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i电缸能设置原点吗?:大 决 战 断 章(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2/01 16:22:25

大 决 战 断 章  

2011-11-30 22:18: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大 决 战 断 章  (1)

                                    一一 个老兵回眸辽沈战役

                                                             壹

 

    那是一个震惊中外的著名战役,一曲战争的壮歌,推出一座历史名城。

    在那个遥远的冬天,久久贫病的中国,那么苍白,像个失血过多的产妇,不能站立,不能行走,那块生长苦难的黑土地,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一夜间,辽西的大气骤然凝重。急速的行军,飞驰的马队,密集的炮阵,三军压境。兵临城下的锦州,呈现出一派恶战前夕的沉寂,空气里却杀气腾腾。

    东北野战军的炮群终于轰鸣了,以摧枯拉朽之势,敲响了一个腐朽王朝的丧钟。各种火力交织成火网,各路大军缩小了包围圈。寒风在枪林中抽泣,大雪在弹雨中消融,一座新生的古城在胎盘里躁动。松辽大地震颤了,整个东三省震颤了。风卷残云,历史将掀开崭新的一页。

    辽西人民,还记着那个冬天,冰雪覆盖了大地,白毛风不息地怒吼。穿牛皮靰鞡的连长,握“三八大盖”的战士,在没脚深的雪地里,趴了一天一夜,一声不吭。手指冻肿了,脚趾冻烂了,青紫的嘴唇结一层冰霜,只有血还没有凝固,在脉管里蠕动,只有心扑扑扑地在枪膛里跳动。

    塔山英雄团,每个战士都是一座髙耸的塔山。黑山阻击战,给敌军插一道轰不开,炸不烂的关门栓。

    在沈山铁路桥的西侧,敌军地堡以疯狂的绝望,作最后垂死顽抗,企图凭借着两挺机枪阻挡住前进的脚步。机枪声里,冲锋的战士一个个倒下,鲜血把白雪染红了。二纵队上上下下,从指挥员到炊事员,人人都急红了眼,不拔掉这个毒瘤,誓不为兵。

   每延误一分钟,部队的伤亡就会成倍地加重。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人们听到了梁士英惊天动地的怒喊,接着是一声轰然巨响,硝烟中血肉横飞,地堡哑了,天也晴了。梁士英与敌人同归于尽。二纵队有成千上万个梁士英,成千上万的梁士英都是董存端的弟兄。后来,那座新生的古城,有一条光荣的街道,就是以英雄梁士英的名字冠名。

     一曲不同寻常的战争壮歌,成为解放战争的名曲。

    新华社以大势所趋的口吻,播发了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混在战俘堆里的范汉杰,藏不住狐狸的尾巴,乖乖举起双手,垂头丧气,再没有往日“缴总司令”的威风。一场大决战,结束了一段苦难的历史。

锦州,从战火中走出来,从痛苦中走出来。经过战火洗礼的这座城市,接受了历史慷慨的馈赠,那将是一笔终身受用的财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