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川理恵在线无播放器:告别2011!告别201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7/24 10:11:21

 

    马上就告别2011了,如果你曾经对2011有过预测和期待的话,如今你感觉你预测对了几分?反正我是没预测到突尼斯的茉莉花会开得那么早,更没想到北非阿拉伯世界一些曾“一统天下”几十年的国家,几乎瞬间分崩离析,而多米诺骨牌效应还将延续至2012。这证明60年前在中国大陆“争民主、反专制”的燎原之火终烧至干枯的非洲大地,反民主的专制逆流已步尽头。

 

 

    我们的一些“昔日老朋友”纷纷告别了他们的“天下”,大多沦为“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这些历史垃圾是面镜子,会告诉我们许多东西,被人民拥戴一时的政权,未必能永远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靠专制、极权来统治,“稳定”、“和谐”都只是表面的、暂时的。可一些人,令利智昏到了连这么浅显道理都辨不清,如果这样的人执掌权力,国家能搞好才是怪事。

 

 

    普京的一句话尚被许多俄罗斯人认同:“不为苏联解体而惋惜,就是没有良心;试图恢复过去的苏联,就是没有头脑。”其实俄罗斯人惋惜的不是前苏联的集体农庄,不是计划经济的衰落,更不是苏联“新阶级”的特权和腐败。他们留恋的是前苏联的所谓“超级大国”地位,和貌似所向无敌的军事实力。前苏联的解体对俄罗斯是一次进步,可在一些逆流者看来却似乎是倒退,我国的一些人仍在坚守着没头脑的阵地,他们注定要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洋教主。

 

 

   

    2011是中国近10年CPI最高的一年,也是群众聚集事件最多规模最大的一年,面对世界风云的巨大变化,一些人惴惴不安,疑心暗鬼满天飞。有资料显示年收入/购房比例,世界银行的标准是5:1,联合国制定的标准是3:1,现实中,美国是3:1,日本是4:1,发达国家最高的是悉尼8.5:1,纽约7.9:1,伦敦6.9:1,首尔7.7:1,东京7.9:1,新加坡5:1。

 

 

 

    于是乎,有专家为中国设计蓝图,3口之家年收入20万,再臆想了个6-8年购80平米房,倒算出北京房价在15000-20000元/平米较合理;又于是乎预测出北京房价下降的幅度。这种狗屁专家的狗屁,一旦成为领导决策的参考资源,一旦领导信手拈来的资料都是这类王八屎,中国经济决策不出大乱子,中国经济不出大乱子是不可能的。如果仅仅把所谓3口之家年收入减半,是不是就意味着上述臆想的房价调整要除2,价格应奔7500-10000元/平米,这对于房子的成本而言,这仍是充满几倍泡沫的价格。

 

 

    许多人对2011进行了总结,也对2012有所展望。大体上讲,2012将会出现政治、经济两重天的状态,国际政治态势一天天好起来,而经济状态会一步步坏下去。尤其神州大地的经济,在经济规律这只看不见的手的操控下,将逐步使病状显现。过去说,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万事皆有定数,你可以用这手段那手段来延缓某些事情的发生,但要发生的迟早还会发生。

 

 

    我一直在描述中国的状态,像一个巨人,他的两条腿(政治、经济)畸形发展,经济的腿十分粗壮(并不意味着健康),而政治的腿早已萎缩,像得了小儿麻痹症跛脚颠簸、欲速不成。而且除了肢体缺陷以外,心智也欠健全,明明是个残疾人,却总摆出一副付比谁都健康的样子;明明是个半穷光蛋,却总装大方,宁可饿死家人,也向比自己富的人施舍,病得不轻却永不悔悟。

 

 

    当“双规”把法律潜规则成家法,宪法的尊严就已荡然无存了。许多文革似曾相识的红卫兵语言又在明火执仗,似乎蒙上红色的虎皮就又可以革命的名义大行其道了。以颠倒黑白为基调,以指鹿为马为手法,以移花接木为计谋,以取而代之为目的。人家要废除的(如上网实名制),我们这儿却在为了掌控而要实施。

 

 

 

    我不惧怕实名制而惧怕你实名了,也得不到宪法赋予你言论自由的权力。一些人的执政方法与宪法规定背道而驰,许多方面还不如大清末年(慈禧太后还能看到中文版的英国《泰晤士报》呢),差距太大!我们有的邻居十分穷恨,而我们的个别领导居然羡慕他们那种对领袖的愚昧崇拜,大概还懊恼没赶上好时候。一件皇帝外衣穿了几十年,居然还不知道自己在裸奔,是破罐破摔还是心智不全死要面子?

 

 

 

    “原教旨主义”不单是指伊斯兰教的极端分子,世界上所有宗教信仰都“原教旨主义”倾向问题,把信仰绝对化,容不得丝毫质疑,…。柬埔寨红色高棉搞的就是“共产主义”的“原教旨主义”,多么邪恶!令人发指!我们邻居的“家天下”,也打着社会主义旗号招摇天下,说不得干涉别国内政,其实害怕的是自己的邪恶被别人干涉。

 

 

    因为我们是“枪杆子里面出的政权”,故新中国建国十年时,也只得到“社会主义阵营”及周边共30几个国家的承认。尤其是,建国初期的那场朝鲜战争,我们不光耗尽了国家财力,还被全世界(除建交国)贸易制裁,再加上自己的人祸才有了改革开放前的那么多苦难。

 

 

    过去总觉得经济危机与中国无缘,2012中国终于可以初尝经济危机的滋味了,而且世界也将头一次尝试因中国经济危机而带来的痛苦。郎咸平的话虽然说得略显大,但基本上都会兑现。许多人因追求完美、绝对的表达而对韩寒的三篇博文提出了苛斥,笑蜀可能说得对,要表达但不要授人以柄。我们就生活在目前这么个残酷的现实中,稍不留神你连今天仅存的那点自由也会失去,难道不应该委曲求全地苟且一下吗?在专制面前谁也别装大个的。

 

 

    关于2012的一些历史预言,很可能不是世界的末日,而是一些独裁者和专制国家的末日,让这样的末日早一天到来,这也是我对2012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