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10大品牌功放音响:储安平:《客观》专栏文章第八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6/23 22:44:38
《客观》专栏文章 第八期 储安平
    杜鲁门声明中的三句话
  
   这一周,重庆的政治热浪正急剧地向上升涨。数月来密云不雨的局面似乎已到了必须打开的阶段。两周以前(12月15日)杜鲁门总统发了一篇长达1500言的美国对华政策声明:这篇声明不仅非常明确,而且相当硬性。据未证实的传闻,杜鲁门总统这篇演词,就是奉命执行这一声明的马歇尔元帅所起草的。这篇美国对华政策声明,拆穿了讲,只有三句话:
   1.中国内战必须停止;
   2.中国政府必须改组;
   3.能够做到l、2两点,美国就借钱给中国。
   马歇尔元帅来华的使命,就是促使中国实现上述1、2两点。
  
   马歇尔元帅来华与中国
  
   我们对于马歇尔元帅的使华,有三层感想。
   第一,马歇尔元帅的使华,对于中国及中国的人民,是有益的。中国人民希望和平建设,不希望再有内战;中国人民希望改组政府,使政治上可以有一种新的刷新:政策的刷新,作风的刷新,才干的刷新,以促进国家的进步,繁荣,及强盛;马歇尔元帅此行的任务,正与中国人民上述的愿望相符合,并可帮助中国人民实现其愿望。所以中国人民对于马歇尔元帅的来华,不仅表示出乎衷心的欢迎,而且满怀期望,希望马歇尔元帅的任务能圆满完成。
   第二,现代文明国家已很少用战争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政治纠纷,独中国为例外。民国以来,几乎年年有内战。经过八年抗战,世人对于中国的耳目一新,以为中国从此变成了一个新生的国家,向现代政治迈步猛进。不料日本甫告投降,中国即起内争,实在使全世界大失所望。不该发生内战的,竟发生了内战;内战应由中国人自己起而制止者,竟还要劳神友邦,从中调解,可谓丢尽国家的体面。至于政府改组,更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多少人早就要求结束党治,开放政权,铲除贪污,吸收贤能,可是执政当局,一意孤行,置若罔闻,弄到现在,外国人也出来说话了。虽然杜鲁门总统声明:“美国政府素来主张一个原则,即内政处理是主权国家的人民自己的责任,”又说:“美国政府认为关于中国团结的必要的详细步骤,必须由中国人自己拟出来,任何外国政府干涉这类事是不适宜的”,但是我们大家看看这几天来重庆的局面;马歇尔元帅抵渝后,今天接见这一党的代表,明天接见那一派的代表,目的虽为交换意见,而一般印象,马歇尔元帅俨然成为了一个有关今后中国政治前途的中心人物。而且,当杜鲁门总统的声明发表了,马歇尔元帅已启程来华后,我们就听到已有人在作‘行政院改组不成问题”的表示了。自己人作合理的要求,硬是“相应不理”,一定要“洋大人”来了,局面才有打开之望,中国人的自暴自弃,想不到竟一致于此。
   第三,话虽如此,但目下毕竟是中国政治改变的一个机遇。我们为国家前途着想,就不得不希望在这样一个难再的时期中,朝窈各方.相忍为国,和衷共济,不要太重视自己一党一派的利益,能为国家开一个新局面,打出一条新出路。我们希望在野各党各派不要大诉诸感情,趋向极端;同时我们更特别希望专政四年了的国民党能反躬自省,检讨在这刀年的大好光阴中,究竟替国家人民做了些什么事情。不满国民党的潮浪,现在泛滥全国,泛滥各阶层,甚至泛滥于大多数超然于政治以外的人民的心底。国民党应当平心静气的检讨:为什么会弄到这样一个局面?是不是许多人不满国民党纯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得失、利害或野心,或者国民党执政的成绩确实难以令人满意?国民党还是有前途的,只要党能够去旧布新,淘汰渣滓,提携有操守有才能的优秀后进党员,以最大的勇气来一次革新运动。我们千万不要忘了,马歇尔元帅的来华,谋促进中国的民主、和平、团结、进步那是为了美国的利益。不过,能够达到民主、和平、团结。进步,也正就是目下中国及中国人民的利益殖这一点上,中国的利益和美国的利益正是平行的,相符的。所以,我们应当利用目前这个机会,以促进国家的安定与进步。
  
   政府改组问题的核心
  
   改组政府这一原则,现在大体上已不成问题;问题是在政府如何改组。国民党与反国民党者之间的政治斗争,目下不仅已到了前所未有的那种澎湃的程度,而且在内容上,甚或在性质上,似乎已进入了另一种新的阶段。执政党方面似乎倾向以“改组行政院”作为“改组政府”的解释,而在野党派对此恐难接受。因为就在野党派的观点而言,单单改组行政院并不能达到实现民主政治的目的。改组行政院仅仅是各党各派,说得好听些是共同参加政府,说得不好听些是彼此分赃,与所谓“民主”者,固仍相去甚远。今日在野各党派,似乎已经认清,“政治精神之改组”较之‘政府形式之改组”为尤重要。说得明白些,在野各党派企图建立一个民主的政治制度,其目的在使人人能服从这一个民主制度,受治于这一个民主制度,无有一人能高出于这个制度而站在这个制度之上。这是今日所谓“政府改组”问题的核心。
   抑有进者,仅仅是形式匕的改组力传说中的行政院改组等,对于今日之在野党派是大不利的。因为行政院改组的结果当是各党各派共同参加政府,但各党各派参加政府后,未必能贯彻他们原来的政策及作风。经久之后,他们在各种实际的环境里,反而失去主动,同时将因他们在政治上的无作为而失去人民对他们的原有的信仰。这一点,大概也是今日在野各党派所已经看透了的。
  
   政治协商会议的成败
  
   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乍寒乍暖,已酝酿了好几个月,现在大概快要举行了。一般人对于政治协商会议的前途,看法不一。有些人悲观,有些人乐观,甚至有些人且表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些意见,都不免失之偏激。我觉得政治协商会议的成功,或失败,是一个程度问题,是相对而非绝对的。所以我们即使退一步说,政治协商会议若能召开淇本身就是一种成功,亦无不可。民主政治本来不是一战而就的。英国今日的民主制度,自古代之贤人会议,以迄今日之国会,亦莫不是一步一步演进而来。民主会议的目的,乃是以多数制服少数,以公意制服独断。中国家乏此种传统(Tradition);故传统本身的建立,在历史上亦自有其意义。政治协商会议究将得到何种结果,现在言之尚早,我们对于出席会议诸代表的希望是,第一,固然不宜太迁就现实,但电不宜过分诉诸理想棉二,总要先把一党一派甚或一己的小利益放在旁边,然后能发言出乎至诚,论政顾及大局。政治协商会议是一种争取民主的会议,我们实不欲漫无标准地评其为成功或失败;而只希望它所争取得到的“民主”愈多愈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