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航空安全率:从格格到厨娘:川岛芳子胞妹的坎坷人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6/15 21:52:27

从格格到厨娘:川岛芳子胞妹的坎坷人生

2012年01月22日12:08腾讯读书我要评论(5) 字号:T|T

  文章摘自:《最后的皇族》
  作者:龙翔 泉明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版次:2011年2月第一版
  本书简介:武昌城楼的枪声,击碎了天潢贵胄们的白日梦。随着清朝的覆灭,老祖宗留下的基业付诸东流,遗老遗少们将何以安身立命?面对滚滚而来的时代大潮,一些人自觉清算历史,一些人依旧自命不凡。喜欢现代文明生活,却死死抱住腐朽专制;送子女留洋深造,却供养出川岛芳子这样的间谍;痛斥贪官,却出巨资与民众为敌;对汪精卫施仁,却对侧福晋暴虐;自认为干的是彪炳春秋的大事,却成了民族的罪人。这位荣辱参半的肃亲王,真叫人难以捉摸……

肃王府的十七格格金默玉

她是日本间谍川岛芳子的胞妹,肃王府的十七格格。1951年,她把东单洋溢胡同的自家府宅开成一家民营餐馆。回忆往事,周铨庵为金默玉惋惜:“如果不搞公私合营,如今的益康餐馆定会稳坐北京川味菜的头把交椅。”

干练的女东家

“郭先生慢走,欢迎您再次光临。”益康餐馆的女东家金默玉将郭沫若一行送到门外。

“谢谢金先生,又让我吃到了正宗的家乡菜哟。”郭沫若一边打出请免送的手势,一边笑着对金默玉表示感谢。

郭沫若是益康餐馆的常客,不单因为益康餐馆的四川菜做得地道,还因为益康餐馆的女东家也在日本留过学。郭沫若来此就餐除能吃到家乡菜肴之外,还能和金女士聊一聊日本,甚至用日语说一说昔日的生活。

这位益康餐馆女东家金默玉何许人?乃有名的日本间谍川岛芳子的胞妹,肃王府的十七格格。1951年,她把东单洋溢胡同的自家府宅开成一家民营餐馆,名曰“益康食堂”,后机缘巧合,被齐白石大师改成了“益康餐馆”。

“赶稿子,今儿又来晚了。”老报人金寄水更是益康餐馆的常客,而且常常“迟到”,往往在“抄桌”后才迈进门。如果说郭先生常来这儿的原因有二,那金先生常来这儿的原因则有三,除了喜欢这儿的川味和聊天外,再一个原因就是顺道,从编辑部回家,这益康餐馆是必经之路,赶稿子便赶不上家里的饭点,这益康餐馆则正好解决祭五脏神的难题。

金默玉正跟金寄水寒暄,一位服务员近前跟她耳语。她听罢之后,让服务员招呼金先生,离开时依然不忘礼数:“金先生您稍坐,我后边有点事。”

“抄桌”是勤行(服务业)中的术语,意思就是头拨客人走后立马收拾“残局”,赶快换上新桌布、新碗筷,别让二拨来的客人挑眼。“抄桌”意味着餐馆红火,这在别的饭馆是稀罕事,在益康餐馆却是常事。可今天“抄桌”之后,掌灶大师傅“病”了,说是头昏眼花站不稳。掌灶大师傅上不了灶,二拨客人点的菜压在了后厨,刚才服务员向她耳语说的就是这件事。

“得嘞,您歇着去吧,这儿我来。”挑帘进后厨的金默玉没问大师傅病情,干脆让他歇着。接着吩咐二师傅配菜,说前边客人等着呢,不能让人空等。然后围上围裙,挽起袖口,立定灶前,只见忽而放油忽而下菜,井井有条纹丝不乱。不大工夫,客人点的菜纷纷上桌,犹如变戏法似的。配菜的二师傅看傻了眼,刚才叫唤“头昏眼花站不稳”的大师傅更看傻了眼。

原来,金默玉早就留心大师傅的厨艺,用料的多少、火候的掌握等等皆在观察中,而且还琢磨出道理、琢磨着改进。防备大师傅突然撂挑子仅是原因之一,更主要的原因是她认为经营餐馆就必须会这一手,不能当外行。

“跟你们东家说,今天这菜炒得地道,比往常的更好吃。”金寄水临走前,对服务员评价今天的饭菜。待服务员将这话带到后厨,金默玉闻之嫣然一笑,并未多言,可那傻了眼的掌灶大师傅听着刺耳,脸涨成猪肝色,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直到此时,金默玉才询问大师傅的病情,然后嘱咐大师傅好生休息,别熬着,不行就多歇几天慢慢调养。

第二天清早,金默玉在餐馆里第一个碰到的就是掌灶大师傅,金默玉似往常一样问了声好,对昨天的事一句没提。掌灶大师傅也啥话没说,好像昨天啥事也没发生过似的。倒是在餐馆开门前,金默玉将所有人员叫到一块儿,公布了新章程。新章程规定,各人的薪水不变,但另加了津贴和卫生补贴。津贴的多少不一样,根据餐馆的收入,再结合各人的贡献,多劳多得;卫生补贴则根据各人的卫生、仪表给予。

这新章程一公布,后厨的大师傅、二师傅乐开了花,前厅的服务员也乐开了花。打那起,“抄桌”的速度更快了,客人更满意了,回头客更多了。留住客人成了东家和伙计的共同利益、共同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