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音响功放:储安平:《客观》专栏文章第七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6/15 21:51:13
《客观》专栏文章 第七期 储安平
    敬告马歇尔元帅
  
   马歇尔元帅奉命使华,日内可抵重庆。以马歇尔元帅的身份与才识,在这动荡不安的世界局势中,出使一个情形极其复杂棘手的国家,美国及全世界对于马歇尔元帅信仰之隆,以及马歇尔元帅此行使命之重,殆可想见。中美友好,已成为一种传统。在过去几年的战争中,中国所得力于美国之援助及鼓励者独多;而美国关切中国来日的命运之较他国为尤甚者,亦为情理之自然。我们于马歇尔元帅莅临国都之日,愿以一个在政治党派关系上无所属的自由人民的身份,就国家前途,略贡所见,以为参考。
   国民党一党执政,前后20年。20年专政的结果,使国家的生命愈来愈隐弱,人民的生活愈来愈艰难。时至今日,使友邦的元酋,也不得不对中国多年以来这种一党专政的局面,表示“必须修改”。中国政治上的改革兴替,原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事情,但到今日,弄到友邦元首虽不欲出面一言而竟不可得,就我人言,我认为这是一种国家的耻辱。在历史上,必有人负这种国耻的责任。但是经过多年的一党统治的中国,从各种要求上看,必须进行改革。中国民生之苦,已超出了时代所容许的程度,但是要改善民生,先须有一个有较强行政能力而又有良好政治道德的政府;世界经过两次大战,必须进入于和平稳定的局面,但要使世界和平稳定,必须消除一切威胁世界和平的力量。中国的分裂和混乱,足以威胁世界的和平。所以,我们必须希望并使中国能成为一个安定、团结、民主、强盛的国家。
  
   统一
  
   中国需要统一。但是:
   第一,所谓统一,是指在一个国家范围内的最高立法权、行政权(包括外交权与军事权)及司法权,属于这一个国家的中央政府。但这个中央政府必须是建筑于大多数的人民的公意之上的。这个政府中各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如立法机关的议员及行政部门的行政首长等,必须容许人民或其代表对于他们的进退任免有最后表示意见的权力。这个政府的一切施政,必须以国际及全国人民的福利为目标。统一不是将国家的各种最高权力给予任何一部分少数的特殊阶级,而使他们得以利用这些权力以达到他们这一批少数人物为谋取他们自己的特殊权势及特殊利益。
   第二,“统一”的本身不是一个目的,“统一”只是一个条件,一个达到国家的政治目的的条件。国家的政治目的乃在使社会安定,经济繁荣,人民快乐,文化进步。我们要求国家统一的目的,乃在使国家能于统一以后得以履行其所应负的各种责任;“统一”本身并不是一个最后的目的。
  
   民主
  
   中国必须走民主的路。我认为:
   第一,从事民主的运动,不应当仅仅视之为一种政治运动,应更进一步视之为~种文化运动。我们当然要求在政治上,建立一种民主制度,但是要使这种政治上的民主制度根基巩固,必须使人人在日常生活及日常意识中,充分有民主的修养。要人人爱好自由思想,人人有容忍异己的态度,人人能凭理智讨论及处置~切事务。假如人人有民主的头脑及有一种民主的思想方法,则在我们的国家中才能有真正的民主政治,政治L的民主制度才能根深蒂固而不致徒有其名。
   第二,要实行民主应先使人民能自由言论。中国目前第一步应使知识分子能充分自由地表达其意见。其次再求一般人民有自由表达其意见的能力。关于后者,要使一般人民食能饱衣能暖之后,他们才知什么叫“意见”对能进而希望他f]表示意见。所以,来日的中国政府必须实事求是,选几件与民主最有关系的事情,下决心,立勇气,大规模地改革一番。这是充实中国国家生命的一个根本办法。
  
   自由
  
   任何一国的舆论,大都均系出之于知识分子的领导;其在今日中国从党治到宪治的过程中,对于知识分子之出而领导舆论,尤感切要:
   第一,要使人民有言论之自由,须先能切实保证人民有合法的人身自由。人身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服如人身自由没有切实的保障,则其他一切自由都不会真正存在。
   第二,言论自由包括在公共场所演说的自由,出版报纸及刊物的自由,采访新闻及拍发新闻电报的自由,私人通信的自由,印刷著作物的自由,演戏的自由。凡上种种,俱不受官方或半官方之任何公开的或不公开的限制,干涉,压迫及威胁。行使上述种种自由权利时,如有触犯法律之处,政府得依法于事后追惩之。
   我认为:国民党为表示其倡导民主的诚意起见,应于政治协商会议闭幕以后及国民大会召开之前这一段时间内,通知国民政府废止一切限制上述各种言论自由的法令,并明令允许人民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方都可自由出版报纸,出版刊物。
  
   政府改组
  
   为求国家进步及加强进步的速率起见,政府即须加以改组,以容纳有下述因种条件的人才:
   1.有现代的头脑者,
   2.有良好的行政才干者,
   3.有良好的政治操守者,
   冬.能将国家及全国人民的利益置于党派的利益之上者。
   但是,我们应当充分注意:今日中国的人才并不完全吸收在各党各派之间。在多年的反常的统治之下,有操守,有政治才干及政治抱负的人,大都不愿参加政治活动。今日中国各党各派之间,人才固然不少,但网罗人才并不能完全就各党各派之间求之。我们应尽量鼓励在党派以外的民间人才,参加政府,使他们得到机会以增加其种种有关实际政治的知识与经验,以为未来的国家之用。
  
   中产阶级与自由分子
  
   为了达到造成一个民主的中国的目的,我们应当用种种方法鼓励中国的中产阶级抬头,成为民主政治的干部。其中特别对于自由思想的大学教授及著作家等,应鼓励他们出面说话,建立一个为民主国家所不可缺少的健全的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