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轨道检查仪:叛逆和自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5/26 23:41:12

       自由,对于我们,就像天空对于飞鸟,大海对于鱼,是生命与生俱来的渴望。一个婴儿生下来是自由的,他饿了就哭,高兴了就笑,他没有约束。社会化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束缚的过程,虽然,有些束缚是必需的,是一个个体在群体中生存下去的必修课,但是,也有很多的束缚是致命的。当我们的情绪无以自由表达时,我们的生命能量也被卡住了,生命能量尚且不能自由流动,遑论自由意志和自由选择呢?


       我喜欢尼采关于人生不同阶段的比喻:骆驼、狮子和小孩。社会化的过程是一个教我们做骆驼的过程,这个社会里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是骆驼,他们只是吸收,你教他东他就不会想到西,他们活在别人的二手经验里,虽然这些二手经验可能也不乏圣人贤达的经验,但是,只要是别人的经验,不流经你的身体,它就永远只是别人的,不可能变成你的,真理永远是个人化的。

       可惜的是,我们这个社会永远都在教导别人的二手经验,不断地从文字到文字,从头脑到头脑,这些教育者认为,只要把学生的脑子里塞满知识,他们就会变成一个“有用”的人,是的,他们可能会“有用”,但是,他们不可能快乐,因为,他们作为一群骆驼,没有自己的经验,从来就没有真正地活过。当然,对于整个社会的稳定来说,到处都是骆驼有它的好处:这个社会会比较稳定,因为骆驼是听话的,乖的。一个孩子刚生下来,要学会在这个社会上生存,是必须要先学做骆驼的,这也是为什么在我们生命的前十几年我们需要不停地学习的原因,但如果一个社会全都是骆驼的话,它一定是死气沉沉的,它一定老朽昏馈。而一个社会的教育制度如果永远定位在培养骆驼的目标上,这个社会也不可能有创造力。


       有些骆驼发现了不妥,它想要改变,于是,他开始发出一些不同的声音,他有他不同于普通群众的主张,他开始叛逆了,他开始变得像一头狮子。狮子是有愤怒的。对于那个被压抑的自我,对于被剥夺感,它有着比骆驼强烈得多的觉察,它能敏感地嗅出社会里的不动劲儿。这个社会上有不少“愤青”,他们选择叛逆的方式来追求自由。很多有才华的人都是狮子,从古至今一直有很多这样的狮子在为我们创造文化,为我们敲响警钟,鲁迅、李敖、尼采、梵高……但是,如果我们永远只停留在狮子的阶段,我们的生命也会出问题,用北京话来讲,就“拧巴”了。愤怒是一个很大的生命能量,但如果一个人长期停留在愤怒里,他的身体会生病,脑子也可能会生病,他还是会被卡住。

       在一个人的人生四季当中,愤怒是属于青年时期的,人过中年,就应该“不惑”了。我是前一段时间才明白,我以前为什么一直不太喜欢李敖的原因了。无论从文字的功力还是知识弄的广博来讲,李敖是无可挑剔的,但我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后来,我发现,当一个人年届六十或七十,还在不停地叛逆的时候,他就不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他其实是在叛逆他的生命。所以,我十分相信并同意胡因梦对李敖的说法,经由李敖的叛逆,胡因梦看到了生命中更多的可能性,可是,如果一个人只是一味地叛逆,他就失却了人性的深度。

       前几天看John Banmen 做夫妻辅导,其中的丈夫有点“奄奄一息”,他的生命力完全处在极其低下的状态,辞职在家好长时间就是打不起精神来,不想工作,也不想将来,家中的房贷只能靠太太一个人负担,而太太也为他个人的精神状态十分地担忧。有人数了一下,像John这样的大师都试过7次不同的方式去敲击他,最后,终于发现他的问题不在于恐惧,不在于不负责任,不在于被过高的期望,而在于叛逆。说到他的母亲,他举了一个小小的例子,妈妈让小时候的他好好叠被子,可他就是不叠,而且还会在心里讲,为什么要好好叠被子?!由此,John找到了突破口,是的,叛逆,他一直在叛逆他的母亲,当叛逆变成一种习惯以后,他就是在叛逆他的生命。他渴望通过叛逆来得到自由,但是,当他将叛逆和自由绑在一起的时候,他其实完全失去了自由,他被卡在叛逆里了,他甚至连生命的动力也没有了。当这位先生看到这一点之后,他的脸也完全不同了,正向的生命能量开始在他的身体里流动起来。此后的两天当中,他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积极乐观起来。

       是的。叛逆可能给我们带来短暂的自由,可是长期的叛逆只会让我们错失生命。当一个人的心灵获得了长足的成长,他就会越来越接近一个小孩的状态。一个孩子是全然的,他没有对错,没有好坏,没有判断,无需叛逆,无需算计,他拥有全然的自由。但是,这个孩子是不同于刚出生时的这个孩子,他当个骆驼,当过狮子,最后,他选择成为一个孩子。是的,他自主地选择做一个孩子:天真、简单、平和、圆融,无限地接近真理,或者说,他本身就是真理。佛陀是这样的小孩,老子是这样的小孩,奥修是,克里希那穆提……以及很多成道人的都是。

       当我们选择放下叛逆的时候,我们的自我就开始消融了,生命的能量不仅仅在体内自由地流动起来,也开始越来越多地感觉到和周围世界,甚至宇宙的相融相通了,而那才是最大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