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碑行书书法:浪漫骑士已经全部阵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1/03/02 19:04:18

那个年轻人几天后即将出国,他的爱人已经慌张撤退。没有人再像湾流中一条小船上钓鱼的老人一样,能够耗尽漫长的等待。浪漫爱情跟英雄主义一样,面临穷途末路。据说她回家后马上开始相亲,他能想象她坐在一个条件不差的男人面前,慢慢摆弄刀叉,一改往日在他面前的狼吞虎咽。

    他依然原地待命,看到对方发来的短信,说“无法忘记他”,只浮现一个欣慰的笑容。所有的浪漫都已经打成腹稿,比如穿越八百里云和月,去到她身边,握紧手说,其实你可以跟我一起走;或者将他们电脑里的所有照片配上她的主题曲,在她面前放到她流泪;再或者鼓起勇气要她等他,等到不能等为止。

    算了,他说。

    他没有办法去进行一场真正的恋爱。事实上,男女关系已经乏味到了令人尴尬的局面。旁生枝节的男欢女爱被统统定义为恶俗字眼,出轨,不伦之恋,姐弟魅惑,为了跟这些词语撇清关系,人们强迫自己头脑清醒。号称现代的中国人几乎跟祖先一样,认为自己应该理性处理感情。一旦走入常规爱情,有女人执著于自己宝贵的青春能约合多少钱一晚,看到疯狂的同伴为爱飞蛾扑火,感到不可思议滑稽可笑:她真是疯了,竟然为这种男人……

    她们斤斤计较着结婚前钻戒的克拉数,酒席的规模,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和50岁的妇人一样精通于婆媳关系。男人和那个年轻人一样,只能做到最大程度的配合,之后终日龟缩在保护他的妇人后面。

    卡夫卡的骑士要启程,仆人说:你没带干粮。他说:我不需要,旅途是那么漫长,如果在路上什么也得不到,那我必定饿死无疑。干粮救不了我的命,幸亏这是一趟确实不同寻常的旅行。

    然而此时此刻,浪漫骑士已经全部阵亡。男男女女能想到的最佳浪漫,是在不下雨的天气,踏上一辆应有尽有的房车,半小时车程后,停在一座人工湖前,留下假装矜持或亲密的照片,迫不及待返城,在每个人面前显摆爱的证据。

    那个年轻人在年轻的时候,就已经老了,无法启程去开始一次离开此地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