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绞磨机怎么用:成功团队建设的因素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1/28 07:52:42
(美)比尔·卡波达戈利
当然,并非每支团队的经验都是成功的。有些人抱怨说,他们把工作团队的概念引入公司时,并不起任何作用。但当团队的工作方式失败时,总有一大堆理由。首先,建立团队并不是那么容易。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领导的选择,因为领导在确定结果时会起关键性的作用。领导者在确定整个团队的特点时,依靠的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对团队成员的挑选。他或是她必须能够坚定地执行和公正地领导,尊重每位员工的个人价值,理解每个人所起的作用。
一位成功的领导者,将会树立一种气氛:一方面鼓励创造力,一方面使员工在正确的轨道
上完成预定的目标。寻找这样一位领导,需要经过慎重考虑。但我们还遇到过一个没有合格领导候选人的公司。团队其他成员的构成也是成功或失败的主要因素。你必须先确定某项工程的股东,然后再寻找技术熟练的代表。我们总在督促客户考虑未来成员的性格,避免使用顽固的悲观主义者。管理部门必须保证选择宏观目标的思想家,也要选择注重微观细节的人。你不会希望团队只是由以下人员组成:每个人都看到了事情的后果,但没有人注意产生这些后果的详细过程;性格不同是很重要的,但最终应达成协调一致、平衡和相互制约。一个领导者怎样才能创造一种环境,使团队工作生机勃勃?首先,他或她必须鼓励队员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懂得没有哪个观点会太可笑。当革新成为目标时,激进的气氛应该得到鼓励,而不应受到压制,这是合理的。小组讨论和分析常常可以把看起来是不切实际的观点变成理智的有用工具。小组讨论常常可以改变整个团队的方向,假如它正朝着错误方向前进的话,特别是当团队领导与自己团队的工作人员失去联系时。
举个名叫约翰的人作例子,他是与我们合作的一家制造公司24个小组领导之一。约翰的团队在其他23个团队当中总是最后完成任务。他的队员总不如其他小组成员能准确地完成工作。在我们出席的一次公开会议上,一位妇女在与约翰谈话时泪流满面:“你和史蒂夫(工厂的总经理)强迫我们组成一个团队,可我们不愿意这样做。”我们看到过许多这样的会议,了解到一般小组成员都愿意成立合作班子,即使他们认识到要花很长时间和精力求得协调一致。不,这里还有其他许多问题需要公开讨论。作为领导,又是普通人,约翰表现出极大的勇气,愿意在这样一个公共论坛上倾听投诉意见和建议。员工们受到鼓励,讲出自己的心里话,表达出自己的不满情绪,说当团队遇到麻烦,需要帮助以克服困难的时候,约翰缺少对他们的支持和指导。约翰静静地坐在那儿作笔记,认真听讲。在公开交流及消除队里的不良现象后,过了几个月,良好的结果出现了。这个团队在约翰的领导之下,决定每周举行两次碰头会,讨论和解决那些有损他们内部关系的问题。慢慢地,笼罩在整个团队上方的阴云被驱散了,积极的力量加强了。约翰仍旧是领导,但在他的团队里他已成为一个令人敬佩的带头人了。
在以后的两年里,这支队伍变得既充满热情又专业化。在完成了第二轮的自我观察之后,发现自己已确实形成了一个工作班子,而不是衬衫上戴着相同标志,看上去貌合神离的一群人。从高层管理部门到商店雇员,人人都能看到态度与表现上的差别。至于约翰,他的新的领导作风赢得了工厂内外人们的赞同。一年后,他被提升到公司办公室———对一个一年前还使他的员工掉眼泪的人来说,这还不错。现在这些同一团队的成员唱着不同的歌曲,不仅赞扬约翰的成功,同时还歌颂自己这支队伍取得的成功。当我们帮着建立一支团队时,从一开始我们就强调个人在凝聚力方面的作用。他们不能把自己看做是一个委员会,其中一个人代表市场,另一个人保护采购部的利益,等等。不可以说“我已完成了我的设计”,或“我已交了财务报告”,然后坐着等待其他人拿出合格的东西。整个团队应该问自己:“我们应该怎样一起做这件事?”为了鼓励必要的合作态度和增加生产,我们强调使团队在中心地区合作的重要性,这一过程被称为中心合作。在迪斯尼,这种地方称为“计划中心”。当他们能够与附近的人讨论问题并帮助解决问题时,发现此时的员工效率更高、更主动。在共同合作的情况下,灵感的出现是很自然的事。
许多年前,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位教授汤姆·J·艾伦对工作场所里面的交流与距离的关系作了一次研究。6个月来,他在7家公司的512个雇员中观察了交流的方式。他发现在30英尺左右的距离,谈话的质量是100英尺距离的5倍。艾伦的研究还表明,超过100英尺距离的交流就毫无意义。换句话说,交流的难易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身体的位置。在我们看到此项科学报告之前,从经验当中我们已得出了一个类似的结论。当提出问题或讨论争端时,离得近的人就能互相影响;因为正是这种把人们都召集在一起的做法,可以促进和提高生产,使克莱斯勒开始在1990年的五年计划里,花费10亿美元,重新安排工程人员位置,把所有重要的工程职能部门重组为一个总部门。这种重组对该公司起死回生起着相当大的作用。但是,说一句警告的话:我们看到许多公司把人们带到一个宽敞的工作间,错误地认为他们已经创造了一支团队。当这一安排不产生任何有意义的结果时,他们就取消了这支所谓的团队,宣称它已失败,他们误解了合作中心的目的。宽敞的工作间本身并不能产生一支团队。它只是用来强化队伍机构概念的一种工具。为了取得成功,团队也需要目标,并专心致志地向这一目标迈进。像在球场上那样,制造厂、办公室或社团总部的团队,不管在重要位置上聘用了什么样的出色人员,都必须作为一个集体而协力工作,而不是各自为政的集合体。垒球赛里跑回本垒的,即使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三垒手或外场手,并不能使这群人成为团队。只有当领导者心目中承诺着人人都认为值得共同努力去追求的目标时,团队就成立了。应当设立某种奖励机制来鼓励有突出贡献的人,这是不言而喻的道理。我们遇到的大多数经理都感到,健康的个人之间的竞争很重要,当然团队之间的竞争更重要。他们真诚地相信竞争对公司是有好处的,甚至会提高生产。
我们当中大多数人在小时候上体育课或是上学时就受到了互相竞争的鼓励。人们有理由认为竞争精神是人类的本质。《没有对手》一书的作者阿尔菲·科恩花了十多年的时间观察了上百家公司竞争与合作的效果。他的结论很清楚:“超级的操作不仅不要求竞争,似乎还不允许竞争出现。明尼苏达大学的大卫和罗杰在教育环境里作的研究报告说,从173项研究中发现合作比竞争或者单干能获得更多的成就;而13项研究发现,竞争能获得更高的成功;另78项研究发现没有重大的差别。雷德·奥尔巴克,这个波士顿的凯尔特的不知疲倦的教练,在他的指导下,赢得了16次NBA各种冠军。棒球评论员及前教练哈比耶·布朗还记得奥尔巴克曾帮助创建凯尔特风格。雷德知道怎样使每一个人都服从于团队……凯尔特人懂得这一原则:“在队里没有自我”。工作团队为鼓励合作而设立的奖励制度,好处比竞争更具有说服力,即使在竞争的社会里,我们也应该注意到这一点。人人都会因为受到赞赏而获益。工作团队的奖励是一个非常良好的方式,它可以鼓励社团的成就感和凝聚力。在我们与惠尔普的合作中,我们向公司提出,评估一个奖励制度应当多注意整个队伍的表现,而不是个人的表现。我们相信整个队伍获得意外的成功时,适当的奖金和工资的提高应当分给全队,而不应当给予某些公司认为做出特殊贡献的个人。任何其他的事情都会损坏良好队伍的组织。如果大家都确实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工作,那么他们都应当得到相同的奖励。以惠尔普为例,环球工作队的领导不得不为自己的队伍辨护,以保证每个队员的成就都被认可。他认为工作队中每个成员的共同努力使得他的工作队成为整个公司的一流队伍。另外,他坚持平等,并主动提出放弃自己的那一份奖金。这位领导在为自己的队友赢得适当的荣誉上显示出与众不同的正直和奉献精神,但不一定非要如此不遗余力地奖励各个成员。事实上,奖励并不是一定非要以金钱或奖品来表示。一个奖励可以简单到只是比萨饼午餐。有时,与我们一起工作的管理者选择烧烤、汉堡包或热狗招待队里的成员作为奖励。领导个人的努力在表示赞扬方面是非常有效的。如比尔·克罗斯博士所说的那样:“我认为工作团队使工作空间更轻松、愉快、有意义,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而我们也试图使工作愉快,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已取得成功。”我们同样鼓励各团队经常召开自己的庆功会。当管理部门鼓励这样做时———当然不会所有的管理部门都这么做———队员就会获得一种被信任、受重用的感觉。他们会说:“这真是我们自己的队伍,因此让我们自己决定怎样庆祝。”但不管是管理部门的作用,还是小队自己的作用,重要的是一开始就做好计划,当队员达到或超过目标时,就给予某种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