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检车检查项目有哪些:“告密文化”与“国民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5/26 22:06:38



    告密是体制的产物。

    回顾告密的历史:基督教文化和儒家文化的教化体系,在道德价值上都不认同非正义的告发;但只要有专制政治存在,统治者都鼓励告密,宗教迫害和文字狱史不绝书;极权政治更发展到以权力为上帝,伦理屈从于权力,不仅介入你的私生活,而且要控制你的灵魂。事无巨细都在权力的掌控中。

    在极权主义时代,很多告密者是在被“洗脑”后主动“大义灭亲”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在20世纪,当一种外来的威权文化被输入到中国后,个别地区开始“以革命的名义”,开展“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并迅速实现了本土化。50年代推广到全中国以后,不断鼓励告密和背叛,发展到“文化大革命”年代更是登峰造极,不仅革命“触及灵魂深处”,而且文斗武斗并举,令全国陷入“红色恐怖”的活地狱。如今,这套违背良心和伦理的“特色文化”虽早已衰败,但仍蛰伏于我们的生活中。


威权时代不仅有集团作恶,而且有群体作恶,如果没有众多的告密者,告密体制也无法维持,一个告密成风的社会,同时也是多数人参与的暴政。很多人在不同的时间、地点或岗位,程度不同地做过伤害他人的事情,是一个互害的体制及群体。

当告密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人们便习惯于“以不正常为正常”,一旦把这套告密体系晾到阳光下,各种反应反而令人大跌眼镜。或许是出于善意,有朋友主张历史疮疤揭不得,一笔糊涂账推给体制当替罪羊,不追究多数人的责任。应该承认告密是体制的产物,但如果没有众多的告密者,告密体制也无法维持,一个告密成风的社会,同时也是多数人参与的暴政。

  从文化的角度考察,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有什么样的政府也会有什么样的人民。坏政府也是人民的儿子,毛病是爹妈惯出来的。一个坏政府是不希望有好公民的,因为有好公民它就干不了坏事,所以从教育上重点培养奴才、告密者和小人,盖因其内部就不乏小人之辈。这种恶性循环的文化怪圈,难道不需要彻底打破吗?

有人指责“鞭尸式”的拷问对于长者太过严酷。尊老是一种美德,但不包括他的错误,“大家有错”不是免责的理由,提出控诉者也是受害当事人,非你所指的道德审判者。请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也是受害者之一,或有长者伤害了你家长者,难道事后连求证真相的权利都没有吗?如果你伤害了他人且天良未灭,难道连道歉的勇气都不具备吗?宽恕应以忏悔为前提,无原则的“恕道”等于乡愿。

儒家讲“反求诸己”“三省吾身”,但中国人很少反思自己从权从众、助恶为虐的“国民性”。曾有作家对德意志民族发出这样的感叹:作为个人是那么优秀,但作为群体又那么可悲。


  这不仅是未来对历史的拷问,也是对一个民族灵魂的拷问。今天,我们严肃地向自己的长辈和同胞求证真相,进行从历史到文化层面的反思,就是要从根本上祛除这种扭曲人性的“低俗文化”,不再重犯历史的错误,让孩子们健康成长,让这个民族有未来。

但是,在信仰权力的狂热年代告密不断,在没有信仰的功利年代告密不绝,才是一个民族的双重悲哀。
-----------------------------------------------------
评判告密行为的三条底线:一看动机是被迫坦白还是主动陷害;二看告发的内容及伤害程度;三看事后有无补救和忏悔。这是“良心”层面上的,还应考虑“愚弄”、“受骗”层面。



 


 

  
                       2009年5月17日 风雨读书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