经费,为他们修一个洗澡塘。

杨善洲老书记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贫穷,他粗茶淡饭,衣着简陋,一生没有任何积蓄;他富有,他两袖清风,表里如一,雪中送炭出手大方!他固执,他执着造林,心无旁骛,老牛拉车不回头;他豁达,他淡泊名利,安贫乐道,草帽挨乌纱,平凡铸伟大!对于家人的不理解,他说“忠孝难两全,家国难兼顾”;对于人们的不理解,他说“只要生命不结束,服务人民不停止!!!”

 

颁奖词:绿了荒山,白了头发,他志在造福百姓;老骥伏枥,意气风发,他心向未来。清廉,自上任时起;奉献,直到最后一天。60年里的一切作为,就是为了不辜负人民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