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厚街三屯花园:契丹魅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2/27 12:35:14
2011年12月23日 09:35
',1)">
(以下是2010年12月25日《文化大观园》节目实录)
核心提示:2003年春节刚过,内蒙古科尔沁草原腹地,随着采石场一声巨响,一片奇异的石壁突然裸露出来。一个简陋的契丹古墓掩埋着一位陪葬丰厚的神秘妇人凤棺龙图中,而其水银中毒之躯又添谜情。是遭遇不测的大辽公主?还是死后升天的萨满女巫?
华丽精美的契丹彩棺
解说1: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的腹地,距通辽市区东南七十公里,有一座高不过百米,占地不过1平方公里的小山,名为“吐尔基山”。几十年来,这座科尔沁人心中的圣山,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萎缩消减,采石业的蓬勃送走了这里的茂密芦苇、苍翠草木。2003年春节刚过,随着采石场一声巨响,一片奇异的石壁突然裸露出来。一个简陋的契丹古墓掩埋着一位陪葬丰厚的神秘妇人凤棺龙图中,水银中毒之躯又添谜情是遭遇不测的大辽公主?还是死后升天的萨满女巫?揭密吐尔基山疑冢。
解说2:采石场的炮声一时惊动了各方研究机构,很快,由相关单位组成的联合考古发掘队迅速赶赴现场。一场由当时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塔拉带队的考古发掘随即展开。
塔拉:我记得我去的是三月十八九号,我们去的时候墓道已经出来三十多米了将近,只有一侧的墙还在土里边,这一侧的墙已经被炸开了。
主持人:当时看到这个墓道的时候,你第一感觉应该是个什么级别的墓?
塔拉:这个当时不太好说,因为我见到长的墓道有三十多米长的,四十米长的,都很宽,都有这个白灰面和壁画,恰恰这个墓道很窄,它不是很宽,全是拿石板砌起来的。
主持人:砌起来的。
塔拉:两边什么也没有,当时就不敢判断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级别的墓葬。
解说3:清理墓道中央的碎石花掉了考古队大把的时间,也煎熬着队长塔拉的神经。凭借强烈的专业直觉,塔拉意识到,这些残破的背后,定会有着让他意想不到的惊喜。可当一个月过去后,长长的甬道尽头,一块大石门赫然闪现的时候,塔拉还是抑制不住兴奋。
塔拉:出来的时候看到石门,清理干净看到石门,看到石门墓门三侧的白灰上的壁画。看到画的时候不敢断定是契丹墓葬,因为它画的画儿跟我们以往见到的壁画都不一样,
主持人:哦
塔拉:以往见到辽代壁画,《出行》、《归来》、《山水图》,它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场景,那么这三个呢是三个猛兽,怪兽,长毛,尖爪子,大嘴大眼睛,三个怪兽,这个怪兽又像我们在那个地区,内蒙东部地区见到的一些鲜卑的铜牌,牌子上,基本相同。就说这是谁的墓葬还不敢定。但是看到墙上出现一溜文字的时候就断定它应该是契丹,契丹字。
解说4:墓壁上出现了契丹文字,难不成这是一座辽代墓葬?分析吐尔基山所处的位置,塔拉知道,这里确是古契丹人的发源地,那么,这一方巨石背后,难道真的隐藏着一个契丹人的悲喜往事吗?串场1:采石场的炸药,炸出了一个短暂而又奇特的民族——契丹,这在考古队,是始料未及的。时光追溯到一千多年前,契丹民族如鹰一样扶摇而起,迅速成长。200多年间,骁勇善战的契丹人开创了北到外兴安岭、贝加尔湖一线,东临库页岛,西跨阿尔泰山,南抵河北、山西北部的强大政权,可却在200年后难抵女真的背叛,旋即连同它开创的疆域,所创的文字一起,奇迹般的消失得无影无踪。由于契丹存世资料甚少,后人对那个大辽王朝的了解也多如镜花水月,不甚真实。那么,凭借眼前少得可怜的考古材料,塔拉真的能断定,这座墓葬的主人,就是神秘的契丹人吗?
采石场的炸药,炸出了一个短暂而又奇特的民族——契丹,这在考古队,是始料未及的。时光追溯到一千多年前,契丹民族如鹰一样扶摇而起,迅速成长。200多年间,骁勇善战的契丹人开创了北到外兴安岭、贝加尔湖一线,东临库页岛,西跨阿尔泰山,南抵河北、山西北部的强大政权,可却在200年后难抵女真的背叛,旋即连同它开创的疆域,所创的文字一起,奇迹般的消失得无影无踪。由于契丹存世资料甚少,后人对那个大辽王朝的了解也多如镜花水月,不甚真实。那么,凭借眼前少得可怜的考古材料,塔拉真的能断定,这座墓葬的主人,就是神秘的契丹人吗?
解说5:为了能给自己的猜测找到合理的佐证,塔拉迅速将现场发现的契丹文字碎片送到了古文字专家刘凤翥先生的手上,希望能从他那里,找到这些斑驳文字背后隐藏的信息。然而天书一样模糊的文字因难以辨读,显然已对墓主人身份的确定毫无帮助。塔拉只能寄希望于接下来的考古发掘,找到更多有据可查的线索。2003年4月23日,厚重的石门被清走,然而,一道木门却意外地挡在考古队面前,一把锈蚀的铜锁死死地锁住,将一切信息阻隔在这扇木门内。这扇木门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惊天大发现呢?
2003年4月23日,厚重的石门被清走,然而,一道木门却意外地挡在考古队面前,一把锈蚀的铜锁死死地锁住,将一切信息阻隔在这扇木门内。这扇木门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惊天大发现呢?
塔拉:木门取下来以后,是堆积的淤沙,只能有这么宽一个,斜的一个缝能看到里边,第一眼看到是彩棺。
主持人:彩棺,这个彩棺就是摆在这个墓室的正中间。
塔拉:正中间,这副彩棺地下好多是,显示的都是辽代的东西,是契丹人的。
主持人:对。
塔拉:怎么出来这么大一个彩棺。
主持人:对,契丹人是放在棺床上的不用棺的。
塔拉:不用的,基本上不用棺,怎么有这么大一个彩棺,完了彩棺上又是凤,鹤这看到了,还有上面这些挂的那些铜铃什么的,这就是汉族的墓还是契丹族的墓,就有点。
主持人:就费思量了。
塔拉:好多人都没有见过,在当地工作好多年的一些老同志们也没有见到这样的墓葬,
解说6:华丽精美的彩棺,金色富贵的凤凰都让塔拉和考古队大惑不解。然而,随后的发现更令他们震惊,经过一个多月的仔细清理,上百件随葬品一一从淤泥中被剥离出来,其精美程度、豪华贵重程度超乎想象。墓门左侧,一副镏金马鞍上,凤凰再度出现,金黄的光辉下,图案异常精美。随后,一只银盒上,一条金刻团龙气宇非凡。这些明显带着皇族气度的辽代早期风格随葬品让一个多月来辛勤工作的考古人员瞠目结舌。
主持人:这件东西往眼前一放所有的人肯定都要惊呼一下。
塔拉:是。
主持人:是吧。
塔拉:每次拿出来,同行之间交流也好,国外的学术交流或者放一张片子也好,或者展览也好,所有的人都发出惊叹的声音。
主持人:最吸引眼球的,
塔拉:对。
主持人:确实太精美了这件东西都无法想象就如此的精美。
塔拉:胎是一个,漆的胎。
主持人:是漆胎。
塔拉:对,外边用银器,用银子把它镶嵌起来,包起来,又镶嵌了各种宝石,不同质地的宝石。
主持人:再然后镏上金。
塔拉:对,再镏金,部分还要镏金,像有玉,有水晶,有玛瑙,还有绿松石,还有这个是。
主持人:这个应该是像宝石,像类似有点儿像红宝石。
塔拉:这是红宝石,还有这一圈。
主持人:这个是青金石,
塔拉:青金石。它是分的好几种。
主持人:当时所说的这个七宝都全了,我看这是个七宝盒。
塔拉:七宝盒,对。
主持人:那这么一个七宝盒里头应该装的是一个什么宝贝呢?
塔拉:我们当时这个漆盒有点变形,经过整形以后,发现它也是一个,当时妇女所用的一个,梳妆用的一个盒子,这个打开以后,我们当时把它整形打开以后发现里面放的是一个铜镜。
主持人:哦,这是一个菱花镜。
塔拉:菱花镜,它这个边就是这样的,它都特意为这个镜子做的这么一个漆盒,七宝盒,那么这个铜镜拿出来,它这是这么样一个结构,底下有一个孔,要不然镜子不好拿,下边有一个孔一顶这镜子就出来了,另外这个孔,正好把这个镜钮放在里边,这里边就看到,里边整个是一个漆胎的东西。
主持人:这挺巧的设计。
塔拉:那么这个镜子出来以后。
主持人:镜的背面是。
塔拉:是一对鸾鸟,完了还有各种花草的图案。
主持人:鸾鸟衔着花草。上头还有几个字。
塔拉:最有意思就是这两个了。四个字。
主持人:李家供奉。李家供奉这种镜子我在唐镜里头我见过。
塔拉:唐代的,这完全是唐代的镜子。
主持人:对对对,那么整个这个东西就是唐代的东西,不是辽的东西。
塔拉:对,这个镜子从它本身出土来看的话,它就在当时来讲的话就有一段年代了,因为它已经很陈旧了,里边的好多宝石在脱落了,并不是说我们发掘的时候脱落的,因为土都筛过,都经过细筛选过,它得用了很长时代了在这个地区。
主持人:就是当时跟墓主人下葬之前,这已经是件老东西了。
塔拉:是件老东西了,它就不是说当时的东西了
主持人:还能照出人影吗?
塔拉:有,完完整整的。保存得很好,这个质地很好的一个镜子。
主持人:过去有人一直怀疑铜镜怎么能够照影啊,从这个地方可以看出来,看啊,你照照,你是不是整个摄像机在里头,摄像机在里头吧,就是完全可以照影的。
塔拉:是吧,摄像机的影子都能反映的。
解说7:源自中原南方的铜镜质地精良,产于中亚地区的高脚杯晶莹剔透,一千多年前,能够拥有如此多“进口”精美陪葬品的墓主人究竟是谁?她又有着何等尊贵、显赫的身份呢?接下来,在这些随葬品中塔拉又有了新的发现。
塔拉:跟这个乐舞有关系的这些随葬品,出土两条腰带。
主持人:腰带。
塔拉:铜镏金的腰带,一条全部是乐器,12种乐器,一个全是舞蹈,而且好多是胡人的舞蹈。
主持人:胡人舞蹈。
塔拉:胡人舞蹈和朝鲜高丽的舞蹈,就那个长鼓甩帽子那个。
主持人:甩帽子。
塔拉:男人帽子上有根大长,那个图案都在上面,还有一些,出来两个很完整的银号角。
主持人:号角。
塔拉:号角,银的号角。
主持人:这可是单独放在一起。
塔拉:单独放在一起,还有一些铜的铃,镏金的铜铃,跟它放在一起。
字幕:2003年5月下旬墓室清理工作全部结束期待中的墓志铭最终没有出现
在一间近乎正方形,长宽不足4米,顶高至多3米的寒酸墓室里,居然出土了如此多精美绝伦的随葬器物,这让考古队大惑不解。那些难以破解的契丹文字,那口华丽堂皇的凤凰彩棺也随即在考古队专家的脑海里一一闪现。有龙凤图案出现,说明墓主人的身份疑似皇族?有如此多的首饰、铜镜、铜铃铛等精美陪葬品簇拥,说明墓主人或许是一个女人。那么根据史书记载,契丹王朝延续的200多年间,前后有9位皇后,16位公主,眼前凤棺里的这一位,会是她们的中的谁呢?2003年的这个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给整个考古工作增加了难度,由于挖掘现场不具备开棺条件,队长塔拉决定,将棺椁密封,连同所有的文物一起运往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那里,一段尘封了千年的凤棺之谜即将被开启。
彩棺里边主人是谁
',2)">
主持人:这两边都是恒温恒湿的东西,是吧
塔拉:对,它的温度调控的一个,还有一些报警系统都在那边安着呢,这个库呢就是我们吐尔基山辽墓彩棺的存放的一个库,这是带恒温恒湿的一个库。
主持人:这么精美啊
塔拉:这个出来的时候颜色更好,它整个这个棺体,除了被水浸的泡的脱掉了以外,大概现在可以看出来全部是彩绘的,就整个这个棺体是满绘的,如果没有进水的话完整的保存我想是相当漂亮的一件艺术品。
主持人:对,那么多的铃铛,这种铃铛就是辽代,好像就是辽代特有的,就像是塔上面挂的也都是这种造型。
塔拉:对。
主持人:这个好像我刚才看了一下,每一个铃铛上头的錾刻的图案都是不一样。
塔拉:不一样,这个应该是有11种。
主持人:11种图案。这个弄一下,这声音很好听
塔拉:这个声音只有辽塔底下能听到。
主持人:对啊。
塔拉:辽中心那个塔,还有庆陵那个塔,你到晚上刮起风来的话,听,就这个声音。
主持人:就这个声音,对。
塔拉:那么这种木棺在辽代的葬俗当中本身就少见
主持人:这应该本是汉人的东西,是吧
塔拉:对,这种彩棺来讲,这么大,这么漂亮的一件艺术品来讲的话,这在我们辽代考古当中,不是第一件,但是最精美的一件,还有一件是赤峰博物馆有一个,它那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一组图案,那个但是规格很小,就一个棺没有座,这些座什么都没有。
主持人:那这个有棺,有座,所以它就有了这么一个桥的设计。
塔拉:有这么一个桥,有门有窗有守护的人,她生前的这些,守护她的这些人,这个门实际上是一个活的,它能开的,它跟里面是通的,拽一下,这个底下就能打开它,这个锁本身就开了。
主持人:这个轴还这么好。
塔拉:这个是支起来,它这是里边,里边也能开。
主持人:还有个二道门。
塔拉:对,那个开了,这个不敢硬碰它了,有点紧了。
主持人:它这个上头的这些花纹,你看,有两个凤。
塔拉:这是两个凤,这两个凤破坏的比较厉害,两侧是凤,上面是鹤
主持人:都是花花草草然后飞翔着各种各样的吉祥鸟,看上去很和平的一个感觉。
塔拉:对。
主持人:就看这个棺木本身,如果不打开基本上能断定里头的性别吧。
塔拉:如果从随葬品看呢,还看不出来,因为辽代的随葬品呢,男性女性分别的不是很大,生活用品的话。
主持人:都有马具。
塔拉:都有,都有兵器,但是从棺上来看的话,当时判断凤大量的出现,这个花草大量的出现,开始我们就有一个初步的判断,可能是一位女性。
主持人:一位女性。
解说8:棺椁运到实验室十天后,2003年6月12日,考古人员小心翼翼地启动了巨大的棺盖,期待已久的开棺终于到来了。
主持人:那这个时候您心里头最急切的想要知道的一个信息是什么,开棺以后
塔拉:就是里边这个主人是谁,外边我没有得到任何信息,好不容易有几个字也看不到了。
主持人:对。
塔拉:但是我急切的想看到棺里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棺里边还有其它能证实她身份的。
主持人:更多的信息,打开以后您的感觉是怎样的。
塔拉:打开以后又一层,就看到又有一个内棺。
主持人:还有一个棺在里头。
塔拉:金闪闪龙和凤又在那儿,更不一样,龙出现了,当时开棺了
主持人:就呆住了。
塔拉:外边全是凤,花草,里边怎么又是凤又是龙呢,而且龙在中间,凤在两侧,那这个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塔拉:那就接着开内棺的盖,把内棺提出来,开内棺的盖的时候呢,也没有太兴奋的,除了这图案以外,因为里边泥沙都盖满了,隐隐约约看到头部被丝织品包着,露出一些黄的东西。
主持人:就知道是金子。
塔拉:肯定是金属器吧
主持人:对对对。
塔拉:但是泥很多,整个棺里基本都满了无从下手,又怕破坏到里面的一些随葬品,所以有的先生提出来,先给她透视,X光机,透视,拍片子,
主持人:拍X光,
塔拉:X光,我们就借了一台医院可以移动的,从头到脚给她拍了一大组片子,边拍边到医院去冲洗,回来一张张盯着,哦,这是头,这是胸,这是胳膊,哪有什么东西看得清清楚楚。
解说9:正如塔拉期待的那样,当深深浅浅的阴影在X光机下逐渐显现,人们欣喜的看到,尽管历经千年,墓主人上身的骨头仍然被完整保存下来。典型的契丹珠宝、首饰点缀全身。然而随后发现的两样东西却令在场的专家大为迷惑,透过x光机,死者胸部,许多无规则斑点清晰可见。一个奇怪的十字型金属器物将其头部固定,如果依专家推断,墓主人是契丹皇族女性,那么这个女人的身后显然并没有契丹特色。1988年在离吐尔基山不远处发现的辽代陈国公主墓中,年青的公主和她的附马以金面具为头饰,以金属编制的网衣下葬,相比之下,眼前这副装饰奇特,面目全黑的脸孔究竟会是何方神圣呢?
主持人:那么陈国公主墓让人兴趣最大的就是那个金色的覆面,面具,和银色的网衣,这种葬俗的话象征着什么?
塔拉:这种葬俗实际上也应该是跟汉代的葬俗有关系。
主持人:有关系。
塔拉:就像我们这个汉朝的,在河北出土的,中山王陵金缕玉衣,它的用意是一样的。
主持人:金缕玉衣是为了防止尸体朽烂。
塔拉:还有一个就是从它的原始宗教信仰来讲的话。
主持人:玉是通灵的。
塔拉:对,玉是通灵的,再一个就是把你覆住以后你的灵魂不会随便走散,不会散去以后没有归位的地方。
主持人:对。
塔拉:它的辽代葬俗也是这样的,这种覆面的葬俗,它最早不是从少数民族地区来的,还有汉文化好多地区,有的地方盖一块瓦,上面刻点什么图案,一块瓦就行了。
主持人:包括现在的还有脸上覆一张纸。
塔拉:覆一张纸,有的画点符什么的,它这个道理是一样的,所以它最早这种的在辽代的葬俗当中发现这样的覆面的,金面具也好铜面具也好,还有银的这些面具也好,铜丝网络银丝网络都是出于这样一种的想法才制作的,当然这种,也是只限于一些贵族,
解说10:眼前的墓主人并没有金面具陪葬,或许,她并不是什么皇族公主,王宫后族,然而,接下来的发现却再次扰乱考古队员们的心绪。经过仔细剥离,墓主身上多达11层的珍贵丝织品尽管历经千年,其凤凰图案依然清晰可见。随后,大串红色玛瑙项链、顶端雕有龙形的黄金手镯,镶嵌着琉璃界面的黄金戒指被一一清理出来,所有随葬品均华丽至极,若非皇族,又有谁有这样的实力,有这样的权利拥有这一切呢?在清理墓主人下半身时,专家发现了一根鞭子,几枚铜镏金的铃铛,这些东西随主人下葬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正当塔拉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个更大的谜团扑面而来。
塔拉:当时我们在清理的时候,在它的腹部发现大量的水银。
主持人:大量的水银,骨头说都是黑的。
塔拉:黑的,骨头和头骨全是黑的,当时清到那个地方,为什么是黑的,脸上还带皮,完了腹腔里边发现大量水银以后呢,有人又说出两种结论,一个是生前灌水银被毒死的,还有一种,契丹人他有一种葬俗的习俗,死以后灌上水银防腐的。
主持人:防腐,对。这两种可能性都存在。
塔拉:这过去有过,契丹女尸什么的。
主持人:那他要找专家来认定,到底是生前灌水银还是死后灌的水银。
塔拉:认定了,认定也找到公安部的一些毒品的一些检测所,还有武警大学等等这些,查不出来。中毒肯定是有毒性很大的,是汞是水银,但是他查不出来是生前是死后,毕竟是一千年以前的事情了,他无法猜出。
主持人:一千年以前的这个刑事案件现在没有办法破了。
塔拉:他破不了了,对。
解说11:经过鉴定,墓主身体内有超出常量几十倍的水银,这让她的死因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是自杀、他杀还是为了防腐,重重谜团已不得而知。此时,塔拉认真的回忆起挖掘以来看到的种种异常迹象。
塔拉:壁画全部脱落了。
主持人:全部脱落了
塔拉:对,我想它这个打到山里边为什么不直接葬人呢,他就是要做简单的装修以后,再抹上白灰要画画,要做壁画,墙上的壁画全部脱落了,所以这个我们判断可能它修建的时间很短,没等干透以后,进水,把那个基础一泡以后
主持人:它发鼓。
塔拉:它都是这样滑落下来的,它不是这样掉下来的。
主持人:整个这个抹的这个灰墙。
塔拉:一个墙这样滑下来了,所以全部是人面全部朝上。
主持人:人面朝上。
解说12:种种迹象表明,墓主人是在突然死亡后被仓促入殓的,那么,她的死亡背后,究竟掩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为了寻找答案,墓主重要的骨骼和头骨被运往相关研究机构进行DN塔拉检测及容貌的复原,人们寄希望通过科技的手段,还原历史的真相。
在大辽王朝近300年的统治期间,契丹贵族分为两支,耶律氏皇族和萧氏后族,这两大家族世代通婚,相互联姻。辽代皇帝无一例外娶的是萧氏皇后,死后随皇帝葬入皇家陵寝,而契丹公主也无一例外地嫁到萧家,死后自然入萧家的墓地。据史书记载,从兴安岭一直往东北延伸,埋葬的是耶律皇族,而从赤峰周围的燕山一直向辽宁地区的鲁努尔虎山埋葬的是萧氏后族。而吐尔基山墓正处在这两座山中间的辽河平原,依地理位置和龙凤图案猜测,墓主人十有八九是一位契丹公主。那么,她到底是谁?因何而死?为何一个人孤零零地葬在这座仓促简陋的墓葬之中?她头上奇怪的金箍、鞭子以及铜铃又代表了什么?随着新材料的不断出现,猜测开始丰满起来。
彩棺主人可能是契丹的高级萨满
解说13:就在专家们对墓主身份众说纷纭之即,两块随即清理出来的圆牌引起了塔拉的注意。
主持人:塔院长,这块金银的两块圆牌是在墓主人的什么位置。
塔拉:这两块牌子当时出土的时候是在墓主人的衣服上,外侧,左边是这个金牌子,右边是银牌子,缝到衣服的外侧,它上面都有三个孔,当时它是这样子缝到衣服的外面这样的。
主持人:清了出来以后就发现这个图案是什么?
塔拉:当时确实什么也看不清楚,清理完了以后发现这个图案是,一个是象征着太阳,就是我们现在看到这个一个三条腿的鸟,三足乌,在中国古代神话当中也叫“火乌”,这个的出现一般都是代表太阳。
主持人:汉代的画像石比较多,包括长沙的
塔拉:马王堆的帛画上有这个。这是金的,那银的呢是一棵树一个兔子,一个人,那就是我们古代传说当中的一个嫦娥奔月,月亮,他们三个组成的应该代表的就是月亮。
主持人:金是太阳,银是月亮,正好也和我们民间说的它的色彩也是一样的。
塔拉:对,色彩也是一样的,墓葬当中,虽然这两个东西,它在从体积上来讲或者其它方面来讲都很小,但是最说明问题的是这两块牌子,因为我们当时对于墓主人她的身世或者她所从事的职业呢一点都不清楚,但这两个牌子出现以后,我们通过这两个牌子,就联想到我们刚开始进入墓室以后发现的这个墓顶的壁画。
主持人:墓顶是有壁画的。
塔拉:墓顶是有壁画而且是很简单的两幅画,一幅是红的,画了一个三足乌,一幅是黑色的,黑色的圈画了一棵树一个人,那个就少了一个兔子。
主持人:那也是日月,跟这个实际上是一样的。
塔拉:对,一样的,这两个牌子和墓顶的壁画是相对应的,开始我们作为墓顶的壁画没有太过多的思考到这个壁画的内容和它的墓主人的关系,那么这两个牌子出现以后就有的可联系的了,密切联系了,另外再通过其它整理的它所出土的和一般墓葬不一样的这个比如说她头上戴的这个金箍,一些乐器,和乐舞有关系的一些东西,大量的铜铃,一百多个铃出土的位置,跟这些联系起来以后呢,正好看到有本书,有本反应近现代萨满教穿戴的一个书正好有一段提到,左日右月,他穿的是一个坎肩,描述的是一个萨满的巫师,他穿的是一个坎肩,在坎肩的外边不是用这种金属器缝制上去的,是拿手缝出来,绘上去的一个太阳一个月亮,那么这个又跟我们这个太阳月亮相吻合了,跟墓顶的,墓室顶部的壁画相吻合了,所以现在我们通过这两个牌子就可以断定,这个墓主人她生前所从事的一种职业应该就是和萨满教有直接关系的。
解说14:萨满教是我国北方阿尔泰语系的许多民族都信奉的一种宗教,多由族内德高望重之人担任萨满巫师,掌管占卜、乞神、求福、求子、避难之法。甚至族人出征打仗前举行祭奠,也要有萨满亲自主持。在科尔沁草原上,当铜铃响起、铜镜闪烁,即将灵魂附体的萨满带着神灵的旨意指点江山。2003年的那个春天,望着吐尔基山墓出土的大量号角、铜镜,塔拉做出了大胆的猜测。
主持人:也就是这个墓主人的身份基本上大大体有一个结论了,她可能是当时候契丹的一个高级萨满,她不是一般萨满可能是个皇族的萨满。
塔拉:对,因为她的彩棺,她所出土的大量的金银器,她所出土的这些器物上面的和彩棺上面的所描绘的不同的图案,高等级的图案,都说明了她是个身份不是一般的人,皇室的也好,或者其它的大贵族也好,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联系到她所从事的职业,现在我们是有两个结论,就是说一个她可能本身就是皇室成员,从事着萨满教的这个职业,巫师的这个职业,一个她是专门为皇室服务的进行占卜的大巫师,身份比较高的这个巫师。
串场4:在美丽的科尔沁,没有人不清楚,那特定时刻响起的铜铃,那舞动起来闪烁的铜镜,在百姓信仰中占据着怎样神圣的位置。大辽初期,相传太祖耶律阿保机正是利用当时部落的大巫师神速姑,人为编造了一个“神授国柄”的舆论,以保自己顺利地登上了汗位。后来,据说神速姑势力崛起并起叛乱之意,阿保机伺机杀了神速姑,从此他更是将自己打扮成一尊部落社会的大神。凡是有关宗教信仰的至上权威,绝不假手他人,事事亲历亲为。皇室与萨满之间的密切关系,可见一斑。那么既然如此,这与萨满脱不了干系的贵族女人,又会是谁呢?
主持人:萨满的话,她是家族性的,那么像这么高级的萨满是不是就是耶律家族的?
塔拉:因为现在我们没有实物,没有文字的记载,不太好断定,当然有史学家在六七年前也做出这样的推断,比如说这个人是否就是耶律阿保机的女儿,耶律阿保机女儿在史书上记载叫质古公主,她所从事的职业就是这个,职业是一个巫师,皇室的巫师。
主持人:因为这种萨满的,特别是大的家族,权贵家族,这个萨满是不能由外人来继承的,因为这个神权有时候对这个家族命运要起很大的作用。
塔拉:而且早期的时候它也是传女不传男的,正好这个墓主人也是个女性,
解说15:根据《辽史?公主表》记载:“辽太祖一女,名质古,未封而卒”。说明质古还未受到加封就早早死去,因而估计其岁数不会超过20岁。此外,根据史书记载,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皇后述律后,即质古的母亲是西域人。因此质古公主应当是东北契丹人与西域回鹘的混血儿。然而,研究人员在对吐尔基山墓主人进行年龄和人种学测定后,确定墓主人是一位年龄在30到35岁之间的女子,身高1米59左右,属北亚蒙古人种,并没有与西域人混血的迹象。因此,关于吐尔基山墓主人可能是质古公主的假设,是不能成立的。此后又有学者提出墓主人也许是辽太祖的孙女阿不里公主,然而阿不里公主的身份并非萨满,这与吐尔基山墓中随葬大批萨满用品的情况不符,况且阿不里时期距辽太祖时期已经30年有余,而吐尔基山辽墓内的随葬品所具有的太祖时期的特征与那一时期已有不同。因此排除了阿不里公主的可能。
塔拉:这个呢,现在讲又引出人们一种说法,说这个是耶律阿保机的妹妹,因为辽史记载,他的妹夫曾经(发动叛乱),(他的妹妹)随她的丈夫参与这个叛乱,是否被赐死的,还是皇家的成员嘛,那么给你随葬也要厚葬,有这个规矩,这在中国的历代王朝都是有的,虽然你犯了罪了,但是我葬你还是厚葬,也有专家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所以我们现在来讲的话就是说,研究到这一步,我们也到这就截止了,再往下推断的问题我们不做了。
主持人:不是考古人员应该做的事情了。是历史学家要做的事了
塔拉:我们要把我们的资料,原封不动的全部发表让大家来评论她,所以我们现在就想到的是在结语当中要写到,一个她就是跟皇家有直接关系的有血缘关系的这样的一个人,她所从事的职业是萨满教的大巫师,大巫,还有一个就是,她所从事的职业就是一个巫师,那么她要给谁做工作呢,是给皇室,她不给一般人做,
主持人:她与皇室的关系极其密切,
塔拉:她才有这样的待遇。
主持人:对
时至今日,吐尔基山辽墓的挖掘与清理工作已经告一段落。这位在彩棺内沉睡了一千多年的契丹女子虽然已经露出了真容,但是关于她的身份却仍无定论。或许,随着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谜团会迎刃而解,或许她还会以谜一样的面孔持续下去。无论如何,它的发现至少可以证明,在科尔沁广袤的草原上,契丹民族和大辽王朝一度兴旺发达。那些坚毅的面孔,美丽的神情,并非只在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中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