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对3塞尔维亚男篮:越战烈士无碑二十五载,老父危房苦度残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1/09/22 20:27:00

   当我敲打键盘写以下文字的时候,笨拙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心中酸楚的感觉无以言表。我不知道是该为我英雄的战友伤感,还是为烈士的八旬老父悲哀······

一等功臣武喜全烈士生前在老山前线

       如果我告诉你,我在老山前线的战友,牺牲在1987年元月7日的一等功臣武喜全烈士,自部队送他的骨灰到故乡天水麦积区(当时叫北道区)安葬后,不仅没有安葬在烈士陵园,而且25年来从来就没有一块那怕用木头或者砖头做的墓碑,你信吗?

 

武喜全烈士和战友与大炮合影

        2011年12月17日,甘肃天水的几名参战老兵相约去祭奠武喜全战友并看望英雄的家人, 如果不是战友亲眼见证,并传来了照片,我宁愿相信太阳会从西边出来,我都不会相信这是事实。是啊,一个为了祖国和人民奉献了青春和生命的一等功臣,在那把老山人宣传成最可爱的人的时代,在“全国双拥模范城”,尽然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而且没有墓碑已经25年,铁道部发言人的那句名言“反正我信了”,用在这里似乎更有含义吧。

一等功臣武喜全烈士的墓地

        英雄的墓地让老兵们满腹的伤感,欲哭无泪,英雄亲人们艰难的生活现状,让老兵们抑制许久的眼泪不由自主的从腮边滚落。摇摇欲坠的危房,站在大白天开了灯还看不清房间东西的屋子,似乎在告诉老兵们25年来武喜军战友奉献了青春和生命的价值,告诉英雄的亲人这些年生活的艰辛。

思念的战友啊,没有墓碑你依然是我们的骄傲

       拉着英雄八旬老父的手,望着老父亲浑浊的眼神,看到老父亲穿的如此寒酸,住的房子简陋的摇摇欲坠,老兵们深深的自责着自己。自己生活也很困难的老兵们只能这样责备自己,谁让他们幸运的从死神那里逃脱呢?可谁又能理解他们为了生活,这么多年也在艰难的打拼着,很少有时间和机会聚在一起祭奠烈士和看望家人的苦衷呢?

                                                                         亲爱的兄弟啊,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武喜全1968年9月出生在甘肃天水麦积区马跑泉镇新胜村一个普通的农家,1985年元月参军到139师炮兵团152加榴炮营二连当战士。入伍不到一年就随部队到老山前线执行战斗任务。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考验让他迅速成长为一名勇士,在本班人员缺编的情况下,他充当多能炮手,既装填,又装药,保证了战斗任务的完成。一次战斗中,他一口气装填几十公斤重的炮弹80多枚,手臂被发红的炮膛烫起了几个大泡,累的口吐鲜血,依然顽强的不下火线,坚持到战斗结束。他说:我多装一发炮弹,就给一线步兵多一分支援,就能多消灭几个敌人。

望着战友如此简陋的墓地,老兵们心中的伤感谁知滋味?

      1987年元月七日,139师417团组织的“黑豹行动”拔点战斗打响后,他和战友们准确操作,勇猛射击,用猛烈的炮火打击敌人,支援突击队战斗。就在他装填第84枚炮弹的时候,敌人的炮火向他们袭来,武喜全战友倒在了血泊之中,为了祖国和人民,永远的定格在了18岁的青春。轰鸣的炮声是他对故乡永远眷恋的呐喊,一等功臣是祖国给他的最高奖赏,追认为中共党员是他永远的骄傲······

这就是共和国一等功臣武喜军烈士的家

        英雄的父亲已经八旬高龄,有些老年痴呆的父亲听到战友介绍英雄的事迹一脸茫然,英雄的母亲在哭干了思儿的泪水后几年前去世,烈士的弟弟那时还小,对战友们“为什么没有给烈士立碑?为什么没有安葬在烈士陵园?”的询问不知道内情,他唯一能告诉战友们的是,记忆中没有其他的组织来祭奠过英雄,家中除了每年4000多元的抚恤金外,也几乎没有得到政府的照顾,政府5年前给的一袋大米至今还温暖着老父亲的心,老父亲还不时的要小儿媳用这米做饭吃,莫非痴呆的老父亲心中感觉这是儿子在九泉下来孝敬他······

英雄八旬的老父亲就住在这间摇摇欲坠的土坯房中,房间昏暗的白天要拉灯

        坦率的说,没有联系上战友,我是那么迫切的期待知道战友们的情况,曾幻想着战友们无忧的享受着自己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和平和安宁,然而每次了解到战友的信息,大多是下岗、是贫穷、是旧伤复发无钱治疗、是烈士亲人生活艰难、烈士墓地孤独荒凉,我伤心的眼泪啊,比当年战友牺牲在自己怀中还要多,还要久,还要痛苦·······

不住这样的危房,英雄的家人还能住哪里?

        这是为什么呀?谁能告诉我。难道我们普通军人奉献的生命价值真的不如明星的一首歌曲?不如一块奥运会奖牌对祖国的贡献大?甚至不如大款的宠物让人们关注?我说不上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基本上不看《新闻联播》了,那里报道的每一个成就和我相聚是那么遥远,那里的人们富裕的花钱如流水和我似乎不是一个国度,那里的报道真有些“婚礼”般的美妙遥不可及······

        我知道,这么多年来,自己的情感始终在老山前线,始终在同生共死的战友。我狠自己是这么的无能,没有多少能力来帮助战友们。战友们,我没有权利请求你们的谅解,我能做的只有不断写战斗回忆,不停的为战友呼吁。当我看到战友和烈士家人因为我的博客报道情况有一定改善的时候,心中就充满欣慰。我心依旧,痴心不改。

战友加注在照片上的质问虽然尖锐,但事实如此啊

       看惯了纸醉金迷,物欲横流;听多了贪腐成风,道德沦丧,我是多么的期待我亲爱的祖国能给为了她无私奉献的老山军人一个温暖的怀抱啊。可以肯定的说:当战争再次来临时,那些“精英”没有一个会拿起枪走上燃烧的前沿阵地,那些“富翁”也会选择苟且偷生,那些“明星”或许会在敌人的怀抱哼唱“何日君再来”······

        有人告诉我,只有战争才能让社会关注曾经的英雄。作为战争的幸存者,我坚决反对这样的选择。战争的残酷,没有经历的人永远不可能想象到。只要祖国安宁,人民幸福,我们宁愿永远被遗忘,永远被冷漠,永远被抛弃······

        天水,我永远热恋的土地,尚武的民风源远流长。武喜全烈士的家乡“马跑泉镇”的来历就是一个很动人的军事故事。传说唐朝的时候, 有个叫尉迟敬德的将军,他在西征的过程中,带领士兵路过天水这个地方的时候,当时天气非常炎热,人困马乏的时候,敬德的这一匹宝马,从地上刨了几蹄子以后,就出来了一股清泉,这个清泉并且是泉水甘甜,顾名思义,得名马跑(刨)泉。我多么希望这崇尚英雄的风尚能够世代相传啊。

        当我从网络上多次看到天水籍老山老兵在市政府门前集体上访维权的情况时,当我看到身边的二等功臣生活艰难的无力供给上大学的子女时,我多次提醒他们要求不要太高,言行不能过激,相信政府会解决实际困难,但听到武喜全烈士墓地的现状,我自己也无法理智了。很遗憾,我并不知道战友们去祭奠烈士,没有一同前往了却自己的心愿,应战友的要求,写下了这篇日志,表达我们恳请政府把英雄安葬在烈士陵园,为烈士树立一个墓碑,方便我们这些渐渐老去的老兵来祭奠战友,不要让我们太伤感的心愿。

祝福你,英雄的爸爸,我们会经常来看望您

       我们的要求高吗?我们的要求过分吗?我们的要求合理吗?写到这里,我似乎听到武喜军战友在问:我是孤魂野鬼吗?25年没有让给我一个墓碑,让我何以安息?

       老山魂在这里也弱弱的问一声连续多年的“双拥模范城”天水市政府,你能给——一等功臣武喜军烈士一个回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