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吃什么活食:18第十八章 无妄之灾横生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09/20 10:01:51
贸集团和下属几家企业的情况。回来后,信心大增,誓言一定要吃掉这块肥肉,并让唐光明加紧运作步伐,尽快拿下新疆经贸集团。同时命令收购小组开始起草收购方案并准备相关文件,待时机成熟,全体人员飞往新疆,准备作战。

  这次沈贝和周小春飞往新疆前线只是侦察了一下,也就是说找一下感觉,属于秘密行动。为了不走漏风声,除唐光明一个人外没有再接触任何人。据唐光明讲,新疆达宝集团公司还没有察觉到这边的行动,如果一但察觉到,事情就会变得复杂化,对收购不利。达宝在新疆有政治背景,这是他们得天独厚的条件。他们清楚了这边的行动,就会动用政治资源。谁拥有了这个“特殊”资源,办起事来就无往而不胜。

  为什么沈贝此次新疆之行没有见新疆经贸集团的高层领导人呢?当时因为策划收购方案没有准备好,匆匆见面没有真实的东西,担心打动不了他们,反而对沈贝的收购产生不利的影响,贻误了时机。要拿下新疆经贸集团就必须拿出个样子来,要有货真价实的东西,做到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在去深圳之前,秦波与邱星星想了个办法:如果收购新疆项目的资金不够,他从邱氏集团借资,她帮秦波做邱兴昌的工作;如果做不通,把凤凰光学(资讯 行情 论坛)中自己的股票全部抵押给她,借出相应的资金来;如果还不够,她和蔡明红商量过,把她们的私房钱借给秦波,大概有近7000万左右。

  到了这种时候,收购的项目资金已经不成问题了。

  下午,秦波在中锐公司认真看了由欧阳负责起草的收购方案的提纲,有几处不能令秦波满意,他提出了修改意见后,让欧阳和李兰小姐拿去,接着修改。随后他回深圳阳光酒店休息。

  秦波独自一人吃完饭,打开电视机,收看每天必看的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耐心等待着沈贝和平安证券公司深圳营业部的陈总为一笔融资的谈判结果。

  一切平安无事!深圳还是像往日那样喧哗繁忙。

  北京时间七点多钟,沈贝打来电话,让秦波下楼,说王师傅的车(沈的司机)已经在楼下等了,要接他去离阳光酒店不远的“天上人间”歌舞厅唱歌。秦波接着问沈贝,谈判进行得怎么样。沈贝兴奋地告诉秦波,一切顺利,两天后会有一笔18亿元的资金到位。秦一听,兴奋得不得了。谁不喜欢好事不断?这笔资金就像是大旱遇到了甘霖,来得及时!最起码帮他们解决了一半的收购资金。事前,他和沈贝商定,如果这笔资金能在近期到位,加上现有的1亿,不管大盘怎么样,他们要不顾一切地拉升股价。在死气沉沉的市场中,来个一鸣惊人,也许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引来大批的跟风者。同时让上市公司向市场发布第二个好消息,凤凰光学与清华大学组建高科技产业公司--清华泰豪高科技有限公司。只要把股价打出气势来,就不相信没有大批的跟风盘。中国股民是最爱凑热闹的。他们计划连续出货,减轻重仓持股的压力。秦波估算,一旦成功应该能抛出2000万股的盘子,就可以腾出5个亿的资金。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那就于无声处听惊雷吧!

  秦波在“天上人间”歌舞厅的大门口刚下了车子,沈贝和周劲波,还有两个人坐着另一部车子停在了他的眼前。几个人下了车,个个酒气熏天,沈贝和周劲波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

  他们能不高兴吗,黑暗即将过去,黎明就要来临。几个月的苦难日子压得人都快透不过气来,神经都要绷断了。

  沈贝高兴地给秦波介绍走在前面的一位个头不高的男子,他就是平安证券深圳营业部的陈总。我们相互握手问好。

  进入歌舞厅包厢后,大家欢歌笑语,喝酒划拳。什么股票、资金、收购,通通忘到了九霄云外。大家频频举杯为合作成功,为友谊为感情也为共同的利益和未来美好的生活干杯。喝,要喝得肝肠欲裂,要喝得天地接位,要喝得生活没有痛苦和辛酸,要喝出力量和勇气,更要喝出生活的绚丽和灿烂。

  一切都欢欢快乐,世界是多么地美好!但万万没有想到一场深重的灾难,一场惨绝人寰的悲剧发生了。这场让人痛彻心肺、刻骨铭心,使千千万万个美好的家庭失去亲人的大灾难,打破了美丽的世界,把几千个活生生的生命推进了浓烟和瓦砾。更没有想到的是,秦波的人生命运也会从此彻底改变。

  一个服务生冲进了他们的包厢,激动而紧张地大喊道:“快看电视,打仗了!快看凤凰卫视中文台!”周劲波手拿话简,尽情唱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他为服务生的失礼而发怒:“滚出去,打什么仗?”

  服务生一脸的委屈,说:“真地打仗了,是飞机。”

  大家一听,赶快关掉卡拉OK,打开电视机调出香港凤凰卫视中文台。一幕让人难以相信的画面出现在了眼前,美国纽约世贸中心的北楼上半部分正冒着滚滚浓烟。还没有等人们回过神来,就看见一架大型客机徐徐飞来,直对着南楼撞进去,随后是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是建筑物的各种碎片纷纷飞向空中,浓重的烈焰翻滚而出,冲向天空。触目惊心的空前浩劫,这是谁干的?是伊拉克?这是为什么?秦波当时在脑海里冒出的第一问题是:“不好,股市要大跌。”星星打来电话说:“美国被炸了,可能要打仗了,这个事件对股市和期货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你要注意啊!我大哥很紧张,他一会儿打电话给你。别忘了,有什么事赶快给我打电话,一定要保持清醒、冷静的头脑哇,多注意身体。”

  秦波一时被突如其来的灾难打得蒙头转向,预感到大麻烦就要来了。
 (2)--停市难求 急商对策

  他木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尽量保持冷静,克制着激动的情绪。他不断地在内心问着自己,股市要大跌了,怎么办。一切都会发生彻头彻尾的变化,明天大陆证券市场和香港恒生指数、期货市场都会处于惊恐万状之中。受这一事件的影响,必然会打破股市内在的运行规律,全世界金融业会发生恶性下跌。他们怎么办?手机又响了,邱兴昌从香港打来了电话,他问秦波针对目前这种情况,集团在恒生股指期货里的投资怎么办。秦波请他放宽心,所有的持仓合约都是作空头投下去的,这个事件会对这方面非常有利,受其影响,恒生指数将会大跌,股指期货的下跌也是必然的,持仓不动,等待收割。

  邱兴昌担心香港政府为了稳住股市,会像狙击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那样出手护盘。细细一想,这种可能性不大。今非昔比,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发生在世界经济欣欣向荣的后期阶段,世界的政治和经济都比较稳定,索罗斯打压恒生指数,香港政府奋起打响金融保卫战也是在世界金融市场风平浪静的前提下,才敢采取的行动。现在受这一事件的影响,世界金融市场可能发生大地震,香港金融市场又是属于国际性的开放市场,直接受国际性的金融市场影响。香港政府要出手护盘,不得不考虑这个重要的前因,更不能不考虑后果,因为它要面对的是国际性的连锁反应和压力。在这种时候他们会感到自身力量的不足,不敢冒这种风险。

  邱兴昌听完秦波的分析后仍然感到不放心,他建议秦波还是平掉部分合约,等待局面明朗化再作投资。

  虽然秦波心里很烦,还是耐心地在电话里给他解释,分析。秦波坚持持仓不动,他强硬地说:“在没有得到香港政府进场护盘的准确消息前,我坚决守仓,这是原则。出了问题,我会向董事会负责。”

  邱兴昌反过来。语气严肃地问我:“谁是集团的董事长?”

  秦波寸步不让,说:“你虽然是董事长,我也是基金里的投资人,请你尊重我的决定。”

  最后邱兴昌终于说道:“好,我尊重你的意见。如果出现了严重的损失,你要负责!”

  他跟邱兴昌通完话后,回到包房里,沈贝和周劲波正焦躁不安地等着秦波,平安证券公司的陈总这时已经提前走了。

  第三架飞机又撞进了美国国防部的五角大楼,美国一片大乱。

  沈贝早已坐卧不安,脸色十分难看,大家也坐不住了,买完单,走出了歌舞厅。

  回到阳光酒店秦波的房间后,由于沮丧和低落的情绪压抑着大家的思想,一时无话可说。大家都清楚国际形势必定发生巨变,将会涉及到国内政治和经济,特别是对国内的证券市场将产生重大的不利。虽然大陆的A股市场是一个封闭的国内市场,一般不会受到国际游资的侵袭,但它不是一个体制完全健康和成熟的市场,比较脆弱。投资群体素质和技术能力都不高,市场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连带大盘指数和股价大幅震荡,接着会是草木皆兵似地大抛盘。这一点是他们现在最担心的一个大问题。

  纽约是一个经济和文化相当发达的城市,在全世界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世界最大的证券交易市场纽约证券交易所在国际金融界排名老大,每年全世界在这里交易的资金高达十几万亿美金。各种令人眼花了乱的金融衍生品吸引着世界各地的巨贾富商云集此地,为纽约市带来了大量的财富。世界贸易中心姐妹楼分北楼和南楼,秦波和郑志刚曾经有幸身临其中。

  它不但巍巍高大,壮观,而且是全世界许多大企业和富豪们办公和休闲的地方。它太宝贵了,富可敌国。它是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形象,它就是金钱的化身。

  想不到的是,随着两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它坍塌了,永远在地球上消失了。

  它的倒塌预示着什么呢?预示着凤凰光学(资讯 行情 论坛)这座大厦也将要分崩离析!

  他们几个人清楚地知道,明天全世界的股市将要开始大跌,中国的证券难逃厄运。可怕的大跌是难免的,他们应该怎样应对呢?

  他们心里最没有底的是明天市场对凤凰光学的抛盘会有多大。

  几个小时后,纽约证券交易所向全世界宣布:停市三天。他们看到这个消息兴奋极了,这个措施不但可以缓解市场崩盘的压力,而且给美国庄家体制下的庄家机构提供了一个难得的运筹资金的时间。

  看到这个鼓舞人心的消息后,他们急切地盼望中央政府也能宣布停市的消息。如果停市几天,就有可能平抑股民的惊恐心理,让他们冷静下来,认真地对待手里的股票。经过几日的思考,有些股民(包括凤凰光学的股民)可能不会受当日市场的群情激奋的大潮影响而抛售股票。如此,就可以减轻股市的压力,同时也减轻了庄家的压力,避免了许多股票被疯狂的下跌打断资金链条,发生狂泄不止的可怕局面。

  基于这种分析,他们一直满怀信心的等待着中央政府宣布停市的消息。等到了第二天早上的六点钟,得到来自北京的准确消息,政府决定不停市。也就是说中国大陆的A股市场不停市,就连期货市场也照开不误。

  他们几个商量应对明天的办法,细算一下整个作战兵团共持有83%的凤凰光学的流通股,8000多万的流通盘子,市场上只飘着1000多万的流通股。只要作战兵团的内部不乱,不向市场抛售股票,那些股票绝对不可能全部在明天抛售到市场。他们现在必须做到,给作战兵团的所有成员打电话,告诉他们从明天起坚决不准抛售凤凰光学的股票。只要他们不抛,从明天起,大家都专心致志对付市场中的散户,凭手中的一个亿在近期完全能抵住来自市场的压力。

  明天上午开盘,股市肯定一片阵阵杀声,满盘阴绿不会有几只股票逆风飞扬。为了作给市场看,为了稳住凤凰光学的阵营,在黑暗中点亮火把,吸引投资者,秦沈二人一定要抵住市场一切压力,逆市高高举起凤凰光学的大旗。这是一招险棋。他们要是不坚定这样的信心和做法,如果股价打到跌停板,整个作战兵团的阵营就会大乱,跌停板给大家造成的心理压力和恐慌是巨大的,所以他们必须全力支撑起股价。就是把资金打完了,两天后他们又会有18个亿融资跟上。大不了,就像沈贝所说的那样,把外面飘游的所有流通股全部拿到手里,一年做不完就两年做嘛。

  没有办法,要怨只怨9.11事件来得太突然,谁也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只有拼命一搏了。

  成与败只好听天由命了。

  商量好了对策后,他们一夜都没有睡觉,分头给所有凤凰光学作战兵团内部指挥员们打电话,告诉他们秦沈二人的决定、对策。几个胆小如鼠的合作伙伴,在沈贝和周劲波连吓带哄的劝导下,勉强答应了要求。沈贝又给所有的操盘手打电话,让他们务必在北京时间八点三十分到达各营业部的操盘室等待命令。这些工作做完后,他们又详细地计算了一下各证券营业部的剩余的资金,总共1.3亿。

  他们三人嘴上谁都没有再说什么,心里肯定担心这笔钱是否能支撑起凤凰光学的股价。如果一旦子弹打完了,援军迟迟不到,又该怎么办呢?等待他们的结果非常残酷,他们会倾家荡产。秦波也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大不了变成了穷光蛋,一无所有。不要紧,还有一副强壮的身体,还有“爱国者导弹”,他会从头再来。
(3)--暴跌下的搏击 “凤凰”一支独秀  八点三十分,他和沈贝坐车去中锐公司,在沈贝的办公室面对四台电脑指挥操盘手准备开战,周劲波回湘财证券公司他的办公室监控所有的合作者的资金账户。大家相互呼应,以防不测。

  九点整他们打电话询问了几个营业部的散户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各营业部散户大厅正在聚集着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投资者,人比较多。听到这样的消息,秦沈二人更加感到事态的严重性,散户是有备而来的。大多数是因为昨天晚上的恐怖事件,惊慌失措地来证券公司抛售股票的。来者不善啊!

  等一会儿开盘,肯定是一场惨不忍睹的大杀大跌的场面。满盘皆绿。还没有开盘,秦波的意识里已经感觉到了这场大厮杀的悲惨性。不知有多少股民和机构因为这一事件被击得头破血流,伤痕累累,更不知有多少人从此后会被命运之神带入痛苦的深渊,不能自拔,失去幸福的生活。

  唉!一个人的命运是如此这般不堪一击。

  开盘了,果不其然,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近百只股票被死死地钉在了死亡的十字架上。

  一跌停板,整个市场抛单纷飞,一支支股票快速地被大量抛单在一瞬间打到了谷底。紧接着是几十万、上百万的抛盘重重地压了上去,使你感到什么叫永世不得翻身。

  市场愈演愈烈地疯狂了,股民疯狂了。股市大盘疯也似地往下栽。跌停,不断地跌停。什么叫疯狂?这就是疯狂!二人紧张地盯住盘面,他们的股票一开盘被打到了负7%的绿盘上,而且抛单不断加大。来者不拒,他们一万股、三万股、五万股地让操盘手吃进。当吃进87万股的时候,他们感到绝不能被动地接盘吃下去,必须把股价打起来,让散户看到希望。只有做到这一点,才有可能阻止连续不断的大抛盘。沈贝同意秦波的看法,于是给六个证券营业部的操盘手下令,同时进场形成抢盘的架势推高股价,引起市场关注,造成庄家在抢筹码的假象。

  一声令下,六家营业部的操盘手同时冲进市场万股万股地抢盘,形成激烈的内部争盘局面。原想通过这一方法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诱骗散户进盘,事与愿违,他们想错了。十几分钟后,现实与他们的操作方法背道而驰。不能再这样操作下去了,已经吃进了近百万股了,股价被抛盘死死地压住,起不来,市场上的买盘力量几乎是零。他们再这样硬拼是要吃大亏的,这不是个最佳办法。

  他们被迫又改变了战术。小股小股地吃,只要股价下来就吃掉。同时,快速把上面的几个挂单吃掉,以此办法推进股价,不让它掉下来。这种战术倒是起了点成效,在上午收盘前,抛盘明显地减少了许多,他们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到了下午,从开盘到收市,凤凰光学(资讯 行情 论坛)的抛盘基本上恢复到了正常。临近尾市几分钟,在他们事先安排下把股价又往上快速地拉了上去。与其他上市公司的股价相比较,凤凰光学的股价算是不错的了。

  大家可能对9月12日那天中国的A股市场千支股票的命运记忆犹新。不但整个股市疯狂到了家,而且几百支股票被死死地封在跌停板上,大盘一片死绿,更可怕的是几百亿元市值的股票化为乌有。

  他们以5700万的资金为代价,抗住了凤凰光学的股价,保住了整个作战兵团的完整,稳定了军心,没有出现四分五裂的可怕局面,算是一场胜利吧。

  三个交易日后,凤凰光学的股价经过他们的奋力拼杀,稳稳当当地站在了22元的价位上,市场中的抛盘力量。也得到进一步的扼制。他们通过稳住凤凰光学的股价给市场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息,通过血雨腥风的大洗礼,庄家是有足够的实力,护盘是坚决的,庄家是一定要作盘的。

  秦波在深圳呆了几天后,又回到了香港。果然不出他所料,香港政府并没有出手护盘恒生指数。大家都在惘然若失地感叹恒指随着世界金融市场的节节下滑也难逃厄运。当然,他们在恒生股指期货的投资,因恒生指数大盘的下跌,而不断地获取着巨大的利润。看着每天在增加的利润,他又想起应该加速收购新疆项目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这次作空恒生股指期货没有平仓,他的决定是对的。从邱兴昌近天来对他说话的语气和态度看,他在邱兴昌的眼睛里占据的位置,愈来愈大,邱兴昌很认真地说过:“阿仔,好好干,将来在证券和期货上就靠你了。你个人有什么困难,大哥一定全力而为,我们是兄弟嘛!”

  是的,全力而为。那么秦波在收购新疆经贸集团的项目上,一旦遇到资金的困难时,邱兴昌不会袖手旁观吧?应该会鼎力相助。何况他们基金目前一步步在赢利,资金方面相当宽裕,拆借个把亿不会有什么问题。

  秦波与沈贝商量,由沈贝负责凤凰光学的整体运作,秦波带领以欧阳和李兰为首的收购小组回新疆迅速展开全面的收购行动。前期收购资金由秦波来解决,沈贝准备后期的资金,收购成功后再按各自所出的资金比例分配股份和股权。秦波回到新疆后,与唐光明配合在暗地里开始了紧张的收购活动。

  新疆达宝集团不知从哪里得到他们参与收购的消息,也开始了加紧活动。原来对秦波他们比较有利的情况,一下变得复杂化了。收购难度加大了,收购时间又推迟了。所有这些更加深了两家因收购新疆经贸集团而引起了的矛盾和怨恨。

  有一天晚上,秦波和几个朋友在新疆海德大酒店的餐厅包间里吃饭。他起身去洗手间,没想到在那里与丁锋不期而遇。秦波想,丁锋从他们的股票里赚了大把的钱,关于李珍的事情他一直保持着沉默和克制,几个月过去了,丁锋也应该消气了,于是他主动友好地向他点点头以示问候,没想到,丁锋很仇视地看了他一眼。他一看这家伙还对他怀恨在心,没理这家伙,解完手后,他过去洗手。丁锋说话了,语气硬棒棒地说:“秦波,听说你和深圳的一家公司正在策划收购经贸集团?”接着说:“我明白地告诉你,我们也在拿这个项目,我劝你们撤回去,好好作凤凰光学,别想在新疆跟我们玩,这不是你们玩的地方,不然你们会很惨!”

  秦波蔑视地看了丁锋一眼,理也没理他,走出了洗手间。

  丁锋这家伙得寸进尺,欺人太甚,又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但不管他们在新疆有多大的政治背景,秦波都不怕,秦波是靠自己的经济实力做生意,在竞争。丁锋不能把他怎么样。秦波非要拿下新疆经贸集团,给丁锋个颜色看看。

  秦波走出洗手间后,为了安全,上电梯来到一个无人的楼层,给沈贝打了个电话。他告诉沈贝,丁锋已经很清楚咱们参与收购新疆经贸集团的活动,提醒他平时注意周小春的行为,很有可能是她泄的密,不然丁锋怎么能那么清楚这边的收购行动呢?还有在这边炒作凤凰光学时丁锋两次动用他的股票抢在行动前打乱这边的操作计划,他是怎么知道他们的具体计划

  和行动时间呢?肯定与周小春有直接的关系!

  沈贝听后一笑了之,他不相信周小春会出卖他。
(4)--秦波出昏招 厄运从此生

  在新疆海德酒店见到丁锋的那天晚上,秦波回到办公室通过计算机计算系统,详细查找到了丁锋在凤凰光学(资讯 行情 论坛)的持股情况。令他吃惊的是,丁锋一股都没有抛售。难道丁锋能心善地为秦波沈贝锁仓?这种可能性绝对没有,只能说明他清楚地知道秦沈的底牌,死跟庄。也好,目前正需要有人帮助,为凤凰光学多锁些股票,也减轻了资金的压力。

  在收购新疆经贸集团的活动中,秦波首先直接接触的是该集团的总经理陈易东。他们每一次的接触,不是在双方的办公室而是选择茶楼的包房里。这完全是为了避人耳目,双方都担心在公共场合会谈会引起是非,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同时也是防止因行动不慎引起竞争对手的注意,使问题复杂化,给陈总在政治前途上带来压力。

  第一次见面,秦波当着唐光明的面给陈总详细地介绍了自己和中锐公司的具体情况及资金实力。秦波告诉陈总,为什么要收购他的集团,优势在哪里,收购成功后要做什么,怎么发展集团的业务,怎么用产业重组、资产置换和资本营运的手法来使集团得到全方位的发展。

  陈总仔细地听后,非常高兴,说:“你们的想法要比达宝集团的设想好,很实际,很有发展前景。如果你们能收购成功,新疆经贸集团不但能起死回生,而且将来还会大有作为。”秦波与陈易东总经理的多次会谈,不但赢得了陈总的信任,而且使其完全站在了自己这一边,全力配合他们的收购行动,给他和唐光明出谋划策。

  他们商定等国庆节大假过完,双方进行全方位的配合,收购小组直接进入新疆,起草各种文件和收购方案,由陈总逐级呈报。一旦收购方案得到上级部门的批准,马上签署收购合同,紧接着按合同的规定条款由他们打入一亿七千万元的资金到经贸集团的账户上。还掉部分银行贷款后,他们的人马上进住经贸集团,开始接手,召开董事会会议,改选董事成员,选举新的董事长。

  虽然秦波与陈总达成了收购意向,但还是担心经贸集团的董事长扎克汗是否会与陈总的态度一样和他们配合。听唐光明讲,扎克汗对他们收购经贸集团一直举棋不定。一方面扎克汗受到新疆达宝集团背后的政治势力的挤压,另一方面,扎克汗不太情愿把新疆的国有资产卖给外省的企业,这一点与他在新疆土生土长,长期受传统的思想和文化教育有着很大的关系。秦波可以理解,因为他也是土生土长的新疆人,他也留恋和珍惜故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

  秦波把担心告诉了陈总。陈总明确地给他讲,扎克汗也是一位高级知识分子,思想还是比较开明的,特别在目前关系到经贸集团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扎克汗能辨明大是大非。在由哪家收购有利集团的发展的这个问题上,扎克汗一定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陈总向秦波保证,由陈易东和唐光明共同去做扎克汗的思想工作。

  2001年国庆节,秦波陪着家人在珠海渡假。到了10月6日,他们回到了深圳。中锐公司资金运营部的总监沈晓路来阳光酒店看他。到了晚上,请秦波一家在深圳帝王大厦地中海酒店吃饭。

  国庆节前两天,秦波与沈贝通电话时,沈贝告诉秦波,国庆节期间,他不在深圳,去北京和四川为凤凰光学融资。已经谈好,由他和周劲波负责凤凰光学的操作,秦波没有必要插手太多,他的精力主要放在收购新疆的项目上。既然分工明确,各自干好自己的事就是了。沈晓路是沈贝的亲弟弟,是一个很能干的小伙子,很有头脑和事业心,也是一个理财专家。他为深圳中锐的发展和凤凰光学的操作立下了汗马功劳,特别是凤凰光学在市场上大部分的融资都是由他亲自办理的。

  饭吃到快接近尾声的时候,沈晓路突然告诉秦波,明天他要起身去福州为唐光明的国际置地公司融一笔5000万的资金,而且已经谈好了。唐总用新疆的6000万凤凰光学的股票作抵押,对方是福州的一家电力公司属下的投资公司。秦波想起来了,前段时间唐总给他讲过一次,新疆国际置地的8000万资金由于“9.11事件”的影响已经浮动亏损了1700万左右,他很焦急。他与沈贝商量解决的办法,沈贝告诉他,他们两家马上签订一份代客理财的合同,最好用现有的股票在市场上融一笔资金。钱增加了,持有的股票也会增加,等大盘情况好转后,凤凰光学的股价上去了,不但补回了损失,而且会为公司多创些利润。等到收购了经贸集团后,开始操作新疆国际实业(资讯 行情 论坛)的二级市场时,新疆国际置地可以用多余的利润进入母公司建仓。

  秦波问沈晓路:“你们准备派谁去负责操盘呢?”

  他说了一个秦波不熟悉的操盘手,是新来的员工。秦波听后,嘴上什么都没有说,心里感到就此事自己应该与唐光明沟通一下。秦波听说过,某家公司由于管理制度不严密,发生了操盘手私下里利用手中的权力,隐瞒单位提出股票里的资金,逃走的事件。

  秦波走出餐厅在楼道上给唐总打通了电话,问他在什么地方。他说,他国庆节没有休息,带着公司的干部在新疆南北疆视察国际实业几万亩麻黄素的成长情况,和生产厂区的建设情况,现在正开车往南疆的长途公路上。

  秦波问他:“沈晓路刚才给我讲,明天他要去福州为你们融一笔5000万的资金,你知道这件事吗?”

  秦波对他说:“你应该给福州开户的证券公司写一份授权委托书,限制资金不能提取。不然的话,操盘手提走了资金怎么办?那是要出大事的。你要认真考虑啊。”

  唐光明没有马上回答秦波的问题,想了一下说:“这样,你帮我写一份授权委托书。写清楚,可以允许中锐的代表去谈合作,但是不能提资金。”

  秦波没有同意。

  唐光明笑着说:“我现在正在车子上往山区赶路,一片大漠戈壁。就是写好了,到哪里找传真机去啊?刚好你和沈晓路在一起,我授权你,给他写一份不就行了吗!他明天就要走了,不然来不及了。

  秦波想了一下,既然唐光明是新疆国际置地的法人,他授了权,写一份就写一份,没有什么关系。秦波回到房间让沈晓路与唐光明通了一个电话,唐光明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他没有听清楚。等他们通完电话,秦波写好了授权书,大意是:福州国泰君安华林路证券营业部,现委托沈晓路去福州洽谈三方合作事宜,若是提取资金必须经秦建波同意签字方可提取,下面是他的签名和2001年10月6日的具体时间。

  当时沈晓路告诉秦波,这笔资金是通过国泰君安证券华林路营业部的叶总经理亲自出面联系的,所以他注明了三方即国泰君安公司,对方资金单位及他们这一方。因为他没有去过福州,也没有见过证券公司的人员和资金单位的领导,只好写明了这么两点的授权委托书交给了沈晓路。

  鬼知道秦波怎么心血来潮,随便签署这么个东西干什么?这笔融资与他又有什么关系?钱不是他的,他干嘛那么是非,干了这么一件糊里糊涂的傻事?世界之大,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签不好,不是让自己债务缠身,就是身陷大牢甚至命归黄泉,到时你后悔都来不及!

  因为要安排中锐公司收购经贸集团的收购小组与陈易东总经理直接会谈,秦波从深圳匆匆地又赶回了新疆,时间是10月7号晚。

  10月8日上午上班,秦波接到唐光明打来的电话。他说,沈晓路在福州已经办好了融资手续,今天无论如何要转6000万的股票去福州国泰君安的营业部,请秦波给在办公室一墙之隔的宏源证券(资讯 行情 论坛)讲一声要转走股票,让他们有个业务准备的时间,一会儿有人来办理转户手续。接完唐光明的电话后,秦波马上走出办公室,在隔壁房间找到了宏源证券管理机构大户室的陶瑜,给她说明今天要转走6000万的股票,请他们公司准备一下,等一会有专人来办理转户手续。

  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他在1分钟内说完了,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厄运就是从这一天开始了,无声无息地降临了。这场灾难,不但无情地摧毁了他上亿元的金字塔,而且还把他整个的压在了金字塔的废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