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战姬 特刊:公车“一霸手”下的制度缺位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3/04 22:09:25
作者:徐迅雷      尽管说“北京不是‘首堵’,北京还是首都”,但北京市长王岐山日前在考察香港城市交通系统时,对比京城的拥堵,还是十分感慨。王岐山强调了“公交”的重要性问题,说“大家都开私家车,城市会很难管理”,报道里未见他说到“公车”。(据11月19日《海峡都市报》)   然而,庞大的公车队伍给北京“添堵”,是不争的事实。中非论坛期间,北京公车封存一半,交通立时改善(11月21日《中国新闻周刊》)。在北京282万辆车子中,私家车有200万辆,公车约80余万辆,公共汽车1.8万辆。当政府限制公车上街,让49万余辆公车封存入库、使总量减少近1/4之后,道路立马畅快了起来。这个事情再次引发公众关注“公车改革”,再正常不过了。   这些都是公开见报的数字:全国现在约有400万辆公车,每年耗资3000-4000亿元;今年全国公车采购量创历史新高,将一举突破700亿元,而去年则花了600多亿元;全国公车仅1/3用于公务,其他2/3的出车机会都“私用”了。公车主要是领导们特别是“一把手”们使用,大量的公车大大增加了行政成本,而大量的公车私用则是一种“亚腐败”。公车问题,是一个长年积累起来的问题,积重而难返。   就公车改革说公车改革,是不会有大的效果的。车子无非是一个“载体”,背后是体制特别是财政体制问题。现在我国财政收入已突破3万亿元,若加上预算外的财政收入,实际财政收入应当在4万亿元左右。公共财政必须首先满足对公共需要的保障和供给,特别是要解决基础性的民生问题。但是,当享用公车的“一把手”成为使唤公车的“一霸手”之后,拿财政的钞票来采购公车就成了“第一选择”,公车队伍的膨大是必然的。相比之下,现在拥有59万辆车子的香港,因为有着严格的财政制度,公车一直保持在区区2000辆,17年来没有增加过1辆。   那么,我们为什么会轻而易举地一年拿700亿元用于采购公车?这就涉及财政的使用与监管问题。由于缺乏透明公开和严格监管,这些来自纳税人的钱,作为纳税人的公民却并没有多少监管的权利,那花钱的“权力”悉数“让渡”给掌权者了,当权力中人如数控制了“财权”之后,于是爱怎么花就怎么花,这样手中的权力渐渐就变成了一种特权;在特权的支配下,大量采购小车并且“公车私用”,就变成了现实;而且小车还要越买越高档,甚至牌照也越来越“特别”;不久前,还发生了这样的怪事:某县的“一把手”乘坐军车牌子的小车被交警拦检,结果手下的人动手揍了交警,可见公车“一霸手”的厉害。   “小车攀比”让我们看到,在某种意义上,“亚腐败”比腐败具有更为强大的扩散性与渗透力。正是由于财政阳光制度的缺位,使公车问题越演越烈;由于民主财政程序的缺损,特权通过公车、吃喝、出国等等,首享了改革的成果,使政府维护公平正义的首要职能受损。上海社科院一份调查显示,普通老百姓对影响社会和谐的诸多问题深表忧虑;“在老百姓心目中,部分党员干部不再被看作是‘人民的公仆’,而被视为特权阶层。许多人反映,在用车、住房、医疗、子女等方面,干部阶层明显与老百姓之间拉开了距离。”(见《报刊文摘》10月25日)   财政在“封闭的循环”之后,公众别说监督,就连获取基本信息都很难。比如,我们的政府采购信息就曾难倒美国学者:威妮弗雷德女士是美国知名的政府采购问题专家,这位“中国通”很困惑:“从什么样的官方媒体可以了解中国政府采购的全面信息?”中国学者的回答是:不论什么样的采购信息媒体,内容既不相同也不互补。这让威妮弗雷德十分惊愕,她说,“实施政府采购制度的国家和地区,纳税人获得信息的渠道是统一的。在德国,所有公共采购的招标信息都必须在《联邦政府公报》上披露。”(见《报刊文摘》8月25日)   和谐社会的建设,离不开公共财政政策的阳光;而没有这样的“阳光”,那么必定难以融化“公车堵路”的坚冰。 编辑: 蒋丽丽 稿源: 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