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州站附近宾馆:男子為愛買房罹患重病 女友竟賣房嫁為他人婦 男的不知時代已變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2/27 11:04:28

男子為愛買房罹患重病 女友竟賣房嫁為他人婦 男的不知時代已變了
華聲在線    2011-12-25 23:17:36
 
  十年前,他28歲,正是意氣風發的年紀。當時,他一往情深地愛上了一名比自己小十歲的大一女生。兩人開始交往後,他不辭辛苦賺錢,包攬了女友的學費、生活費以及其他費用。女友

大學畢業後,他還花光了家里所有積蓄,為女友買房。2010年底,他身患嚴重的糖尿病,而女友卻變賣了房子,即將成為別人的新娘,對他不聞不問。■湘潭晚報記者 廖艷霞 通訊員 朱平

 
  12月25日,我們在岳塘區中洲路街道栗塘社區一間不足十平方米的單身宿舍內見到了這名痴情男子歐陽靖。
  相遇美好 他情迷大一女生

  歐陽靖的這間租住房,昏暗、擁擠,除了一張破舊的小板凳和一台小電視機,就只剩下兩張雙層鐵床。房間內,他一個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床腳下放著一個尿盆,整個房間

內彌漫著一股濃濃的臭味。

  望著雜亂無章的屋子,回憶起過往的點滴,無家可歸的歐陽靖痛苦不堪。
  1973年,歐陽靖出生在栗塘社區一個普通的雙職工家庭,初中文化。他高大魁梧,長相英俊,多年來靠幫別人開車為生。日子雖然平凡、簡單,但他與父母、兄妹相處和諧,一家人生活

還算美滿。

  2001年,在一次朋友聚會上,他認識了某高校大一女生李媚。年僅18歲的李媚雖然出身貧寒,但個子高挑、皮膚白皙、五官精致,充滿了青春活力。第一次見面後,李媚給歐陽靖留下了

幾乎完美的印象。

  “通過向朋友打听,我得知了李媚的聯系方式。”歐陽靖說,之後,他便有事沒事邀她出來玩,還經常到學校給她送好吃的。幾個月後,兩人開始正式交往。後來,歐陽靖還帶李媚見過

了他的父母以及所有的親朋好友。每逢寒暑假,李媚也理所當然地住到了歐陽靖家,和他的父母吃住在一起。

  為愛瘋狂 他送女友上大學
  由于李媚比歐陽靖小十歲,而且大學還沒有畢業,剛開始,歐陽靖的父母強烈反對兩人交往。“妹子年紀還小,她只是沒有地方落腳,所以選擇了你。這只是一個願者上鉤的游戲。”提

到李媚,歐陽靖的媽媽馬女士非常氣憤,且不願過多提及。但當時,沉迷于甜蜜與幸福的歐陽靖卻固執地堅持,並且把所有的心血和金錢全花在女友身上。

  由于李媚家住農村,家庭經濟困難。從大一到大四,每個學期開學前,歐陽靖都加班加點幫別人開車、跑業務,提前幫女友籌集好學費和生活費。平時,女友上課的時候,他就在外面幫

別人開車賺錢。女友一放假,他就開車去接她。四年來,歐陽靖把最好的都留給了女友。夏天一到,他就給女友買漂亮的裙子。天冷了,他又帶著女友去商場挑棉襖。而自己卻很少添置東西

  盡管如此,李媚的乖巧懂事還是贏得了歐陽靖父母的好感。慢慢地,他們也不再反對,對李媚也越來越好,而且勸兒子要好好珍惜。2004年,李媚大學畢業後,選擇留在湘潭。但因兩人

沒有房子,矛盾也隨之而來。為了讓兩人盡早安穩下來,2007年,歐陽靖的父母把畢生的積蓄十余萬元全拿出來,替他們買了新房。因為相信愛情,相信李媚,兩人買房時,歐陽靖毫不猶豫

地在房屋戶主一欄填上了女友的名字。

  疾病襲來 十年感情付東流
  正當兩人生活日趨穩定,準備走向結婚殿堂時,歐陽靖的患病改變了這一切。

  由于長年幫別人開車,飲食無規律,2007年下半年,在一次運輸途中,歐陽靖頭腦突然一片空白,並且出現了心慌、手抖等現象,他馬上把車停下來,換成了同行的同事代班。但這並未

引起他的重視。在後來的工作中,歐陽靖也遇到了幾次同樣的情況。直到2008年,他去醫院檢查才知道自己患有糖尿病,且情況嚴重,醫生建議他馬上住院。

  “那時,我自己能做事,有錢,就在長沙住院。”歐陽靖說,他病情好轉後,便回到湘潭繼續工作。因工作忙,他陪女友的日子漸漸少了。再加上兩人文化差異和旁人的議論,李媚經常

找歐陽靖吵架。心情郁悶的歐陽靖根本無暇顧及自己的身體,每天大量抽煙排解憂愁。歐陽靖身體每況愈下,多次入院治療。慢慢地,他們的經濟出現了困難,歐陽靖只得靠兩種最便宜的藥

控制病情。

  2009年,歐陽靖病情進一步惡化。他腿腳無力,無法繼續開車賺錢,日子更加拮據。因為廉價藥物服用過多,藥物的副作用慢慢影響了歐陽靖的腎髒和肝髒。他想扛著,卻已力不從心。

更加致命的是,2010年9月,他去醫院檢查時,醫生告訴他一個殘酷的事實,他的胰島已經不起作用了,必須堅持打胰島素。但是固執的歐陽靖沒有听從醫生的建議,他堅持認為,自己這麼年

輕,如果每天隨身帶著針頭和藥物,他不甘心。

  歐陽靖的身體不好,女友又不能理解,兩人一見面就爭吵。現實生活很無奈,去年年底,兩人徹底分手了。現在,女友已投入他人懷抱,即將成為別人的新娘。“談了十年,花費了大量

的時間、金錢和所有感情,卻竹籃打水一場空。而且,女方還要我們賠償青春損失費,她把房子也賣了。”歐陽靖的父母說,兒子太傻,不值得。同時,他們認為是李媚把兒子的身體拖垮了

,他們沒有能力也不想再過問兒子的生活。

  親人遠離 絕望男子命懸一線
  女友離開,父母埋怨,歐陽靖只得找個地方躲起來療傷。今年五月,他再次去醫院檢查,被診斷為左腎功能衰竭,必須馬上住院,否則危及右腎。可因沒有錢,只得一拖再拖。現在,他

的兩個腎都不起作用了。廁所離臥室不足三米遠,可每晚他還是來不及排尿,只得用盆子接。

  由于腎髒和胸口疼痛,這個昔日為情不顧一切的七尺男兒如今躺在床上,雙手掩住臉部,不停地嘆息。歐陽靖全身還經常瘙癢,他忍不住抓爛後,傷口就很難痊愈。一個小傷口,一個多

月都難痊愈。難受時,歐陽靖就咬咬牙撐著。“面對現實,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有時,我真不想活了。可我還年輕,世界依舊精彩,我又希望還能好好活著。”歐陽靖無助地說。

  為了生計,歐陽靖白天拖著無力的身軀四處找工作,體力不支時,他就回來休息。由于身體狀況不好,他很難找到工作。“有時,別人同情我給我錢,我感覺自己很羞愧。”幾天前,歐

陽靖又去幫別人開車,只開了兩個小時,他就支撐不住了。善良的車主還是給了他50元,這讓他難過了好幾天。

  沒錢的時候,歐陽靖經常餓肚子。如今,他的體重已經從原來的219斤瘦得只剩下一半,身上一分錢也沒有。可是,他不敢去找父母,也不想告訴父母他的現狀。“父母都年過六旬,還有

一個九十多歲的外婆要照顧,我不可能再去和他們住。況且,父母為我治病已花了近兩萬元。我傷了父母的心,對不起他們。” 回想起昔日不听父母的勸告一意孤行,他一臉愧疚。現在,他

也意識到,糖尿病並不可怕,是他自己當初沒有听從醫生的囑托,沒有愛惜身體。

  歐陽靖說,目前,他希望申請低保,把債還清。低保曾是讓他感覺羞愧的事情,但為了治病,他已欠下了一萬余元的債務,想把債務盡快還清。同時,他也希望成為低保戶後,治病能有

一些優惠。“等病好了,我還要讓父母過上好日子。”歐陽靖露出了一絲難得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