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市知识产权局:80后“富二代”左颖:逃跑的接班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0/23 05:00:17
类似的照片在左颖微博上比比皆是,她说人的天性不能被束缚。
 

资料图片

左宗申是中国知名企业家,在2010胡润百富榜上的财富为50亿元。他的女儿左颖也出生于1982年,幼时就读于重庆一贵族学校,高中及大学就读于美国迈阿密大学。年轻活泼的她很快接受西方的观念,追求自由,不愿拘泥于单调的生活。
2007年大学毕业后,在左宗申的百般劝说下,左颖回国,进入宗申集团。4年来,外界对她的了解更多停留在财富层面,贴的还是过往的一些旧标签,譬如21岁时成为“中国最年轻的亿万富豪”,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代替左宗申任宗申集团实际控制人等。事实上,左颖对财富多寡并不看重,内心也不愿意接父亲的班,她甚至曾半路“逃跑”过。
左颖现在的头衔是宗申集团海外事业高级副总裁。这位17岁时就被送到巴黎学法语,19岁时到美国迈阿密读高中和大学的女孩和长辈们忙于公司事务不同,左颖喜欢玩乐和度假。她身材高挑、面容姣好,这让她有信心在网上晒出自己的比基尼照,她也乐于这么干、经常这样干,这与左宗申在制造业多年所树立的硬朗形象截然不同。
左宗申的办公室里墙上贴满了各种报表,他有无数的会要开,且大都事必躬亲。
左颖觉得父亲活在一种“非正常”的状态里。她曾在办公室里修眉,被父亲看到后严斥。现在左宗申看女儿仍然有些“不顺眼”,当发现左颖一天里的多数时间都伏在桌上,对着一台苹果电脑,他经常疑惑地问:“天天盯着电脑干嘛啊?”
从1982年自学修摩托车时开始,左宗申就被认为是个“较真的师傅”,左颖对此印象深刻。当然也正是这种较真成就了左宗申和宗申集团。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左颖对父亲的感情,那就是“敬畏”。一方面,她佩服父亲,有一次两人一起去沙特阿拉伯,看到街上小孩特多,左颖很好奇,而左宗申说:“这种市场,做玩具一定不得了。”左颖说:“我怎么就没看到商机呢?”另一方面,她又害怕父亲,就算内心不甘,当受到父亲的数落时,她也会忍住自己的不满,甚至连是否要还嘴都要好好考虑一番。
2007年她是被父亲逼着回国的,当时左宗庆已经离开宗申集团自立门户,整个家族只有左宗申一人支撑,左颖觉得父亲“需要情感支持”,于是决定加入宗申集团。
左颖被左宗申带在身边,做了一年的董事长助理,挨了不少骂。不过现在左颖说起那段经历倒有些忆苦思甜的味道:“经常挨骂,说话不到位、考虑事情不全面都会被骂。”
左颖因此说自己是“乖乖女”,有趣的是,左宗申也经常在人前夸自己的女儿乖巧、听话。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左颖指着窗外的烟雨濛濛说:“我在重庆呆一段时间就会到国外出个差,要不然受不了。”她在有阳光、海滩的迈阿密呆了十年,对重庆的气候自然很难适应,她的丈夫——— 美国人麦克同样如此。2010年10月两人在海南结婚,虽然恋爱时间不长,但有很多共同话题和爱好,左颖也习惯在麦克面前小鸟依人。
左颖的教育路径据说是左宗申咨询专家之后的结果,但看起来专家“害了”左宗申。左颖的叛逆让他头疼。2008年,即加盟宗申集团一年后,左颖就曾离开重庆,回到迈阿密,原因之一正是气候原因———“在重庆一个冬天也过不了”。
但若就此认为左颖是个娇惯、贪图享乐的“80后”,显然也不合适。她头脑灵活,读大学时就在迈阿密尝试做了几项房地产投资,赚足了学费;2007年她进入美国股市,用零花钱试试手气;她在金融海啸前清仓,又于2009年抄底苹果、金沙等股票。
现在,她意气风发地说,自己更大的兴趣是在世界各地做投资生意。准确来说,是在全球一边旅游一边玩股票。左宗申对此“很无奈”。
左颖的普通话夹带有浓重的重庆口音,因为长期在美国和重庆之间往返,导致她对国内的人文和商业环境极为生疏。回国之后她一直抱怨中国人际关系之复杂:“你让我去猜,如果我猜得到还好,猜不到你也很伤心,我也很难过。”
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左氏父女两人每天的“必修课”是总结一天里左颖哪些话说得不得体;结果,左宗申还给左颖下了结论:你不适合和政府打交道,说话太直,容易得罪人。这些气候之外的因素进一步增加了她回迈阿密的决心。
到了2009年年初,经济危机愈演愈烈,摩托车出口量大跌。左宗申一边抨击国内各城市的“禁摩令”,一边再一次召唤、游说左颖回国。左颖接到父亲打的越洋电话,以及“压力太大了”等感叹,第二次加入宗申集团。这次她被父亲委以重任,接管危机中的重灾区——— 宗申进出口公司。
经历了“出走”事件之后,左宗申在培养左颖对家族事业的兴趣上下了不少工夫。与其说他进入房地产等行业是在开展多元化经营,不如说他是在投女儿所好。“我觉得老爸这样做蛮有趣的。”左颖说。
左颖还和丈夫麦克在迈阿密注册了一家名叫绿程的公司,主要做绿色能源方面的产品。现在已经通过宗申集团的名义,利用宗申在南美洲开拓的人脉资源,向乌拉圭等国政府进行推介。
除此之外,左宗申也鼓励左颖在宗申集团之外做一些投资。2011年10月28日,左颖投资的宝马4S店开业,花了3.5亿,前后历时一年。开业当天,左宗申也前来捧场。
左颖回国已经4年多,她说自己已经学得很圆滑了,但直率的性格岂是那么容易改变。2011年11月21日,宗申集团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消息:重庆市巴南区委书记李建春、德国宝马摩托总裁Mr.Hendrik和宗申产业集团CEO左宗申先生合影。左颖转发微博并评论称:哎哟喂,怎么没有我呀!
左颖说自己是宗申集团“不想接都得接”的“接班人”,1992年宗申集团刚建厂时,她10岁,就常被灌输这一思想。当时她还在读初中,“很多人就讲,以后你要管理,几百人吃饭你要保障。我一听就觉得很害怕。”
在左宗申的支撑下,左颖感慨自己很幸运,还可以偷偷懒。她给父亲起的外号叫“钢铁侠”,她对左宗申说:“我没你那么好的体力和精力,如果我还像你那样工作的话,压力会更大。”
其实,从2000年开始,左宗申就进行了“内部改革”。效仿国外家族企业的传承方式,大量外聘职业经理人,他设计的思路是“所有权家族化、经营权社会化、股权公众化”。
这次改革因左宗庆离开宗申集团而被外界熟知。左宗庆也是宗申的创始人之一,从修摩托,到装发动机、装整车,再后来成为宗申摩托的销售核心,参与了宗申品牌的大量运作。2003年初,左宗庆离开宗申,创立宗庆品牌。
改革两年下来,左宗申把当年担任副总裁的四位家族成员全部送进董事会,包括他的夫人和小舅子,让他们只管当“翘脚老板”,经营业务则由他物色的一帮高级职业经理人掌控。
但随着左颖被要求回国并担任宗申董事,加上左宗庆重新加入宗申集团,左宗申的改革被诟病。而左颖也不习惯跟家族企业里的经理人们打成一片,她更愿意与叔叔左宗庆聊天:“自己家族的人不会有歪想法。”
就算左颖最终被父亲说服,愿意接班,她的接班路也会很漫长、很坎坷。左宗申在公司里一直以来都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现在依然如此。不过,他明年就60岁了。他偶尔会很感伤,一次赌气地对记者说:说不定哪天我就把企业给卖了。
据《南方周末》