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嗓子功放点不亮:转基因之辩烽烟再起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6/23 23:33:37

 转基因之辩烽烟再起

    著名生物学家、曾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科学家BarryCommoner认为,目前的转基因食品行业已经成为一门充满风险的、带有赌博性质的“实验科学”。事实上,美国这些年已将转基因食物尽可能向“其他”国家“转”移,而美国国内的转基因食物正在减少——— 除了动物饲料、生物燃料和工业原料,已趋于将“转基因”只用作少量的食品添加剂了。

    孟山都生物公司和一些转基因食品专家曾经保证:转基因食物对人体在短时间内没有危害,长时间后也没有危害。可他们自己连几年之后转基因食物研发所基于的重要的生物学原理的变化都未曾料到,对于农作物转基因后农田里的小害虫转成大害虫,小杂草转成无法对付的“超级草”也未曾预料到。

    “转基因”食品导致的健康危害,比一般的致病因更隐蔽、更深远。各国科学家在国际“主流”科学期刊上和网站上已经发表了大量对转基因食物危害健康的研究论文。在四面楚歌声中,孟山都公司已于2008年8月被迫撤消了它的整个转基因牛生长激素部门。但孟山都公司不会就此倒下,就在同一年,它开始种植转基因甜菜(beet),可以制作糖和调味添加剂。

    感谢我们人类所拥有的这个了不起的免疫系统!当它足够强壮时,可以有力抵御形形色色的“病原体、有毒有害物质”,包括部分“转基因成分”。但这需要两个前提:第一,摄入的量不能太大,第二,免疫系统必须处于健全的状态。美国环境医学研究院的医生强烈忠告病人不能吃转基因食品,因为病人免疫系统薄弱,无法抵御某些转基因食物可能带来的侵害。

    绝大多数美国人对主粮小麦和另一主要食品土豆的转基因一直持反对态度。2001年,全美国的“麦当劳”连锁店拒绝销售Bt转基因土豆所制的法式炸薯条,迫使孟山都将转基因“NewLeaf”土豆彻底撤出市场。2004年,孟山都宣布撤销它的抗除草剂(RoundupReady)转基因小麦商业化种植计划。

    孟山都公司2008年开始种植转基因甜菜,现在它的衍生物已经加工上市了。在过去几个月里,我特别注意观察了美国各类超市里对糖的供应,发现有一个醒目的金色“标识”明显增加:“100%purecane,containsnobeetsugar”(100%纯甘蔗,不含甜菜制的糖)。就连最普通的、并不专卖有机食品的超市里,六个品种糖中的五个都有这样的标示。

    最后再来说一下“转基因”理论依据上的问题。科学家曾将人的生长激素基因转到猪的身上,目的是要制造出极快速生长的猪来,可没料到,所产生的小母猪居然没有肛门。科学家又制作了转基因酵母,目的是增加酿酒产量。但他们惊讶地发现:这种酵母中原有的一种自然毒素——— 可能致癌的因子被意外地提升了40到200倍。在这一实验中,并没有转入任何异类基因,只是将酵母自身的基因多转了几个拷贝进去。 最后再来说一下“转基因”理论依据上的问题。科学家曾将人的生长激素基因转到猪的身上,目的是要制造出极快速生长的猪来,可没料到,所产生的小母猪居然没有肛门。科学家又制作了转基因酵母,目的是增加酿酒产量。但他们惊讶地发现:这种酵母中原有的一种自然毒素——— 可能致癌的因子被意外地提升了40到200倍。在这一实验中,并没有转入任何异类基因,只是将酵母自身的基因多转了几个拷贝进去。

    转基因技术刚开始时,生物学家还以为,真核生物(如植物、动物、和人)的基因编码规律与原核生物(如细菌)是一样的,即:一个基因只编码一个特定的蛋白质。按这一传统的遗传学模型,生物学家曾估算:人体中的蛋白质约有十万个或更多,那么,他们预测在人类DNA中的基因约有十万个。而在2000年6月26日,整个科学界在震惊中发现:人类基因总共只不到三万个。更令人困惑的是,比人低等得多的杂草却可以有二万六千个基因。大多数基因都不只编码一个蛋白质,有些基因可以产生许多许多不同的蛋白质,比如果蝇,它的一个基因可以产生38016个不同的蛋白质分子。

    在这一更新了的分子生物学模型面前,转基因食物产业的主要根基动摇了。但中国的有些转基因专家今天还在用上世纪80年代对于原核生物所适用的基因学理论来认识真核生物(包括农作物、动物、人),由此引发的后果是很难预料的。

    人类对于基因的认识还处在起步阶段,不能把生命当作机械来随意处置。对于基因学这样一门还处于“婴儿期”的科学,转基因专家们完全可以关起门来继续实验,继续探索,而不是急于将尚处于尝试阶段的“科学”所衍生的产物快速搬上人们的餐桌。破译了基本的遗传密码,不等于掌握了生命的终极奥秘,更不能随心所欲地操纵地球上的其他生命形式,没有一个具备了真正科学精神的人会选择这样做。

    人民日报5天后刊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的文章《转基因在美国的遭际》:

    美国反对转基因食物的人不成势力,也许部分原因是早有过“狼来了”的经历。而欧洲反转基因势力大些,可能是当年没有经过美国那样激烈的事件、而欧洲极左势力又比较强。中国近年反转基因的也不少,不仅在媒体有记录批评,而且当中国科学家在学术场合做学术报告时,有人闹事。

    孟山都的最新品种——— 转基因甜菜制的糖在美国国内如此没有市场,就十分担心,它会不会又要被出口到“发展中国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