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桌批发市场:缅甸: 一个要中国睁大眼睛盯着的国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2/01 02:41:24

缅甸: 一个要中国睁大眼睛盯着的国家

 作者:猛禽之痕 时间:2011-12-06 11:49:33

  最近,希拉里对缅甸的访问成为国内外各大媒体讨论的焦点,特别是美国媒体,更是不惜版面,大肆报道。国内媒体的报道也有不少。可见,缅甸问题已经不是国与国之间的问题,而是区域性、甚至世界性的问题。针对缅甸的表现,中国要睁大眼睛,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

  缅甸对美国的意义

  美国对缅甸的重视不同于中国对缅甸的重视。中国重视的是缅甸的重要战略地位,而美国媒体感兴趣的主要是缅甸政策转变的突然性,美国政府感兴趣的是一个中国的铁杆盟友会不会真的投入自己的怀抱。

  从战略地位上看,美国在亚洲的驻军已经不少,缅甸即使邀请美国驻军,美国也不见得很稀罕。当然,最关键的是,美国没有理由在缅甸驻军,除非它说打击毒品走私。因此,从军事角度讲,缅甸对美国的直接军事意义不大。

  美国之所以赶紧拥抱缅甸是因为其亚洲战略的需要。自从奥巴马上个月的亚洲之行后,美国彻底抖出其亚洲战略:重返亚洲、遏制中国崛起。而美国要在亚洲打开局面,非常需要一个高调投怀送抱的国家,如果能是中国的盟友,那就更好!而就在美国寻寻觅觅时,中国的铁杆盟友缅甸高调“复出”,对内对外政策出现180度大转弯,一时间弄得美国媒体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因此,缅甸的突然转变,特别是希拉里对缅甸的历史性访问(美国很多媒体将其与尼克松访华相提并论)可以看作美国重返亚洲战略初战告捷。而这次胜利的决定性因素是缅甸。

  缅甸对中国的意义

  正如《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所说,“几十年来,中国都是缅甸最亲密的盟友:在其经受制裁期间对其进行巨额投资,在其遭受国际谴责期间对其提供政治支持。”中国在缅甸有巨大的经济、政治、甚至感情投入。缅甸本该、原来也是中国的亲密盟友。因此,缅甸对中国来说,有重要的政治意义。
如文前图片所示,缅甸对中国有重要的经济和战略任务。

  战略上,中国可以通过缅甸的不冻港,直接进入孟加拉湾、进入印度洋,突破美国的岛链封锁,同时还可以监视印度的海上活动。巴基斯坦虽然有类似的功能,但是,其境内有美国驻军,而且它与西藏接壤,山高路险,远没有云南来的方便。

  经济上,通过取道缅甸,可以将输油管道直接铺到缅甸(据说已经动工) ,不必再绕道繁忙的马六甲海峡。并且,美国已经在新加坡部署滨海战斗舰,一有风吹草动,美国就会封死中国的能源运输线。而中国有80%的进口能源都是通过马六甲运输的。

  从地域上来说,中国与缅甸接壤,也存在边界划分的问题。中缅之间如果能够维持良好的双边关系,也有利于边境的安全和发展。

  如何看待缅甸的突然转变

  缅甸高调、突然、大幅度的转变,是和中国几十年来的全面投入不相符的。有人可能会说,希拉里到访之前,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兰访问了中国,并与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会谈,这看似更重视与中国关系。其实,据美国《***科学箴言报》报道,敏昂兰总司令在来中国访问前,已经先期和美国缅甸问题特使米德伟会谈,然后又到了越南。这和前几任总司令上台后首先访问中国的传统不同。
  如前所述,缅甸对中国有重要的政治、经济、军事意义,美国要遏制中国,就肯定会攻击中国的要害,而缅甸就是中国的要害之一。而这一切,缅甸方面肯定是心知肚明的。否而,一个和美国作对几十年的军政府、目前仍然遭受严重制裁的国家,怎么可能那么大胆而迅速地接近美国呢?因此,缅甸的转变不是历史的巧合,以前它只是在等待机会而已。如果硬说巧合,那只能说,美国的重返亚洲的政策和缅甸的转变是一个巧合。

  从历史上来看,南亚小国都是奉行很现实的外交政策(只能这样表达)。从东到西,先说越南。当年,中国曾经省吃俭用支持越共,到头来还是养了只白眼狼,并最终发展到交战。越南至今还是不与中国为善。再说泰国,二战时,日本强大时,它帮助日本打击英美;后来,英美占上风时,它有帮助英美打击日本。现在,泰国境内还有美军的一个后勤补给站,泰军方和美军关系密切。最后再说算是大国的印度,也曾经是中国好友,结果1962年发展到战争。现在也是不与中国为善。我们本来可以说,缅甸会是一个例外,但是,从目前的转变来看,出现例外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诚然,小国为了求得发展空间,游走于大国之间也算常见。比如,新加坡、泰国等。但是,这种游走需要一定的基础、需要循序渐进的过程。如果一个没有基础、没有一定实力、没有一定交换资本的小国要游走在大国之间,它采取的措施、后者说它不得不做的事情就是:出卖老朋友,拉拢新朋友。 中国的对策

  目前,从国外的报道老看,西方对缅甸突然转变的主流反应是:惊奇、怀疑和对中国的幸灾乐祸。从缅甸取消价值36亿美元的水电站到高调亲美,中国不能总是感觉良好。我们必须睁大眼睛,看清真相,以免外交再陷被动。

  首先,从官民两种渠道适当接触缅甸反对派,特别是被其镇压的少数民族。对其政治上形成一定的威压。

  其次,加紧现有项目的施工,特别是输油管道,并以长期协议的形式对管道安全提供法律保护。有协议,我们就不怕它哪一天耍赖皮。

  第三,逐步加大对其的经济投入。切不可突然增加投入或者赠送资金,否则,它会更多的要挟中国。
  第四,不卑不亢,以实力说话。美国重返亚洲只是一种战略构想,与已经在亚洲深耕数年的中国相比,有先来后到的差距。更重要的是,美国的高科技、民主自由、金融垄断并不见得是亚洲发展中国家的最好药方。中国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经济特点,利用与发展中国家经济的相似性和互补性,占据亚太市场的半壁江山。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当有一天中国真正强大后,也许这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