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裸缸适合养什么鱼:17第十七章 手心手背都是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09/20 03:12:55
(1)--调整作战部署 组建收购小组

  唐光明自从深圳回到乌鲁木齐后一直在私下里活动,成效显著。他不但说通了新疆经贸集团的最高层,而且还在政府各主要部门进行活动,为收购行动铺平道路。就在他来深圳的两天前,他听经贸集团的总经理陈易东讲,工商银行的几个处长来找陈总,告诉他,经贸集团的贷款已经逾期太长了。工商银行下达了归还贷款的最后通牒,如果到期不还贷款,工商银行将强行拍卖经贸集团在新疆国际实业(资讯 行情 论坛)的法人股,以此办法来收回贷款。

  唐光明到了深圳后,详细地给他们介绍了他与新疆经贸集团主要领导扎克汗董事长及陈总经理会谈的具体内容。他们提出三条意见:一是,由秦沈一方归还四家国有银行的总共34亿元的人民币贷款;二是,充分安排好集团100多名干部和职工的工作和生活;三是,不能使经贸集团破产,要有新的好项目进入公司。他们主要考虑到,新疆经贸集团是新疆惟一的一面对外贸易的旗帜,在国家外贸行业排名100强企业序列中影响比较大。要是新股东扛不好这杆大旗,丢了新疆人的脸,务必会影响到集团及下属公司在新疆的发展。因此,他们请秦沈一方在收购方案中特别要将来对集团发展战略和项目的问题写清楚。

  对收购经贸集团,秦波和沈贝信心坚定,毫不动摇,但是让他们一下子拿出34个亿的现金,在没有解决凤凰光学(资讯 行情 论坛)的问题时,困难重重。两个多月前大盘在上涨,股市一片欢腾,凤凰光学连连上涨的喜人形势让人欢心鼓舞,账面上六七亿的利润明明白白,收购一个新疆经贸集团绰绰有余。可是目前形势发生了短暂的变化,事过境迁,要是拿出几千万还可以咬咬牙,跺跺脚,但要拿出3个多亿的资金就会让凤凰光学大出血,这是万万不能干的事情。但他们又不能眼看着新疆国际实业公司被人抢了去,没有了它,下一个二级市场怎么做?做惯了股票,敲惯了键盘,就好像吸毒吸上瘾,不做股票浑身上下都会感到不舒服,不自在,难受。

  可收购的资金从哪来呢?这是实打实的硬仗!

  沈贝在秦波的房间为资金从何而来急得团团转。如果放弃收购,他们誓不心甘。目前只是一时周转不开,但他们又不能就眼前一时的困难告诉满怀信心的唐光明。当着他的面还必须装成跃跃欲试、志在必得的样子。因此,唐光明一点都不知道他们所面临的资金问题。秦波心里还是有点底的,他想,如果到最后从凤凰光学中抽不出资金,也绝对不能放弃这个项目,更不能让新疆达宝抢了去。惟一的办法是让香港方面的邱兴昌的新集团参与收购。他清楚邱兴昌的做事风格,就凭邱星昌是一个典型的投机者这一点,他断定,邱星昌会出手的!

  最近香港的整体经济环境,因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开始出现了下滑的苗头。房地产市场的价格步步回落,这就预示着对香港的投资者将会带来不利的影响。前段时间,邱兴昌新集团高层作出了新的战略性调整,把集团的投资重点转向大陆。7月份,邱兴昌在成都和上海参与了两项大的收购,共动用资金7亿元人民币。

  沈贝整个晚上被资金困扰得躁动不安,像是困在笼子中的饿狼,走走停停,满屋中乱转。

  受他的情绪影响,秦波的思想也在一刻不停地转动,秦波想能否用时间差的办法解决资金和收购的矛盾!他告诉沈贝,既然已经选定了目标,双方都要行动起来,现在银行逼迫经贸集团还钱,对自己这方来说是一件好事,不能贻误了战机。首先与新疆经贸集团同心协力达成收购协议,然后与工商银行协商分批还款计划。为阻止银行拍卖经贸集团持有的新疆国际实业的法人股,由秦沈一方先偿还部分贷款(计划3000万左右)。他们可以利用从组织策划方案到上报有关文件材料待新疆政府有关部门和国家财政部、国家证监会批准这段时间,打个时间差(大概有2个月至3个月的时间)。这几个月利用好了可以起到缓冲作用。一方面股市大盘再经过两三个月的下跌,很有可能见底反转,冲向第五大浪的峰顶。他们要充分把握好这一时机,采取边打高股价边出货的办法,腾出资金投入到经贸集团中去。另一方面利用这一时间差,从凤凰光学中抽出几千万来去香港投资恒生股指期货,利用以小博大的资金杠杆作用快速从中赢利。因为投资恒生股指期货是秦波最拿手的专长,以最快的速度赢利是有把握的。他还没在这个市场中失过手。

  沈贝听了秦波的分析,认为切合实际。不过,对从凤凰光学中再抽出几千万的资金去香港炒作恒生股指期货不赞成,他主要担心分散了资金会带来一定的风险。

  沈贝的担心有情可原,因为他自己从来没有在香港操作过恒生股指期货,不了解其内在的运行规律和方法。再就是,凤凰光学需要集中资金保护做到有备无患。

  秦波和沈贝就如何在下一步操作新疆经贸集团的方式方法上达成了一致意见。第二天他们与唐总会谈时,提出了如何进一步操作经贸集团的设想。具体步骤是:一、先与新疆经贸集团达成收购协议,签订正式合同文件;二、与银行谈判,收购方与银行达成还款计划,为了表示诚意,先支付3000~4000万的还款,其余的贷款按双方商定的时间办理;三、马上组织收购小组进入工作状态,编写和策划收购方案及相关的文件,为了加快速度,掌握情况,收购小组去新疆当地办公。

  唐光明听后认为可以按照这个计划执行,并在当天下午参加了由沈贝在阳光酒店二楼行政小会议室召集的中锐公司所有参与收购人员的会议。秦波和唐光明在会上都发了言。唐总给大家详细地介绍了新疆经贸集团和新疆国际实业及其他公司的历史和发展现状,以及收购后未来的发展前景和设想。大家听了唐光明的发言后,深受鼓舞,一个个激动不已,恨不得马上飞往新疆。秦波给大家讲了如何组织策划好收购方案中的几个大方向的问题,同时要求去新疆参与收购的人员应该怎样与经贸集团精诚合作,从哪里入手等五个问题。最后在会上商定了由中锐公司的副总裁欧阳任收购组的组长,李兰任副组长,小组共八人组成。

  会议结束后,秦波、沈贝、唐光明、周小春回到秦波的房间休息。在他们大家的闲谈中,唐光明提出了一个经过他细心考虑成熟的问题。他问沈总,凤凰光学下一步的具体走势和在什么时候能做起股价补回新疆国际置地目前在股市中的亏损。他神情十分严肃地说,如果沈贝有困难,哪怕能做到不赔不赚,8000万安全回到公司,对他都不会有什么影响。一旦亏损,他们公司某些人会充分利用这件事大做文章,他有可能会下台。

  他们知道国营单位的人为利益和权力明争暗斗的事情很多,唐光明在国营单位工作了二十多年,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也不易。再狡猾的狐狸也躲不过猎手的子弹,因为在国营单位猎手太多,他就是一个靶子,稍有不慎都会被躲在暗中处心积虑的猎手射杀。唐光明此言一出,大家都感到8000万资金对他一生的重要性和严肃性。老唐为人不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绝对不能因为这件事毁了他的政治前途,大家有帮助他渡过难关的责任。帮助了他也就帮助了自己,这一点大家心知肚明!

  沈贝想了一下,对唐光明十分认真地说:“这样,唐总您也不容易,为了让您放心,如果8000万一旦在股市中出了问题责任由我中锐公司背,我们可以签定一份代客理财合同,赢了算你们公司的,赔了算中锐的,怎么样?”

  唐光明听了当然高兴,悬在心头的一块重石终于落地了。

  事后秦波问沈贝,怎么能主动提出为唐总他们公司代客理财呢?大家在事先又没有谈过这种包赚不赔的事,这是往自己的脖子上套绳锁吗,天下哪有人会干这种明白的蠢事。

  沈贝诡辩道:“新疆国际置地是经贸集团的公司,我们收购了集团不就是等于说收购了国际置地,那8000万也就是我们的钱了,与唐总签份代客理财的合同主要是安慰他,也给了他一份人情,实际上手心手背都是我们的肉,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沈贝说的是千真万确的道理,没有什么错。错只能是秦波没有他反应快,充分认识到这里面必然的内在关系。要不了多久经贸集团会在他们的手里,让人左右想一想,的确中锐与唐总他们签订这份合同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一种人情手段罢了!

  唐总小心谨慎地问沈贝:“合同由谁来起草?”

  沈贝一派王者风范,说:“为了让唐总放宽心,您们起草,我签字盖章就行了!”

  第二天,唐光明带着愉快的心情飞回了新疆。秦波暂时离开深圳回香港组织科研组,继续潜心研究国际金融外汇市场的分层计算系统。

  回到香港后,秦波一边投入紧张的研究工作,一边注视着国内股票市场的发展变化。在国内时他可以通过直接简单的手段用计算机系统搜集股市信息,汇总后做出对市场的准确判断,在香港要完成这项工作就不同了。必须通过原香港皇家电报电话公司的通信信息平台,采用间接的通信手段才能搜集到大陆股市和期货市场的准确信号,做出对市场的判断。

  这一阶段,大陆股市大盘一直不紧不慢地下跌,从测试的情况看,大陆股市不容乐观。经过近两个月的下跌,市场没有产生大幅度快速的下跌,而是缓缓阴跌。到目前为止,大盘双向高能系统才到了下降轨道的60线,这就说明大盘到底还需要较长的时间。大盘下降的速度越快,离到底越近,缩短了下降时间。若是老牛拉破车似地走下去,离到底的时间遥遥无期,对整个市场造成的杀伤力度将大于快速下跌的力度,这是钝刀子杀人。这种慢牛走势,可以严重打击投资者的心理,使大部分投资者失去耐心和信心,会随着大盘慢慢无期的下跌不断平仓割肉,甚至清盘出局。对机构投资者来说,由于手持大量的股票出不了货,被迫采取各种手段,费尽心机,在股价上来回拉扯。今非昔比,在这样阴雨朦朦的天气里,越来越聪明的散户才不会冒雨为你打伞,听你唱那骗人的歌曲,最后大盘慢声细语地下跌会残酷地打断机构投资者的筋骨。

  对这一点,秦波分析得非常清楚,不由自主地为凤凰光学的未来命运捏着一把汗。有时看着沈贝在盘中几乎每天采用一股股的顶盘,尽量缩小成交量压住抛盘的操作方法,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和担忧。不管怎么说,凤凰光学每天都有十几万股的成交量,而大部分的抛盘仍然抛到了他们的手上。十几个交易日下来,手中又增加了近百万股的股票,几千万的现金又变成了看不见摸不着的股票了。谁说庄家常常开怀大笑,悠哉游哉,遇到这样的局面,庄家连哭都不知向谁去哭。压力大到天就要塌下来,砸到自己的头上的地步!

  秦波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一直在告诫自己,要提早防范,要有两手准备。
(2)--患难见真情 邱星星欲慷慨解囊

  那天,蔡明红将要陪伴蔡主席去澳洲休养,临行前,秦波和邱星星在香港文华酒店的包厅里为她饯行。

  饭菜上桌,秦波觉得索然无味。几天来,他一直被大陆股市和凤凰光学的抛盘搅得食不甘味,彻夜难眠。他想了多种解困的方法,没有一种能让自己满意的操作办法。

  邱星星是一个很细心的女人,她观察秦波与她们谈话心不在焉,心事重重。当着蔡明红的面问:“你怎么了,吃个饭思想都不集中了,有什么麻烦事吗?”

  秦波想了一下,还是告诉了她们关于收购新疆经贸集团和被迫联庄凤凰光学遇到的新问题的情况,以及内心的担忧。

  蔡明红一听先是沉默,一会后又高兴的说:“我最近在研究手相学,来,阿妹给看看手相,看你能否躲过去。”

  她不由分说,抓过秦波的手翻看。看了好一阵,她越看表情越严肃。看完后她抬头看着秦波,一副让人难以形容的表情,欲言又止。星星着急了,催促她快说出结果。

  明红声音微弱地说:“秦波可能会在最近两年遇到一点小沟沟,不知道能否过去。”她说到“小沟沟”几个字时是从牙缝中勉强挤出来的,是有意识选择好了的。

  邱星星一听,紧张地问:“真的吗?有什么办法能躲过去呢?”

  明红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这更使邱星星担惊受怕了。秦波倒是听了无所谓,他从不信神信鬼,更不相信祸与福是什么力量事先安排好了的,一切都靠自己。自己的命运只有靠自己来掌握!

  第二天一大早,他房间的电话就响了,他当时心里一惊,可能是国内沈贝打来的电话,股票上出现了问题。他的神经紧张了起来,拿起电话一听是邱星星的声音,她开车到了楼下。

  她说,昨天一晚上她没有好好休息,明红的话让她害怕,她现在要带秦波去黄大仙庙里烧香拜佛,求菩萨保佑他躲过灾难。

  他不想去,在电话里说:“你太敏感了,明红那小丫头会看什么手相。你别相信她的鬼话,我的命硬,有什么灾和难我都会躲过去的。菩萨的力量太小,保佑不了我。”

  刚说到这儿,她惊呼着骂他住嘴,不能在大清早说菩萨的坏话,不然求菩萨就不灵了。

  没有办法,在某些方面她比秦波还固执已见,人家好心好意地大清早地跑来,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坐上车子跟她去了。

  邱星星神神叨叨地边开车边跟他讲,大清早去,黄大仙庙里的人不多,菩萨最容易显灵了,让他如何如何虔诚请求大慈大悲的众菩萨保佑他躲过灾难。车子快到停车场时,她不放心,又嘱咐了一遍,怕他在菩萨的面前有一点的不虔诚,躲不过这场灾难。

  他们俩人进入黄大仙庙,这里早已人山人海,香烟缭绕,木鱼声声。虔诚的信徒们目空四周的一切繁杂和喧哗,念念有词地奉拜眼前的神灵,乞求大慈大悲的菩萨降福于他们。

  他按照邱星星的指挥在菩萨面前烧香跪拜,许愿和请求。他虔诚地乞求菩萨赐自己恩泽,保自己一生平安,同时还许了其他的愿望,请求菩萨保佑实现这些美好的愿望。

  跪拜完毕起身离开,星星快步追上来小声问他:“在菩萨面前该许的愿都许了吗?”不放心地又加上一句:“你一定要许清楚噢!”

  秦波笑着说:“许清楚了,你放心吧?我相信我虔诚的心一定会感动菩萨的。”

  她高兴得满脸喜色,对秦波神神秘秘地说:“我也在菩萨面前为你保佑了!”

  真是一个善良的女人!

  接着,她又是把秦波领到一位上了年纪的算命先生那里,花了一千港币给他算了一卦。真绝了,秦波抽的签也是一个下签。还好,算命先生经过一番努力破了这个签,嘱咐他今后该如何按他的方法注意,可以逢凶化吉。

  走出寺庙,他心里在想:“难道真的会有什么灾难在等着我吗?”

  上了车,星星心情轻松地对秦波说:“这下好了,一切灾难都会躲过去的,大慈大悲的菩萨会保佑你平平安安的。”

  他不知道大慈大悲的菩萨是否能保佑自己,但愿没有什么灾难,但愿生活中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但愿芸芸众生心中的菩萨能施展无尽的法力,使生活永远美丽光彩,没有灾难!

  车子行到离半岛还有一半的路程时,星星很认真地对他说:“我昨天晚上细细地考虑过,不管是你收购新疆的项目还是联庄凤凰光学,只要是遇到资金的困难,你可以私下里动用集团在证券和期货里的资金,七八个亿是可以解决你的投资的。”

  他犹豫地说:“邱总不会同意。如果我私下里动用资金会出大麻烦的。”

  星星笑了一下:“不用担心,我还是集团的财务总监,也是这笔基金的财务监管部长,我在邱氏家庭的股份足以大过这笔钱。你需要的时候,我会来亲自办理。再说,你为蔡氏和邱氏集团赚了那么多的钱,在你困难的时候,蔡氏和邱氏两家应该还你的这份情。”

  他明白邱星星的意思,如果他一旦用这笔资金在市场中运作失败,她会卖掉手里的股份来补这个窟窿,她会一无所有。这对她太不公平了!他不忍心,也不能这样做。

  秦波说:“我有一个设想,如果我和沈贝从凤凰光学里退不出资金来收购新疆的项目,我想把这个项目转给集团来干,怎么样!”

  星星摇摇头不同意他的想法,她说:“集团现在有几个好项目正在运作,再说集团规模也够大的了,没有这个必要。你现在应该为将来考虑,应该有一份独立的事业。这样,你可以直起腰来,与所有的老板平起平坐。这也是在维护自己做人的尊严。”

  他不理解,前几个月她还劝自己加入集团的发展,现在怎么会有了这种思想的转变。她应该自始至终站在邱氏家族的利益上讲话。如果他离开了集团另谋发展,蔡氏和邱氏组建的新集团在金融市场上的业务会垮掉一大半,他们在新项目上的大量资金就是靠这架机器造出来的。这是一架印钱的机器。作为集团的财务部总监的她不是不知道这种关系,这是在伤害新集团的利益!

  秦波不解地问她:“你怎么会有这种危险的想法,脑子出问题了?”

  她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车子停在了办公楼下,她表情复杂地转过身对秦波说:“志刚活着的时候,有很多东西我没有体会。如果当初他要有自己的一块独立的事业,他就会有自己真正的尊严,他也不会死!他是邱氏家族的一个挣钱的机器,在我们家里他没有得到过真正的地位,没有自己作男人的尊严。他能忍受别人不能忍的一切委屈甚至屈辱,他活得太累、太辛苦了,我现在才……”她悲伤地泣不成声。

  自从志刚去世以来,邱星星一直没有从悲哀中恢复过来。他不想在她感情没有得到彻底平静的时候,再加深她的痛苦。通过剧烈的打击,她成熟了,体会到了许多许多只有她自己才明白的生活真谛和意义。但失去的永远不会再回来,只作为深深的回忆留下影子,作为自己美好的回忆珍藏在心灵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